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038章 她被丢下了 二P求收

正文 038章 她被丢下了 二P求收

    陈墨言默默的后退,站到了一侧的过道上。

    眼眸却是盯着进来的这几个人:

    每个人都是穿着制服,戴着个宽沿的帽子,瞧着好像是吃国家饭的公务人员?

    想起他们刚才进门时说的话,陈墨言肯定了他们的身份。

    但下一刻她就好奇了起来。

    二叔向来是个老实胆小的人啊,他能犯什么事儿?

    她没有出声,默默的看着。

    屋子里,陈奶奶却是尖叫着跑了出来,“你们凭什么说我儿子是犯人,我儿子是好人,他连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你们这才是诬陷,我要去告你们。”指手画脚的,一脸的凶悍气。

    这才是陈奶奶真正的性格吧。

    彪悍。

    “老太太您不承认我们也有证据,您的二儿媳妇怀了二胎吧,我们已经接到了别人的举报,更是在你们村卫生所查实了,所以,现在还请老太太让你的二儿媳妇和我们走一趟吧。”出声的是一位短头发的中年妇女,打扮的普实干练,哪怕是面对着陈奶奶的哭闹,她也是不亢不卑,“老太太,这是国家规定,你们要是隐秘,或是藏匿起来生二胎,是违反国家法律的,也就是犯法的。”

    “我不知道什么法不法,我告诉你们,我二儿媳妇没怀二胎,你们都给我走。”

    那个中年妇女皱眉看了眼陈奶奶,扭头看向她身后的几个三十多岁的妇女,“你们几个进去屋子里头看看,有的话把人带出来。”她对着几个人点点头,看到她们一个个绕过陈奶奶向屋子里走,又加上了一句,“小心点,别弄乱了东西或者吓到了孩子。”

    “你们给我站住,来人啊,抢劫了,有人要抢东西了啊。”

    “工作人员要来抢我们家东西了。”

    “欺负人,不能活了啊。”

    陈奶奶在地下哭天抹地的扯着嗓子嚎。

    可陈墨言却是眼尖的发现,陈奶奶只是嚎,干嚎。

    脸上没有担心。

    眼底,没有泪!

    陈墨言的心头便恍然,估计她奶是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碴,早早的让人躲了出去?

    难怪一下午都不让她爸妈回家。

    “周姐,里面没有人。”

    “都找过了周姐,左右邻居也说今个儿一天没见到人呢。”

    被称为周姐的看了眼坐在地下指天划地哭嚎的陈奶奶,叹了口气,“陈家婶子,你这样也不是办法,咱们的国家规定就是这样的,哪怕你再多拖上几天又能怎样,难道还能让她一辈子不露面吗?我劝陈家婶子你还是好好的想想,我们过几天再来。”

    一行人没有找到人,自然只能无功而返。

    陈奶奶噌的从地下跳起来。

    那腿脚灵活的根本不像是六十多岁的人!

    “真的走了?我的妈呀,嚎的我嗓子都疼了,老大家的,还站在干啥,当木头桩子呀,赶紧给我去倒碗水去,没眼力劲儿的东西。”陈奶奶瞪了眼陈妈妈,越看这个大儿媳妇越不顺眼呀,你看看她那张脸,和个木头人有啥区别?自己可是她婆婆呀,刚才差点就要被那些人给带走了,她这当人儿媳妇的,竟然一点表情没有?

    可见是个没良心的。

    屋子里。

    陈奶奶看着陈爸爸直接道,“你二弟他们是一时半会回不来了的,最近家里头这些事儿,妈可就是指望着你了,老大呀,你可不能不管啊。”虽然早早的分了家,但这可是她肚子里爬出来的,是她亲儿子!

    他不管他兄弟,还能不管她这个当妈的?

    陈爸爸赶紧点头,“行,妈你放心吧,我这几天就不出去干活了,在家看着点。”

    他这话一说出来就被陈妈妈狠狠的瞪了一眼。

    不过,陈爸爸没理她。

    回到家,陈妈妈直接就翻了脸,“你什么意思,不出去做事,咱们家谁去挣钱,这么一大家子,四张嘴,吃什么喝什么,你想把我们娘三个饿死吗?我告诉你,你明天一定要出去做事,你奶和你二弟的事儿,你不许管。”

    “你要是不乐意在家里头待着,你就回你娘家,别瞎咧咧。”

    陈爸爸头一回很是硬气的顶了嘴。

    然后他扭头看向陈墨言,“爸去摘些菜,你去生火烧水。”

    “行,我都听爸的。”

    陈妈妈被两个人完全忽视掉。

    气的她脸都青了。

    不管,谁理?

    第二天去上学的时侯,陈墨言看着陈爸爸欲言又止。

    倒是陈爸爸,以为她是学校里头想要钱,又不好开口,便主动的问道,“是不是学校里头要交什么费用?多少钱,你和爸说,爸帮你去拿……”他说着话就要去屋子里头找钱。

    “爸,不是,我们没让交钱。”

    陈墨言赶紧拦下他,犹豫了下,还是提醒道,“爸,我只是担心王家那边的事儿……”

    那个女人可不是什么善碴。

    她妈即然从人家手里头拿了钱,现在又还不回去……

    这事儿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儿呢。

    陈墨言不想理陈妈妈如何,但她担心这事儿会牵扯到自己。

    陈爸爸沉默了下。

    半响后,他看着陈墨言开了口,“你放心吧,这件事情,爸会解决的。你妈的话你不用听,你只要好好学习就行。”想了想,陈爸爸又加上一句,“只要你愿意读书,而且也读的好,爸一定会让你读的。你相信爸。”

    相信?

    她倒是想相信她爸。

    可是她能相信吗?

    迈着沉重的脚步去了学校,上课一开始,陈墨言立马就收敛了自己所有的心思,专心听讲了起来,虽然这些东西她都有学过一遍,但中间隔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些,有些基础的知识她还得再听一听,理顺一些才行。

    上午的课很快就上完。

    中午吃完饭。

    陈墨言正想着回到教室去做一下她前几天勾出来的几道练习题,然后就看到一名她们班的女同学气喘嘘嘘的跑到了她的面前,“陈,陈墨言同学,黄老师找你呢,你现在快点过去吧。”

    “啊,好的,谢谢你呀。”

    收拾好自己的东西,陈墨言拐了个弯,走向了黄老师的办公室。

    黄老师的办公室。

    陈墨言敲门走进来,“黄老师,您找我?”不过,她在看到站在一侧的两个人时,脸色微变。

    “陈墨言同学,是我们找你。”

    是昨天傍晚去陈奶奶的那个叫周姐的。

    她身边还站着一个年轻的男孩子,没什么表情的看了她一眼,又转开了眸子。

    “您是……”

    “我姓周,你可以叫我周阿姨。”面对着陈墨言,周姐的笑容多了几分,“我记得昨天我们去你奶奶家的时侯你也在的,对吧?所以,你应该知道我们的来意。”

    “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陈墨言心里头涌起几分不好的感觉,脸上却装出几分紧张和害怕。

    “你别害怕,我们就是来问问你,你知道你二叔二婶去哪了吗?”

    “我,我不知道,我都不怎么去二叔二婶家的,真的……”

    陈墨言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你别急你别急,我们也就是问问。”周姐笑咪咪的,不过她却是接着又抛下一枚重炸弹,“那,你知道你爸你妈去哪了吗,还有你爷爷他们,为什么你们家里头都没人了?”她们一早过去的时侯家里头还有人呢,等到十一点多她确定了上级的意思,再回头带着人去陈家时,竟然两边家里都是铁将军把门。

    她们等了半天,最后让人跳进院子里看看。

    结果倒好,屋子里连炕上的被子啥的都没有了?

    陈墨言听着她说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她都懂,可组合在一起吧。

    她怎么就听不懂了?

    什么叫都没人了?

    她看向对方,“是不是她们出去了?”

    “怕是不会,你们家连鸡鸭啥的都不见了……”

    陈墨言身子晃了两下。

    下一刻,她猛的拔脚朝外头跑了出去。

    “哎,你要去哪,你给我站下……周姐你看她……”

    “让她去,你跟着她,也别让小丫头出点事。”

    外头,陈墨言并没有跑多远。

    她来到了三年级老师的办公室处。

    “丘老师,丘老师,陈敏呢,陈敏在不在?”

    “陈敏?她不是请假了吗?说什么家里头有事,要请几天呢,就在一个小时前吧,咦,你不是她姐吗,你怎么不知道?哎,陈,陈墨言,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儿?”

    陈墨言发疯般的往家里头跑。

    门锁已经被人给翘开。

    屋子里,本就简陋的屋子此刻被收拾的干干净净。

    甚至连老是放在桌子上的粗瓷大海碗都不见了。

    以往她一进家,鸡鸭到处跑。

    现在,什么都没了。

    因为二叔的事儿,她爸妈怕被牵扯,悄悄的躲了。

    而她,这是被自己的爸妈给丢下了?

    她们带走了陈敏……

    陈墨言蹲在地下,抱着双膝,呜咽着。

    如同一个野兽。

    频林死亡,绝望却又不甘。

    ------题外话------

    推荐月光的文《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穿越而来的武安候庶子纳兰清就是一个纨绔,当一个纨绔被男扮女装的国师大人看上时……

    她逃,他前路等。

    她再逃,他依旧前面等。

    纳兰清逃无可逃情况下最终决定成亲断念,前方等她的‘新娘’依旧还是他:“你大爷的,怎么哪里都有你?”

    妖孽男人伸手搂着一袭新郎装扮的她,目光魅色幽沉:“娘子,为夫是重生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十三号画廊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家有仙铺重生医女:军少,求放过盛世极宠:天眼医妃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