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玄武裂天第四百三十七章 两大家主的搏杀 一千二百七十三章谁就是最后的赢家?

第四百三十七章 两大家主的搏杀 一千二百七十三章谁就是最后的赢家?

    陆随风和柳银剑分别坐在棋盘前的两端,每人的面前都放着一张小方桌,上面有一盒棋子,一杯冒着淡淡热气的茶。场上除了两人之外,并没有看到应该出现的挂盘解说之人,确不知这棋子如何出现在棋盘之上?

    柳银剑手持描金折扇,轻摇慢摆,一改平时的纨绔姿态,状极淡定,从容,洒脱……

    陆随风仍是一袭青衫,齐肩的长发十分随意地朝后束起,看上去给一种朴实无华的感觉,宁静得有如一片悠悠飘浮的闲云。

    "不知陆公子是棋道几品?"场下的上官清雪秀眉微皱,对着身旁的青凤轻声的问道。

    青凤摇摇头,她也只是见过陆随风对奕过一次,并未问过这个问题,只能实话实说的回应道;"具体不知,应该算不上个中高手。却不知那二世祖是几品?"

    "我曾在无意中见他与阁主对奕过一次,应该有五品左右的棋力,已经算得上是此道中的强者了。"上官清雪面带忧色的轻叹一声;看来这一埸是有些悬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赢的机率十分渺小。"她本身就有四品的棋力,就算自己上去,也是绝对的有输无赢,更别说一个棋道莱鸟了。

    柳银剑自视棋力深厚精湛,刻意高风亮节的让陆随风执黑先行,以展现出自己的大度谦让,严然摆出一派堂堂君子之风。

    陆随风只是淡淡的一笑,也毫不谦让的曲指一弹,一枚黑子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稳稳落在棋盘的正中央"天元"之位,他曾用这一手"天元"布局,击败过南方大陆的那位棋道高手,对个中的变化已是了然于胸。

    如果一板一眼的布局行棋,还真未必是一位五品棋道高手之敌。唯有出奇不意的打乱对方的步骤节律,方有可能获得一线胜机。

    噗!一枚黑宝石般的棋子落在棋盘正中央,发出一声轻微的颤响,全埸所有人目光视线,俱被这天马行空的一子所吸引,随即传出一阵此起彼伏的惊嘘声。

    "这是什么布局定式?简直闻所未闻!"埸下有人惊呼出声道。

    "这小子真的懂棋么?这一子有如无根浮萍,毫无效力可言!而且,还是一种极不尊重对手的表现!"

    "切!这是"天元杀局",我曾在一位棋友处见过这局对战棋谱,完全颠覆了以往的定式格局,看似一步无用的闲棋,却无时无刻不隐射着锋芒杀机,给人一种如虻在背,挥之不弃的感觉。"

    仅是这开局的第一子,就已令柳银剑这位五品棋道高手,心神为之一震,眼眸中闪过一抹惊色,震撼其画龙点睛的精妙,之前的淡定从容之色瞬间蕩然无存,代之而来的是凝重无比的沉思状。

    "不应该啊?难道这其中真藏有什么玄机?"许多人也都不由自主的认真思索起来,皱头也随之越皱越拢。

    计时钟已过去了一刻,柳银剑仍迟迟未敢果决的落子,手中折扇不停轻摇慢摆,额前隐有细密的汗珠渗出。

    终于,柳银剑的手伸向棋盒,捻起一枚白子,屈指一弹,同样在空中划出一道白色的弧线,落在棋盘左上角的星位之上,由此拉开了战斗的序幕……

    一时间,棋盘上落子如飞,星罗棋布,黑白粘,靠,贴,断,相互纠缠各不势弱相让……一个霸气纵横,咄咄逼人,一个轻飞腾挪,见招撤招……

    棋盘上黑白双方正激战正酣,看上去白棋的实地占优,但,黑棋的一条长龙却是孤军深入闯进了敌阵之中,被白倚仗厚势之威,对其进行围追阻杀……

    "黑棋似乎大势不妙,已陷入了四面的绝境,显然巳经突围无望了。"

    "是啊!整条大龙只有一只气眼,四围都是白棋的厚壁,如不能就地做活,再造出一个气眼来,此局必败无疑。"

    "对方岂会给他这个机会,这盘棋的大局已定,翻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下面的人都在十分老道地分析着棋局。

    此刻的柳银剑却是折扇轻摇,一派好整以闲,智珠在握的得意之状;"笼中之鸟,网中的鱼儿,早晚都是个死字。别忘了,这可是挂盘对奕,此时投子认输,尚能保存下几分颜面。"

    "哦?"陆随风不以为然的品了一口茶,手中捻着一子,淡淡的笑道:"我怎没看出来?你听说过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故事吗?"

    "切,这种不入流的心理战术对我没用,有听说过一只眼的长龙还能活么?"柳银剑的眼眸中却闪过一絲微不可觉的惊色,虽不明白这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用意,却知道自己这边始终腾不出先手来补那个致命漏洞,只希望对方沒有发现这个致命的破绽。

    事实上,双方都在赌,白棋杀气腾腾,步步紧逼,黑棋这条长龙看似巳成了死局,却有着一招十分隐蔽的妙手,可以巧渡关山,连接归家。

    以柳银剑棋道五品的眼力,又岂会看不出来,然而,正如他担心的那样,若是去补那个隐蔽的漏洞,对方也就根本无须再逃,立即就能地做出第二只眼来,便可以成为一条活龙。

    所以,柳银剑在赌,赌对方没有发现这个十分隐密的漏洞,只要阻止对方做出第二只眼来,然后寻机再腾出手来,封住那唯一的归家之路,大局可定。

    而陆随风却是在实地的掌控上,与对方的差距有着不小悬殊,如果只一味的早早连接归家,其结果仍然只会是一个输字,唯有不断地在对方的地盘中乱冲乱撞,才能逐渐缩小彼此间的差距。所以,他也在赌,赌这位少阁主自视过高,轻估了对方的棋力,误认为如此隐蔽的妙手,对方绝对会有眼如盲。

    陆随风凝目审视全局,双方都在暗中默默地清点着彼此在盘上的"目"数,差距巳缩小到微乎其微的程度。

    此时,轮到柳银剑出手破掉了对方将形成的眼位,当下轮到了陆随风先手在握,于是便毫犹豫地用弹指惊雷的手法,屈指弹出一子,一缕黑光直奔高悬的棋盘而去。

    "这……你居然早知道这巧渡关山的存在?"柳银剑露出难以置信的惊色,手中的折扇也失控的惊落地上。

    "别说我沒事先知会过,听不明白,那是智商问题。"陆随风平静的淡笑出声道,双方接着飞快地互换几手棋,黑棋果然十分精妙地将垂死的大龙安全的过渡连接了回去。

    "哼!你也别高兴得太早,接下来就得看谁的收官功夫更高了?"柳银剑虽然大意地走脱了对方的大龙,从绝对的优势一下变成了十分微妙的均势,却仍显得信心十足。

    高手对奕争锋,除非在中盘的搏杀中崩溃,提前弃子认输,最后的胜负关健大多取决于收官阶段,输赢的悬殊通常十分微小,甚而少到一两子之差,甚至更小。

    接下来,但只见棋盘之上,黑白子如雨纷射,片刻间,收官已接近了尾声,这最后一个官子却是轮到黑棋后手落下。

    按棋道的输赢规则,几乎没有平局可言,白子一百七十八目为胜,黑子贴五目半,只有一百八十四目,才算是只赢了四分之一子。

    这个规则常识,台下之人几乎人人皆知,都在心里黙黙地计算着双方在棋盘上的目数,彼此间都在相互的低声核对着数目,气氛一下显得十分紧张。

    白棋当下是一百七十七目,黑棋一百八十三目,而现在的关键是这最后一子该谁落下?谁就是最后的赢家。

    台下的大多数人都在暗里忙着数子,竟没留意到这最后一枚棋子轮到了谁?这也太令人揪心了,胜负的关键都落在了这最后一子上。

    噗!棋盘上传出一声十分轻微的颤响,落在所有人的耳中,恰是惊雷霹雳炸响,数百道目光视线都被一抹黑色的流光牵引,齐齐投向高悬的棋盘之上。

    这最后落下的一子,竟是出自陆随风之手,同时也意味棋局的终结。全埸瞬间静得落针可闻,旋即,掌声跌起,沒人知道这掌声是送给这埸精彩的对奕,还是最后胜利者?

    "哼!你小子不过只是一个挺而走险的赌徒而己,这种火中取栗的游戏,早晚会将自己的小命玩进去。"柳银剑的眼中有一抹杀机涌现,说话间,一掌按在身前的小方桌上,嵌在棋盘的棋子突然如雨而下,黑白子自动分流,纷纷归于棋盒之内,这一手虚空控物的手段,却是震慑全埸。

    "呵呵!所谓事世如棋局,瞬息万变,尔虞我诈,一朝错判万劫不覆。"陆随风一脸鄙视地言道:"所以,尽管你机关算尽,笑到最后的却总不是自己。你在欺我,我又何尚不是在骗你,胜负的关键在于对时机的把握掌控,该出手时莫徬徨。这才刚刚开始而已,看你摆出这派君子之风的模样,不会连输一局的度量都没有吧?"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