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赤练魔仙正文 第十章 太虚心法

正文 第十章 太虚心法

    正一殿前,香云缭绕,香炉之上层层堆叠共有九层。香檐上有风铃,一层六枚,山风轻徐,铃声清幽,叮叮当当更显空灵。

    张智早早来到了正一殿,殿中正有一人在等他,正是那张道初。这时,初阳刚升,殿前云升雾罩,张道初面向朝阳缓缓用功,行气之间有朝霞从空中汇聚而来没入张道初口中,张智站在一边看的发愣,张道初眼角一抬瞥了张智一眼,说道:“师侄,今日随我去那万象峰好生修习,切莫坠了真传弟子的威名。”张智点头,问道:“师叔,您练得是何神仙妙法?竟可口吞朝霞!”

    张道初缓缓收功,蓦然从鼻息间喷出两道剑气,竟在地上打出了两个小孔,张智目瞪口呆,心中暗自向往,只听张道初说道:“此乃五行分光剑,修此剑法需每日吸取朝霞与月光,勤修不辍,修得十年方可小成,到时剑出三丈,气随剑生,洞石穿金不在话下。修得二十年,剑出百丈,剑影分光可当那万人敌。修得百年,心剑合一,千里之外取敌首级亦是囊中探物尔。”

    张智心中向往,张道初看他激动,沉声道:“师侄万不可好高骛远,今日你随我去那万象峰,先洗去肉眼凡胎,慢慢打熬几年才可修那屠魔之法。”说完只见张道初抬手掐诀,空中云气聚集,变作了一方云舟,张道初抬脚上得船,回头示意张智也站上来。张智心存好奇,抬脚试了试,发现如履平地,异常结实,正欲发问,却听张道初言道:“此乃代步云舟,除了速度有些慢,无有其他缺点了。”

    张智伸手去摸,入手间软绵绵,抓的一把下来,在手心里却缓缓消散,缺损处却又慢慢补齐,张智心中敬仰更增。暗道:“有的一日,我也可驾云四海游。”

    张道初不再说话,架起云舟腾空而起,飞向万象峰。张智站在云端,看着脚下的山峰愈来愈小,朝阳初生,霞光万丈。张智抛去了一切忧愁烦恼,心中豪气顿生。

    万象峰乃太玄宗传授各类道法之地,也是弟子最多的山峰之一。峰上长老正是张道初,而万象峰还有五位执事,分属五行。张道初带张智到了万象峰,有小道童迎接,张智看去,却正是那道心。

    道心早早就看到了张智驾云而来,脸上自然欢喜无限,说道:“师叔祖,师父让我出来迎你。”张道初挥挥手并不搭理道心,引着张智一路往山顶行去,两人身后道心一脸委屈,闷怏怏的跟在后面。

    到了山顶,上有大殿,占地一百多亩,屋楼群舍一栋挨着一栋,正中间挂有一块巨匾上书:万象殿。左右两侧是高达七八丈的檐柱,其上雕有腾龙,绕柱而上,定睛细瞧却只见其首不见其尾,檐角之上铸有神兽一十二只,嘴含铜铃,山风起处叮铃铃响作一团。

    三人进了大殿,殿内空无一人,身后道心嘟囔道:“师叔祖,今日考修课业,我师父在演武堂呢。”张道初瞪了他一眼,转身去往演武堂。还没到跟前就听演武堂内传来利器破空之音,进了门,却见乌泱泱好多的人,人群之中坐有五人,两女三男,看着年纪不大,也就四十多岁,张智心想这就是那五位万象峰的执事了,就是不知哪一位是道心的师父?却见场中有一人正驭使一柄长剑,上下挥舞,那长剑红彤彤一片,挥舞之间不时有火星迸射而出,张智看的发愣,听旁边的道心说道:“这是我大师兄刘更生,身具火属灵脉,修的是火云剑,听我师父说修到极处可焚河煮海。”道心一脸向往。

    只见刘更生耍到兴处,那剑上的火焰轰然冒出三丈,场间围观众人拍手叫好,却听有人说道:“哗众取宠,练的什么玩意。”众人惊愕,回头看去发现正是张道初,又忙转了头不再说话。场上的刘更生其实早就看到了张道初引了徐天罡过来,有心在师叔面前露一手,却不想被张道初一眼看穿,刘更生在台上舞也不是,下也不是,尴尬非常。却听坐着的五人中有人娇喝道:“丢人的东西,还不快下去!”说话间,场上起了一阵风,将刘更生卷起来落在了场外。刘更生在众人面前落了丑,尴尬的站在一旁,虽心有怨气却不敢发作。

    五人站起身向张道初作揖,张道初挥挥手说道:“今日前来,是为了这小子,你们估计也早已知道,此人便是刚入宗门的徐天罡,他身具无垢体可修万法,虽然五行本源已失,但修习法术也比常人快的多,只是体质有些弱,须得好好打磨一番。徐天罡!”

    张智应了声站到人前,一众道人好奇的盯着他看,眼光之中有不屑,有嫉妒,亦有同情。张智面无表情,内心之中波澜起伏,暗道:人都道神仙好,遂不知这神仙也有七情与六欲。

    张道初说道:“这五位道长皆是万象峰执事,主管金属灵脉的是玉金花,玉执事,以后你若想修习飞剑可找她问询。”五人之中玉金花最为冷漠,只是稍微点了点头,张智对着玉金花抬手作揖。又听张道初说道:“这位乃是分管木属灵脉的木怀礼,枯木逢春可是他的拿手绝活。”木怀礼长的文质彬彬,一袭儒衫在身端得生的好看。木怀礼嘴角微笑说道:“你我辈份相当,细数起来还是我小一点,若有疑问不妨来找我。”张智心中好感顿生,微微点头。

    张道初接着说道:“这为乃是分管水属灵脉的水燚,他有个女儿修为也是不凡,正在明道峰闭关,与你也是同门,乃是你的师姐,叫做水无殇。”张智抬手作揖,水燚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算是见了礼。张道初又道:“最后两位一位分管火属灵脉,叫做烈淼,一位分管土属灵脉,叫做厚土。”张智一一见礼。

    五人之中却听烈淼说道:“今日演武取消,等岁末再行比练,你等可要好生修习。切莫误了自己。”众人齐声应是。众人散去,演武堂内就剩下张智等几人。张道初拍了拍张智的肩膀轻声道:“师叔知你心中怨气难平,身具仙体却只能道成金丹,你切莫心急,我已飞剑传书,通知下山七人暗中查访,若有消息将第一时间送回山内,宗内定会给你个交代。”

    张智心中苦笑,暗道:就算查到也是入了瓮而已。张道初安排了张智的住处,吩咐他从明日起从山脚担水上山,将缸中担满即可,之后分别去寻五位执事修习道法,因为张智乃是无垢体,五种道法都能修习。晚间再来他这里泡药浴,以排除体内杂质,这样大约三年方可入门。到时便可准备筑基了。却听张道初又道:“不过在此之前,你须得牢记一段心法口诀,每日睡前念诵一番,对你修行大有裨益。”张智口中连忙称谢,那张道初并不领情只是说道:“这口诀乃是掌教师兄传与你的,名为太虚心法,此法不传六耳,你且凝心静气,摒除杂念。”话毕,只见张道初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在张智头上。

    “轰轰”,猛然间张智只觉的自己的头颅像是炸裂开来,无数经文道决从脑海深处汹涌而出,天地间只剩下一个声音:道者何也?虚无之系,造化之根,神明之本,天地之源,其大无外,其微无内,浩旷无端,杳冥无对,至幽靡察而大明垂光,至静无心而品物有方,混漠无形,寂寥无声,万象以之生,五音以之成,生者有极,成者必亏,生生成成,今古不移,此之谓道也....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