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明末小平民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师生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师生

    毕自严请求崇祯圣裁,一时间,朝堂上所有的官员都看向了崇祯。崇祯刚刚继位不久,便展现了铁一般的手腕,将魏忠贤一党株杀,一时之间,京城人头滚滚,这时文武百官还没有完全摸到崇祯的脾气,所以在他面前也不敢放肆。

    所以说,无论这时的文武大臣如何争论,最后可以做决定的只有崇祯一个人。可谓一锤定音。

    然而这时的崇祯却犹豫起来,因为无论支持的和反对的,崇祯都觉的他们说的有道理。

    崇祯左思右想,而后说道:“今日便到这里吧,明日再议。”

    众人翘首期盼,竟然盼出这么一句话,无论是谁,这时大家都多少有些失望。与当初诛杀魏忠贤的果断刚毅相比,这时的崇祯不免给人优柔寡断的感觉。

    崇祯说完后,便示意宦官退朝,身旁宦官立时高声喊道:“退朝。”

    “臣恭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大臣跪拜在地山呼道。

    等到崇祯走后,众位大臣这才起身,瞿式耜刚想上前和钱谦益搭话,却见钱谦益怒目而视,而后冷哼一声,甩袖而去。

    这时的瞿式耜不免有些尴尬,毕自严走上前来,对其说道:“起田,尊师动怒了,公是公,私是私,你还是去尊师府上赔个礼吧,尊师乃士林领袖,想来不会与你计较的。”

    瞿式耜拱手作礼道:“谢大人提点,大人为国为民,乃我等小辈之楷模,式耜以后还需大人多多敦促,望大人不惜教诲。”

    这时毕自严不由得高看瞿式耜两眼,年纪轻轻便有如此谦恭作派,更是为了国事不惜与老师反目。这才是真正的国之栋梁!钱谦益能有这样的学生,实乃是他钱谦益的造化,此子日后必然前途不可限量。可惜他与钱谦益师徒名分已定,否则便是拉下这张老脸,也要收他做学生。

    毕自严不由的心中暗叹,而后说道:“大家同朝为官,本应守望相助,日后起田若遇难处,可来寻老夫,老夫必尽力而为。”

    瞿式耜听后又是一礼,如今朝堂上如毕自严般一心为国者已然不多,所以瞿式耜不但将毕自严当上官看待,更是当长辈,当学习的楷模看待。

    钱谦益一回到家,便将一个茶杯重重地摔在地上,吓的下人们个个跪在地上浑身发抖。

    只听钱谦益怒道:“这个瞿式耜竟然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公然反对老夫,真是气煞我也,当初见他聪慧,这才将他收为学生,教他习书研经,没想到才过几年,他竟然如此对待老夫,真是忘恩负义。”

    这时一旁的钱谦益心腹幕僚刘文山说道:“东主何须动怒,今日百官已然都是赞同减免江南税收,想来皇上必定会从谏如流,只是瞿式耜口才了得,又有贤名,若是让他再说服几位官员,怕是明日还会生出波折,东主不如将他请到府上,再以老师之份相说,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想来他是不会不卖东主这个面子的。”

    钱谦益一听,毫不客气的说道:“他今日如此落老夫的颜面,老夫又怎会和他多说,再者他性格刚毅,决定了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多说也是无益。”

    不久,一个下人来通报,说道:“老爷,瞿公子来访。”

    刘文山立马说道:“东主,还需和他见上一面,否则明天必起波澜。”

    钱谦益摆摆手,说道:“不见不见,他这牛脾气,见了也是白见,说了也是白说,无异于自取其辱。”

    刘文山眼珠子一转,而后凑到钱谦益耳边,慢慢耳语了一番。

    钱谦益听后不由得说道:“这样做若是传出去,老夫岂不是要被天下人取笑,不可不可。”

    刘文山立马回道:“东主尽可放心,学生会安排妥当,再说,江南那些士绅可都盼着东主给他们带去好消息呢!”

    钱谦益不由得细想片刻,然后说道:“那此事便劳烦先生了。”

    刘文山赶紧做了一礼,说道:“东主客气了,学生这就去办。”

    刘文山说完,便转身而去。

    不久,钱谦益便在客厅会见了瞿式耜,瞿式耜首先便向钱谦益拱手施礼,说道:“今日朝堂之上,学生并非有意顶撞老师,实乃出于一片公心,还望老师体谅。”

    钱谦益大度地摆了摆手,说道:“无妨,起田一心为国,老夫又怎会不知,然而毕竟你年轻气盛,对朝堂之事所知不多,还需多加历练,方可成器。”

    瞿式耜听他一说,不由得的辩解道:“老师真的认为减免江南茶税于国有利吗?现在朝廷用度日益吃紧,加之北方多省旱情严重,许多地方已经发生民变,日后少不得银子赈济,这时又怎可轻言减免江南赋税?若要减免,理应减免北方诸省才是。”

    钱谦益又劝道:“北方有旱灾,江南有水患,既然北方可减,江南又如何减不得?如今朝堂百官上书齐奏,其中自有道理,起田又何必逆百官之意!”

    瞿式耜立马回道:“江南怎可与北方诸省相比,即便有水患,然江南大局仍是好的,江南百姓仍可有一份衣食,可北方诸省已经是多地赤地千里,百姓逃荒者甚众,朝廷对他们又岂能不问!”

    钱谦益听着,不由得心里一叹,这个瞿式耜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太过执着,竟然一点都不卖自己的面子,于是微微摇摇头,笑了笑,说道:“罢了罢了,今日不谈公事,你我师生只叙书经。”

    瞿式耜见他这样说,又怎好再讲,于是便和钱谦益探讨起了诗词歌赋,不得不说,作为士林领袖,钱谦益对诗词歌赋的造诣极高,瞿式耜在这方面只有学习的份,所以也是在一旁认真的听讲,偶有提问,钱谦益也是虚心教导。

    过了许久,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来说道:“老爷,该用膳了。”

    瞿式耜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行礼告辞,说道:“今日打扰老师,时辰不早,学生便先告辞了。”

    钱谦益笑了笑,和蔼的说道:“你我师生很久没有在一起共饮了,今日起田便在老夫这里饮上一杯,兴许还能突发灵感,做出一首绝美诗词来。”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