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一拳轰天之霸海第一卷 第二百四十六章 再遇夜行女

第一卷 第二百四十六章 再遇夜行女

    “我昨天晚上进城的时候遇到一个女飞贼,蒙着脸看不到模样,她有一把锋利的匕首。”

    哈佳明白齐玉为什么问女间谍了。

    “十有**你遇到的是她,你咋不抓住她?”

    “那么好抓她还敢有名吗。”

    黑族与其说是被南极国打败了不如说是被内奸打败的。

    正因为有内奸斯派森的出现,黑族领袖哈佳的父亲被骗进了南极国人布置的埋伏圈而战死。

    皮萨侯爵的死是黑族真正崩溃的原因。

    不论哪朝哪代,内奸造成的伤害永远都是最大的。

    “哈佳!为什么蓝黑两族和南极国打得这么热闹,而西瓦里克西部却没有一点动静?”

    哈佳没有马上回答,迎着风微微仰起脑袋。

    风把她金色的长发吹的飘了起来,仿佛涌动的波浪。

    “西瓦里克国原本就是由五个部落组成的,大权几乎全部掌握在西部三个部落手里,西瓦里克国七大元帅,黑族和蓝族只有两个。平时西方的人就自认为高人一等就不怎么看得起我们东部的人,指望他们来增援东部?他们不在背后幸灾乐祸就不错了。”

    这样的国家早晚不得分裂吗?

    “他们不来支援也就罢了,怎么还可能幸灾乐祸?”

    “以前西瓦里克国没成立的时候,金银白三族和蓝黑两族有多诸多的摩擦,也是动过刀枪的,你说他们会不会幸灾乐祸?”

    这齐玉就不懂了,黑蓝两族一但完蛋了,它们又能幸免吗?

    “它们倚仗的是阿拉托斯天险,才不会在乎我们呢。我甚至怀疑我们求救的信件都没过阿拉托斯山口,今年守卫阿拉托斯山口的是金族的博特,他从心底里巴不得我们都死了才好。”

    金族和蓝黑两族有什么仇恨齐玉不清楚,但就算是平时它们各族之间有诸多的矛盾,在这个外地入侵的时候不应该团结一心抵御外敌吗?

    这个时候还勾心斗角确实卑鄙无耻了。

    梦天航带着梦花铃和猛森出现在齐玉面前。

    齐玉为梦天航和哈佳做了介绍,双方可能没见过面,但彼此的名头都是知晓的。

    作为黑族境内的山匪,梦天航当初可是和哈佳的父亲周旋了十几年了。

    但在此时,双方却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

    在外敌面前,任何内部的矛盾都可以化解,就算不能化解也要暂时搁置在一边。

    这一场胜利极大地鼓舞振奋了黑族蓝族人的士气,夜晚降临的时候,两族的士兵在奥斯卡要塞的广场上进行了联欢。

    在战士们进行联欢的时候,齐玉和哈佳梦天航以及蓝族的一些将领召开了一次临时会议。

    会议主要商讨的是判断接下来要进行的战争走向制订对敌计划等。

    由于白天一战齐玉的神级表现,他已经彻底征服了这些人,俨然成为了这些人的主心骨。

    但是制订计划判断战争走势这不是齐玉喜欢做的东西,这里他人生地不熟的也不是他擅长的。

    于是他找了个借口离开了会议室,跑到外面加入到战士们的狂欢之中。

    此时是晚上九点多钟,齐玉先是在几名小军官的陪同下在奥斯卡要塞巡视了一番,这才放心地到广场上看歌舞。

    广场中央一个脸上蒙着面纱的女人正在跳舞。

    她纤细柔软的腰肢舞出了万种的风情,让在场的很多战士都看傻了眼。

    齐玉就坐在一堆篝火旁,直面场内,舞女的眼神数次从他的面前掠过。

    梦花铃的眼睛警惕地盯着猛森,似乎生怕猛森被那个舞女吸引走眼神一样。

    “梦花铃!看来以后你也要学习学习舞蹈了,猛森可是非常喜欢看舞蹈的。”

    猛森当时就急了:“老大!你不能这样冤枉人,我啥时候喜欢看舞蹈了?”

    “切!不喜欢?那你眼睛怎么都快长到舞女身上了?梦花铃,收拾他!”

    梦花铃没动地方:“我们打仗你好看热闹?想得美!”

    舞女大概嫌一人跳舞有点寂寞了,不时地鼓动观众进场,在她不停地鼓动下终于有人进了场子里。

    和美女共舞是每个男人心中的梦想。

    有一个下场就有更多的人下场,很快广场里就充满了载歌载舞的人。

    “你们两个不下去舞舞?”

    “我不会!”猛森憨厚地回答。

    “你不会梦花铃一定会了,她会教你。”

    “我也不会!”梦花铃老实地回答。

    “一对废材!”

    猛森和梦花铃不想当齐玉嘴里的废材,犹豫再三还是下到场子里学跳舞去了。

    齐玉站起来,在人群里扫视了一圈,向一个方向走去。

    他绕过广场,来到一个僻静处看着天上的星星发了一会儿呆。

    有轻微的脚步传来。

    脚步声非常的轻就像一阵风,耳力普通的人是根本听不出来的。

    一个人影像鬼一样从广场方向飘来,转眼就飘到了齐玉的面前。

    “美女!要走呀!”齐玉冷不丁的一句话让那鬼影差点一个趔趄摔倒。

    鬼影的反应速度非常的快,一个转身就要变向离去。

    但齐玉的手更快,他的手闪电飞出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臂。

    两个人就以这条手臂绕来绕去地玩起了擒拿,几个回合过后,鬼影被齐玉抵在崖壁上。

    “告诉我你是不是叫夜枭?”

    鬼影没有回答,她的两只手臂被齐玉扭在了身后,两人的身体相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情人在缠绵。

    “大黑天你戴个面纱不嫌难受吗?让哥给你摘下来。”

    “别碰我!你要是摘下来有你后悔的。”鬼影终于说话了。

    “吆喝!听着好像问题挺严重的样子,你的脸是不是比鬼还难看呀这么怕被摘下来?”

    “你才比鬼难看呢!”

    “当间谍还有在乎自己好看难看的,昨天晚上在埃塞立德城里被你跑了,今天晚上竟然跑到这里来跳舞,你的胆子估计比驴胆子都大,你是不是以为老子是假的?”

    “你离我远点,压得我胸疼。”鬼影提了个要求。

    齐玉伸手在对方的胸膛上摸了一把:“挺有料呀!”

    鬼影猛地抬起膝盖猛地顶在齐玉的要害部位。

    本以为这一下足以让对方像虾一样的身体蜷缩,却想不到齐玉连动都没动。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十三号画廊美漫之圣斗士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家有仙铺重生医女:军少,求放过盛世极宠:天眼医妃无限动漫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