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玄武裂天第四百三十七章 两大家主的搏杀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紫梦阁

第四百三十七章 两大家主的搏杀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紫梦阁

    "冤的是你我本无任何仇恨,甚至素昧平生,却莫名的徒生祸端。而这一切都拜这位所赐,所以真正该死的是……"人影怨毒的看了青衣人紫霄一眼,哀叹道:"我本想借这小妮子的斩了你这个人面兽心畜牲,只可惜她太轻敌,太能装,明明可以轻易抺杀你,却反过来遭到了你的羞辱。我不知道你在装什么?装给谁看?"

    凤一静静的看着他,带着些许愧疚,因为她只是一时羞愤,出手稍重了些,本意并不想致人于死地。然而,事实是她的确杀了人,张了张嘴,却不知该如何说。

    "你不用解释什么?一切都显得不重要了。因为他很快就要死了,就算有圣丹为他解毒,不死也得脱层皮,今后的修为也再难有分毫寸进。前提是能获得圣丹,只是,这可能吗?"

    "你……"青衣人紫霄闻言色变,一下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惊惶的抬起自己的双手,反来复去的仔细观察了半天,见到并无什么异样,身上也感觉不到任何不适之处,这才重重的舒了口气,不由冷笑连连的道:"你这条垂死之狗,居然想恐骇于我,当我是吓大的呀!"

    "是么?"人影像看儍逼一样的看着他,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数倍的笑容,充满了说不出的嘲弄;"你不该相信我有解药,更不该来搜我的身,如不是你修为够强,只怕已追随你那同伴而去了。尽管如此,也只是时间而已……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蠢?如果我兄弟是一条狗,那你肯定是在猪圈里出生的!哈哈,咳咳!"

    人影根本无视于对方要杀人的目光,笑得无比畅快,从未有过的舒怀,笑得七孔溢血,笑得全身在迅速的溃烂……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之前的事就不与你计较了,还是尽快去准备后事吧!"风素素望着一脸发呆,面色惨白的青衣人紫宵,不知他被吓到的,还真是中了毒。人影都变成一滩血水,具体是真是假,沒人敢下断言。

    而风素素的这番话,用心却是极为的不善,无疑是在伤口上洒盐,就算真沒事也会变得煞有此事。没见紫霄那张惶恐不安的脸已由白变青,只觉全身的每根汗毛都倒竖了起来,甚至已有血从鼻孔里溢了出来。

    性命攸关,宁有信其有,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谁敢拿自己的命来赌?可是,如果真中了毒的话,只有圣丹才能解毒。然而,这圣丹珍希无比,又岂是他这个小人物可以获得的,这所谓的解药与沒有解药有什么分别?

    "蠢货!"

    一道清朗的声音从雪雾中传递出来,两条人影突然凭空的出现石径小道上,当先一名紫衣青年,斜眉入鬓,目如朗星,举手投足间无不透出一股上位者的威势。他的身后,立着一个如标枪般挺立的年轻人,同样穿着一身紫衣,明眼人一看便知是紫薇峰亲传弟子的服饰。

    "你们是谁?还真是沒完沒……"凤一从未出过千竹峰,所以不认识紫薇峰的标志也不奇怪,但那青年身后的年轻人,她却是熟得不能再熟了。那是龙一,还朝她俏皮的眨眨眼。

    话未说完,便见青衣人紫霄从失神中惊醒过来,当他看见那紫衣青年后,禁不住的打了哆嗦,身体几乎躬成了一个直角,恭声道:"燕师兄……"

    来人正是紫薇峰年轻辈第一人;燕无双!却沒人知道这庭院就是他暗中为天外楼的人安排的。缓步走到青衣人紫霄的面前,带着一种戏谑不屑的目光上下的打量一番,冷哼道:"说你是蠢货都是高看了你,一个死人的话将你吓成这副熊样,简直丢尽了紫薇峰的脸。嗯,居然连鼻血都吓出来!"

    "啊,有吗?"青衣人紫霄抬手摸了一把,果然有血,面色再次变得惨白,想到全身肌肤一寸寸的腐烂,而后化为一滩浓血。两腿控制不住的打颤,只差沒当场瘫软在地。

    燕无双鄙夷不屑的摇摇头,淡淡的朝着龙一吩咐了一句;"麻烦你将此处清理一下!"

    身如标枪的龙一冷漠的点点头,随即抬起右手对空虚握一把,只见一道红光自他的掌心透发而出,头顶的飞雪瞬间化为水雾蒸发,红光幅散开来,继而如夏阳之火一样燃烧起来,转眼便将这片区域的一切化为灰烬,包括埋在雪堆中光头男,两虎的尸体,以及地上的浓血,就此荡然无存,彻底的化作虚无。

    雪继续飘落,很快铺就了一层洁白,空气变得纯净,清新……

    一团火焰悬在青衣人紫霄的头顶,炽烈的高温令他肌肤上的水份迅速蒸发,直惊得青衣人紫霄张口大叫;"我沒有中毒,我流出来的血是红的!"

    "哼,你总算聪明了一回,儍逼!"龙一冷声道,收回了那团火焰。

    闻言,他的心里一阵急跳,几乎要弯腰扶膝才能平息下来。龙一的话让他心头激动,极力压制着劫后余生般的狂喜,恭敬的抱拳施礼道:"紫霄见过燕师兄,龙一师兄!"

    声音自然而敬畏,姿态恭顺,与之前的惶恐无措相比,显然判若两人。

    "你们玩够了没有?"风素素冷哼出声;"是不是该给我千竹峰一个合理的解释?"

    "紫霄,这是你负责监控的区域,谁让你这般肆意扰民,莫名弄出这种狗血桥段来,你自己看着办,沒人会帮你擦屁股。"燕无双做出一个唯恐惹火上身,极力撇清关系的模样。

    "这个……风师姐,都说了这纯粹是一个误会。如果知道是千竹峰的人,给我十个胆也不会去招惹。"紫霄额头见汗,诚惶诚恐的道,的确说的是大实话。心中却是在暗自腹匪;"不就是看见了那小妞的两颗小樱桃么,又不会怀孕,能有什么损失?我丫连师弟都化成了一滩血,还不知该如何善后呢?"

    这话也只敢在心里想想,说出来就是在找死。毕竟是他无故挑衅在先,就算被当场宰了,也是罪有应得,沒人会为他这个小人物去向千竹峰去讨说法。

    "算了!我即说过不与你计较,也不会反悔。"风素素冷冷的说道:"不过,尹家死了这许多人,会就此善罢干休吗?我等可不想在紫薇城弄出什么腥风血雨的事来。"

    "这个请风师姐放心,不过只是尹家的几狗而,若敢因此前来报复,我会让他满门在紫薇城彻底的消失。"紫霄信誓旦旦的拍着胸道:"更何况我师弟也不能这般平白死去……"

    "那还在这里哆嗦什么?"燕无双不耐的怒斥出声:"尹家如不给出个合理的交待,你知道该如何做!"

    紫霄重重的点头,眼中闪过一抺狠厉之色,见到风素素朝他挥挥,这才如获大赦般的急驰而去,眨眼间便消失在迷蒙的雪雾中。

    再精彩的戏也有落幕的时候,随着紫霄的离去,观者纷致散尽,就连燕无双和龙一也是留下了几句话,便也很快的离开了。

    这座庭院很大,三十来人入住其中也一点不嫌拥挤,应该是专供大型商团入住的。

    夜己深沉,天空中的雪仍在无声无息的飘落,整座庭院中唯有陆随风所在的屋內,微弱的灯光彻夜未息。若不是某人布置了隔音结界,里面传出的一声声荡人心魄的娇吟粗喘,此起彼伏,一直就沒有停歇过,足以让人集体失眠。

    床足够的宽,三女共侍一夫的桥段,几乎整整持续了一夜,这才在三女的强烈要求下云散雨歇。接下来,一个精心的谋划便在这张床上制定了下来。

    按照燕无双提供的信息资料,由于陆随风等人是乘凤而来,在时间是提前了许多,所以紫薇峰的高层并未察觉他们的到来,至少在这段时间內是十分安全的,可以放手划谋一切。

    不好的消息是,人质的下落仍然毫无音息,就算连燕无双这种身份的人也被排除在外,根本沒资格参予到布局中去,甚至连对方动用了多少人手,有多少高端战力参予,都是一慨不知。唯一值得关注的一个信息是,紫梦阁。

    因为它是紫薇峰在城內的一处产业,也是一个日进斗晶的所在。最重要的是它的掌控者是个神密女子,名叫紫梦蝶!当然,知道这个名字的人可谓是一个巴掌都数得过来。而燕无双也是曾在无意中听人提及过,而这个人就是那位禽兽少主紫虚云;"我姐的资质风韵尤在风素素之上。

    这个不经意间传递出来的信息,足以令陆随风,慕容轻水这样的人也是眼前一亮,绝对是那种柳暗花明又一春的感觉。

    雪过天晴,碧空如洗,空气格外的清新怡人,踏雪赏景不只是诗人墨客所爱,俗人修者也是兴致央然,各品各的味,皆是乐在其中,流连忘时。

    "雪后的园林之城另有一番景致,不出去观光一番,岂不是一件憾事?"陆随风望着紫燕三女楚楚怜人的目光,挺了挺腰板,慷慨就义般的一笑,大义凛然地道。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