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69章 牛刀(四)

正文 第269章 牛刀(四)

    被人从睡梦中晃醒,祁睿就听到警卫员说道:“参谋长,登6开始了。`”

    祁睿应了一声爬起来,他没有立刻出去观看。五大湖固然大,在中国北美地区同样湖泊纵横。类似北美地区的湖泊数量多得很。实际执行的时候现一件事,这等时间紧任务重的工作更依靠训练有素的基层骨干。这时候别说是参谋长,哪怕是团长负责指挥都很容易引混乱。

    所以祁睿在计划里面提出先下部队再上各个指挥部的方案,实践之后证明没问题就得到通过。既然方案是祁睿制定的,他自然要遵守。没有出舱室,祁睿只是把自己铺位上的被褥叠好打包。计划里面自然有最极端的局面,大量卡车被摧毁。这时候所有剩余卡车都要用来运输物资、油料、火炮、伤员。包括军部的人员也得靠两条腿行军。假如事情到了如此地步,一个完整的行军背包就变得无比重要。

    军部里容不迫做着登6准备,石达开的幼子石谦上尉带头从靠岸的登6艇上跃下。光复军的军用鞋历经草鞋、布鞋、橡胶鞋、皮靴、军靴。现在是第五代的军靴阶段。靴底里衬有薄薄的钢板,地面上的锋利的石块木枝即便能刺透橡胶底,也对钢板无能为力。石谦上尉在乎的只是自己能否站稳。

    脚下湖边地面甚至没有想象的软,苏必利尔湖是个山间的湖泊,岸上即便有些土壤也是混了大量碎石的坚实地面。上岸之后,上尉就带着部队直奔前方高地。在高地上很快出现了荧光棒特有的轨迹,浅绿色的光芒打出了信号“一切正常”。两天前,光复军就派遣突击队潜伏在这个地区,就等着引导登6部队。

    抬着机枪上了高地,石谦上尉确定周围安全后才松了口气。`登6是最危险的时候,所有部队集结在一起,假如遭到敌人密集火力攻击,定然会导致重大伤亡。

    扭头向湖面看去,就见漆黑湖面上影影绰绰的船只影子逐渐组成了绚丽的光影。那是夜光漆释放出来的微光,虽然强度不大,甚至不足以照出船体的模样。可黑黢黢的夜色中,这种光足够充当指引。

    把一众钢板焊接成的箱子并排放在一起,箱子靠在一起之后,三毫米的钢板铺上去,上面早就打出的孔洞对着箱子上焊接的钢环放置,在用插销把位置固定。巨大的浮动码头就完工。登6舰不用直接靠岸,在深水区就可以在这种码头上卸载车辆。在登6训练中,这些夜光漆标志出路线,标识出各个连接点。效果比手电和灯火更好。

    从夜光标志可以看出,至少有五个浮动码头停在岸边。金属箱子碰撞的声音,卡车经过这钢铁码头时传出的声音。最黑暗的凌晨四点的寂静被打破了。

    每一个浮动码头都能允许三辆卡车并排行驶。到了天色微明的六点,石谦上尉接到营长的命令,“上车走人!”把机枪交给接替的部队,石谦上尉和他的部队跟着营长就下了高地。士兵的装备都已经放到了规定的车辆上固定好。用手电照了一下,确定卡车的车牌没错。上尉指挥部队上车,作为第一阵的车辆鱼贯离开。

    在方才一个多小时里,除了登6的声音之外,石谦上尉听到油锯的嗡鸣声以及树木不停倒地时出的声音。现在他终于看到,工兵们以极快的度在树林里面开辟了一条通道。为了节省时间,树木被弄断的地方只要比卡车底盘低就行。车轮不时压上了树桩,颠簸的车辆如同暴风雨中的船只。每个军人都要想尽办法抓住栏杆稳住身形。

    没人说话,大家都紧闭着嘴,咬着舌头可不是笑话,而是非常现实的威胁。8小说`从黎明前的黑暗到天色微明,这种无穷无尽的颠簸好像永远没有尽头。就在此时,司机突然拉开通往后车厢的窗户,“告诉大家一声,前面不用过树林啦!”

    众人刚松口气,车子又是一个颠簸。与方才比较起来,这等颠簸算是很轻。只是心情的落差让大家对这下马威般的颠簸意见极大,车厢里面响起了一阵还算欢快的叫骂声。

    石谦从车棚顶上的观察窗探出身去。黎明时分的天空灰蒙蒙的,仔细看的话能确定是个大晴天的模样。背后的树林看着还是那么茂密,穿过森林的道路仿佛根本不存在。只能影影绰绰看到一部分正在驶出森林的卡车身影。

    转向前方,能看到的只有重重山影。部队要做的就是穿越过这片从未抵达的山区,向着更加陌生的土地前进。哪怕心里面有千般的不安,既然上了车也就没了选择的余地。石谦缩回车厢里面,等待着新的命令。

    登6从4点多开始,等到军部准备登6的时候已经是早上7点。祁睿一直待在司令部所在的船上没出去,有关登6的信息不停的传进司令部。一师在登6后全军出,二师也已经登6完毕开始出。三师正在登6,按照计划,三师登6的同时,司令部也要登6。

    三个师没有排成一字长蛇阵,而是分三路出。一师居中先行,二师和三师分局左右。军部选择了和警卫营在一起跟在一师后面行动。

    祁睿带着军部成员们走出舱室,此时荧光漆早就看不到放光。浮动码头边缘一块块充当跳板的钢板正在以不同的角度和高度搭在登6舰上。昨晚登6的时候都是单层运输舰,为的就是一个效率优先。天亮之后登6的都是三层运输舰,卡车尾部的挂钩绑着绳索,由登6舰控制着滑轮逐渐顺着跳板放下来。登6舰每一层上都放了1o辆卡车,可以同时让三辆车登6。看着不快,一会儿就放空一层。

    除了卡车之外,还有运油船。每辆车登6的时候没有装多少油料,登6完成之后加满油,装上注满油料的油桶后才能出。除此之外还有一百多辆在卡车上装了巨大油箱的运油车跟随部队前进。

    随便扫了几眼登6场,祁睿现这么一个庞大的计划完整的装在自己脑袋里面。各种数字、各种型号,分门别类。一个念头突然就在祁睿脑海里冒了出来,假如他在这次战斗不幸牺牲的话,那墓碑上干脆刻上一行字,“这个人不是死于敌人炮火的攻击,而是死于作战计划中数字的重压。”

    这个还算是有些幽默的念头稍纵即逝,倒不是祁睿怕死而是数字量太大,这数量大到足以驱逐任何非理性的思绪。

    4月15日,也就中队登6后的第二天早上,一支美国骑兵抵达了登6场。这一带是个山高林密的地方,如果不是大量中国空军提供的航空照片找到了一条可以通过的道路,并且派遣侦察队做了实地侦查,怎么看通过这一带都不合理。为了能快通过树林,中队甚至使用了。中国人的动静那么大,美国佬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不过这里毕竟山高林密,美国人想来也不容易。更何况听说这里或许有大量中队,负责探路的美国骑兵一路上战战兢兢,行动度也大受影响。

    没有见到预料之中的中国人,更没有生战斗。牵着马匹抵达登6场的美国骑兵们屏息凝神的看着远出他们想象之外的庞大痕迹不知所措。几里宽的湖边都能看到那些车轮印记,除此之外,地面上还有不少油污。除此之外既没有大量马蹄印记,更没有大量步兵行走后留下的那种践踏出来的小路。

    沿着痕迹跟着走,美国骑兵们越来越骇然。一条古怪的道路在他们眼前展开,那是远比骑兵和步兵们更具力量的东西碾压出的道路。这条道路曲曲折折颇为怪异,若是步兵和骑兵开辟道路,无论如何都不会选择这样浪费体力的路线。

    为了弄清楚到底生了什么,骑兵们也只能沿着这条明显愚蠢的路线走,花了四个小时才沿着明显新开辟的道路穿过树林。穿过树林之后,在还算平坦的原野上,一道巨大的痕迹直通南边。空空荡荡的平原上看不到人,只有这条痕迹直通向南边。

    “该死的中国人到底干了什么?”骑兵队长忍不住骂起来。一定生了什么,一定生了骑兵队长理解不了的事情。只有这么骂起来才能缓解他心里面的不安。

    “咱们是不是跟下去?”队副问道。

    队长想了想说道:“你带几个人跟下去,我现在就回去报告。”

    听到这个命令,队副心里面立刻就问候起队长的女性长辈。这么诡异的局面至少能证明大批中国人通过了这里,贸然跟上去岂不是送死么?可队长既然下令,队副除了服从命令之外也没别的办法。

    看到队长带着一部分人飞快的离开,队副慢悠悠的催动坐骑沿着痕迹前进。其他骑兵们也知道前面的危险,既然已经有队长去报信,大伙也不愿意跑的太快追上中国人。

    4月16日早上,侦查部队队长终于回到出地。差不多与此同时,经过两天行军的24军炮兵阵地已经确定了射击中原,在黎明的曙光里,炮口指向明尼苏达州府圣保罗。先头部队的步兵们越过原野,向着圣保罗城开始前进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ysxiaoshuo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