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源星传正文 第四十一章 神秘老者

正文 第四十一章 神秘老者

    贺柄走到一个感觉离古思灵很远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

    他脸色阴沉,脸上不时的闪过阴狠,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放开我!”徐赤一把挣脱执法堂弟子,怒气冲冲的走到贺柄面前,尖声道:“为什么?为什么不把那小子抓了?”

    徐赤指的那个小子当然是指连墨。

    贺柄督了一眼徐赤,他的脸色同样不好看,他的脸上带着劫后余生,道:“你知道为那个小子出头的那是谁吗?”

    “就算那个是巡山堂的人,一样也不能阻止我们抓人!”徐赤扭曲着脸色,道。

    贺柄心中也有些怒火,他冷冷的看了徐赤一样。

    徐赤的脸上不由的一滞。

    “你知道巡山堂七大弟子吗?那个人就是七大之一!”贺柄语出惊人道。

    蹬蹬蹬!

    徐赤退后了几步,脸上变得毫无血色。

    他颤抖着道:“你...你是说,那是巡山七大弟子之一!?”

    他的声音里像是布满了浓浓的恐惧感。

    “巡山七弟子是和我们执法堂六大护法平起平坐的存在,”贺柄声音阴沉道:“七大弟子的恐怖,不用我说,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如果是七大弟子的人为那个小子出头,你觉得你还能在他面前带走那个小子!?”

    徐赤的脸色变得更加毫无血色。

    如果在七大弟子跟前带走一个他们要保下的一个人,那估计他就算不死也得弄得一个半残了。

    七大弟子的恐怖之处,不是他所能想象的!

    可是,就这么放过那个小子,他的心中却是不甘!

    现在已经不是石片的问题了,而是已经上升到他的面子问题,因为一个小子,弄得他颜面全无!

    “可是,难道就这样放过那个小子!?”徐赤的脸上满是不甘道。

    “当然不!”贺柄脸色阴翳,“那个小子只是好运碰巧遇上巡山堂的人,只要巡山堂的人不在他的身边了,我想,怎么对付那个小子,徐少应该比我更清楚!”

    贺柄居然叫徐赤为徐少,如果有人听到肯定会大吃一惊。

    但是徐赤的脸上居然没有丝毫变化,仿佛就是理所当然。

    “那个小子,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徐赤一脸恨恨道。

    “徐少,”贺柄看着徐赤这幅样子,狐疑的看着徐赤,道:“那块石片究竟有什么?”

    徐赤的眼神有些躲闪道:“没什么,只是看着那块石片好玩。”

    贺柄一看徐赤的眼神,就知道这纯粹的敷衍,不过他也没有追问下去,只不过在他心里是满满的疑惑。

    ......

    余大生逃似的拉着连墨急急忙忙回到了木屋里。

    直到回到木屋里,余大生才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神色也放松了下来。

    “我说莫兄弟,这次你可是闯祸了!”余大生一脸担忧道。

    连墨心中还在想着石片的事,见到余大生一说,突然一怔,满脸疑惑道:“怎么了?”

    见连墨的脸上根本没有一丝担心的神色,他一阵无语,道:“你说你惹上了那个徐赤也就得了,惹谁不好,偏要再惹上一个执法堂!”

    “对了,余胖子,我还有点事要办,先走了!”连墨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个上面,他急忙和余大生打了一个招呼,然后急匆匆的走了。

    余大生的神色一滞。

    随即一声如杀猪般惨叫的大吼声从房子里传出来。

    “别再叫我胖子!”

    连墨没有回到他自己的屋子里,而是一直向前走,走出了宗门外,最后一头扎进了山脉中。

    他轻车熟路的越过山脉的一些地方,最后在瀑布前面停了下来。

    他往四处探查了一周,见到四周没有其他弟子存在,他才放下心来,

    他拿出石片,然后细细的观察着。

    石片很是布旧,在石片的上面布满了铁锈,铁锈上面还依附着许多未曾洗净的黄色泥垢,看上去倒像是刚刚从土堆里挖掘出来的一样。

    只是无论怎么看,这石片都只是一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废品。

    连墨的心头有些不确定,他只是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感觉到这件东西应该不一般,但是具体是什么他可就不得而知了。

    连墨拿起石片,从石片的各个角度细心的观察着。

    他用指甲轻轻的刮去石片上的泥垢,露出了那锈迹斑斑的模样。

    “难道真是一件普通的东西?”连墨的心头一阵迟疑。

    如果真的只是一件普通的东西,对于连墨来说,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连墨迟疑了一下,然后从储物戒里拿出那把原本属于石翼的黑刀拿了出来。

    黑刀吞吐着幽芒,刀上浓浓的煞气挥之不去,环绕在黑刀上,黑刀一出来的瞬间,周围的温度都低了下来。

    连墨看着黑刀上的寒芒,他的眉头不由得一皱,“这把刀的凶煞气息也太重了,看来以后在宗门内得小心些,能不要的时候还是不要用它了!”

    黑刀,始终是魔修的兵器。

    而长生阁与魔道之间始终处于争斗状态,如果贸然拿出黑刀,恐怕会给自己带来不小的麻烦。

    他将石片放在地上,然后举起黑刀,朝着石片狠狠的劈下去。

    铛!

    黑刀砸在石片上,意料中的石片并没有碎裂,反而是激起了一阵火花。

    连墨看着黑刀锋利的刀刃,满脸的吃惊,“黑刀都不能劈开石片!?”

    要知道,黑刀可绝不是寻常的兵器,从石翼对这把刀的呵护,就知道它绝非常物。

    可现在这把黑刀斩下去,却斩不开满是铁锈的石片。

    连墨还是有些不信,他举起黑刀连续斩了好几次,可最后的结果还是劈不开石片。

    这让连墨心中一阵气馁。

    “难道这真的只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石片?”连墨心中有些无奈。

    他拿起石片,拿在手上掂量着。

    石片还是如之前一般,没有丝毫变化。

    连墨的脸上一片灰心,他举起手,朝着水潭的方向,就欲将手上的石片扔出去。

    忽然,他的手一顿,原本要扔出去的石片也没有扔出去。

    他皱了皱眉头,心中想了一会,然后将石片揣在手心里。

    “也不知道虚道经有没有用?”他的心中犹豫了一下,随即心神一动,体内虚道经缓缓运转。

    淡淡的源气慢慢的凝在石片表面上,如烟雾般一层层罩着石片。

    连墨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

    忽然,石片上的源气动了。

    只见一层层的源气开始慢慢涌动,这种涌动随着时间的变化不仅没有变弱,反而变得越来越强。最后,源气像是被什么东西吸住了一样,猛地被吸进石片中了。

    连墨瞪大了眼睛,他的呼吸微微急促了起来。

    静。

    连墨的眼睛瞪了好久,仍旧没有看到石片有什么变化。

    “我XX!什么破玩意儿!”连墨终于没忍住,突然对着石片破口大骂道。

    他再次举起手,这次毫不犹豫的将石片丢出去。

    “真是一块垃圾石...片...”连墨的话还没说完,忽然间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话音戛然而止。

    他满脸的不可思议,连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起来:“这...这究竟...怎么一回事!?”

    在他的前方,石片没有丢在水潭里,而是不可思议般的漂浮在半空中。

    连墨揉了揉眼睛,那样子像是见到鬼一样。

    只见原本毫无变化的石片忽然一阵氤氲,随即在连墨的震惊下,一道虚浮的身影慢慢的从石片中浮现出来。

    这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他的脸色看起来像是刚刚醒来一般,脸上还带着一丝茫然。

    但更让连墨震惊的是,老者的身下居然没有双脚...

    这老者像是突然醒了过来,他闭上眼,鼻子抽抽了,道:“令人怀念的空气啊!”

    他倏地睁开双眼,然后透明的身子转了过来,看向连墨。

    连墨的心中不由的一紧。

    老者的脸上忽然露出茫然,他的眼神像是有些无神,看着连墨有些疑惑道:“是你让我苏醒的吗?”

    连墨的脸上愕然。

    他看着这个不知是敌是友的老者,小心翼翼道:“应该是晚辈吧,不知前辈是?”

    老者听到连墨的话,眼神里一片迷茫之色,喃喃自语道:“我是谁?我是谁?为什么我一点也不清楚了!?”

    连墨神色一怔,脸上不解道:“前辈这是?”

    老者眼中的迷茫之色褪去,他看了一眼连墨,轻轻一叹道:“我也不知道我是谁了!”

    连墨有些迷惑道:“前辈没有记忆了?”

    老者怔了怔,脸上一阵变化,脑海里像是在努力回想起什么。

    过了一会,他才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记忆似乎是零零碎碎了,关于以前发生的事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不过,”他顿了顿,才继续道:“在我的记忆里,却有一段记忆。”

    连墨心中警惕的神色稍稍有些放松,待他听到老者的话,他的脸上露出了好奇,问道:“什么记忆?”

    老者花白的眉毛轻轻的皱起,脸色似是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不过在我的记忆里,却有着关于我以前的一些身份。”

    “似乎,我以前是一个...源阵师!”


同类推荐: 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