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楼新梦正文 第二十八章 高干家庭的绝密丑闻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高干家庭的绝密丑闻

    王副市长家的大媳妇雅兰,是市财政局一位科长的女儿。

    雅兰个头中等偏高,身材窈窕,黑发油亮,胸挺殿翘,喜欢一天换一套时装。

    无论从后面或是侧面欣赏,她的身体都呈现着分明的、好看的曲线。

    每回到大马路上散步,她的回头率还是相当高的。

    不用说,这是个长相姣好的女人。

    当然,每个漂亮的女人都会有一些遗憾。

    雅兰唯一的遗憾,就是她那标准的瓜子脸上,有几颗令人讨厌的小雀斑。

    不过,即便如此,让一个美女嫁给王副市长的大儿子建都,对她而言,还是受了很大委屈的!

    王副市长的大儿子建都,因患小儿麻痹后遗症而留下了一条瘸腿,走起路来一摇一晃,就象渔民在水中划船似的。

    所以,雅兰经常当面讽刺他为“船夫”!

    记得刚结婚不久,大概是因为找了媳妇结了婚的缘故,建都心里乐滋滋地高兴,有时兴起,经常会情不自禁地哼几句小曲。

    谁知雅兰听了心里烦躁,就冷冷地讥讽:“是不是又在唱你的‘王家船夫曲’了?”

    把个王建都羞得满面通红,无地自容。

    有心对雅兰发作吧,人家那么一个美丽漂亮的姑娘,嫁给你这个瘸了腿的二等残废,心里已经够憋屈了,难道讽刺你两句都不行?

    唉,该忍就忍着吧!

    三回两次下来,建都在雅兰面前从此再也不敢哼小曲了。

    或许有人会问,一个漂漂亮亮、美丽动人的姑娘,怎么就会嫁给一个瘸子呢?

    说起来,雅兰这段不如人意的婚姻,又跟郝敏的父亲郝德胜有密切关联了。

    此话怎讲?

    原来,为雅兰和王建都的婚姻做媒者,正是郝德胜!

    当初,郝德胜在向雅兰的父母介绍王建都时,只字没提他患过小儿麻痹症。

    他只说建都如何如何聪明,如何如何听话,如何如何善解人意,是个很不错的好小伙子。

    而且,在向雅兰父母介绍王建都的时候,郝德胜还带了一张建都最近拍摄的半身照片过去。

    客观地讲,王建都除了那条腿有点瘸以外,长相、身材还是蛮不错的。

    因为是省城王副市长的儿子,又听郝德胜把建都夸成了打着灯笼都难找的乘龙快婿,

    作为同在省城的市政府工作的科级干部来讲,谁不想与市领导攀上亲戚?

    不用说,雅兰的父母一听就动心了。

    在郝德胜做媒的当天晚上,雅兰父母把王建都的情况向女儿作了专题介绍,同时,也把王建都的照片拿给雅兰看了。

    “雅兰,按照郝主任的介绍,还有这张照片作参考,你看,要不要与王建都见见面?”

    在向女儿介绍了王建都的情况后,母亲直接向雅兰询问了。

    这年头,大凡做父母的,谁不希望攀上个家庭背景过硬的大官或是富贵人家?

    做姑娘的,又有哪个不愿找一个后台过硬、经济条件阔绰的家庭?

    面对母亲的问话和父亲在旁边敲的边鼓,雅兰犹抱琵琶半摭面地表示同意见面。

    当天晚上,雅兰的父亲给郝德胜打了电话,快活地告诉他,雅兰已同意和王副市长的儿子见面了,请郝主任安排时间和地点。

    “好,那我马上向王市长和他爱人报告!”

    当晚,郝德胜立马就把“好消息”向王副市长和市长夫人作了汇报。

    第二天晚上,郝德胜就安排雅兰一家三口和建都以及建都的父母见面了。

    见面的地点安排在省城一家环境优雅的酒店。

    为了不让雅兰和她的父母过早发现建都的瘸腿,郝德胜提前请王副市长、市长夫人和王建都进了餐厅,而且先坐好了位置。

    等雅兰一家三口进入餐厅时,王副市长和市长夫人在座位上起身相迎,并和蔼可亲地向雅兰父母和雅兰说了“欢迎光临”。

    因为王副市长是市领导,能起身向一个比自己官小三级的财政局的科长及其家庭表示欢迎,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

    雅兰全家受宠若惊,谁也没注意市长的儿子没有起身相迎。

    入席之后,两家人家举杯欢饮,笑谈趣事。

    当然,席间也免不了问问建都和雅兰的工作呀、个性呀、爱好呀、特点呀什么的。

    由于建都生性内向,席间说话不多,还时常红着脸回答雅兰父母偶尔提出的一、两个问题,给人的感觉是害羞、温顺、懂事的感觉。

    于是,就在当天的酒席宴上,在征得雅兰默认后,两家人商定了建都与雅兰恋爱的大事。

    及至雅兰与建都单独见面后,雅兰才发现建都的右腿有些瘸拐,立刻就想黄掉这门亲事。

    怎么办?

    雅兰的父母犯难了:

    让女儿与建都中止联系吧,他俩的大事又是当着建都父母的面亲口答应的!

    不同意女儿跟建都黄掉吧,又可能牺牲女儿一生的幸福!

    思来想去,雅兰父母最后的考虑是:

    王副市长现在是省城中非常吃得开的一位领导,不定今后升到什么职务上去呢!

    如果能与王家结亲,今后没准就沾上他的光了!

    至于建都的残疾嘛,虽说右腿有点瘸,但瘸得还不算严重,只是走路有些摇晃罢了。

    毕竟除了那条腿以外,建都身体的其它方面都是健康的。

    而且,建都还是大学毕业生,现在省商贸厅的电子计算中心工作。

    无论从工作岗位、工作环境和工资收入来讲,应该说,这个小伙子都是无可挑剔的。

    特别重要的是,财政局这位科长的女儿,正在与王副市长的大儿子恋爱的消息,在雅兰一家与建都的家人见面后,早被郝德胜在市政府机关传出去了。

    科长夫妇担心:两个孩子见了面中途变卦,万一得罪了王副市长,象我们这样的小干部家庭,能够担当得起吗?

    明知女儿受了委屈,但经财政局科长夫妇再三考虑,最后还是劝说女儿:

    “算了吧,雅兰,结婚的目的是成家过日子,又不是图好看。古话说,郎才女貌,十瘸九才。你看,建都是大学毕业生,而且在学校还是高材生。现在工作也不错,在省政府部门干公务员,今后的前途或许是不可估量的!再说,建都的右腿虽说有点残疾,难道残疾人就不结婚了?你不和他结婚,肯定会有别的姑娘跟他结婚的。”

    雅兰起初并不同意父母的考虑,固执地倔犟了一段时间。

    可是,弟弟大学毕业马上就要分配工作了。

    父母告诉她,王副市长已经答应,会在市政府办公厅给弟弟安排个岗位。

    雅兰几经斟酌,考虑到父母分析得也有道理,王建都虽说右腿有些残疾,但除了这个缺陷,其他方面还是对得起广大人民群众的。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嘛!

    再说,自己虽然长相姣好,但脸上不是也有一点缺憾吗?

    怎么办呢?

    为了弟弟,为了家庭,也为了将来有个“市长媳妇”的地位和头衔。

    最终,她还是违心地咬牙与建都成婚了。

    当然,不管是婚前还是婚后,她是决不与“船夫”一同出去压马路的。

    结婚后,一有空闲,雅兰就把心事用在自己的时装上、发型上、化妆上,或者是去购买各式各样的时髦坤包与皮鞋。

    反正王家有的是钱!

    好在建都对自己能娶到雅兰已心满意足了。

    所以,他从不计较雅兰对自己的态度,也不计较雅兰的所作所为,而且,无论小家庭中的大事小事,全由雅兰一人说了算。

    然而,雅兰毕竟是个年轻姑娘,她有一颗年轻姑娘的心,有一腔少女的生理需求!

    而建都呢,身体本就不算健壮,加上潜意识中,总感到对妻子有很大的欠疚。因而,不管他怎么努力,生理上根本无法满足雅兰的需求。

    在比较糟糕的夫妻生活状态下,雅兰产生其它想法了,她很想去外面寻欢作乐,以满足自己的生理需求。

    可是,雅兰毕竟是名正言顺的“市长媳妇”,如果到外面去寻欢作乐,消息一旦败露,她立刻就会失了身价。

    左思右想,前掂后量,雅兰最后把焦点转移到了各方面都风流倜傥的小叔子身上。

    于是,时不时的,雅兰有意在小叔子身上“遗花漏香”了。

    而作为小叔子的梦都呢,本就不是普通人家的贤良之辈,他是属那种追求”个人幸福“的享乐主义者,年纪不大,却早早地偷食了男女之间的禁果。

    所以,对于嫂子轻佻的越轨跨线行为,梦都并不认为有太大的障碍。

    在茶余饭后无聊之时,梦都偶尔也会跟嫂子悄悄干上一些偷鸡摸狗的事儿。

    遗憾的是,梦都长着一颗拴不住的“花心”。

    他在与嫂子暗地里调情偷欢之余,常常会去外面采摘“路边的野花”,让嫂子在家中遭受冷落。

    对于小叔的朝三暮四,经常去外面拈花惹草,雅兰自然是哑巴吃汤圆——心里有数。

    可是,小叔子爱好这样,雅兰又能对他怎么样呢?

    梦都想去外面干什么,雅兰根本无法干预,只能打破牙齿往肚里咽,努力克制自己的不满情绪了。

    不过,叔嫂之间偶尔发生的某些不该有的勾当,根本逃不过市长夫人那双犀利的眼睛。

    她曾经想过,要找梦都和大媳妇个别谈话,要让他们认错、悔过、写保证。

    保证今后不再胡来,保证遵守家庭规矩、清新家风、严谨做人。

    可是,梦都和雅兰能乖乖听我的话吗?万一他们不认错、不悔过、不写保证闹乍办?

    唉,罢罢罢!

    如果对他们俩人的行为横加干涉,万一引起冲突,情况可就大不妙了!

    外界影响暂且不说。

    就家人而言,今后在建都与梦都兄弟之间、建都与雅兰夫妻之间,还有母子和父子之间、婆婆与媳妇之间、公公与媳妇之间,各种关系如何处理?

    特别是大媳妇雅兰,可不是个好侍候的主哪!

    家里本来公费补贴请了个保姆,把家里的生活安排得有条有理。

    可是,雅兰在生下了“千金”后,硬说一个保姆忙不过来,吵着闹着非要婆婆再雇个保姆,专门为她带孩子。

    市长夫人被雅兰吵得头痛,只好专门又为她雇了个保姆。

    当然,雇保姆的钱是婆婆出的。

    第一回吵闹尝到了甜头,之后无论遇到什么事,雅兰就会拉下脸跟婆婆叫真,而且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久而久之,雅兰就成了王家没人敢惹的主儿。

    至于梦都呢,在王家的地位就更不用说了。

    他从小任性,大凡遇到想办而没有办成的事情,动不动就罢食“罢语”,故意作践自己的身体,以此要挟自己的母亲。

    面对这样两个难惹的主儿,他俩之间发生了那种蝇营狗苟的勾当,你叫一个既是婆婆又是妈妈的人怎么干涉?

    对此,市长夫人只能睁眼闭眼了。

    久而久之,市长夫人对大媳妇和小儿子之间偷鸡摸狗的事儿,慢慢也就“习惯”了。

    今天,市长夫人见儿子不知何事又跟自己耍脾气了,问又问不出来,便有意利用他们叔嫂间的特殊关系,让大媳妇去做梦都的工作。

    从梦都房间出来后,市长夫人来到隔壁房间,用手指轻轻叩了叩房门。

    隔壁房间,是建都和雅兰夫妇以及女儿洋洋的卧室。

    “谁呀?”

    屋里传来了雅兰慵懒的声音。

    “是我,雅兰啊,你开下门。”

    市长夫人小心地回答。

    一会,房门开了,雅兰怀抱着洋洋来到了门口。

    “妈,找我有事吗?”雅兰奇怪地望着婆婆。

    “怎么,建都不在家呀?”

    市长夫人没有直接回答媳妇,而是朝屋里迅速扫了一眼。

    “他说晚上加班,吃完饭就去单位了。”雅兰回答。

    “哦。雅兰啊,你看,梦都今天一天没吃饭了,问他什么他又不说。我没办法了,能不能你去帮我问问?”婆婆这才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是吗?昨天还好端端的,今天抽什么风了?好,我去看看。来,洋洋你抱一会。”

    说着,雅兰把女儿送到婆婆手中。

    “噢,洋洋,妈妈找叔叔有事,你跟奶奶到楼下去!”

    婆婆从雅兰手中接过孙女,不知是不是为了“避嫌”,迈着有些吃力的步子下楼了。

    ;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