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异兽幻想第三卷 第一古国的纷争 第六十八节快:激战

第三卷 第一古国的纷争 第六十八节快:激战

    白潇,艾利克,花月坎三人看着眼前破败的庙门,并没有立即冲进去。

    “这个结界……”花月坎稍稍感知了一下说到,“是利用了原本这里庙宇的护庙结界,很脆弱,基本起不到作用……”

    “看来他并不打算提前设好结界来解决我们。”艾利克也伸出爪子,在确定没有其它结界的情况下,率先走入了庙中。

    “他有信心对付我们三个人吗?他不是受了伤吗?”白潇回想起上次老疯子和艾利克战斗的结果,是带伤被击退的,这还没过多久,不肯能恢复正常。

    “那你以为他干嘛要捉走晓静!”花月坎白了白潇一眼,然后便推开了破旧的庙门,来到了大殿中。

    大殿里除了一个掉了漆的,十来米高的土地神像,和前面空荡荡的供桌。

    就只有站在大殿中央背着手驼着背的老疯子,正用诡异的笑容看着他们。

    “嘻嘻嘻~”怪笑声在这个空荡的的建筑里回声效果更加的强,简直让人不禁打起寒颤。

    “让我长话短说吧!”老疯子转了转眼珠子,“我有办法抽走你身上的气而不伤害你,以此来换那个丫头,怎么样?”

    “胡扯!”花月坎怒喝道,“气和一个人的生命力息息相关,普通人失去了气就会衰竭,更何况修炼者?拿走气而不造成伤害,简直可笑!”

    “但那气本来就是不属于他的力量,不是吗?”老疯子眨眨眼睛说道。

    “但白潇需要那股力量支撑他的身体,就算不是他本身的,也对他必不可少。”艾利克抱着胳膊说道,“你到底是为何想要得到这股力量?”

    “啊!我需要把我的目的和想法在我们谈判失败开打前一一告诉你们吗?”老疯子抠着鼻屎,摆了摆手,“我是不是应该编一个理由,最好是能够让你们相信我这么做是迫不得已的苦衷才行?”

    “也许你告诉我们会有更好的办法解决呢?我知道你一直在猎杀捕获修行者或者具有强大气的人,少数易门弟子和一些噬狼门的人都遭到过你的袭击,但你没有袭击过普通人吧?这次是为什么!”白潇正视着老疯子,大声的质问道。

    “为了拯救我的妻子或女儿?为了探寻长生不老?为了用这股力量拯救被噬狼门总部捉去的兄弟?这些理由你挑一个?”

    “……”

    “得了吧!有意义吗?”老疯子从怀中掏出试管,举起来,“不管我目的原因是何,都不可能要求你牺牲自己的性命,都不可能让这逆天行事的我看起来有多么正义。”

    “来吧!为了自己,你的命我要了!”老疯子猛的将试管砸向白潇。

    “我说过了!他的命,是我的!”艾利克瞬间来到了白潇前面,双手交叉用力一挥,身前的试管就被震得粉碎。

    花月坎一步迈出,几张符纸自手中飞出。

    “我不擅长结界这玩意。”老疯子没有躲闪,摇了摇头,“你们也看到了,我没有那东西。”

    突然他伸出手,打了一个响指。

    “我更喜欢御灵之术,再怎么说,我也是曾易门的御灵长老啊!”

    几道彩光自老疯子身后冲出,照着白潇就袭击过去。

    艾利克一把拉住白潇,把他撤向一边,另一只爪子发出白光,与那几道彩色流光撞在一起。

    随后艾利克就被这力量震退好几步,而那几道彩光分开来落在地上,幻化成了几头狮子的模样。

    “是这庙里的护庙地缚灵!”花月坎看了一眼,脸色难看起来。

    这护庙地缚灵,是被建立在地脉上的寺庙或祭坛里,被修建的术士们赋予了强大力量的守护者,相比较自然形成的地缚灵,能够更加充分的发挥地脉的力量,灵智也更加健全。

    没想到老疯子连它们也控制了,但控制这些地缚灵,是会对施术者本身造成伤害的。

    “去吧,撕碎这只异兽,作为镇庙灵的你们不是本来就应该除掉这类异邪吗?去吧!”老疯子咆哮道。

    艾利克看着眼前几只地缚灵的狮子,不禁感到头疼,老疯子的目的很明显是想要缠住自己,而自己也在这几只地缚灵身上感受到了不舒服的波。

    “是古代人类为了对方流放兽人而创造的东西吗?”艾利克尝试移动,但被这几只狮子团团围住,其中一只扑了上来,艾利克一拳挥过去,竟然被某种东西弹开了爪子。

    但出拳的冲击力还是击退的狮子,此时的艾利克就像落入狮群的绵羊。

    花月坎已经来到老疯子跟前,拳打脚踢,全被老疯子挡开,抽出水鞭狠狠抽过去,却被老疯子甩手一个烧瓶挡下。

    烧瓶里的液体幻化成了一只漆黑的巨狼,扑上花月坎,花月坎甩出鞭子缠上巨狼的前爪,抬手将巨狼丢飞。可是老疯子又抛出好几个烧瓶,瞬间,花月坎也遭遇了像艾利克一样的情况,被数匹巨狼所围攻。

    “嘻嘻嘻~又剩下咱们俩了呢?”老疯子朝白潇怪笑道,说话间已经快步来的白潇身前,一把抓出。

    “八荒古光,四海游龙,九经济世,寻影无形。”白潇弯下身子朝老疯子身后丢了张符纸,接着整个人的身形就如烟尘般的移动到了老疯子身后,一拳夹杂着白光向他的头轰去。

    “切~”一阵破风声响起,白潇的身形就被一只窜过来的巨狼撕开,但随后那白潇便化为白烟散开了。

    “你以为你能像上次一样轻易伤到我?”白潇的声音响起,老疯子再一次转身伸出胳膊挡下了白潇扫过来的腿鞭,然后一甩腿从裤腿里飞出一只头大的蜘蛛,扑向白潇。

    白潇脚尖一点向后跃去,再次飞出符纸击中蜘蛛,落在地上烧起来。

    “切,有本事你就别使唤这些东西。”白潇站在不远处挑衅道。

    “三蛇夺魄!”老疯子一挥手指,三条碗口粗的黑色蟒蛇从白潇的影子里窜了出来,张开大口咬向白潇。

    “乾卦!元享利贞~”白潇催动自己的气,同时冲着其中一条蟒蛇冲过去,结果那条蟒蛇就直接从白潇身体里穿了过去。

    白潇转身左手聚出光球,右手掏出黄符,“震卦,雷来!”

    随着白潇的喊声,手中之物被一同抛出,光球被符纸吸收,化为一道白色闪电,劈向三条巨蟒。

    巨响电光过后,只留下焦痕。

    “不错啊~这《易经》的法术掌握的挺熟练的,活着去参加和一大会肯定没问题!”老疯子看着白潇一连套的招数,摸着胡子拉碴说道。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白潇转身又给老疯子的方向来了一道闪电。

    “所以说……”老疯子没有躲闪,而是将手放在地上,“坤卦,伏雷!”

    啪!闪电在空中突然转向,劈到了老疯子面前的石地上。

    “我曾经也是易门的长老啊?你们进门的时候我不是说过嘛!”

    “那你是怎么……”

    白潇话没说完,就不得不向一旁躲开,一头巨狼扑了个空,被白潇一拳轰散。

    “被逐出易门吗?呵呵~”老疯子笑道,然后低头闪过白潇挥过来的拳头。

    “一个明明有着无比强大的资源的门派,居然也会逐渐没落,尤其是三易书这样的宝物,那群家伙宁可然它们被时间掩埋,也不肯拿出来惠济天下,这样的门派……坤卦,伏雷!”

    “哈啊……你是说你是因为想要公开三本易书的内容而被逐出易门的吗?”白潇边说话,变连续放出闪电劈向老疯子。

    老疯子看着面前焦黑的石板,摆了摆手,“你想听我说,能不能先别用这招了?”然后又看了看大殿两边正在和地缚灵战斗的艾利克和花月坎,“你也别想着拖延时间,等着他妈一起来收拾我,只要这地脉还在,那异兽就不可能挣脱束缚,还有那易门丫头,就算她消灭了那些个地缚灵,那她也没体力了。”

    “切!不需要他们,我也一样可以打败你。”

    “那就来吧!”老疯子不再说话,又从怀中掏出几个试管,一同摔倒地上,等那些地缚灵聚集起来,就一同向白潇冲过去。

    白潇深吸一口气,也冲上前去,就这样两人不断消耗着地缚灵和符纸,发动着击中就必定会让对方失去意识的攻击。

    腿脚和拳头的撞击制造出气浪来,扬起寺庙里的尘土,悬挂在横梁上的破幡被刮的猎猎作响。

    白潇隐隐感觉老疯子似乎并没有使出全力,或者说老疯子变弱了。

    是因为同时操控那些地缚灵和艾利克与师姐战斗,削弱了他的力量,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按理说如果老疯子变弱了,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应该是可以占上风的,可是现在不但没有占领上风,反而感到消耗的剧烈。

    随着再一次与老疯子震开,白潇忽然觉得不妙,果然只见老疯子双手结印,发动了什么。

    “九转阴阳,五行逆走,窃改天命,承万灵之华精,续今生之命数……”

    白潇想冲上去打断老疯子,却突然跪倒在地上,低头看去,竟然不知何时,自己已经被无数细线缠住,这些发着幽光的细线,白潇有些熟悉。

    这不是和自己在噬狼门仓库地下被抽取魔力时,连接的细线一样吗!

    “是什么时候……唔~”白潇的力量像被抽走一样,瞬间就连一根手指也动不了了。

    “白潇!”花月坎担心的喊到,她的头发也变得和手中的鞭子一样像是水一样,变长缠绕上一匹巨狼地缚灵,然后搅碎。

    “还没好吗!”艾利克一拳将一只火红的狮子打翻,自己拳头上的光芒立即黯淡下来,他着急的向花月坎叫到,想向白潇那边冲去,却又被恢复过来的狮子挡住了去路。

    “快了!”花月坎压着牙,一边将符纸散到地上,一边躲闪着巨狼们的攻击,时不时击杀一只。

    老疯子已经完成吟唱,正背着手,面无表情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白潇,他的左手手腕上,也被同样的细线所缠绕。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十三号画廊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家有仙铺盛世极宠:天眼医妃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