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明末小平民正文 第三章 想做枭雄吗

正文 第三章 想做枭雄吗

    为什么是林狗崽?现在怎么办?他全看到了,这件事只要透出一点风,全家都要死,他不能留。

    可他是狗崽,好朋友,好兄弟,十几年的感情,打死他还是人吗?

    哪个乱世枭雄将感情放在眼里,别说朋友兄弟,就是父母妻儿要杀还得杀。还记得刘邦吗?还记得李世民吗?这是乱世,这是人吃人的乱世,只有枭雄才能活着,只有心狠手辣的人才能活着,古往今来的枭雄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

    拿了江山没有亲人兄弟分享,这江山拿来又有什么用?难道你真的要做孤家寡人吗?

    如果他透出风,马上官府就会来抓我,还要抓我爹娘,我和爹娘都要死。以其我死,不如杀了他一了百了。

    杀了他怎样面对他爹娘?怎样面对我自己?又怎样去面对我爹娘?如果爹娘知道我是一个这样的人,他们会有多伤心?那我还活着有什么劲?

    ,,,,,,。

    无数个念头在脑子里闪过,最后狗毛放下了拳头,冷冷的说道:“回家去,谁也别说。”

    狗崽慢慢的站起来,他的腿不听使唤,每走一步都很困难,但是他只想赶紧离开这里,越快越好,他就像从来都不认识狗毛一般,很害怕,发自内心的恐惧,这种感觉从未有过。

    看着狗崽离开,狗毛反而比刚才轻松不少,自己选择做人,自己是个人,不是冷血动物,更不是毫无感情的机器,也许明天就会死,那又怎么样?我得像人一样活着,哪怕是活一天,那又怎样?

    狗崽走后,狗毛见左右无人,本着万无一失的原则,又在周围几个土坡查看了一遍,确定没事后狗毛才放心回家。

    回到家,狗毛将门锁上,一下瘫倒在地上,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过了好久才恢复过来,现在才发现衣服都湿透了,赶紧换了衣服,这年代要是得个病,也许一个感冒发烧就要了老命,最后清点战利品,捕快衣服和刀都被他找地方藏起来了,没有带回家,只带回了钱袋,一细数,妈的,只有三两多碎银子和一串铜钱,这串铜钱有260文,我了个去,担这么大风险干这么大事,就搞到这么点钱,人家小说里随便干点事就是黄金多少白银多少,到我这怎么这么少,老天不会在玩我吧。哎,慢慢来吧,万事开头难。

    要是狗毛父亲在这里能抽死他,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多钱,到你这还嫌少?这些钱你知道能买多少东西吗?现在的物价比万历年间翻了一倍,可这些钱还不是大部分百姓能存得下的,现在一两银子能买一石粮食,大概有九十公斤,也就是180斤,一只鸡一钱银子,一两就是10钱,1钱就是10分,一两银子,能买十只鸡,一把菜刀,六十文铜钱,一两就是1000文铜钱,能买将近十七把菜刀,四口之家省着吃用的话一年也就二两三两银子吧,古代种田的普遍没什么家底,要不然也不会一遇到天灾就揭不开锅,再遇到天灾就卖儿卖女,现在的狗毛可以说是林口村里排名第二位了,只比里长差。

    把钱藏起来后,狗毛躺在床上反思,今天的事情狗崽出现是个意外,整件事情都和计划的一样,别看过程只有不到二十分钟,可每一个步骤都是经过反复推敲,老天也要这捕快死,当时前后左右几百米,没一个过路人,但凡有一个人狗毛都会果断放弃,因为失败的话,后果不是这个家能担得起的,再就是为什么要杀这个捕快,第一,他该死,他不死就会有无辜的人被他害死。

    第二,狗毛没时间等,最多再有一两年,陕西就要乱,要抓紧时间积蓄力量才能活下去。

    第三,只要做完离开现场,被抓的可能性非常低,这是明朝,没有任何科技帮助破案,只要不留下很明显的蛛丝马迹,包青天都难查。

    第四,天灾越来越严重,地方上的事情越来越多,到时候哪天不死一批人,谁还会关心一个不入流的捕快?

    乱世之中要活着不是你杀人就是人杀你,古人大多不知道这个道理,最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狗毛又怎么会坐以待毙呢?毕竟比现在的人多出几百年的见识,什么场面在电视里没有看到过?这些道理还要人教吗?

    再说林狗崽,回到家之后就大病一场,十六岁的他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前天回家路上感觉狗毛怪怪的,就有一点不对劲,第二天又碰见他一大早偷偷出了村,好奇之下,也就偷偷跟着狗毛,只见狗毛沿着吴家村到县城的路来回走了两边,回家后又拿了一个铲子,到那路边土坡后面挖了一个大坑,在找荒草遮住,然后又回家了。今天早上特地起个大早在狗毛家外等着,只见狗毛随意地出了家门,在来到昨天挖坑的土坡后面,静静的藏了起来,这时的狗毛手里还多了一个木棒,好奇之下也自己找个地方藏起来。

    就这样过了两个时辰,狗毛突然动了,只见他偷偷尾随一个人后面,这个人竟然是前天那欺男霸女的捕快,只见狗毛突然挥起手中的木棒,朝那捕快的脖子每次都狠狠的往死里打,那捕快没两下就死了,自己也一下就吓傻了。

    一晚上狗毛都没有睡觉,害怕,不敢睡,毕竟两世为人,这是第一次杀人,天亮后才好一点,听母亲说狗崽生病了,家里也请不起大夫,急得他爹娘要死,这小子这么不经吓,看样子要去走一趟了,心病还需心药医。狗毛跟母亲说去看看他后就出门了,一个人出门后就去县城,路过那个土坡的时候,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估计没个十天八天,别人还不知道他出事了呢,到县城集市买了五个鸡蛋,花了五文钱,又买了一斗粮食,花了一钱银子,有十八斤,狗毛也不用担心暴露,这么大的集市一天要卖那么多东西,这点东西算什么?谁会注意?

    回来的路上,在快到吴家村的地方看见一个女孩子蹲在地上哭,身上比自己的补丁还要多,应该十六七岁吧,瘦的很厉害,皮包骨头一样,一下没忍住,问道:“你为什么哭?”

    女孩看了看狗毛,也不害怕,也不出声,低头继续低声哭泣。

    “是家里断粮了吗?”

    女孩一下没忍住哭出声来,连忙用手捂住嘴巴,这个女孩是李家村李山根的女儿,叫李黑丫,李山根五年前病逝后留下老婆和黑丫,还有当时三岁的儿子,他老婆便扛起家里重担,黑丫也帮着忙前忙后,可年景一年不如一年,加上太劳累。黑丫的母亲也很快病倒了,一年多来一直躺在床上,全家就靠黑丫一个人撑着,家里断粮已经一个多月了,每天吃野草树皮,再好的人也扛不住,母亲就快饿死了,弟弟也饿的不成人形,亲朋好友早就借遍了,这年头谁家都难过,今天到舅舅家借米被辞了,坚强的黑丫感觉自己也撑不住了。狗毛看他不说话就知道了。以后像他这样的人会越来越多,想了片刻,说道:“有袋子吗?”

    黑丫看着狗毛,他是要帮我吗?黑丫疑惑的拿出身上的布袋子,狗毛让她拿好袋子,然后解开米袋,看到白花花的大米,黑丫眼睛都直了。狗毛用手一捧一捧地将大米装进黑丫袋子里,装了差不多五斤左右才停下,还给了他一个鸡蛋。

    “快回家吧,别告诉别人。”

    说完狗毛便走了,看着狗毛的背影,黑丫感觉自己像做梦一样,等反应过来狗毛已经走远了,黑丫对着狗毛离去的方向重重地磕头,磕完后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