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64章 劳动力的利用方式(八)

正文 第264章 劳动力的利用方式(八)

    “国家有制度,你让我破坏制度定然是不行的。”

    当韦泽说出这么顺理成章的话话时,周正雄就知道自己的最高期待已经破灭了。他已经做了一场冗长的汇报,目的只有一个。如果韦泽肯给湖北拨款二十亿,周正雄认为任何问题都能解决。可是韦泽凭什么给周正雄拨款二十亿?这真得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都督,湖北的工厂已经恢复了生产。这笔钱我们肯定能够还上。”周正雄还是极力想说服韦泽。

    “你既然说工厂已经复工,现在市政上又不再花那么多钱。那就熬过这段时间。你让我额外拨给你钱,我没办法说服政治局。”韦泽冷淡的说道。

    “那……”周正雄很想说让政治局讨论此事,不过这种冲动的言语冲到嘴边就被周正雄给强行忍住。政治局里面的确有支持周正雄的人,而政治局里面不支持周正雄的人更多。把此事撂倒政治局考虑,那就跟羊入虎口一样。早就对周正雄持不友好态度的那帮人大概会兴高采烈的痛打落水狗吧。

    “都督,这次我绝对不会让您失望。我一定能够把问题解决。”周正雄只能做着空泛的保证。

    “我还是那话。你既然认为已经恢复了工厂,那就坚持下去。”韦泽还是冷淡的表达了态度。

    看着韦泽冷淡的态度,周正雄越来越感到绝望。他也是打过仗的人,现在这个做法若是在战争里头可是不能宽恕的范畴。向上级保证能够完成作战任务,实际上不仅没能完成任务,连之前已经完成的任务都搭进去了。听韦泽要他坚持下去,周正雄的刀条脸都开始发白,他嘴唇微微颤抖着,在宾馆时那种决然的情绪再次被唤醒。大不了就是不干了么!周正雄也豁出去了,他用力咬了咬嘴唇,借着这股精神一振的状态时大声说道:“可是为了恢复工厂,湖北付出了太大的代价。为了打一个山头,我丢了两个山头!都督,我之前没想到会把事情弄到这样的地步。”

    “你现在准备怎么办?重夺那两个山头么?”韦泽还是不紧不慢。21世纪的时候不仅有省的经济出问题,21世纪的时候国家破产也是很常见的事情。这等事情在韦泽看来不过是小事而已。不管周正雄哀求或者发下誓愿,都根本打动不了韦泽,“老周,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理解到。你已经走上了一条靠湖北来解决湖北问题的路。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你或许想着是走回到你觉得最好的过去。可是这世上哪里有回头路呢?你既然已经动了,那就只能往前走。”

    韦泽这么一讲,周正雄也有了思路,他坦然说道:“我是想让湖北回到最好的时候!”

    “你觉得湖北最好的时候又是什么时候呢?”见周正雄总算是上了道,韦泽继续问。

    这个问题让周正雄仿佛在漫漫黑夜里头找到了一个方向,可这个方向又让他感到迷惑了。最好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是工厂的危机爆发前?毕竟是军人出身,周正雄还没到完全糊涂的地步。那个最美好的时候就是最糟糕的时候,所有危机爆发的条件都已经被满足,回到那个时候就注定是危机爆发。

    若那个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时期不是最好的时代,那么最好的时代在哪里?周正雄发现他开始自作主张的每个时代都有着众多危机,若是不看表面,只看内在矛盾的话,只有湖北省跟着韦泽都督的命令,一路上搞着基本建设的时代才是真正的美好时代。那时候每一项投入都不尽人意,每一项工作都让人为难的几乎要抓狂。可每一分努力都实实在在的把湖北向着更好的方向推动。在那个时代,周正雄也累的够呛,可是他每天躺倒就能睡,睡醒了就能干事,再苦再累也没有来自内心的煎熬。

    现在回想起来,那才是真正美好的时代,那真的是一个光荣的时代。而现在呢?

    想到这里,周正雄突然觉得脑子清亮起来。现在周正雄所做的一切和那个时代好像也没什么分别,都是辛辛苦苦的建设工厂。不过这念头只是闪了一下就让周正雄自己给否定了。那时候湖北省是跟着中央在走,现在湖北省是周正雄自己在折腾。两者之间的差别可是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都督,你能不能划个道出来。你划个道,我就跟着你说的走。”周正雄放弃了让韦泽无条件支持他的态度,换了个恳请的方式。

    “你让我划个道,你对这个道有什么目标么?譬如你希望我划条道,达成你期待的什么结果?”韦泽依旧慢条斯理的说道。

    我想让你帮我走出这个困境。周正雄很想这么说,不过他知道这么说的结果是啥。若是在战场上出现了这等下级命令上级的局面,下级大概只有被撤职的结果。韦泽都督从来不是一个苛刻的人,却也从来不是一个糊涂人。

    此时正确的回答自然是“一切都听韦泽都督的”,然而周正雄发现他自己开始本能的反对这样的态度。这种认知把周正雄自己都给吓了一跳。他在什么时候竟然开始有了这样的情绪?这与周正雄对自己的认识可是完全对立的。不管具体干了什么,周正雄始终认为自己是韦泽都督最坚定的支持和追随者。

    “这件事你也不用急着和我讲,你先回武汉去再想想。确定了你的想法之后再和我谈这件事。”韦泽的话让周正雄感觉如蒙大赦,若是韦泽此时逼着他表态,周正雄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呢。

    秘书见到周正雄从韦泽办公室出来,他也终于松了口气。等待的时间可不短,秘书百无聊赖之间看了好些次手表。此时已经到了晚上快两点。周正雄不知不觉间就在韦泽办公室待了将近三个小时。

    “走。”周正雄命道。

    听着周正雄的声音里面居然没了丝毫浮躁,秘书更是讶异。两三年来在武汉没有任何人能办到的事情,居然在两三个小时内就由韦泽都督办到了。

    看着紧闭的大门,秘书很想知道韦泽到底和和周正雄说了什么。可是他根本没有胆子去问问。跟着周正雄下了楼,到停车场乘上汽车。秘书看到韦泽所在的那一层楼还是灯火通明。

    难道韦泽都督每天都是这么通宵达旦么?秘书对此不敢相信,又不得不怀疑事情真的如此。勤政如此,真的不是常人。秘书心里面感叹着。

    汽车二十多分钟就到了宾馆,秘书正想为周正雄开门。扭头的时候才发现一年多经常失眠,两三点的时候经常没有睡着的周正雄居然坐在位置上沉沉的睡着了。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ysxiaoshuo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