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大清巨鳄VIP卷 第一千五十七章 亲赴盛京

VIP卷 第一千五十七章 亲赴盛京

    一口气退出了十海里,宛如惊弓之鸟的联军舰队才稳住阵脚,不过,原本打散混编的联军战舰此时又变成了五支舰队,各国舰队之间泾渭分明。

    旗舰‘塞瓦尼’号上,杜白蕾瞥了贺布一眼,语气冷淡的道:“阁下现在满意了吧?”

    “就算不后撤,也同样是军心涣散。”贺布回敬了一句,才道:“时间紧迫,召集各国海军将领会议吧。”

    话才落音,通讯官前来禀报道:“‘英弗来息白’号邀请各国将领前往商议对策.......。”

    “看来,本德曼已经识破阁下的意图。”杜白蕾脸色有些阴沉,“去?还是不去?”

    “去。为什么不去。”贺布道:“不去,反倒显得我们心虚,弃舰登陆,也是突围不是,再说了,本德曼还敢扣留我们不成。”

    不到一刻钟时间,‘英弗来息白’号官舱里就聚集了七八个海军将领,众人轻声的交谈着,谁也没想到情况会糟糕到这个地步,更没想到清国研制出了能在水面下发射鱼雷的潜艇,更要命的是潜艇发射的鱼雷连航迹都没有,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

    能布埋在水面下的水雷,也没有哪国海军能想到,那玩意同样可以堪称是海战利器,杀伤威力之大毫不逊色鱼雷,用于封锁港口,港湾或者是内河航道效果奇好无比。

    对于目前的处境,在座的众将领都极为悲观,突围是不可能的,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投降或者是全军覆没。

    杜白蕾一走进官仓就感受到了官仓里弥漫着的悲伤绝望的情绪,扫了众人一眼,他沉声道:“在清军的刻意诱导下,我们严重低估了清国海军的战力,马普托湾是清军早就布设下的一个巨大的陷阱,我们的处境现在很糟糕。

    我下令后撤,目的是为了脱离清军潜艇的攻击范围,为我们商议下步的的行动方案争取时间,现在,从海湾口突围已经不可能,距离天黑也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诸位应该都清楚,天黑之后,我们的处境会更糟糕。

    眼下,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投降,一是直接向西航行,靠岸后,弃舰登陆,从陆路撤回德班。

    从马普托到德班不到五百公里,一路上我们将面临清军的围追堵截,不过,比起投降,至少多了一分希望。”

    话一落音,官仓里顿时就响起了一片议论声。

    如果有机会突围,没人愿意投降,不过,弃舰登陆,从陆路突围,会付出多大的代价,也是可以想象的,所有的战舰全部损失不说,最终能有多少人能在清军的围追堵截之下跋涉四百多公里安然返回德班?

    听的众人议论,贺布正打算开口鼓动几句,不想本德曼却抢先开口道:“清军对待俘虏的态度,诸位应该都知道,不仅不会滥杀战俘,还给予战俘基本的人道主义保障,并且允许赎回。一旦我们弃舰登陆,从陆路突围,无疑是给予清军一个屠杀的借口。”

    说到这里,他看向贺布和杜白蕾,“如果我们弃舰登陆之时,炸毁所有的战舰,清军怕是一个俘虏都不会留,对于清军的狠辣,我想诸位同样有所耳闻。

    最后,我还要说一点,清军在被激怒之后,会不会派舰队攻占德班?”

    官仓里顿时为之一静,马普托到德班不过二百七十海里,清军舰队一天半时间就能抵达,怕是不要半天时间就能攻占德班,他们千辛万苦逃到德班,依然是落在清军手里。

    迟疑了下,杜白蕾才道:“不炸沉战舰,就不会激怒清军。”

    本德曼反问道:“不炸沉战舰,我们付出惨重的代价从陆路突围,有什么必要?”

    “当然有必要。”贺布接过话头道:“我相信,在座的诸位,没有谁愿意成为清军的俘虏。”

    本德曼看了他一眼,道:“一旦天黑,投降都可能会是一种奢望,我不想浪费时间与你进行无谓的争辩,表态吧。”说着,他扫了众人一眼,“同意投降的举手。”话一落音,他率先举起手。

    犹豫了下,阿尔比尼举起手道:“我没理由牺牲大部分部下的性命,只是为了争取那一丝渺茫的机会。”

    紧接着,德奥意三国将领相继举起了手,见这情形,本德曼点了点头,“很好,同意投降的,我们升起白旗向清国舰队投降,不愿意投降的,你们大可继续西行,弃舰登陆突围。”

    见这情形,贺布脸上的神情登时异常难看,却是毫无办法,杜白蕾一脸无奈的摊了摊手,“既然如此,我也赞同投降。”仅仅只有英法两国舰队弃舰登陆突围,连半点活路都没有,甚至是连登陆的机会都没有。

    就算是投降,本德曼也不愿意与英法两国舰队一道,他怕英法两国将他们都拖下水,如果英法两国在投降的时候开炮,他们三国就是想投降都没机会,他当即干脆的道:“为防发生意外,我们最好是分成两批投降。”

    听的这话,贺布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对方这是铁了心要投降,而且连一丁点的机会都不给他们,他当即朗声道:“诸位,我最后说一句。”

    见的众人都看过来,他才接着道:“诸位想过没有,我们如此轻易的投降,清国海军舰队不仅丝毫未损,反而还获得大批战舰,接下来,清国海军舰队会采取什么行动?

    如果换做我是清国海军司令,我会马上派舰队兵分数路前往开普敦、伊丽莎白、东伦敦、德班等沿岸港口,封锁整个南非海面,各国的运输船、商船全部都会成为清军的战利品,各国的陆军,除了投降之外,没有其他选择。

    在诸位决定投降之前,我想大声的问一声,诸位难道就如此心安理得吗?”

    这番话十分诛心,听的翻译,在座的一众将领心里都是一颤,本德曼冷笑道:“弃舰登陆,炸沉战舰,就能改变这个局面?不!清国人会照样封锁南非沿岸的所有港口和海面!

    除非我们能够重创清国舰队,或者是成功突围,但是,我们做不到,清国舰队根本不会与我们硬拼,也不会允许我们突围!”

    清军旗舰‘经远’号上,见的联军舰队一分为二,其中一部径直向他们舰队方向开来,肖明亮冷哂道:“这是想玩两面夹击?”

    “报告——。”通讯官语气明显有些激动的道:“敌人舰队升起了白旗。”

    就投降了?肖明亮有些无语,还有一款新式鱼雷还没用呢,就投降了?这也太不经打了,果然,联军都是一群乌合之众,他随即吩咐道:“再次确定!”

    很快,通讯官再次禀报,“前来的舰队三十余艘战舰全部挂起了白旗,从战舰悬挂的旗帜来看,分属德奥意三国。”

    “内讧了不成?”肖明亮道:“派艘快艇前去试探一下,若是真降,引领他们就近靠岸驻泊,明日再回港受降。”

    旗舰‘塞瓦尼’号上,望着渐去渐远挂着白旗的德奥意三国舰队,杜白蕾轻叹了一声,“原本以为这至少是一场规模空前的大海战,不论输赢都足以载入史册,没想到却是这个结局。”

    “载入史册是肯定的。”贺布脸色阴沉的道:“这一战虽不激烈,但依然是经典海战,鱼雷艇、潜艇、水雷,都将对以后的海战产生深远的影响。”

    杜白蕾点了点头,随即道:“我们也该起航了。”随着德奥意三国舰队的投降,他们已经别无选择,不想全军覆没,就唯有投降。

    上海,镇南王府,长乐书屋。

    书房内,易知足站在书桌前全神贯注的练着书法,外间会客厅,赵烈文神态悠闲的呷着茶翻看着报纸,两人貌似清闲,实则都是在等候马普托的消息,获悉联军舰队出兵马普托,易知足就吩咐下去,不见客!

    马普托海战是南非战事的关键,一旦战败,大清不仅会丢掉德兰士瓦的金矿,丢掉莫桑比克,而且会面临欧洲联军打上门来,不论是英法还是德奥意,都不会错失大好机会,必然会挟海战大胜之威直接打上门来以攫取更多的好处和更大的利益。

    即便是打成不胜不败的局面,对于大清来说,也是难以忍受的,一旦让欧洲各国海军了解到大清海军真实的战力之后,这场战争就极有可能变成一场旷日持久之战,眼下的大清绝对没有能力支撑一场旷日持久的大规模战争,尤其是战场还是在遥远的南非。

    尽管对这一战信心十足,但结果没出来之前,易知足同样是忐忑不安,战争充满了不确定性,有时候一个细小的失误就有可能影响到整个战局,更何况,双方的兵力还极为悬殊。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赵烈文连忙放下报纸站起身来,这个时候除了燕扬天没有其他人能进来,果然,很快燕扬天就出现在门口,一见对方满脸的兴奋之色,他顿时放下心来,回头瞟了一眼,见的易知足已经出现在书房了门口。

    “大捷,马普托大捷!”燕扬天兴奋的扬着手中的电报,“肖明亮来电,击沉敌方十六艘战舰,缴获六十艘战舰,俘虏五万余,另还有大量的运输船只......。”

    赵烈文道:“我方损失如何?”

    “微乎其微!”燕扬天道:“只被击沉了两艘鱼雷艇,另有多艘战舰受创,都不严重,伤亡不过两千。”

    看过电报,易知足脸上的笑意更浓,“这一战打的漂亮!堪称经典!”顿了顿,他接着道:“回电,马上分兵出击,封锁南非海面,所有交战国船只,一律勒令投降,否则击沉,中立国船只,勒令停船接受检查,抗拒者,击沉!”

    “遵命!”燕扬天朗声应道。

    “等等。”易知足笑道:“京师想来也在盼着消息,转发圆明园、首相府。”

    待的燕扬天快步离开,赵烈文拱手笑道:“恭喜大掌柜,一战定乾坤!”

    “一战定乾坤,夸张了些。”易知足笑道:“不过,这一战全歼了五国海军舰队,彻底掌控了制海权,南非这一战是没有任何悬念了。”

    “学生并未夸张。”赵烈文笑道:“这一战不仅是奠定了南非的胜局,也足以奠定我国海上霸主的地位。”

    易知足摇了摇头,“如今的海上霸主,不仅需要雄厚的工业实力,也需要强大的经济实力,以我国目前的情况来说,这海上霸主的位置还坐不稳,要引导舆论清楚的认识这一点,否则又会让果然滋生骄横自大的心理。”

    听的提及舆论,赵烈文顺势问道:“马普托大捷,没有必要继续隐瞒了罢?”

    “再隐瞒就显得矫情了。”易知足笑道:“大张旗鼓的宣传。”

    马普托海战大捷,一举歼灭五国海军舰队,彻底掌控南非制海权,南非战争再无悬念,取得的最终的胜利只是时间长短而已,随着南北各大报纸争相报道马普托海战大捷以及这一战的意义,朝野上下一片沸腾。

    京师,首相府。

    大清第一任总理大臣,恭亲王奕轻轻拍了拍案头上厚厚的一叠报纸,“既然已经见报,就说明马普托大捷没有一点水分,有些人该敲打敲打了。”

    肃顺自然清楚,这有些人指的是谁,坐镇东北的醇亲王奕譞!对于他来说,这自然是好事,毕竟奕的身份摆在那里,由他出面收拾醇亲王,比他出面更合适,当即微笑着道:“北方大旱已经过去,南非战事也即将结束,东北确实不宜再拖了。”

    确实不能再拖了,一旦南非战事结束,腾出手来,易知足必定掉过头来收拾东北,以那家伙的秉性,怎么可能容忍大清出现割据的局面,朝廷必须抢在这之前动手,真要等到易知足来解决东北的问题,京师不定都会被牵连。

    长叹了一声,奕才道:“事不宜迟,我亲自去一趟盛京。”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