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明月长空正文 第65章 二十二章·三边之战 中

正文 第65章 二十二章·三边之战 中

    慕辛王宫西门处,夜色渐浓,荆越和西域兵士仍在这里殊死相搏,忽然夜色中又冲出一队人马,为首两骑,正是杜衡和子宇,其次两骑,乃是深得杜衡倚重梁任和韩云,紧跟这四骑之后,还有手持各色兵刃的百十人,却是杜衡组织起来的义兵。

    杜衡和子宇两人纵马奔驰,剑光滚滚,一路冲入荆越和西域兵士阵中,卷起千层血花,杀得一脸懵怔的荆越和西域兵士如决口的潮水般退去,梁任和韩云领着慕辛义兵趁势突进,很快控制住了慕辛王宫西门。

    荆越和西域兵士既被逐退,杜衡、子宇和梁任立即往谷神庙处抢去,几人到了谷神庙门前,立即跃下马背喊道:“慕王姬,慕王姬,你还在这里吗?”

    早在西域兵士攻入慕辛王宫之时,谷神庙里慕青南和木伢就听到了异响,慕青南伏在暗处一看,只见荆越和西域兵士正在相互攻杀。慕青南虽有心趁乱闯出谷神庙,但那时风一羽已经陷入昏迷,慕辛王后遗体同样难以携带,而谷神庙外面又是刀剑纷纷,她和木伢两人想要带着风一羽和慕辛王后逃走几无可能,因此只得蛰伏不动,等待更好的时机。

    此时慕青南万万没能想到,谷神庙外竟会响起熟悉的声音,她大喜道:“啊,是杜衡公子,还有子宇兄……”当下慕青南从谷神庙中冲了出来,喜中带泪地道:“子宇兄,杜公子,竟然是你们来了,这可太好了,我还一直以为是西域兵士打了进来。”

    杜衡看见虚瘦憔悴的慕青南,立即道:“慕王姬,你没事就好了,此地不宜久留,快上了马来,离开此处吧。”梁任也道:“慕王姬,我这匹马就是为你带来的,你快跟着杜衡兄走。”

    慕青南黯然道:“不行,母后还有风大哥和木芽儿都在谷神庙内,无论是生是死我都必须带上他们。”言毕便要再进入谷神庙中,把风一羽和慕辛王后背负出来。

    杜衡听她说谷神庙中还有三人,但却只有她一个人出来,立即猜到大致情形,他抢前一步道:“慕王姬,让我来。”随即从一位义兵手中接过火把,抢进了谷神庙甬道内。子宇听到风一羽也在其中,也紧随杜衡进了谷神庙。

    很快杜衡和子宇将慕辛王后和风一羽背了出来,木伢走在最后面,出了谷神庙,怔怔地站到了慕青南身后。

    杜衡望了慕辛王后遗体一眼,叹了口气道:“我们这有三匹马,若将大家送到安全之处,却也足够了。”言毕看着慕青南,似是请她上马之意。

    看到子宇已背起昏迷不醒的风一羽到马上,慕青南摸着木伢的头道:“木伢儿,你不擅骑术,快去坐在杜公子马上。”木伢应了一声,杜衡便将木伢抱在了他的马背之上。

    慕青南跃身马上,由梁任手中接过慕辛王后的遗体,又下了马来拜了一拜道:“这位兄长,你带了这马儿来,让青南得以保全母后身躯,青南此生感激不尽。”

    梁任爽朗一笑,道:“慕王姬莫要客气,你既是慕辛王姬,又是我杜衡兄的朋友,一点小事,算不得什么!”

    杜衡道:“梁任兄,我们和慕王姬先行离开后,你和韩兄要见机行事,照顾好兄弟们的安危,如若敌人势大,切记不要与之硬拼,勿要将兄弟们都折了去。”

    梁任道:“杜衡兄,请放心好了。”

    当下杜衡、子宇和慕青南别过梁任,骑上三匹快马,载着木伢、风一羽和慕辛王后遗体抢出王宫西门,消失在了慕辛王城的夜色之中。

    子宇、慕青南几人马不停蹄,一路疾驰,夜半时分便已向西行出了百里之遥,当此之时,众人都已体力消耗甚巨,只觉困顿不堪。慕青南更是一连两日几无进食,杜衡紧忙取出事前所带的一些干粮,慕青南和木伢两人这才各自吃了一些。

    行至五更,夜风徐徐,大家回望身后,已知脱离险境,这才系了马儿,寻些细软草丛各自倒地睡去了。

    直至红日高起,天大亮时,众人相继醒来,看到此地已是慕辛西境荒凉之处,只觉恍如隔世。

    几人寻了一处隐蔽之地,将慕辛王后下葬入土。不立碑文,亦不修墓陵,只盼慕辛王后能就此安眠。慕青南跪在坟前流泪不止,哀伤不尽,不能起身,子宇、杜衡、木伢几人唯恐慕青南伤心过度,连忙去劝慰挽扶。

    此时几人系在远处的马匹传来嘶鸣之声,气氛更增悲切,于是杜衡道:“这些马儿该是饿了,我去看看它们。”便向系马之处去了。

    慕辛王后已是入土为安,但风一羽却仍昏迷不醒,慕青南才告别了母后,又看着如此情形的风一羽,自是又多了一层伤感。

    子宇看着颜色憔悴的慕青南,不无忧虑地道:“慕姑娘,风大哥他究竟是怎么了?”

    慕青南伤心地道:“轩辕相别之后,风大哥来到慕辛,却为巫医所害,先前便已昏迷了数月之久,我章伯伯说风大哥身中剧毒,为他辛苦医治,好不容易有了转机,却又遭了荆越人的毒手,风大哥遭此厄运,都是我连累了他。”慕青南说着想起许多伤心往事,又忍不住流下眼泪,啜泣起来。

    “青南姐姐,你别哭了。青南姐姐……”看到慕青南伤心,木伢亦是万分难过,忙在一旁不住说道。

    闻听慕青南之言,子宇亦是深感吃惊,他还记得昔往在轩辕山上初见风一羽的情景,那时风一羽姿态俊卓,便如世间仙士一般,没想今日相见,风一羽竟已累遭苦难,以至成了这般模样,当即心生悲戚,道不出是何滋味。

    正在此时,天空中传来“呱呱”之声,子宇仰天而望,竟是灰羽飞雁,他心念大为震动,当即跃身而起,向那飞雁迎去。

    杜衡喂了马儿,又折身回来,看到慕青南仍自悲泣不已,还道她只是为家事国事伤心,于是上前道:“慕王姬,如今慕辛虽为豺狼所犯,家园破碎,民众流离,但也正因如此,我们才更应奋发图强,以驱逐外敌,重建慕辛秩序。如今我已在荆越屠刀之下救下了数万难民,拉起了一支生机勃勃的队伍,保存了我们重振慕辛家园的希望。慕王姬,你乃是慕辛民心所向,只要你不言放弃,慕辛万民必会受到莫大的鼓舞,所以杜衡恳请慕王姬振作起来,领导我们这支义兵。”

    不料慕青南听了这一番话,只是怔怔不言。

    杜衡连忙又道:“请慕王姬相信杜衡,我们一定能够击败入侵之敌,完成复兴慕辛的大业。”

    慕青南止了如丝如线的泪水,却又换成一颗豆大泪珠滴落,缓缓道:“我已亲眼见到死去了太多太多亲人了,母后死了,章伯伯死了,英儿死了,杏儿也死了,还有江婆,还有......如今我就连风大哥,风大哥也......”

    慕青南言至此处,再也说不下去,但杜衡还是听出了她的心意。

    杜衡怔立半晌,眼中光芒渐渐黯淡了下去,他看着风一羽俊朗的、苍白的面容,久久才道:“你对这位风公子如此看重,想来这位风公子也必是一位情深义重之人。慕王姬,杜衡衷心希望你能医治好这位风公子,他日慕王姬若是有心想起慕辛,还望慕王姬会回来看上一眼。我杜衡救虽是出了慕王姬,却还没有救出慕辛成千上万的民众,慕王姬,杜衡,这便告辞了。”

    杜衡心神怅然,他身法迅速,一闪即逝,甚至都没容慕青南和木伢来得及跟他说一声再见。

    那三匹骏马,杜衡全部留了下来。那位子宇,也是杜衡最为欣赏的剑士,但却没有去找他,同他说一声告辞。

    就这样走了。

    却在这时风一羽张口吐出一股血沫,喃喃言道:“好渴,好渴......”然后头一歪,又没了声息。

    风一羽只苏醒了一瞬,但慕青南已是喜出望外,她向木伢道:“木伢儿,你快看着风大哥,我去取水!”

    木伢慌忙答应,慕青南寻水心切,恰若一阵风般奔去了。

    子宇转眼已穿过数层山林,奔出了百十丈外,但他只盼灰羽飞雁能够带来寒雪的讯息,故此仍觉得灰羽飞雁来得缓慢。当下再没有耐心等着灰羽飞雁落下,竟是纵身跃到半空中将灰雁抱着,一起落了下来。

    子宇携飞雁落地,却觉得手中很是湿黏,低头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原来灰羽飞雁身上竟有许多鲜血流出。

    子宇心道:“不好。”仔细察看,只见灰羽飞雁翅膀和腹部相连之处有一处创口,显然是为箭镞穿裂所致,而飞雁脚上所系的信物自然也没能送达到寒雪手中。

    眼见灰羽飞雁受到如此重伤,子宇深为痛惜,下意识地将手伸向怀中去摸创伤药,这才想起,几日前已将创伤药全部给了受伤的老翁了。

    但这只灰羽飞雁若不医治,难免会有性命之忧,子宇心念一动,想到艾蒿,蒲公草,车前草一类的草药能够敷治创伤,于是俯身弯腰,在那山间地层寻觅一阵,终于给他寻到了一些艾蒿和蒲公草。他将两种药草混在一起,榨出药汁,小心涂在了灰羽飞雁伤口之上。

    敷了草药,他便取下了系在灰雁脚掌的信笺,将那写给寒雪的信笺揣入怀中,心道:“灰羽飞雁何以会受了这么重的伤呢?哎呀,是了,灰羽飞雁定是找到了寒雪所在,但那里禁卫森严,因此灰羽飞雁受到了攻击。倘若如此,我便不能再耽搁了,还是及早将寒雪救出为好。”

    想到此处,子宇对飞雁说道:“灰雁兄弟,这次让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实非我有意为之,从今以后,你安心养伤吧。”然后他放走了灰羽飞雁,任它自由去了。

    飞雁既走,子宇便匆忙返身,回到了风一羽和慕青南处。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盛世极宠:天眼医妃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