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明末小平民正文 第十七章 案子了结了

正文 第十七章 案子了结了

    听到赵显根的喝问,何火根从隐隐的昏迷中醒过来,看着坐在太师椅上的赵显根,哭诉的说道:“大人,我真的没看到他呀,我没见过他,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真的不知道啊!”

    赵显根一听,还想嘴硬,真是不知道我的厉害,于是又说道:“你个刁民,竟然敢对捕快动手,你知不知道这是在造反?趁着现在还来得及,把实情说出来,尚可保全家人,要不然,全家都得跟着你去死,还不说?”

    “大人,小的真的没杀人啊,那天赵捕快走后小的就没见过他,小的哪有那个胆子杀人,小的一辈子老老实实做人,从不敢和别人过不去,别说杀人,吵架都没吵过,大人你要相信我啊。”何火根回道。

    赵显根见他软硬不吃,悠悠地站了起来,走到了一个火炉旁边,将那火炉中的铁烙片拿了出来,只见铁烙片已经被火烧得通红,冒着骇人的白烟。赵显根拿着铁烙片走到了何火根身边,对着他的胸膛烙了下去。

    “嗤”的一声,通红的烙片落在人的胸膛上,胸膛上一大块的肉便被瞬间烤熟,伴随着嗤的一声,是更加惨绝人寰的痛苦的叫喊声,何火根只感觉巨大的疼痛瞬间弥漫自己的全身,自己的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巨大的疼痛超过了他的承受极限,很快何火根脑中一片空白,晕了过去。

    赵显根冷冷的一笑,这种场面他见识的多了,又如何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再加一把火,于是他命令人用冷水将何火根浇醒。

    一大盆透心凉的冷水浇在了何火根的身上,慢慢的何火根恢复了意识,可是巨大的痛苦使他的精神崩溃,整个人以是奄奄一息。

    “还不说?在这间刑房,从未有人硬朗的从这里走出去过,飞龙也得给我盘着,猛虎也得给我趴着,慢说你这只小虾米。”赵显根得意地说道。

    此时的何火根心中已经彻底的绝望,回想起自己的一生,可以用一事无成,窝囊透顶来形容,何火根出生在本是一个家境还算富裕的人家,他有一个大嫂,这个大嫂泼辣,野蛮,他还有一个哥哥,这个哥哥凶狠,毒辣,将老爹留下来的财产全部霸占,只给了他一间东倒西歪的破草房,这个时候的何火根拿起了菜刀,要去找大哥拼命,可是来到大哥的门前,他没有勇气撞开门,想起平日大哥大嫂威风八面恶狠狠的样子,何火根走了,罢了,没有钱,我再凭着自己的两只手赚,没有房子,我再凭着自己的两只手赚,没有地,我再凭着自己的两只手赚。只要自己踏实肯干,脚踏实地,还怕赚不来钱吗?于是何火根回到了家里,带着老婆孩子平平稳稳的过日子,老老实实的干活。可是中国自古有一句话,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何火根的为人和遭遇传了出去,一个流氓打上了他的主意,将他家里的那间破草房强行霸占,房子虽然破旧不值钱,可好歹也是房子,换上钱过几天逍遥日子还是可以的。何火根又拿起了菜刀,当他看着这个流氓凶狠毒辣的眼神,何火根转身走了,罢了罢了,一个破房子,以后再赚就是。从此何火根带着自己的老婆孩子四处流浪,不知道挨过多少人的打,不知道挨过多少人的骂,老天有眼,在到了吴家村的时候,他遇到了人生中的唯一一个贵人,他是吴家村的老里长,他人很好,让自己留了下来,从此一家人过上了安稳的日子。谁又知道恶运还是没有放过他,当一个捕快找到了他家,说要娶自己的女儿当小妾,这个捕快谁都知道是地痞无赖,还将一个小老婆活活打死,这样的人谁遇到谁倒霉,谁又愿意把女儿嫁给他?可是这时的何火根已经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人,年轻的时候尚且还有一股火气,虽然没发出来,可是终究有,而现在的他,那仅有的一点脾气也早已被生活磨灭了,何火根跪在地上求着捕快,希望他能够大人大量饶过自己家里一回,可是他的跪求没有任何价值。想到自己窝囊的一生,何火根痛彻心扉,此时的他己经无所谓生与死。

    可以说何火根是古代千千万万普通老百姓的一个缩影,他们很普通,普通到可以让人鄙视,他们只想好好的过一生,平平安安的过一生,和自己的老婆孩子平平安安的走完这一辈子,有人打他,有人骂他,有人欺负他,忍一忍也就过去了,无所谓啦,人一辈子哪里还会那么顺风顺水。

    赵显根见他不搭理自己,更加是怒上心头,好你个何火根,当老子我说话是放屁吗?老虎不发威你还当我是病猫?“去,把那铁刷子拿来”赵显根对手下命令道。

    然后赵显根又对何火根说道:“老子的刑具一百多种,我倒要看看你的骨头有多硬,有本事你一个一个都给老子试一遍。”说完哈哈大笑。

    何火根也笑了,眼中流下了两行眼泪,媳妇,孩子啊,不是我不保护你们,是我没有这个能力,我无能啊,如果我欠了你们,下辈子再还吧!只见何火根猛然的咬紧牙关,而后全身抽搐,慢慢的,他的动作越来越小,他的气息越来越弱。

    两个捕快撬开了他的嘴巴,一截舌头掉了出来,血淋淋的舌头。

    “头,他死了。”一个捕快对赵显根道。

    赵显根一愣,说道:“畏罪自杀了?什么时候的事?”

    那捕头听后也是一愣,而后立即心领神会,说道:“大概一个时辰前,哎,有什么事想不开,这又是何必呢!”

    赵显根说道:“既然犯人已经畏罪自杀,那就报给县尊大人吧,也好尽快结案,给苦主一个交代。”说完赵显根悠然自得的离开了牢房。

    一桩失踪案就此便有了定论,这样的冤案,假案,错案,在古代多如牛毛,在案发现场没有人证的情况下,凶手只要不留下很明显的蛛丝马迹,那么这种案子基本上是别指望破了,破了的案子那是极少,并且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在里面。很多时候,即便凶手被抓了现行,只要被他当场跑了,那么他跑到别的县或者别的府,那么你就基本上也别想把他抓回来,没有照片,他只要换个名字,又可以继续生活,这就是时代的差距。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