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67章 牛刀(一)

正文 第267章 牛刀(一)

    郑明伦傍晚时分遇到在甲板上靠着栏杆吹风的祁睿,郑军长也很轻松的走到了祁睿身边。

    完全没有注意到军长大人,祁睿正此时看着晚霞和正要沉入海面以下的红日,心中想着以前的事情。此时的太阳没有刺眼的光芒,眼睛直视巨大的红日是根本没有任何不适。那种纯净的红色仿佛有种莫名的吸引力,让人挪不开眼睛。

    祁睿在南京的时候曾经与楚雪在长江边游玩散步的时候见到过这样的美景,他还能清楚的记得那时候楚雪身上的香气,因为靠的很近,祁睿甚至能感觉到楚雪身上散发出来的热力。按照道理,人皮肤上温度很少超过35度。可祁睿甚至能清楚记得那样的热力穿过两人的衣服辐射到自己皮肤上的感觉。那样的鲜明,那样的温暖。

    离开楚雪的时候,祁睿说过一年内他就能成为上校。虽然不知道战争到底会打多久,不过祁睿能够确信,那次分离后的一年时间到达时,他应该能成为大校,甚至有机会成为将军。对自己的未来有着颇为正面的考量,祁睿忍不住怀疑,如果自己当时是一位将军而不是中校的话,楚雪会不会选择自己。

    生出了这样的念头后,祁睿忍不住生出一种羞耻。他坚信楚雪不是一个会因为地位就屈从于人的女子。不过这个念头一起,祁睿又忍不住有些怀疑。到底是该相信楚雪还是该相信老爹韦泽,祁睿自然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而老爹韦泽自信满满的告诉祁睿,“你知道我有很大的权力,我有非常大的影响力。身为你爹,我愿意帮你。”

    自家老爹韦泽从不是个满嘴跑火车的人,他没把话说死可不等于做不到。祁睿现在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当时或许应该坦率的恳求自家老爹帮忙。如果那样的话,他现在回到新乡的时候就能看到楚雪的脸庞,感受到她身上的温度。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形单影只的站在船头,然后形单影只的回到在新乡的宿舍……

    “喂!祁睿,我觉得你爹妈把你教育的很好。”冷不丁这么一句声音就在祁睿耳边响起,把祁睿给吓了一跳。

    “啊?”扭头一看,祁睿才发现站在自己身边的军长郑明伦。

    郑明伦也没在意祁睿一开始没注意到自己,他继续说道:“祁睿,你父母都是做什么的?”

    “呃……,我母亲是大学老师。我父亲是……是个军人。”祁睿很快按照早就准备好的答案答道。

    “军人?他在政治部门工作过?”郑明伦有些刨根问底的意思。

    “您也知道,他们那时代也都是服从组织安排。”祁睿发觉这事前准备还挺有意思。

    郑明伦看祁睿丝毫没有夸耀家庭的意思,心里面也有了些数。放下这个话题,郑明伦问道:“祁睿,成亲了么?”

    这种多样性的问题充分体现了光复军因地制宜灵活多变的战术风格,祁睿被这话问的差点哑口无言。不过事前准备还是体现了出来,他答道:“我家已经给我找了对象。”

    “年轻人就该早些成亲!”看得出郑明伦对这件事很是有自己的的看法,“一个个都嚷嚷着工作辛苦,没时间成亲。当年我们还要打仗,不照样成亲!我们若是跟现在的娃娃一样娇气,哪里有这帮小子!”

    祁睿听着这颇为熟悉的话,忍不住心里面感叹起来。不管郑明伦军长在军事乃至思想上有什么样的高水平,可是在社会观方面,他还是旧时代的人。那个时代结婚就是一起过日子,现在这个时代生活水平早就不是一个人过不下去的情况,所以大家更期待的是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虽然也不清楚怎么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但是祁睿自嘲的发现他其实是个聪明人,是个怎么都聪明不到自己身上的人。

    好在郑军长很懂得自制,抱怨了几句,又看祁睿和这年纪的年轻人一样脸上恭敬,心里面其实完全不以为然。郑军长又换了个话题,“祁睿,我想让你到军参谋部工作,你有什么打算么?”

    “参谋部?”祁睿一愣,这个职位完全出乎祁睿的想象之外。在祁睿的想法中,他更期待在前线。亲自指挥势如破竹的消灭敌人的成就感实在是令年轻人热血沸腾,到了参谋部之后就要和无穷尽的文书工作打交道。师政委也得和文书工作打交道,可至少能够在前线和文书工作打交道。

    “我现在经验太少,到参谋部就是瞎指挥。”祁睿找了个他认为比较接近事实的拒绝理由。

    “你的经验少,你觉得谁的经验多?参谋长的工作很繁琐,年轻人都不喜欢。不过再不喜欢也得有人来做。大家一般都认为参谋长需要的是谋划能力,我倒是觉得参谋长更需要领导能力。现阶段参谋长更要承担起军事训练工作,这就更考验领导能力。你如果不是铁了心要反对这个任命,就做好当副参谋长,暂时代理参谋长工作。”郑明伦看来是做了决定,根本没有让祁睿拒绝的打算。

    军参谋长是副军级干部,副参谋长和实权师政委算是平级。但是从长远看来却是一个更有机会的职位。祁睿还想起另外一件事,如果军衔和这个职务相配合的话,他就能晋升大校。距离将军只剩下一步之遥。这个前景让祁睿也忍不住有些飘飘然的感觉。

    “不要翘尾巴,好好工作。”郑明伦仿佛祁睿肚里蛔虫般说了一句,不等祁睿回答,他施施然转身离开了。

    这个人事命令并没有引发太大的波动,摩托化步兵部队里面的年轻小伙都认同祁睿的实力和表现,羡慕和少量嫉妒自然少不了。却不至于出现反对的情绪。祁睿的晋升让大家看到了光明的前途,这帮摩托化步兵的干部都觉得自己这帮人受到了重视。不知不觉之间,疲惫感减少了,工作劲头上来了。在船上,众人都表现出了相当的激情。

    部队在3月9日返回新乡。正式任命迅速公布,原本的24军和23军进行了人员调正,24军军改编成了摩托化军。军长郑明伦,本来非常苦逼的军副参谋长由祁睿担任。马晓明是第一师师长,伍三甲成了二师副师长,钱大多成了三师参谋长。最初愿意到北美服役的一众通过考试的军官大部分安排进24军,只有李延年和少量军人负责培训部门工作,搭建起新乡陆军学院的摩托化步兵系的架子。

    祁睿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晋升而高兴,他最高兴的是居然接到了楚雪的信。这封信已经到了一个多月,一直撂在收发室。不是有人要对祁睿下绊子,摩托化步兵职责很大,家信都被中断。目的是减少信件对同志们情绪的影响。

    心中患得患失,祁睿生怕楚雪会把她结婚的事情写进信里。看着封面上熟悉的字体,祁睿迟疑不决。看了好久之后,他终于抱着听天由命破罐破摔的情绪把信拆开。楚雪没有提及她自己,而是询问起祁睿的现况。报纸和广播上播报了中美开战的消息之后,楚雪就给祁睿写了这封信。这毕竟是战争,而祁睿从来没有向楚雪吹嘘他参加战争的事情。

    微笑浮现在祁睿脸上。看得出,楚雪很担心祁睿。祁睿愿意和楚雪说很多事情,却从没提过战争。战争给祁睿带来了太多负面的东西,和楚雪在一起的时候,祁睿就忘记了战争。他也愿意忘记战争。各种念头在脑海中反动,祁睿沉思很久之后突然想通了一些事情。他拿起笔,刷刷点点的写了起来。

    4月初,楚雪接到了祁睿的信。料峭春寒早已经无影无踪,江南的四月温暖湿润,凉爽的晚风里,窗外传来收音机中播音员庄重浑厚的声音,“……最新消息,光复军正五大湖地区与邪恶的美国军队展开激战。我军将士奋勇杀敌,粉碎了敌人一波又一波的进攻……”

    听到战争,楚雪就感觉到一阵不安。她没想到祁睿前往北美之后竟然会爆发战争,可这些天她想起祁睿的时候又不得不怀疑祁睿早就知道战争会爆发。楚雪从来不认为祁睿是个贪生怕死之辈,打仗又总会死人,像祁睿那样渴望晋升的人大概是勇于在前线杀敌的。每次想到这些,楚雪总会感觉到不安。

    打开信,就是祁睿熟悉的字体。“楚雪,我很好。身处战争,我就不谈什么安全的废话,我想告诉你我一切都很好。最近我已经是上校,对你没有吹牛,写信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很安心。”

    看到充满祁睿的风格的文字,楚雪忍不住苦笑出来。这个人就是这样,即便是充满了功名心,却从来没有因为功名心而扭曲了人性。哪怕是炫耀也不是那种自吹自擂,非得说的的话,更多的像是一个希望用成绩来驱逐不自信感觉的孩子。

    “战斗结束,心情放松的时候我经常会想起你。你最近要过生日了,我不知道信到你那边的时候的准确日期。在此,我祝贺你生日快乐。最近我反复思量,还是确定我爱着你。我现在和以前有些不同,以前我乐于沉浸在爱你带给我的混暖感觉里。现在我感觉到除了这份爱情之外,我开始希望和你一起生活。对一起生活的事情,恰恰是我从未考虑过的。”

    看到这里,楚雪闭上了漂亮的大眼睛,微不可闻的叹口气。过了好一阵,大概是内心的波澜平息下来,她才继续睁开眼睛继续看了下去。

    “虽然现在谈这个或许有些晚,不过我还是想对你说出我的心里话。如果你能回应我的期待,那就请直接告诉我。如果已经晚了,也请和我保持联系。如果永远不见,那是比不能在一起更让我痛苦和无法接受的事情。祝,安好。”

    在这还算中规中矩的告别言辞之后,楚雪见到祁睿又写了另外一段,“如果你已经组建了家庭,来信的时候请务必不要谈及。我在意的人只是你。如果提起那人的话,我会感觉很不好。”

    楚雪忍不住无奈的笑出声来。这就是楚雪面前的那个祁睿,很孩子气的祁睿。也像孩子般单纯的祁睿。风从窗户里面吹进来,吹动了屋内红色双喜贴纸的一角,却没发出什么声响。

    祁睿并不知道楚雪看到自己的信之后会有什么反应,在这封信写完发出去之后,他就把这一切都束之高阁,深深藏在内心深处。整个人全身心投入到与美国的战争中去了。

    楚雪看信的时候是南京晚上七点左右,与北美五大湖地区大概有12个小时的时差。清晨的空气里面已经有了硝烟的气味,中美两国的陆军已经在五大湖地区激战了两天。美国佬的陆军的进攻被挡在了战线之前。

    在隆隆的炮声中只睡了四个小时的祁睿和一众参谋正在等着最后的情报。李少康大步走进了屋里,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大摞照片。

    参谋们连忙把照片分门别类的在不同的黑板上贴好。两天来李少康所在的空军部队航拍的的照片排成了六排。因为分类准确,所以照片对比起来之后能够很清楚的看到地面的变化。

    祁睿一个个黑板看过来,然后回到了沙盘模型那里。参谋们则在五大湖战区上根据照片调整了小旗的位置。在双方的战线上集结了相当规模的部队。

    “美军的战役纵深大概只有20公里,在湖对面还有一个大概二十公里的缺口。看样子一戳就破么。”祁睿慢悠悠的说着。这样的声音让参谋们感觉信心大增。

    而祁睿的内心却没有语气那样悠闲,这种语气是他在工作中练出来的。他自己发现每当这么讲话的时候,总是能让大家心情变得好很多。

    “少康,空军能保证随时提供给部队有关这个缺口的情报么?”祁睿问李少康。

    “只要是白天就行。”空军侦查飞行大队大队长李少康答道。

    “好。今天就严密监视。我们明天会尝试从这里杀进去。”祁睿边说边用手刀向着那个缺口虚劈了一下。从陆军布局的角度,那个缺口根本不致命。美国军队在和中国接战的位置布置的很好,那个缺口只是两个进攻梯次之间本就该有的空隙。若是没有这个梯次配置反倒不正常。

    不过这是对以前的战争模式而言,现在这个缺口就非常致命。一旦中国军队能够通过湖面运输部队抵达这个缺口,并且一路击穿。至少有三十万美国陆军就会被包围起来,整个战役形态就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ysxiaoshuo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