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54章 新的尝试(八)

正文 第254章 新的尝试(八)

    卡车在崎岖的道路上颠簸着,摩步团政委祁睿和副团长钱大多两人手抓固定车棚的铁杆,车厢里面人不多,和那种挤了不少人的时候一比反倒没有那么舒服。人多的时候左右晃动,有战友们坚实的肩头可以依靠与缓冲。而且不管天气多冷,战友们挤在一个空间里面更能感觉温暖。

    现在车厢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和两名警卫员,可以容纳十个人的空间只有四个人,那种自然而然的依靠与温暖现在被孤单和清冷代替。有一众战友的时候总有不少话可以说,那些性格热情的同志还会给大家唱歌。祁睿还记得自己所在的头一辆车中还有个擅长吹口琴的战士,即便在这样颠簸的情况下还能吹奏很好听的曲子。这种平衡的能耐让祁睿不服气都不行。那位战士在战斗中负伤,现在被送去军医院,也不知道当下的情况如何了。

    不过回去的道路还是比进发轻松很多,道路上不用担心有什么敌人。华sheng顿州与俄勒冈州的敌人都已经被肃清,城市与村镇同样被光复军扫荡一遍。美国佬不愧是移民国家,华sheng顿州与俄勒冈州人人有枪,但是孤立无援的据点根本不是掌控了局面的光复军的对手。面对优势兵力前来围剿的光复军,美国佬的据点无一例外的采取了死守,接着就变成受死。

    从高丽来负责脏活的高丽人越来越多,光复军结束战斗之后立刻赶往下一个作战地,倒也很有效的维持着士气。

    卡车在越来越安全的道路上尽情奔驰,从驻地晃了五个小时之后,祁睿和钱大多终于抵达了目的地,波特兰港。一起前来的还有十卡车的人员,每车虽然不至于只有四个人,也只有普通的十人。带着这支队伍,祁睿等人在守卫森严的波特兰港口的入口处下车集合。

    看着热闹的港口,祁睿对钱大多说道:“郑师长不愿意来当新摩托化步兵师师长,你觉得他太看得起我们了?”

    “郑师长不像是个好说客气话的人,我觉得他是真的想让我们自己好好磨练一下吧。”钱大多稍稍有些迟疑的说道。

    北美战区已经决定组建一个全新的摩托化步兵师,这个步兵师的全部领导人员基本都由摩托化步兵团直接升级。祁睿很快就要成为师政委,钱大多也晋升副师长。不久前的两位中校此时肩章都变成了两杠三星的上校阶级章。

    如果是一个月前,两人大概还会为自己的晋升激动一下。因为摩托化步兵师很有可能在半年内变成摩托化步兵军,即便没有继续职务晋升,两人也有很大可能靠功绩成为大校。大校距离少将只是一步之遥,以北美战争的规模,两人成为将军只是早晚的问题。对于每一个军校生来说,几道杠几颗星的阶级章换成松柏枝叶交叉成的将军阶级章都是他们的梦想。不到30岁的将军,这已经是与前辈们差不多的功业了。能与那些他们曾经觉得高不可攀的前辈比肩,说不激动才是真的谎言。

    然而现在两位上校的感觉已经变了,将军的阶级章在他们眼中依旧闪闪发亮,可这样的未来不再仅仅代表了荣誉和地位,将军代表的更多是沉重责任和义务,代表着无数生命的重压。半个月前,郑师长神色严肃的对摩步团的年轻军人们说道:“如果你们觉得因为你们的命令而牺牲的官兵是为了你们而舍生忘死的,那就大错特错了!他们相信的是自己的牺牲与付出能让他们的亲人过上更好的生活,能让中国的同胞过上更好的生活。当年我若不是为了改变当时的生活,我不会参军。当年我若不是相信都督对我们所说的一切都有可能会实现,就不会跟着都督一起去革命。当年的我们是这样,现在的军人也是这样。他们也许是因为你们下达的命令而光荣牺牲,可他们绝不是为你们而死的。”

    不管郑师长说出什么,都没有这段话对祁睿他们造成更大的冲击。年轻人一直是以自己为中心去接触世界,探索世界。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或者考虑问题的时候以自己为中心,这种心态对他们再正常不过。

    郑师长所说的一切无疑将他们的这种心态打得粉碎。哪怕心中对这个念头再抵触,年轻军人们却发现自己根本找不到反对的理由。甚至连啜泣的吴朝阳都呆住了。

    祁睿自己觉得自己也算是有些想法的人,但是他突然发现自己和郑师长一比差的好远。他一直无法理解楚雪为什么不能和自己在一起,各种复杂或者简单的理由经常在祁睿脑海里翻滚。可这些理由始终无法解决祁睿的困惑。听了郑师长的话之后,祁睿突然发现自己所有的考虑都是以自己为核心的。至于楚雪到底怎么想的,祁睿一点都不清楚。

    然后祁睿突然有些理解自己的父亲韦泽为何能提出靠权势强行把楚雪约束在祁睿身边的建议。如果祁睿真正希望的是和楚雪一起生活的话,韦泽的建议无疑直奔核心。现在祁睿才突然发现,自己之所以断然拒绝了父亲的建议看似是对于“纯洁感情”的坚持,其实扪心自问的话可未必如此。祁睿渴望在疲惫的时候见到楚雪,当楚雪占据了祁睿注意力全部的时候,他的确感到真正的轻松。

    但是轻松之后呢?祁睿还会以最快速度让自己回到旧日轨道上,向着他渴望的目的地一路狂奔。只要心理压力没有到承受上限的时候,楚雪的身影又有几次出现在祁睿的心中呢?

    祁睿感到一阵强烈的恶寒顺着脊梁直奔脑门,他当时就大大的打了个寒颤。如果这是真的,祁睿就谈不上是什么陷入爱情的清纯少年。若这是真的,那老爹韦泽无疑看出了祁睿的本质,只要看到楚雪就能让祁睿自己得到轻松的话,那强行把楚雪约束在祁睿身边又有什么问题么?

    直到脸发烫到近乎高烧的程度,祁睿才明白过来。至于郑师长在这个时间段里面说了什么,祁睿完全不知道。他甚至根本没注意到郑师长是不是说过话。虽然完全不知道郑师长说了什么,祁睿却明显感觉到摩托化步兵团的军官们对郑师长的态度变了不少。每个人都对郑师长生出了敬意,不仅是对有着高超能力的前辈的敬意,更是对一位能够洞悉世情的长辈的敬意。

    所以祁睿也好,钱大多也好,或者是摩托化步兵团的其他军官,大家都觉得郑师长非常合适出任新的摩托化步兵师师长,郑师长的军事指挥能力的确在这一众年轻人之上。令他们意外的是,郑师长居然拒绝了大家的恳请。他坚持认为由这帮年轻军人们担当起摩托化步兵师的领导职责是最好的选择。军部和战区司令部也认同了郑师长的建议。

    现在摩托化步兵团已经扩变成了一个摩托化步兵旅,新的一个步兵团已经编入了摩托化步兵旅的序列。新的装备从亚洲直接运到波特兰港。只要把装备带回去,新部队就可以进入齐装满员的状态。后面要完成边打仗边熟悉装备的过程。

    港口的守卫部队没有让祁睿他们等太久,一位大概三十岁的少校拿着通行证到门口迎接。看到祁睿与钱大多的阶级章,少校愣了愣。这两位年轻军人外表的年龄和他们的军衔让少校愣住了。

    祁睿不想让事情弄的不怎么愉快,他上前一步爽快的向少校主动伸出手,“你好,我是摩步团前来接装备领队祁睿。”

    少校本能的抬起手臂与祁睿握手,双手相握之后少校才想起最起码的礼仪。放开手之后,他立刻向祁睿举手敬礼,“我是负责带你们进去的少校陈光。”

    等祁睿回礼之后,钱大多也主动和少校握手:“我是前来接装备的副领队钱大多。”

    少校与钱大多握手后,敬礼的速度就比上一次快不少。通过敬礼,双方和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

    装备已经在码头卸载完毕,祁睿与钱大多一看到卡车就忍不住加快步伐迅速走到了卡车前面。与那种载重1.5吨的小卡车不同。这次运来的卡车比之前的大上一圈。而且后车轮也从一边一个轮子变成了一边两个轮子。车轮的大小也比原本那种小车轮大上一圈。

    正在惊喜的看着新装备,祁睿和钱大多就听到一声吆喝,“祁睿,好久不见了。我回北美了!”

    抬起头,祁睿就见到胡行至站在卡车组成的方阵前面。老伙计见面,祁睿惊喜的走过去。“我还想问你呢!怎么当时没和我们一起来?”

    胡行至也欣喜的走过来,和祁睿握手的时候,胡行至笑道:“不是我不想来,都督让我和李少康一起等新装备。总得有人学习新装备怎么用吧。你们自己测试得试到什么时候?”

    “这件事就交给你了。”祁睿也明白了胡行至为何没有一起来北美的原因。

    “哦!上校了!”胡行至笑道。没等祁睿说什么,胡行至兴奋的说道:“老钱,你也来,我带你们看个好东西!”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