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明末小平民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 不可思议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 不可思议

    “呼呼”的春风吹过大地,给人一丝凉爽的感觉,然而这时的大明天下除了高官子弟,文人墨客能够觉得如沐春风外,估计已经没有多少人会有心思去感叹这不能当饭吃的春风了。

    一条破败的土路上,这时正有一个文人打扮的士子在那里慢慢的走着,不时还四下张望,对这周围的残破景象是感叹不已,只见此人年约二十五六,皮肤白皙,鼻梁高挺,五官俊美,再加之穿上这一身的文人服饰,显得格外玉树临风,端的一幅好卖相。

    此人姓汤名山,字青竹,山东潍县青州府人士,自幼便是早开慧根,三岁能识字,五岁就能熟唐诗宋词三百首,八岁更能作诗填曲,乃是青州府远近闻名的神童,家族长辈对他倾注不少心血,希望他可以进士及弟,光耀汤家门楣。

    无奈汤山虽然满腹经纶,可是遇上这八股取士的科举,却是显的浑身有力使不出,几次赶考,最终却只是中得举人的功名,这如果是对普通人来说,二十来岁就是举人老爷了,那已经是非常了不得了,多少人七老八十还没考上秀才呢!

    可是汤山却是备受打击,加之文人那种天生的傲骨,看不上官场那勾心斗角,乌烟瘴气,所以也是无意仕途,本想着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干脆到这天下各处游历一番,也好增长一些见识,

    谁料家中老母体弱多病,放心不下,于是干脆学医吧,谁知他就是照着几本医书每日研究,也没有名医指教,竟然是自学成才,在医术上颇有一番独到见解,先是给家族中人看病,后来许多的外人也是找上门来,就这样名气越来越大,竟然又成了远近闻名的神医,

    从神童到神医,就这么自然而然,让许多要看他笑话的人是大跌眼镜,谁能想到一个书呆子就这么把许多的名医给比下去了,这让许多年纪大的大夫是脸上挂不住,可也是没办法,谁让人家是神童呢!

    在汤山身上印证了一句话,这世界上真有天才,这种人以旁观者的角色进入一个领域,往往能很快的理解一般人一辈子都想不明白的事,真是让人不得不佩服!

    经过两三年的悉心照料,汤山的母亲也是身体痊愈,所谓知子莫若母,他母亲也是知道这孩子一直想出去见识见识,所以身体康复后,他母亲就是鼓励他去实现心中愿望,

    汤山见母亲身体已经没有大碍,所以就在去年八月的时候背起行囊,独自一人出来了,算算已经是有大半年了,这段时间,汤山走遍了许多名山大川,也见识了许多的人情冷暖,这些在书上是看不到的,所以即便出来后受了许多的苦和累,汤山也是心里满足。

    “哇哇哇,,,”

    突然传来一阵凄惨的哭声,听声音,那孩子估计也就是两三岁的样子,那啼哭声很响亮,让人不由得心生同情。

    汤山听闻这啼哭声,不知为何,心里竟是一阵沉闷,仿佛被千斤石头压住一般,于是汤山寻着声音快步走去,走了十来步,看见前面有一个小草房,声音便是从里面哭喊出来的。

    “哇哇哇,,,”

    哭喊声不绝余耳,并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凄惨,听的让人揪心,汤山不由得加快脚步,朝着那草房跑去。

    一进草房,看见一个二十五六的妇人正在灶台后面加火,锅里面烧着滚烫的开水,而那哭喊的孩子却是被双手反绑在一根大木棍上,身上光溜溜的,一件衣服也是没穿,就被绑在那妇人身边,许是绑的难受,又许是被那灶台大火的热浪熏的,那小孩是不停的大哭,脸上是通红,真是着实可怜!

    在看那妇人,脸上毫无表情,就像是木头人一般,对身边的那孩子是看也不看一眼,就仿佛那孩子不存在一般。

    汤山大怒,这世间怎有如此照看小孩的!孩子在那里没命的哭,没命的叫,你这做娘的竟然不闻不问,你还配当人家娘吗?

    就算你不是孩子的娘,人家在那里哭的死去活来,你难道是石头不成!你就不可以把人家孩子解开,让孩子好受一点!你这妇人还是不是人?

    汤山正要上去帮助那小孩子,顺便教训那妇人一顿,却见那妇人站起身来,一手提起木棍,将那小孩吊在了半空,

    “哇哇哇,,,”

    这下那孩子的哭声是更加响亮,更加凄惨,想来是双手被折断了,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还有那妇人的残忍的那提起木棍的举动,将汤山是惊呆了,站在外面竟是呆若木鸡,一时是反应不过来。

    那妇人没有发现外面的汤山,自顾自的走到灶台边上,看着那锅里烧的翻滚的沸水,脸上还是毫无表情,竟是一手将那孩子提的高高的,竟然要将孩子放进锅里去!放进那滚烫的锅里去!

    汤山眼瞳瞬间放大,看着这不可思议的场景,汤山只感觉自己的认真被彻底的颠覆,那妇人竟是要将小孩放进锅里去!

    “住手!”

    震天动地的这一声喊叫,几乎是用去了汤山所以的力气,只见他眼泪竟然是夺眶而出,脸上也是涨得通红,他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他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自己做的一个梦,一个噩梦!

    那妇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喝惊的待在那里,而后扭头看见站在外面的汤山,虽然吃惊,可是脸上还是毫无表情,一幅死人般的模样。

    汤山一个健步冲到妇人身前,将那孩子抢过来,抱在了怀里,然后便是虎目含泪的将孩子双手解开,把那木棍重重的扔在地上,而后声嘶力竭的对着那妇人喝道:“你这贱妇,你要干什么?”

    汤山从小读那圣贤书长大,何曾对人如此说过话!要不是深深地被激怒了,一个文人,有哪里会有如此失态的时候!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