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43章 收尾不易(十)

正文 第243章 收尾不易(十)

    “装甲、火力、机动性三者能够结合成一种新式武器,这种装备随着机械的发展必然会出现。这点毋庸置疑。但是这必须是建立在技术进步的基础之上。所以你现在就不用考虑用摩托化步兵攻击坚固阵地的思路。摩托化步兵就是一个‘跑’字。甚至某种程度被敌人有所察觉也不用怕。在战场迷雾之下,各种含糊不清的情报未必是好事。我想你应该对此非常清楚。”韦泽慢条斯理的讲述着对摩托化步兵的看法。

    祁睿对这种小灶课程非常欢迎,在民朝没人敢去掀翻韦泽的观点,韦泽掌握着军费的数量,对于军费的研究方向同样有莫大的决定权。不听老爹的话实在是太蠢。而且韦泽也没说错。指挥官只会感觉手中的兵力永远都有限。四面八方都传来看到敌人踪迹的情报,指挥官们最有可能做出的选择不是四面出击,而是原地等待得到更准确的消息。拿破仑纵横欧洲的时候,他的部下曾编过一首歌,“咱们的皇帝真奇怪,别人打赢靠枪,皇帝打赢靠走。”机动行军能力的意义毋庸置疑。

    不过即便是深以为然,祁睿心里面还是忍不住生出一种疑惑,难道就没有更有效的作战套路么?非得靠完全的机动,那岂不是一种力量上的浪费?

    一看儿子的表情,韦泽就明白怎么回事。他抬起手,用拳头在儿子左胸口揍了一拳,“我说过无数次,在作战条件已经确定的情况下,特别是在大规模战争的情况,对一名指挥官的要求就是心理上的坚定。故善战者,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是故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善用兵者,修道而保法,故能为胜败之政。学孙子兵法要学他那种唯物主义的态度,而不是那些冷兵器时代的战术。我可以负责任的说,单论战术,你比孙子强多了。你和孙子的差距就在于孙子在军事方面已经进入唯物辩证的层次,而你没有。”

    “坚定可未必是最优选择。”祁睿对此有些耿耿于怀。

    “坚定是最优选项的基础之一,你连坚定都没有,何谈最优。更何况世界上从来没有放诸四海皆准的最优选项。特别是战争,那是只有更烂没有最烂的斗争。”韦泽不太相信自己的儿子现在就能有如此认知水平,可有些事情也只能先讲。若是祁睿能够达到这个境界,或者接近这个境界,他自然就能明白这个道理。

    小灶课只上了两天,祁睿作为此次考试第一名,他是最早接到命令的一个。头50名里面有36名选择去北美,1888年10月,在三会召开之前,祁睿就登上了轮船,和战友们一起前往北美。36人里面随军去北美的有20对,大部分都是新婚燕尔。到了中校级别的军官就可以携带家属,政府和部队负责安排工作。

    没有带家属的人中间大部分都已经结婚,祁睿靠在船舷上瞅着码头上送行的人群,心里面怅然所失。他倒不是不想让楚雪来送行,可又觉得怅然。最后还是和以前那样独自踏上前往北美的旅程。秋风吹过,凉意爽人。不知道哪里跑来的一条狗端端正正蹲坐在人群旁边,仿佛一头狼般仰起脑袋朝轮船发出长长的嚎叫。

    看着自己处在一众远行军人的边缘,祁睿对那条狗登时生出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轮船在熟悉的航线上跑的飞快,抵达温哥华之后众人就上了火车。温暖的车厢让祁睿想起第一次到北美来的时候冒着风雪抵达驻地的艰苦。将近一年没到新乡,祁睿发现一座已经成型的大城市出现在眼前。新乡市位于后世被称为卡尔加里的位置上,这里风景秀丽,交通便捷。距离美国不远不近,很适合做出发基地。

    一回到这座兵城,祁睿立刻感觉到不对头。那是很难用言语来形容的东西,真正的军人们则能从中感觉到森严肃杀的味道。

    果然,大概相当于北美都督的沈心立刻把这群军中精英集结起来开会。“前几天美国俄勒冈州的州警越过边界和我们发生了军事冲突。这个情报已经通告中央,看看是通过外交手段解决,或者是通过军事手段解决。诸位同志来的正好,咱们北美不缺卡车,我拨给你们一个军的兵力。先建立这么一个按照摩托化步兵军。”

    没想到一来北美就赶上这等事情,摩托化步兵“专家”们又惊又喜。祁睿也觉得有大展拳脚的机会,不过他心里面有些怀疑这是不是太巧了。难道是老爹韦泽下了什么命令不成?

    可此时根本不是谈这个的时机,一个摩托化步兵军,36位摩托化人才,这帮人正好可以充当骨干。谁不抓住机会谁是傻瓜。一个标准师一万人,一个军三万多人,总数大概是美国现在联邦陆军的三分之一。

    沈心并没有撒谎,的确是俄勒冈州州警越境追击一伙惯犯时和中国边防部队爆发冲突。四名惯犯被击毙,八名州警只有两人活着回到出发地,两人中一人重伤,回去之后一天不到就死了。以美国的民风彪悍,还有各州权力之大。俄勒冈州的民兵开始集结,准备给中国人点颜色看看。

    州长本人倒是不是个热衷战争的人,只是那位回到美国就死了的州警官员是俄勒冈州参议员的小舅子。若是不能摆出强硬的态度,他也完全没办法向议员交代。聚集军队不是真的要对中国干点啥,而是要对内有点交代。

    消息通过电报传到国内,韦泽看了之后心中大喜,干掉美国本就是中国的长期计划中很重要的战略目标。早打也是打,晚打也是打。那就不妨“早打!大打!”美国此时还是个移民国家,所谓的美利坚民族的思路并没有成为美国的主流思想。趁着美国还是诸侯林立的时候给美国当头一棒,这对于以后彻底解决美国是有好处的。

    所以在12月初,北美战区司令沈心接到了军委电令,“歼灭顽敌!痛打匪帮!”

    1888年12月10日,中国正式电告美国政府:鉴于俄勒冈州对中国的入侵和挑衅,中国方面正式进军俄勒冈,对包括州长在内的匪帮实施剿灭行动。电报文里面还写得清楚,此举不针对美国联邦政府,希望美国联邦政府能够看清形势,不要做出助纣为虐的错误选择。

    孝廉出身的美国总统詹姆斯?艾伯拉姆?加菲尔德把这份电文看了三遍,硬是没能完全理解中国人想干什么。出兵攻打俄勒冈州,加菲尔德总统能理解。把包括俄勒冈州州长称为匪帮一员,加菲尔德总统就不是太能理解。至于中国声称“此举不针对美国联邦政府,希望美国联邦政府能够看清形势,不要做出助纣为虐的错误选择”。这就更不能理解了。难道中国人认为美国政府会眼看俄勒冈州遭到中国进攻而坐视不管么?美国联邦政府除了宣战之外还能有别的选择不成?

    宣战很容易,美国总统就能干。可宣战这个选择本身却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做出来的的。美国有不到十万陆军,总人口大概有5000万左右。中国的总人口有7亿多。在北美的人口大约有800万到1000万左右。问题在于俄勒冈州的人口满打满算不到50万。而中国在北美的正规军数量就超过这个数。一场和中国的全面战争,必将完全改变美国的现状。

    箭在弦上,加菲尔德总统立刻召开白宫办公厅的会议。希望能够马上找出应对之法。讨论的结果很简单,美国必须对中国宣战。

    此时的加菲尔德总统心中对俄勒冈州州长的痛恨远超过对中国人的痛恨。俄勒冈州自己胡作非为,却把整个联邦都给拉进来,俄勒冈州州长的做法实在是太离谱了。

    心里骂归骂,其实加菲尔德总统也知道俄勒冈州州长其实根本没有打仗的意思。这个时间点并不适合战争,如果真的是要打仗,最好是开春之后的4月。从这点上看,俄勒冈州州长无疑是个老狐狸,他的如意算盘大概是在冬天咋呼咋呼,等到一月之后这帮人就散了。如此做法既能够表现出州长的强硬,给议员一个交代,也不会真正引发战争。大冬天谁会劳师远征。不管是中国或者是美国,在厚厚的积雪中行军都是可怕的任务。

    心不甘情不愿的草拟了一份宣战通告,总统立刻命令部下一方面做战争准备,另一方面则开始进行外交斡旋。

    在北美战区,祁睿终于能够位列战略级别的讨论行列。他心里面已经有了腹案,和美国打仗的关键不在俄勒冈这种广袤的农业区。而是五大湖地区。

    “我认为我军现在可以进入俄勒冈地区作战,其他地区以防御为主。但是集结三个军的兵力,一个摩托化步兵军,两个步兵军。战役目的设定为彻底摧毁五大湖地区的矿山和钢铁中心。甚至占据五大湖地区。美国80%以上的工业都聚集在这里,占领五大湖或者摧毁五大湖地区的工业中心。就可以让美国变成一个半工业国。工业国对半农业国就可以采取蚕食政策。”不等祁睿发表意见,沈心就把代表了包括祁睿在内的大部分军人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失去了五大湖地区的美国根本不足为惧。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ysxiaoshuo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