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明末小平民正文 第九百四十六章 不知大人以为这话如何

正文 第九百四十六章 不知大人以为这话如何

    就在钱谦益和胡应台对弈之时,一个人影就是鬼鬼祟祟的来到了首辅周延儒的府邸,在大门前左右查看,

    此时已经是深夜了,像京城这样的中心大城,虽然没有宵禁,可是路上的行人也是极少,

    见没有人,那人影便是将手里的一个包袱放在门口,而后重重的拍响了大门。

    “谁啊!这么晚了,还有没有规矩!”

    那人影丝毫不理会里面人的骂声,又是接着拍门,直到听到里面动静,知道里面人要出来了,他这才是跑了,只留下那个包袱还放在那里,没有拿走。

    看门的老头一脸气愤的就是从边上的侧门走了出来,见没有人,不禁是一阵咒骂,再一看大门口有个包袱,不禁就是拿起来查看。

    打开一看,见里面有一方砚台,还有一条章鱼,这是搞什么名堂?

    弄不明白,可是这看门老头也是不敢怠慢,要知道这种没头没脑的事情,往往后面暗含极其重要的意思,这个,他作为看门多年的老人,自是见的不少。

    何况现在已经很晚了,深更半夜的送这个过来,一定是有事的!

    老头不敢怠慢,就是把这个包袱交到了帮办手里,帮办也是不敢怠慢,又是赶紧交到了管事手里,管事的自然也不敢怠慢,又是交到了管家手里,管家也是不敢怠慢,这才是最后送到了周延儒的面前。

    一个包袱,一级一级的,兜兜转转的好半天,这才是送到了正主的手里,这规矩,真是繁琐的很!

    要说在冷兵器时代,中原王朝和游牧民族打仗,为什么比较容易吃亏,原因有很多,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们中原王朝规矩多,

    就说战争动员,我们中原王朝光是把命令一级级的传下去,再一级级的反馈,再等待大军聚合完毕,粮草准备齐全,最后到出发的时候,那估计就半年的,一年的过去了,时间长的还不止。

    再反观游牧民族,也就是几个部落的头人坐在一起,最后首领一声令下,各个头人直接就是带着人马过去,从准备,到出发,也就几天的十几天而已,

    打仗,时间无比宝贵,这反差,后果可想而知。

    当然,这规矩多,那也不是全无好处,毕竟老话说得好,没规矩不成方圆,这话也不是没道理,为什么几千年过去了,我们一直都在,可是游牧民族换了一拨又一拨,这也是和规矩有很大的关系,

    有规矩,那就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证稳定性,即便皇上是庸人,再哪怕是个废物,一无是处,可是只要没碰上什么很严重的变故,那国家也出不了事。

    游牧民族就不一样,一旦一个首领能力不行,哪怕就是差了那么一点,那各个部落的头人就不听招呼了,就要出事了,这样的事情在游牧民族里面比比皆是。

    言归正传,当周延儒见到这一方砚台和一条章鱼摆在自己的面前时,凭着多年的政治经验,他就是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

    “砚台!章鱼!砚台!章鱼!,,,”

    周延儒一遍又一遍的在嘴里反复的念叨着,突然,周延儒就是猛的说道:“账本!”

    吓出一身冷汗,周延儒赶紧是对下人说道:“快,去把曹珖叫来!”

    这一夜,注定是不平静。

    当钱谦益和胡应台的棋局结束之时,天已经是快要亮了,钱谦益在胡应台那里稍稍吃了一点早点,便是告辞而去,他还要返回府邸,准备上早朝呢!

    谁知钱谦益才刚一到自己府里,那管家就是上前禀报道:“老爷,首辅周大人在府里已经是等候多时了。”

    钱谦益一愣,“谁,你说谁等候多时?”

    “回老爷话,是那内阁首辅周延儒周大人,他等候老爷多时了!”

    钱谦益听了,在心里略微想了一会,便是不禁得意的笑了,

    心道:这个周延儒,定然是发现账本丢了,知道是落在了我的手里,这才是来赔罪道歉来了,哼,想得美,这次不扳倒你,我岂会甘休!

    很快,钱谦益便是在客堂见到了周延儒,两人一见面,那周延儒便是起身,从容的对钱谦益拱手见礼,说道:“钱大人真是贵人事忙,让我是好等啊!”

    钱谦益呵呵笑着,也是拱手还礼,道:“不知周大人前来,让大人久等了,失礼失礼。”

    “无妨无妨,大人客气了。”

    两人如知交好友般的客套着,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们关系有多好呢!

    落坐后,两人又是东拉西扯的客套了几句,钱谦益这才是问道:“不知大人此次前来,是所为何事啊?”

    周延儒看了看在一旁伺候的钱府下人,也不避讳,周延儒就是说道:“钱大人,你我皆是圣人子弟,出仕为官,为的是什么,说到底,还不就是为了在史书上留下个名字嘛,什么权利啊,富贵啊,都是过眼云烟,唯有书上的字,可以传之万世,不知大人以为学生这话如何?”

    钱谦益深以为然,是这个理,他钱谦益本来就是富甲一方,出来做官,这自然也不全是为了捞银子。

    所以在他看来,如果自己的名字可以和唐朝房玄龄一般传之后世,受后人敬仰,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钱谦益点头应道:“大人言之有理,学生也是如此认为的,正是因为如此,学生才是为我大明,兢兢业业,不敢有一丝懈怠,只求在史书上留下一个好名声,仅此而已。”

    “呵呵呵,,,”

    周延儒呵呵笑了几声,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白纸,边撕,边说道:“既然如此,你我之间,志愿皆是不谋而合,何不携手为我大明开创一番盛世,他日留名青史,岂不快哉!”

    话说完了,周延儒手里的白纸也是被撕的粉碎,飘落在地上。

    见此情景,钱谦益哪里还能不明白周延儒的意思,他是说,大家出来做官,也没必要斗的你死我活,差不多就可以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