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47章 新的尝试(一)

正文 第247章 新的尝试(一)

    “嘭!”远处传来一声不太响的枪声,一个谷仓的门口冒出一股浓浓的白烟。

    摩托化步兵们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有人正在用黑huo药子弹向部队射击。卡车大队没有惊慌失措的加速,也没有傻乎乎的停下,只是放慢了速度继续慢慢前行。卡车车厢侧面内外都加了铁皮,车里面靠内侧还堆了沙袋。黑huo药武器基本没能力在几百米外射穿这种活动掩体。步兵们蹲在掩体后面,揭开射击口,覆盖了整个车厢的橡胶帆布雨棚上出现了些小黑洞,枪口纷纷从里面伸了出来。

    真正发起攻击的则是炮兵,拖着37炮的卡车停下,裹着雨披的炮手甩掉雨披,迅速确定射击诸元。第一炮没有准确命中,第二炮也没有准确命中,接下来连续三发炮弹都轰进了谷仓。从内部爆出来的火焰和浓烟冲破了谷仓的窗户和门,第三发命中的烧夷弹很快就让谷仓内部的易燃物熊熊燃烧起来。

    两辆卡车开出行列停了下来。车上的步兵们接二连三的跳下车。他们没有选择直接沿着人和牲口踩出的羊肠小道进发,而是沿着比较能隐蔽的路线包围过去。处于开阔地上的炮兵严阵以待,准备随时给与己方的步兵们以火力支持。

    接近那个农家小屋的时候又有抵抗者用黑huo药武器做了激烈抵抗,37炮一轮炮弹过去,对面的抵抗就完全弱化下来,光复军的步枪清脆鸣响了片刻,由在俄勒冈州或者说在美国西部很常见的木屋与农场为核心的小型战斗就结束了。

    祁睿和普通的战士一样穿着深绿色的橡胶雨披,这玩意虽然沉重,却很挡风。海滩上的大风尚且不能穿透雨披,更不用说是平原地区的小风小雨。祁睿拿着望远镜观察着整场战斗,他其实很想亲自参加一次这种战斗,可理性还是扼制住了祁睿的冲动。祁睿只是在战斗后沿着战斗过程走了几趟,根据战斗人员的讲述在心里总结战斗模式。

    “治安战最破坏士气,人的思维是一个不断强化的过程。这种战斗打多了,只要看到类似的建筑,第一反应就是感到危险。成年累月的处于这样的危险感觉之中,心理很容易出现问题。”回想起父亲的话,祁睿忍不住微微叹气。老爹有时候看问题的焦点和正常人相去甚远,经常让人感觉有种莫名其妙的意思。真的干起来,才发现自家老爹早就预料到一些无解的问题。

    华sheng顿州与俄勒冈州的地形基本差不多,西部是沿海平原,东部是山区。祁睿带领的摩托化加强团为先导的部队从波特兰出发南下扫荡,不过五天时间,这种战斗已经发生了几十次。“幸好”打头阵的是摩托化部队,每次战斗都不怎么耽误部队行进。就像现在一样,真正投入战斗的只有两个步兵班,三个炮组,其他部队继续前进。一会儿这些战斗部队就可以收队,在安全的道路上紧追前面的车队。

    跟在车队后面的是骑兵和三个师的步兵。以他们的行军速度,正好可以跟上摩托化步兵的行军。沿途占领的那些农舍与农场正好可以让部队分兵把守,成为交通线上的据点。祁睿在得到老爹提醒之前还真没想到摩托化步兵居然能起到这样的作用。

    这样接二连三的战斗一开始还能让摩托化步兵感到兴奋,不过五天之后,部队就有些精神压力太大的表现。虽然不至于影响战斗,却明显让祁睿感受到部队的变化。现在祁睿对老爹的话开始非常重视,根据老爹韦泽的预测,部队大概需要两个月就修正轮换一次。如果按照这个思路,两个月内,也就是到了1月底,必须完全占领整个华sheng顿州与俄勒冈州的平原地区。并且在山区控制交通要道,准备1889年春天开始大战。

    单从地图和这几天摩托化步兵的表现来看,在这种平均温度在10度以下的天气里,摩托化步兵可以保持每天30公里的开路行进距离……

    刚考虑到这里,就听到远处传来女人的尖叫声。祁睿长长的叹口气,战斗固然伤士气,而战斗收尾其实好不到哪里。最后的步骤基本就是抓俘虏,让英勇的光复军打仗,战士们自然没意见。可是让战士们抓女人,把这帮过度惊吓之下的女人绳捆索绑连拉带拽的从她们的家里带出去,整个过程对于士气的损伤甚至比战斗都大。

    当年老爹在清洗土人的时候用了日本浪人,祁睿最初的时候还觉得有些过份。现在这位年轻人不得不承认,那真的是最好的办法。

    在遥远的新乡市,北美战区的总政委,也就是战区最高长官沈心也考虑着这件事。来自高丽的一千特别行动队马上就要抵达北美,一些脏活就由他们来干。前线的报告中已经提及了把美国妇孺从屋子里头拖出来的工作,虽然不指望这帮人能有效对付美国男人,他们好歹能用来对付美国妇孺吧。

    后世人描述战争的时候当然可以用想象的方式给战争装饰上无数金粉与花瓣,喷洒上香水与美酒。可真正投入到战争里的人能感受到的除了痛苦就是繁琐。

    韦泽都督的行动速度实在是令人讶异,一千高丽人在12月24日北美。船只甚至没抵达温哥华,直接在波特兰港靠岸。经过2天的卡车颠簸,两名穿着铁路警察制服的精干青年男子出现在祁睿面前,为首一人向祁睿敬了个不怎么标准的军力,年轻男子大声说道:“祁睿政委,我是高丽铁路和电报公司的副经理袁世凯。这位是高丽铁路和电报公司的警察大队政委王士珍。”

    祁睿上前和袁世凯与王士珍握手的时候板着脸问:“让高丽人去对付女人和孩子,他们能承担起来么?”

    袁世凯忍不住和王士珍对视了一眼,然后问祁睿“怎么对付?”这个命令实在是太怪了,怪到令袁世凯完全理解不能。半个月前,韦泽都督直接命令高丽排出一千人到北美支援战斗,袁世凯没想到这样的好事居然落到自己头上。能够与光复军并肩作战,这是何等的荣誉和机会。在光复军中指挥1000人,就是两个营的兵力,好歹是副团级干部。战争又是立功的大好场所,一个年轻的团级干部,甚至是未来的师级干部。以这样的身份回到高丽,袁世凯就能稳稳成为高丽的实权派。袁世凯二话不说,把高丽铁路和电报公司的警察队伍集结起来,每个人给了一笔不菲的安家费之后,拉着他们就上了船。

    没想到到了北美之后接到的命令居然是对付北美的女人和孩子,若不是对面这位年轻中校神色严肃,丝毫没有嘲讽或者轻佻的意思,袁世凯甚至想问中校“你开什么玩笑?”

    王士珍的情绪没有受到影响,他语气平静的说道:“祁睿中校,您能给具体指点一下么?我们可以亲自带人去先试试。”

    这样平静的态度让袁世凯感觉到自己浮躁的心情也有些冷静下来,此行的时候他几乎是强行带上了王士珍,没有这位老伙计一起来北美,袁世凯总觉得跟少了些什么一样。面对中校的怪问题,若是没有这位老伙计的平静应对,袁世凯发觉自己很容易就被感情主导了行动。

    “你们带十个人。一会儿打起来的时候我就会告诉你们怎么做。”祁睿对王士珍的反应很满意,有些话祁睿并不想说那么多。牵扯到妇孺,他也觉得有些心虚,根本不想做什么详细解释。

    三个多小时后,袁世凯和王士珍第一次完成了任务。袁世凯是第一次参与对欧美女人的捆绑拖动行动,没想到对方人高马大还挺费力气。王士珍身体远没有袁世凯强壮,有些忍不住喘。高丽警察们突然被拉上战场,本来也有些害怕。后来发现自己不过是感谢捆绑押送的工作,这活他们在高丽经常干。以前对付的绝大多数都是男人,现在居然对付的是高鼻深目的外国女人,看起来他们对此很开心。

    见到祁睿看向那些明显嘻嘻哈哈的高丽人,袁世凯二话没说拎起一杆步枪冲上去对嬉皮笑脸的高丽人一通猛砸,边打边骂,片刻后高丽人就明白过来,除了点头哈腰的道歉,整个状态也恢复了平日里还算严整的模样。

    王士珍也不解释,此时任何解释都没意义。既然自己的搭档看出问题的关键,王士珍问道:“祁政委,只让高丽承担这些工作么?”

    “对,我不指望他们打仗。把这些工作承担起来,干好。我就很满意了。”祁睿终于能把手头的脏活丢给高丽人,袁世凯手段虽然简单粗暴,看来对高丽人倒是挺管用。王士珍对于表现出相当的理解能力,这一对搭档也挺让人放心。

    “埋尸体的工作是由部队来做?还是让高丽人来干?”王士珍继续问。他刻意强调着自己与袁世凯的中国人身份,若是被光复军认为令人是高丽人可就糟糕了。

    祁睿一时没想起这个茬。摩托化步兵只管战斗和抓人,尸体都是丢给后面的步兵来解决。现在王士珍一提这个事情,祁睿对王士珍的评价高了不少。军队如果只管战斗,很容易维持士气。可很多垃圾工作却不能不做,王士珍的观察力以及承担工作的主动性让祁睿大生好感,他严肃的脸上终于忍不住浮现出一丝笑意,用有些如释重负的声音说道:“让高丽人来干。”

    说完之后,祁睿再次看向袁世凯那边。经过一番殴打和怒斥,高丽人的表现看着也有些符合战场该有的模样。更重要的是,高丽人居然没有丝毫反抗和不满的样子,在袁世凯面前如同羔羊般顺从。虽然对王士珍生出相当的好感,可祁睿也没有小看袁世凯的意思。

    祁睿心想,这两个人很能干么。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ysxiaoshuo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