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明末小平民正文 第六十九章 惊闻

正文 第六十九章 惊闻

    很快,万华就带着人来到了上一次买粮食的粮行。粮行伙计一眼就认出了万华,毕竟万华可是数得着的大主顾,所以印象特别深刻。

    伙计赶紧上前招呼,等万华坐定后,便匆匆忙的去请掌柜了。

    这时的掌柜王远望正在帐房里面整理帐目,听伙计说万华又来了,不由的大吃了一惊。

    万华一言不合,就将蔡永庆杀死了,这件事情在县城,那可是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后来老鬼帮纠结了三四百号人去屠村,又是被打得大败,万华作为头面人物,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王远望作为大商人,对消息格外重视,又岂能不知!

    想想当时讨价还价的场面,王远望不禁冷汗直冒,若是当时没谈成,兴许自己就成了刀下之鬼了,真是想想都后怕呀!

    现在他又来了,这可怎么办啊?如果他一个不高兴,后果不堪设想啊,虽然自己背后有个大家族撑着,可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呀!

    不出去应承是不行的,王远望稳了稳心神,深呼息了几口大气,然后迈步而出。

    “不知虎爷大驾光临,远望有失远迎,还请恕罪,恕罪。”王远望一脸诚恳的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万华不由得心里有些得意,看来自己的知名度是非常高啊!像他这样的大商人也要给自己几分薄面,看来自己也算是闯出了些名堂啊!

    万华也不托大,起身回礼,说道:“大掌柜客气了,在下万华,见过大掌柜。”

    王远望见万华还是像以前那般有礼,毫无半点的嚣张,多少也是放了一点心,听闻万华改了名,于是奉承的说道:“万华,华夏之邦,华美之服,好名字,虎爷这名字有意义,有意境,远望在这里恭喜虎爷,贺喜虎爷。”

    万华被他说得有点不好意思,笑着说道:“掌柜客气了,不过是个名字而已,没那么多讲究,掌柜近来生意可好?”

    王远望一听,不由得露出了一点微笑,说道:“托虎爷的福,生意倒还可以,虽说赚不了多少银子,可是糊口还是够的。”

    万华一听,也不由得为他高兴,你生意好就好,你生意好,运过来的粮食就多,那我买起来也方便。

    于是万华又说道:“这次我又是来给掌柜的做买卖来了,给我拿一千石粟米,我一次付清现银,脚夫我也已经雇好了,掌柜的不用担心。”

    王远望一听,先是一喜,而后,不由得又犯起了难,这一千石可不是小数目,仓库里现在也没有这么多啊!更犯难的是这个价钱问题,现在知道了万华是个狠角色,哪里还敢像以前那般,现在还没讨价还价,这底气就已经落了三分不止。

    万华见王远望面露难色,不由得问道:“掌柜的可是有什么难处?如果有,便说出来,在下看看能不能帮个一二。”

    王远望犹豫了一会,也是下了下狠心,说道:“不敢相瞒虎爷,虎爷要的这一千石粮食,现在我也是拿不出来啊!”

    “哦,这是为何?掌柜的您可是米脂最大的粮商啊,这区区一千石粮食,还能难倒你吗?”万华问道。

    王远望无奈的摇摇头,苦笑说道:“虎爷有所不知,这一千石粮食岂是用区区两个字可以形容的,鄙人现在的仓库也仅有七百余石粟米啊。”

    万华不由得一愣,没想到米脂最大的粮商,仓库里才这么点粮食,你不是在骗我吧?心里不免升起了一点疑惑。

    王远望见万华疑惑,赶紧解释道:“虎爷不用疑我,鄙人怎敢欺瞒虎爷,实在是如今年景不佳,家族之中也是收粮不多,并且,,,”

    王远望小心的看了看四周,然后说道:“虎爷借一步说话如何?”

    万华知道他可能有什么重要的话,人多不好说出来,于是爽快的说道:“有何不可,请掌柜带路。”

    于是王远望将万华国振两人带入了后院,而后两人坐在了一张石桌上,国振警惕地站在万华身后,小心戒备。

    只听王远望又说道:“虎爷有所不知,如今世道不靖,天下多地久旱不雨,尤以陕西更甚,田地荒芜数不胜数,已是赤地千里,饿殍遍野,百姓迫不得已,沦为流民盗贼,而那白水县更是发生了民变!”

    万华不由得大吃一惊,没想到民变已经发生了,白水?难道是,,,

    “可是那白水王二举义?”万华不禁问道。

    王远望一听,脸都吓白了,“虎爷莫说,虎爷莫说。”

    说着王远望不由得紧张地看看四周,发现并无一人,这才稍微放下一点心,而后整理了一下仪容,又说道:“此乃造反行径,切不可说“举义”二字,请虎爷慎言。”

    万华也顾不得王远望这般谨小慎微,说道:“还请掌柜的详细说说这白水王二之事,我只听说皮毛,却是知之不详。”

    这也不怪万华,白水王二虽然在明末历史上名气也有,可毕竟也是很快便被灭杀,所以万华对他的人生轨迹也并不是很了解。现在突然听闻他的消息,自然对他格外关心,毕竟他现在走的路,也许就是自己将来要走的。

    王远望见万华问得真切,于是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后说道:“听说白水县王二本是一普通农民,因为年景实在不堪,和数不尽的人家一样,家中也是断粮多时,然而就是这样,官府却非但没有减税赈灾,反而还另加重税,如此这般,岂有活路。”

    “那后来呢?”万华问道。

    王远望口干舌燥,喝了一杯茶后,又道:“祸事便是在这七八月间发生的,当时收税吏员下乡收税,王二哪有钱粮可交,吏员便要拿人,王二横心一下,将那吏员一刀砍死。”

    “杀的好,人逼到这份上,不杀又能怎样!”万华不禁叫好道。

    王远望听到万华这一声叫好,心里不免一沉,我是不是今天话有点多啊?言多必失,我今天怎么嘴这么欠呢?难道是被你吓的?罢了罢了,过了今天再说。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