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40章 收尾不易(七)

正文 第240章 收尾不易(七)

    “父亲,我想带个人到家坐坐。”韦坤红着脸费了天大的劲才说出这句话。

    “哦。”韦泽看着儿子的表情,觉得很可爱,但是他也不知道该说点啥。这种非常正式的私人会面对韦泽也是个新鲜事。按韦泽的道理,结婚是孩子们自己的事情。可是父母嘴上承认这样的事实,心里面还是觉得自己对子女有偌大的决断力。

    心里面想事,韦泽就把儿子给忽略在一旁。直到韦坤非常不好意思兼不自信的说道:“父亲,你什么时候有空。”

    “呃……”韦泽这才明白过来自己的儿子可不是礼貌性的说话,而是真的在询问他呢。

    “韦坤。我想给你买个房子。”韦泽说道。

    “啊?”韦坤愣了。他当然知道自己结婚之后就没办法在父亲这里住,其实这两年来他也没在家住。不过老爹如此爽快的提出买房,韦坤也觉得颇为意外。

    “你也这么大了,总得有自己的房子吧。你这段时间也到处看看,有没有中意的房子。找到的话,我给你买。”韦泽早就准备好了给六个孩子买房的钱。短期来看,老大韦睿是用不上这笔钱啦。解决韦坤的住房问题倒是该排上日程。

    旁边的韦震一听可来劲了,“爹,我也想买房子。”

    “行。你也去找找看。”韦泽答应的很爽快。

    “谢谢老爹!”韦震眉开眼笑的答道,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老爹居然如此容易的就答应此事。

    倒是韦坤没这么激动,他问:“父亲,我哥呢。”

    “你哥是另外一回事。他不去住军队的宿舍那就是违反纪律。他的事情等到以后他需要的时候再说。你们六个人的房钱我都给准备好了。等我死了之后,给你们买房之后剩下的钱再给你们六个一分。不过呢,谁没买房,那笔钱在分遗产的时候要单独给谁,早就确定的,你们可不能争这个。”提起买房的钱,韦泽忍不住就把自己的遗产的问题给说了说。

    李仪芳本来高高兴兴的听着丈夫的买房计划,万万没想到丈夫居然提起死后的遗产。她脸色登时就变了,连忙打断了韦泽的话,“你胡说什么呢?”

    韦泽挥挥手,笑道:“生老病死,自然规律,提不提都会发生。这没什么好在意的。遗产的事情和孩子们说清楚,也能让他们兄弟姐妹之间好相处。因为遗产的事情闹到兄弟姐妹再也见不了面的事情多了去。我可不想让孩子们因为我没注意而闹得不愉快。”

    见李仪芳暂时不再吭声,韦泽转向两个儿子,“你们要是对这分发有意见,那就现在提。咱们可以讨论。若是你们不反对,我就认为你们同意了。”

    韦震一时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韦坤倒是反应够快,他率先说道:“父亲,我找不到反对的理由。”

    “嗯!”韦泽觉得韦坤的这个回答可以打95分。他正色说道,“别人觉得女儿将来要嫁给别人家,我从来不这么认为。女儿也是我的孩子,生下来和男孩没什么不同。给男孩子买房,给女孩子也得买。当然了,法律也要保护婚前财产……”

    说到这里,韦泽发现自家亲人对此完全没兴趣。听者没兴趣,韦泽也不能再讲什么。他就换了个听者们有兴趣的话题,“这次休息的时候你能让那姑娘来咱们家么?”

    “好的!”韦坤立刻来了劲头。

    “老爹,这几天我陪我哥去看房子行不行?”韦震马上顺杆爬。

    对儿子的‘狡猾’根本不在意,韦泽笑道:“你陪着你哥看房子,也给你自己看看房子。”

    两个小兔崽子连蹦带跳的出门去了,韦泽看李仪芳脸色不是很好。韦泽觉得或许是因为提起自己的遗嘱让李仪芳不高兴了吧。他也不再出触及这个问题,“韦坤要领女朋友来,咱们准备多少钱?”

    “啊?”李仪芳没想到韦泽居然想起了这个。

    “人家来了,你这当娘的,未来要当婆婆的,只要不反对,就得给见面礼啊。”韦泽提醒着自家老婆。

    “啊……。我已经准备好了。”李仪芳情绪低落的答道。

    祁红意是革命功臣,李仪芳也是革命功臣。钱自然不缺。不过韦泽可不愿意在这等该表现的时候不去表现。回书房取了一万块钱放在信封里递给老婆,“韦坤这孩子就是年轻,本来该他给你这笔钱的。儿子干事不对路,说明我这老爹教育的不好。这个钱我给你。”

    握着信封,李仪芳依旧漂亮的大眼睛里面突然溢满了泪水,“韦泽,你不要死。至少不要死在我前面。”说完,李仪芳扑进韦泽怀里,紧紧的抱住了韦泽抽泣起来。

    看着妻子肩头不停抽动,感受着胸口被泪水浸润部分温暖湿润的感觉,韦泽也觉得有些感伤。这不是对死亡的恐惧,韦泽到这年纪早就不怕死了。死了之后就再也不用整日操心,更无需忙忙碌碌。那些牵肠挂肚的事情从此烟消云散。若是真存在没有死亡的世界,那个世界大概只能用活生生的十八层地狱来形容吧。

    不过韦泽很清楚,此时可不是宣扬他唯物主义者大无畏精神的好时机。拍着妻子的肩头,韦泽笑道:“别哭。虽然你哭的跟梨花带雨的样子很好看,可我还是觉得你笑语盈盈的样子更好看。”

    听了韦泽这话,李仪芳的肩头用力扭动了一下,把韦泽抱的更紧了。

    “放心,我觉得咱俩这身体,活个九十多岁毫无问题。到时候一起过百岁寿诞。颤巍巍往椅子上一座,倚老卖老。别人说的话若是让咱们喜欢,咱们就装聋作哑的问,你在说啥啊!于是他们就把咱们喜欢听的话多说几遍。要是别人说的话不中听,咱们就用拐棍敲那些小兔崽子。”韦泽一面轻抚着妻子的背,用轻松的语气说道。

    李仪芳噗哧的笑出声来,没等韦泽说话,就听楼梯上传来韦雪的声音,“爹,你也不能这么装糊涂啊。到时候非得挨了打才知道我说错了话。你力气那么大,把我打的眼冒金星怎么办?”

    没想到家里还有一只小兔崽子没出门,李仪芳赶紧坐起身用手绢把眼泪擦了。韦雪却没想那么多,她连蹦带跳的从楼梯冲上下来拽住韦泽的手臂兴奋的问:“爹,你要给我买房子么?”

    “你做好独立生活的准备了?”韦泽笑着问道。

    “这个……”韦雪很明显没想到老爹居然提出如此认真的问题,一时无法回答。不过仅仅是过了片刻,韦雪撒娇的说道:“那先买下行不行。让我试试看我能不能自己生活。若是顶不住,我就搬回来住。”

    “没问题,你们能生活自理,我就喜欢。”韦泽却也没刁难自家闺女。

    “我现在就去看房子,我们学校附近有个小区可好了。小区中心挖了一个人工湖,湖中心还有个小岛。湖里面还养了些大白鹅。漂亮的很。”韦雪立刻向老爹描述着她看中的房子。

    韦泽也不知道女儿到底是觉得房子好看,或者是觉得大白鹅好看。年轻人没经历过生活,他们总会觉得独自生活只是在家里有父母照顾的延续。就如孔老二所说: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色是指那些看着很美好的事物,德这玩意就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东西。

    可韦雪现在完全沉浸在对房子的回忆和想象中,她突然间就觉得急不可耐,对老爹嚷嚷道:“我现在就看房子去。”

    “去吧去吧。”韦泽也不想说教那么多。孩子们才能体会到的幸福感可是有时效性的,随着成长,他们只会感受到越来越多的烦恼。

    见到韦雪急匆匆的跑出门去,李仪芳叹口气,“九十多岁啦。也不可能一直有人和咱们说话啊。孩子们都那么忙。韦坤平日里天天工作,基本不回家。他马上就要结婚,结婚之后就更不回来啦。”

    “没事,到时候我给你梳头,我给你挠痒,你睡着的时候我听你微微打呼噜……”韦泽温言说道。

    “我又不是猫。”李仪芳边说边在韦泽身上掐了两下。

    “那我是猫行不。你可以给我梳毛,给我挠痒,听我睡着之后打呼噜。”韦泽笑道。

    “要是真能活到90多岁,我们就每天坐在一起,等死好不好。”李仪芳幽幽的说道。

    “好。”韦泽立刻做出保证。

    “我先死。你把我埋了之后再死。”李仪芳边说边把脸再次埋进韦泽胸口。

    “为啥我不能先死?”韦泽对此有点不能接受。

    “孩子们总是要离开我们。只有你会一直在我身边。”李仪芳被巨大的伤感笼罩。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韦泽爽快的答道。

    此时的祁睿并不知道家里谈论了房子和遗产的事情,也不知道老爹正在和他二妈说着夫妻之间的情话。年轻的中校就站在街口,只觉得身体僵硬。不过此时一身笔挺的夏日军服。为了见人,阶级章也擦得干干净净。两道杠上的两颗金星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同样锃亮的是军帽上的帽徽,不过天够热,军帽按照规定夹在腋下。平日里祁睿并不在乎别人看他,此时这位高挑英俊的中校站在街口,不少人都对他投注了视线。即便是在南京这么一个将军不稀奇的城市里,一位中校的地位也不能完全无视。这些目光让本来就有些心虚的祁睿感到了更加心虚。

    然后,在万千人当中,祁睿一眼就看到了远处的身影。她穿了一件碎花长裙,迈着小鹿般轻盈的步伐出现的那一刻。祁睿只觉得这个世界上只剩了她一个人存在。熙熙攘攘的车流人流再也无法吸引祁睿的注意力。他的眼中只剩了那一个人。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ysxiaoshuo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