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33章 发酵(十八)

正文 第233章 发酵(十八)

    “他有没有在辩解的时候说自己是被逼的?”韦泽问警卫团副团长郑善本。,

    郑善本棱角分明的脸上浮动着按捺不住的痛恨,回答的声音中也是充满了痛恨,“那小子从头到尾都在说自己是被逼的!看来后面定然是有人指使。”

    韦泽稍微挠了挠有些花白的短发,轮廓深刻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无奈。身为皇帝是不能乱说话的,其实身为皇帝在对面不同对象的时候,连无关的实话都不能说。犯罪份子被抓之后,大部分都会觉得自己犯下罪行的时候都是被逼的。就如革命者即便面临死亡的威胁,也从来都认为自己所作所为都是自己的选择。韦泽的一生有过诸多遗憾,可他从不认为导致这些遗憾的根本理由源自别人的逼迫。他只是认为自己能力不足,才无力去完成更多的目标,拯救更多的人。

    所以这等用“被逼”作为理由的家伙,背后往往没什么人用枪顶着他的脑袋。种种看似离奇的念头都是唯心主义者人妄想出来的东西。

    这些本来很科学的东西没办法对警卫团副团长讲,因为此时沸腾在团长心中的怒火是发自正义以及对工作的认真。哪怕韦泽没有丝毫的责备,任何对副团长权限内的非同向说法都会让副团长心生被批评的感觉。中央警卫团是韦泽的亲卫,对他们的指责都是在削弱韦泽的力量。

    随行的办公室主任周金国中将看着没有那么愤怒,不过那仅仅是表现。若是熟知周金国的人,看着他那行若无事的表情,就知道周金国已经进入暴怒阶段。周经过用平静的声音说道:“都督,这件事我会交给肃反委员会来处置。”

    “肃反委员会已经解散了。”韦泽提醒着这位沸腾着杀意的部下。

    “解散了可以再召集。”周金国回答的干净利落,唯一能凌驾在司法体系之外而拥有杀人权的只有肃反委员会一家。这个部门当年建立的时候针对对象是那些旧上层,等到贱民法出来之后,这个组织就解散了。与司法系统不同的是,肃反委员会是可以实施株连的。

    “我很理解大家的心情,但我是民朝法制系统的建立者。民朝是个依法治国的伟大国家,司法系统是我们伟大国家的根基。即便是此事牵扯到我,我也必须维护司法系统的地位。所以按照司法体系来走吧。”韦泽正色对周金国说道,说完之后他又看了看副团长郑善本,和颜悦色的说道:“有你们在,我对我自己的安全很放心。”

    “都督,这种事情是要抄家杀满门的!”见韦泽没有暴怒,而是用如此严肃的态度应对,周善本怒道。

    见到副团长终于说出了超出职权范围之外的话,韦泽温言答道:“以前的王朝会这么干,因为他们必须用这种东西去恐吓人民。可人民哪个不是对那些上层恨之入骨。现在我们建立起了民朝,以人民的利益为上,我们就没必要把自己降到那些垃圾的水平上。”

    “都督,你也太宽宏大量啦!”郑善本委屈的说道,这不是为他自己感到委屈,而是为韦泽感到委屈。司马平的儿子司马继居然试图谋杀韦泽,韦泽不仅没有生气,反倒是要维护法律制度。按照法律制度,司马继和他那个同伙是死定了。可也就仅仅是这两个人死定了而已,其他人根本不会受到牵连。试图刺杀伟大皇帝韦泽,不过是付出如此代价,简直是岂有此理。

    韦泽根本没有这么激动,整件事与其说是一场暗杀,还不如说是一场闹剧。司马继想杀韦泽的理由居然是觉得把韦泽杀了,政局一乱,他父亲就不会被韦泽撤职。暗杀行动的执行计划更是有趣,他居然认为可以带一个本来什么都不知道的地方流氓潜入山西省委办公大院,把一个爆炸物扔进韦泽所在的二楼房间。然后趁乱跑路。

    俗话说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可中央警卫团是个千日防贼的单位。这个行动在司马继试图进入山西省委大院的时候就走到了尽头,警卫人员根本不让他进去。因为酒精的缘故,司马继又和警卫团起了点冲突,被立刻按倒。

    那个被司马继找来的混混跟在司马继背后一段距离上,看到司马继被按倒,吓得转身就走。如果他不是脸上露出慌张的神色,而是很自然的离开,搞不好此事就止于司马继再次冲撞中央警卫团。时刻准备的警卫团发现那人不对头,立刻冲着那混混的背影喊了一嗓子。听到喊声,那个混混撒丫子就跑。既然他开始跑,警卫团自然要追。接下来整件事才被揭开。

    其实韦泽很怀疑,如果他是身在21世纪的美国。就司马继这种类似酒精中毒的家伙,会不会蹦出来一众律师要免费为他打官司。而且审问还审问出个更可笑的事情,那个混混其实根本不知道司马继要针对的是谁。司马继还骗那个混混说,要他拉开引信后扔进屋子里面的是个只会喷烟的烟花。这么做纯粹是想报复一下得罪过司马继老爹司马平的人而已。

    得知刺杀的对象居然是皇帝韦泽,那个混混吓得如同字面上一样的尿了裤子。然后把司马继的所作所为全部揭露出来,并且磕头如捣蒜的反复强调他是被骗的,他是被逼的。

    这么一场闹剧让韦泽连愤怒的感觉都提不起来,他更多的感觉到了一种悲哀。司马平好歹也是个人物,怎么养出这么一个儿子呢?而且司马继的供词里面讲,司马平天天回家就骂他,他也是希望能够为老子出份力,帮他老子一把。韦泽并不认同司马平“想帮自家老子一把”的想法,不过天天挨骂还有相当可信度。韦泽没想到司马平在家里处理问题居然是如此的粗暴。

    事情到了如此地步,韦泽也只能交给司法系统来处理。周金国和郑善本两人最后还是接受了韦泽的命令,按照司法程序来处理此事。等他们沸腾着杀意大步走出去,韦泽终于能够轻松一下。揉了揉太阳穴,韦泽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放松。

    对于一个人想杀他,韦泽并无特别的感觉。在战场上冲锋陷阵,有太多人试图亲手杀死韦泽。后来韦泽不在战场上驰骋了,想杀他的人范围反倒越来越大,从江南扩张到中国,又从中国扩张到世界。让韦泽感到遗憾的是,本来山西局面已经稳住的局面又要动荡起来了。

    法律的确可以做到只针对实施犯罪的人实施处罚,但法律仅仅是底线,司马平是完蛋了。退一万步,即便是韦泽不追究,光复党不追究……当然,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即便是别人不追究,司马平也没脸再继续吧省委书记当下去。他一辞职,接下来就是韦秀山上台。

    想到这里,韦泽忍不住苦笑一声。韦泽发现这完全是他自己一个人的想象,实际发生的情况根本不会这么平和的。山西官场的动荡,倒霉的大概是人民群众吧。这并非是他们会受到牵连,而是韦泽试图推行的农业带头人计划会完全搁浅,即便是能够实现,大概也是一年后的事情。便是山西百姓并不知道有这么一个计划,可在韦泽看来,山西百姓还真是遭到了无妄之灾。

    “都督!您没事吧?”随着房门一开,韦秀山眼睛通红的站在门口喊道。在他旁边站了两名警卫团的警卫,虎视眈眈的看着韦秀山。看警卫团的同志的身型姿势,韦泽相信如果韦秀山敢稍有异动,立刻就会被制服甚至击毙。

    “你进来吧。”韦泽冲韦秀山招招手。

    韦秀山连忙快步进来,上来就拉住了韦泽的手,眼泪哗哗的就流淌下来。得知了司马继试图刺杀都督的事之后,韦秀山可没能感到丝毫欢喜。如同被雷劈一般,韦秀山只觉得自己神经里面奔腾着电流,整个人呆在原地动弹不得。耳朵里面嗡嗡直响,视线也模糊了。对面带着一种仿佛要吃人表情的警卫团干部的身影变得朦胧,说的话也完全听不清楚。

    这不是因为高兴,而是恐惧。都督被杀的恐惧把韦秀山吓得三魂出窍,在山西的地界上居然有人试图刺杀都督,把剩下的七魄也吓走了五个。等到他好不容易恢复过来,这才浑浑噩噩的询问韦泽都督是否出事。

    听说韦泽都督毫发无伤,刺杀者司马继根本就没能靠近韦泽都督之后,韦秀山才算是放下了一点心。可接下来的感受依旧无比痛苦。

    司马平不仅自己完蛋,山西省委大概也会遭到清洗。韦秀山即便和司马平对立,不会有人因此而放过韦秀山。司马平素来以省委书记的职务压制在韦秀山之上,可此时大家会注意的是,韦秀山是省委副书记。

    省委书记指使儿子刺杀韦泽都督,那省委副书记还能是什么好东西么?这是非常简单的道理,没想到司马平以他的完蛋还把韦秀山也拖下水,韦秀山只觉得自己的人生灰暗到无以复加。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ysxiaoshuo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