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明末小平民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情绝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情绝

    这时候的钱谦益心里不免有些忐忑,毕竟这一次自己的手段不是很光明,万一瞿式耜给抖出来,那这张老脸岂不是要丢尽了?

    可是不见又不行,瞿式耜是自己的学生,如果不见的话,自己作为老师,那岂不是显得自己气量狭小?

    想了一会,钱谦益也是无奈,罢了罢了,他要真想抖出来,那也是迟早的事,无非与他争上几句罢了,在老夫家里醉酒,强行污辱老夫的丫环,老夫念在师生的情分,没有找你算账,你还有理了?

    想到这里,钱谦益不由得底气也是足了一些,于是对下人说道:“那便让他进来吧!”

    很快,一众官员便看到了犹如落汤鸡般的瞿式耜,见他这个模样,众人不由得有些心烦,就这瞿式耜,官不大,气倒不小,做给谁看啊!

    这时的瞿式耜看着这满厅的文武大员,不由得露出了轻蔑的笑容,就这样一群人,怎么会有今日这般地位?想我瞿式耜自幼苦读诗书,满腹的经纶,竟要日日与这般人为伍,真是笑话!

    钱谦益见他这副模样,心里不由得过意不去,于是关心的说道:“起田,你怎这般模样?快快去更衣,若是着了凉,那便麻烦了。”

    瞿式耜无所谓的笑了笑,对钱谦益拱了拱手,说道:“今日我来,不为别的,只是为了告诉大人一件事,从今日起,我瞿式耜与大人师徒情分已尽,日后再无瓜葛。”

    说完,瞿式耜又是做了一礼,说道:“告辞。”

    这一礼下去,从此便是恩断义绝,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现在已经看清钱谦益的真面目,那么又何须再做纠缠!

    说完告辞,瞿式耜毫不停留,大步而去。

    只留下一众官员目瞪口呆,众人没有想到瞿式耜竟然与钱谦益反目,要知道天下有多少人哭着喊着拜钱谦益为师而不得!

    钱谦益那可不是一般人,钱谦益,字受之,苏州常熟人,生于万历十年,自幼聪慧,出口成章,万历三十八年考取探花,正欲踏入仕途之时,父亲突然病亡,只得回家丁忧三年。

    在家期间,一心讲学,又专心研究诗词,使得学问远播,在士林之中崭露头角。

    天启元年出任浙江乡试主考官,并参与修篆“神宗实录”,因受浙江考场舞弊案牵连,第二年托病告假,又回老家做学问去了。

    天启四年再度复出,这时的钱谦益已经才名满天下,身价百倍,已经是士林领袖,东林党的大佬。这么大的名头,自然是惹得魏忠贤的不快,于是当年就被魏忠贤赶回老家。

    崇祯元年再度复出,出任詹士,礼部侍郎,后与温体仁,周延儒交恶,可谓仕途一波三折。

    当然,他最出名的两件事情,第一件就是娶了柳如是,崇祯十四年以五十九岁高龄,娶了二十三岁的名妓柳如是,这在当时,那是引起了极大的轰动,这么大的年纪,那年代都能做太公啦!竟然还能当新郎,了不起!并且还和柳如是生了一个女儿。

    第二件事就是投降满清,南明弘光元年,清兵大举围困南京,走投无路之下,柳如是说道:“相公,家破国已亡,宁死不做亡国奴,我们殉国吧!”

    钱谦益豪气的说道:“好。”

    于是两人一同来到了后花园,准备跳河。哪知钱谦益脚一沾水,这时退缩了,说道:“夫人,这水太凉,要不夏天再来如何?”

    柳如是大怒,也不费话,直接跳了下去,钱谦益大吃一惊,以老迈之躯将柳如是救起。

    而后,钱谦益便降了满清,也就是从这一刻起,钱谦益在历史上留下了骂名。

    不过降清之后,钱谦益也是时刻不忘恢复大明江山,积极地联系各方的反清势力,号召他们团结起来,共同反清,并且出钱出力,银子都是几万两几十万两的捐,几乎将家财散尽,并且因此还做了几次牢,差点被杀。

    不过因为钱谦益在士林之中影响力太大,名声也太大,所以满清也没杀他,毕竟也想留着他装装脸面,就这样,钱谦益几次从刀口上活了下来。

    最后因为无数次反清复明的失败,老迈的钱谦益也是心灰意冷,无奈写道:冷看末运三辰足,苦恨孤臣一死迟。

    康熙三年,钱谦益在老家去世,享年八十三岁。一生留下许多文学价值极高的著作,在明末清初是文坛公认的泰斗级人物。

    钱谦益这个人很难去一语概括,是非对错,就留给历史和后人去评价吧。

    再说瞿式耜走后,钱谦益也是半天回不过神来,瞿式耜是他的得意弟子,他真的也没有想到瞿式耜会这般如此,如果想到这样,也许他就不会做这样的事了,这时的钱谦益不免心中有些后悔。

    那些官员见到钱谦益如此,自然也是要上前开导,

    “钱大人不必如此,不过是个小小的给事中,竟然如此这般猖狂,真是目中无人,走了更好。”

    “不错,以钱大人的声望和地位,要什么样的弟子没有?他一个瞿式耜又算的了什么。”

    钱谦益叹了一口气,说道:“既然走了,那便是我与他师徒无缘,既然无缘,又何必强求。”

    说完,钱谦益又举起了酒杯,对大家说道:“来,谦益敬诸位一杯,望诸位今日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

    一时之间,现场的气氛又恢复了热闹,一众官员推杯换盏,真是好风光啊。

    等到宴席完毕,送走一众官员,钱谦益无力的坐在书房里,这时幕僚刘文山劝道:“东主也不必太过如此,凡事没有尽美,朝堂争斗用些手段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瞿公子这样,只能说他还不适合朝堂而已。”

    钱谦益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又如何不知,只是瞿式耜是我最看重的学生,我对其抱有厚望,现在闹成这样,真是可惜了。”

    刘文山又道:“事情已然这样,东主看开些就是了,要不要回乡散散心?”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