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魔运猖獗正文 第八十六章 江左侯

正文 第八十六章 江左侯

    最近一段时间,大荒最让人震动的人,莫过于楚狂之子。

    在南瞻焱士,一举开本脉,达到完美通玄,让世人感觉此子仿佛要回到当年年轻一辈第一人。

    虽然在年轻一辈中,楚泽跟最杰出的一辈修士相比,修为境界还是相差甚远。

    但是这种势头,在焱土大败造化圣子,杀子白月妖子以及囚禁不死魔子的神魂,让世人知道他的战力。

    在最近更是,带领苍梧的修士在故土重建宗门,让沉寂了很久的大荒,一下子沸腾起来。

    苍梧重建,几乎是对魔道七脉宣战。

    北芦,神墟观。

    夜晚,神月高挂,银辉如云烟一样洒落而下,整片大地都一片朦胧,像是披上了一层薄纱。

    神墟观座落空中,下方湖泊澄净,如蓝宝石闪烁,上方月华如水,缓缓流淌。

    这片建筑物被神月笼罩染上了一层梦幻的色彩,在夜空中很是神秘。

    这里向来,是诸多的大荒圣子集聚之地。

    这几天,又是神墟观的主人阴燔燨和诸多道友论道的日子。

    在神墟观外面,不时就有人登空而上,有几个绝美的婢女将他们请入一座宏伟的宫阙前,那里立着一位风华绝代的女子,在月华中,几近神灵。

    一身黑色的长袍,站起身子,薄薄的衣衫紧贴身体,露出一副凹凸有致妙曼绝佳的身姿,最为显目是一头的红发,美目流盼,梨涡浅浅,修长的玉腿使得妖娆绝世的容颜让人更加目眩神迷。

    美艳妖娆,浮凸勾人之下,细看却是冷艳之色。

    这些年,大荒无数的修士来此。

    这些修士,有很多是宗门的杰出之人,在此地谈天说地之时,一般都会留下一些功法和仙石之类的。

    神墟观,这位女子,因为艳名冠绝大荒,所以这里就成了众人的首选之地。

    这也是楚泽当年来此地,和此女达成协议的原因。

    湖泊明净,在黑夜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天上星辰千万,闪烁光华,使得一片悬空的琼楼玉宇衬托的更加出世。

    丝竹悠扬,琴声悦耳,此地一片祥和,欢声笑语不时传出。

    但凡能够出入这里的修士,都有一定的名气,等闲人无法进入,就在阴燔燨走进来的时候,众修士已经在争论不休,阴燔燨脸色带有一丝不屑走了进去。

    “听说最近,楚狂之子在南瞻焱土杀死你们魔道一脉的圣子。”

    五行宫的圣子,向来是神墟观的常客,对着旁边的魔道七脉的天魔秘的传人说道。

    “不死魔子,那简直就是废物,竟然打不过,一个刚刚踏入归一的修士。五行宫的圣子你也不用挑拨,我司徒南是早已会和其一战。”

    天魔秘的传人神色冷漠,扫了一眼五行宫的圣子。

    “司徒师兄战力,我是最为清楚,号称魔道一脉最强。寻仇之时,记得叫上我。”

    一个妖异男子说道,此人是白月妖族的传人,白月妖子在南瞻被杀,白月妖族震动,白月妖主便立下承诺,杀死楚泽者就是白月妖子,无论使用何种手段。

    这妖异男子的修为并不高,但是为妖子之位,却也是值得一搏。

    “我看未必,司徒虽然为魔道年轻一辈第一人,只是在境界上比楚泽要高,要论战力,我感觉还是在伯仲之间。”

    五行宫的圣子接着分析道:“只是楚泽现在才归一秘境,有朝一日他要是踏入神变境,我看在场的各位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

    “五行宫的圣子你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天魔秘一脉不如他们唤魔一脉。”

    司徒南旁边的一位老者说道,这位老者所散发的功力已然到涅槃境,是司徒南的护道人无疑。

    “前辈,息怒。我们不妨听听圣子说完。”

    阴燔燨轻笑,眼眸秋水,上前为司徒南倒茶,而后以妙语打圆场,似是不想气氛过僵。

    “我只是分析一下,说实话我五行宫也不服,只是在南瞻的一战,两位道子阵亡,两位道子道心被灭。”

    “不知道是何人,不凡说来听听。”

    “大蛮部的蛮子和造化道的圣子道心崩溃,至于死去的两位自然是白月妖子和不死魔子。”

    五行宫的圣子说道,他是五行宫的骄子,更因为是灵体,把《五行谱》修炼道极高的境界,虽然还不是五行神体,无法将五行宫的《五行谱》修炼到至高的境界,当说到造化圣子的时候,他的声音明显放低了,此地是北芦是造化道的根本。

    他可不想在这个地方得罪造化道圣子,造化道圣子之前跟他也有个争斗,自己也未必能在其手上讨到优势。

    “造化道的圣子,说起来也怪可怜。这圣女在南瞻被楚泽亲热,自己在焱土被楚泽大败,这道心不崩溃才怪。”

    万初圣地的圣子叹气。

    “不过,听说造化道的圣女名为宋凰,是墒土的宋风之嫡孙女,在其祖辈就定下来就是楚泽道侣,只是不知道竟然成为造化道的圣女。”

    “这个事情,我也听说了,宋风和苍梧的楚靝是至交。”

    “但是其实也不能完全怪宋凰,楚泽沉沦了多少年,也就是最近一年才开始崛起。我看着楚泽也不是对此女亲热,而是报复此女,报复造化道。”

    “我看未必尽然,这楚泽欺负过的女子肯定不止一个,这宋凰的姿色也是绝美,我见犹怜。”

    阴燔燨听到这话,脸色一僵,而后美眸流转,风情流转,美艳不可方物,听他们这些议论,心念辗转也不插话。

    “这造化道子道心崩灭,我看着宋圣女,他也没戏了。”众人苦笑,摇摇头。

    “遇到此人,这造化道子估计也是时运不济,要是此时,能够战胜楚泽,说不定就能赢得这宋凰的芳心。”

    其中一个修士一说,众人又都大笑。

    “你们这些在此胡吹,要是有胆不如跟我一起苍梧。”其中一个白衣男子纤尘不染,开口说道。

    “江左侯你是长生体不假,拥有无敌的潜质,但是你想想大蛮部的蛮子,也是蛮神体,结果一战下来,道心崩灭。”

    “对,长生王要是一战下来,你道心也崩溃,你的道侣恐怕也要看不起你,这宋凰姿色绝美是不错,但是如果搭上你的道侣估计不值得。”

    旁边的一个万初圣地的圣子打击道,摊摊手。

    长生体,他是知道的,这是一种世所罕见的体质,上万年都不见得出世一次,有着诸王无法媲美的优势,在修行的过程中,犹如神蛹蜕变,破茧化蝶。

    每突破一个大秘境,就可开启人体内的一处神藏,潜力无边,化道为仙。

    “长生王,我看万初圣子说的对,他是万初圣地最为杰出的传人,不会比你弱。”一声大笑传来,大周皇子夏九鼎大步走了进来,身上有九道皇道龙气。

    “原来,是夏兄!”

    江左侯冷冷一笑道。

    这些人心里都清楚,江左侯一直在追求这阴燔燨,此时两人一人一把冷水给他灌下来,任谁都不好受。

    “仙子,叨扰了。”

    大周皇子默默坐下,也不继续和江左侯争辩,他也深知江左侯是长生体,羽化登天脱胎换骨,一秘境一神藏,成长起来,多半是中州年轻一代近乎无敌的人物。

    这种无形的压力,致使大周皇子也不敢继续嘲讽。

    忽然,光芒如潮水一样汹涌宫殿中多了一个人,金光炽盛,像是有一轮太阳在燃烧。

    这是一个高大的男子,如一堵金色的墙壁一样,给人以非常可怕的压力,他一动不动眼眸如刀锋一样,扫了过来。

    在他的身上,璀璨金光如海浪在澎湃寻常人根本无法正视,光华炫目如一尊神明一样,让人自惭形秽。

    浓密黑发被神光染上了金色的光彩,使得其人脸如刀削,棱角分明,眼神电芒四射,看起来非常强势。

    “原来,江左候也在!我们之前的约定还在不在。”

    此时他的神色很冷漠,在炽盛的光芒中如一尊神子一样。高大的身躯如山似岳,一步一步向前走来,刀锋一样的眸子始终盯着江左候,无形杀念透体而出。

    “我当然记得,疯狮子,但是今天是和阴燔燨论道之日,我不想动手。”江左候平静道来,无惧对方。

    五行宫的圣子见有大战一触即发的预兆,上前道:“在此地,黄金狮子,我建议还是不要动手,不会会有群起攻之的危机。”

    此人正是黄金圣族的狮子王,沐浴金色神光,如浴火重生的不朽战神,高大雄伟,气势迫人,什么也没有说,依然是死死的盯着他。

    “今日是个好日子,何必大动干戈,伤了和气。”大周皇子上前,进行劝解。

    阴燔燨亦上前调解,眼波醉人,话语如春风,让人心灵宁静,让很僵的气氛有所缓和。

    “既然在此地我们无法大动干戈,不然我们去苍梧!!”

    天魔秘的传人司徒南,忽然说道。

    “司徒南,你们魔道一脉是苍梧的死敌,我们跟过去干啥!!要是你不喜,可以先行离开。”

    五行宫的圣子说道。

    司徒南见众人并没有和他一起前去苍梧,坐了下来。

    过了许久之后,一番论道下来,众人也收获无数,这神墟观的修士也陆陆续续走了。宫阙依旧,笼罩朦胧的月华,里面云雾飘渺,如一片仙宫一样。

    “主人,这楚狂之人,为何这么狂,会在这个时候回苍梧重立宗门。”阴燔燨旁边一个美貌的的侍女道。

    “我也惊讶,难道他得到了强助,在这种情况下,敢重开苍梧,说明他也许真的得到了强助。”阴燔燨有点惊讶,她说的是自然是楚泽,这些日子,阴燔燨虽然远在北芦,但是大荒上的事情,多多少少知道一些。

    “主人,这样子也不妥。在南瞻焱土杀人,为雪仇可以理解,在众人面前一举练就完美通玄!!可以说是大荒的最近的风头被都抢尽了。这对于一个处于风雨摇摆的苍梧来说,可能会是灾难。”

    她旁边的漂亮侍女看了看阴燔燨道。

    “姚宁,你只知道其一不知道其二,他这次是为了造势,你看苍梧到现在已经重建有一个月了,但是魔道一脉迟迟不动手。魔道一脉肯定是要致苍梧于死地的,却一直不敢动手。这其中定然有原因。

    所以南瞻焱土杀人,为造势;突破完美通玄,也为造势,重建苍梧,更为造势。”

    阴燔燨绝美的脸蛋之上现沉思之色,一头红发垂下来,一身的性感妖娆,这种魅惑天成,这也是为何此地成为大荒各宗圣子的论道场所。

    “只是,主人我还是觉得不妥,这次又得罪了造化道,这造化道主你可是知道的,在大荒,是现在唯一能够对抗儒门龙首的人,修为可谓是通天。”

    这位名为姚宁的侍女带有不安,清丽的脸色带有深深的忧愁。

    “我已经知道,我也想看看,这楚泽能够走到什么地步。姚宁,你要是希望,他战死,解开我身上的神魂烙印,你就大错特错,修炼之人,依赖他人是最为致命的。他给我烙印,我不妨看成是一种对自身的磨练。”

    阴燔燨的神念,透过神体,看向自己的神念上楚泽留下来的一丝烙印,对于楚泽她是非常复杂的。

    她之前对于楚泽是没有半分了解的,所以她最近也去过苍梧走一趟,当听闻此人为了一个本宗修士,力劈万魔窟的太上长老的孙子,这个事情,远没有楚泽在南瞻焱土的事情给她带来的震撼大。

    阴燔燨摇了摇头,并没有多想,她也深知自己和楚泽的关系,至于身上的烙印,她并不担心,今日和这些圣子论道,她也收获许多,和天魔秘的道子司徒南多次验证,楚泽传给她的天魔力场是《天魔策》里面最为精深武道。

    过了半会,阴燔燨闭上眼神,神色冷漠。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