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明末小平民正文 弟一章 无奈的穿越

正文 弟一章 无奈的穿越

    公元1627年,天启七年8月,年轻的朱由检继位,面对着千疮百孔的大明江山,权倾朝野的魏忠贤。年轻的朱由检没有害怕,没有逃避,带着对祖先无比的敬仰,带着对天下苍生的感念,他坐上了皇帝的宝座,接受文武百官的跪拜,成了这天下的皇帝。“苍天在上,吾朱由检必将重振朝纲,中兴大明,使天下百姓安居乐业,使大明王朝千秋万代,朱由检在心里默默的发誓,仿佛是天上神明听见了他的祈祷,只听“咚”的一声平地一声惊雷,一个本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人来到了这个世上,他将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变化,请让我们拭目以待。

    陕西米脂县的一个普通的村庄,名曰林口村,一个破败的土房里,两个中年的夫妻正在细心照料着他们的孩子,两天前,他们的孩子被雷给劈了,可把两口子吓个半死,人都烧冒烟了,昏迷已经五天了,两口子天天以泪洗面,无奈家中实在贫困,郎中是请不起,只好用土办法救,这几天对着祖宗牌位头都磕破了,总算祖宗显灵活过来了。只是他们不知道儿子还是他们的儿子,可灵魂却不是了。

    “狗毛娘给你熬了点粥,快喝吧,”

    “哦,”半响过后,见狗毛喝完了,他娘就和丈夫出去了,一来让儿子多休息,二来两口子要到田里干活,可不敢耽误。

    躺在床上的万华无语啊,好好一个卖文具的个体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穿越了,穿也就穿吧,好歹也穿个好点的人家,可现在这算怎么回事,家徒四壁已经不能形容了,这两天吃了一个鸡蛋,别的尽是稀粥,听说这个鸡蛋还是娘从别人家借来的,我了个去,这还是重病期间,平时可想而知。更加无语的是大名叫狗毛,这真的可以当人名用吗?其实这就是万华这个现代人不懂啦,先说穷,这家人当然穷,可还算有口粥吃,更惨的人家已经出现饿死人的情况呢,甚至米脂县一些地方已经有人吃人的事情了。明末气候一年惨过一年,过不了一两年人吃人已经不是什么特殊的情况了,陕西是第一批明末造反的地方,地方上什么样子可想而知。再说名字,小老百姓真起不了什么好名字,请秀才那样的文化人起名字可是要花钱的,田里刨食本就不容易,明末更加难刨,只有自己来取,别说古代,就是现代刚解放的年代叫狗仔,狗毛,毛根什么的多了去了,在说贱名好养活,还有就是这些贱名字也不用担心犯谁的名讳,古代可不比现代。换一个皇帝就要有无数的人要改名,因为皇帝的名字别人不能用,名字里面只要有一个字和皇帝一样就要改,要是遇上开国皇帝,那老百姓就要一口气避皇帝五六代祖宗的讳,那改名的人就多不胜数了,所以老百姓叫这些贱名字可是免了不少的麻烦,谁又愿意天天跟官府打交道呢?是吧,毕竟改名字可是要有很多的手续,小老百姓你还想怎么样?

    这时候的狗毛继承了以前狗毛的记忆,感情也是一并继承了,所以对这一世的父母也很敬爱,不得不说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对于另一个时空的父母亲人的思念也只能埋在心里了,现在是天启七年,对这一段历史还是大概知道的,电视看过那么多也不是白看的事吧?气候一年不如一年,偏偏还边患不断,百姓易子而食,天下烽火连天,满清入关,杀遍天下。这又岂止是尺山血海能形容的,这次改朝换代真不是一般的厉害,可以说是中华史上的一次灭顶浩劫,我应该怎样活下去呢?

    休息了七八天的万华,哦,不,现在是万狗毛走出了房间,到外面自由活动,昨晚跟父母说想把名字改了,改个好听一点的,还没说两句就被骂个狗血淋头,咋啦?叫了十七年,现在才难听,这个是写进族谱的,想改?行,等到你光宗耀祖的那天自己到宗祠去改,在古代改名字可不是闹着玩的,这名字可是长辈取的,还能由得你胡改。得得得,狗毛就狗毛,反正村里都差不多的名字,二哥不笑大哥,好歹姓还是那个姓。

    要说古代有什么好的,估计也就是空气好,别的还没有体会到,村里的人也比较和气,或点个头或打个招呼,这个村里的共有三个姓的人住,除了万狗毛的万姓,还有林姓和刘姓共五百多号人,这在古代乡下可不多见,一般都是一个村一个姓。

    “狗毛哥,到林子里打兔子不?”

    狗毛一回头,见发小兼死党林狗崽兴冲冲的跑过来,这家伙在两天前偷偷给狗毛塞了一只烤熟的麻雀,可算开了荤腥,真不容易呀。

    “打你去死哦,林子里发现的大虫后哪个还敢进去?”

    大虫就是老虎,林口村往西二十多里外有一个大森林,以前附近很多村的人没事都会进去碰碰运气,要是打到兔子什么的,那可比过年都吃的好,可三个多月前突然出现一只老虎,还活活的把旁边一个村打猎的猎人给吃了,可把大家吓的要死,谁还敢往那里钻?

    “狗毛哥被雷劈后胆子倒是小好多了,狗崽嘻嘻哈哈的回道。

    狗毛也没办法,穿越后感觉胆子确实比以前那个狗毛小一点,唉,别人穿越牛逼哄哄,老子穿越,越穿越回去了,这真是穿越人士的耻辱啊。

    “这也不是胆小不小的问题,是不划算。”

    “那你说咱干啥?地里也没有什么活干,妈的,几个月不下雨,我爹说地里又要欠收了。”

    这事狗毛这几天一直在琢磨,地里欠收是肯定的,还会一年比一年严重,怎么办呢?不知道,没有一点头绪。

    “狗仔,要不我们去做点小买卖吧?”

    “好啊,卖什么?”

    这倒真把狗毛问到了,卖什么?这年头人们能不花钱就一定不花钱,想赚他们的钱真是不容易,慢慢在想办法吧,和狗崽去找了死党万狗剩林木根林水根兄弟还有刘土狗在村子里玩的一天。

    回家吃饭,刚进家门,父亲就像狗毛兴奋地挥挥手,示意狗毛到他身边去,狗毛走到他身边,父亲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狗毛一看,窝巴,这在现化当垃圾倒掉的东西,现在看到是特别亲切啊,十几天了,总算见到干货了,没说的,谁亲也亲不过爸妈呀,看狗毛狼吞虎咽的样子,父母也是欣慰的看着,倒也其乐融融。这是父亲给里长家干活,在他家吃饭后塞进兜里的,可别小看了这窝巴,这年头已经不是一般人吃得到的呢!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