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19章 发酵(五)

正文 第219章 发酵(五)

    国务院解决了一个问题,接下来要解决另外一个问题。有关考虑北京是否适合成为迁都对象的事情就撂给了国务院。

    都督想迁都的消息几年前就有过。都督在广州,整个广东乃至岭南发展的都很好。从广州迁都到南京之后,长江流域快速发展起来了。相比较这两个地区,淮河以北的经济发展速度很一般。以都督到哪里,哪里就能快速发展的过往经验来看,迁都到北京无疑是能促进经济发展的妙法。对国家有利的事情很容易就被传播,唯一的问题在于“没人想去”。

    作为满清的首都,北京在一众官员的心目中大概类似妖魔鬼怪的巢窟。国务院也有人去过北京,去过那座城市的同志把北京与南京做比较,然后得出“就一大点县城”的评论。好吧,现在的南京人的确觉得北京过于寒酸,更现实点讲,他们觉得除了几座城市之外,南京之外的地方和乡下区别不大。有些同志干脆做出了如下建议,“都督胸怀天下,四海为家。是大豪杰,大英雄。我等觉得迁都是大事,需要从长计议。”

    汪海洋也不想去北京,作为南方人,对于寒冷的北方自然有一种畏惧。大雪纷飞,滴水成冰,路上的积雪能够埋过脚面,这样的地方只怕是太苦寒了些。可他作为总理,必须执行都督的命令。无视了自己与其他人的想法和态度,汪海洋就开始推动这方面的工作。

    这个消息能到国务院,保密性也就谈不上了,韦泽很快接到一众老兄弟们的质疑。

    “都督,你这是要扔下我们不成?”先来的是退休的胡成何。

    “怎么叫扔下你们呢?”韦泽故作讶异的反问。对于老兄弟们的反应,韦泽觉得还真说到点子上呢。

    地方与中央部委的斗争明晰化是在前年下半年。那时候的一帮省份的经济就出现不稳的趋势,为了维持他们“自己地盘”上的稳定,老兄弟们和中央部委进行了斗争。最后暂时平息下去。经过这一年多的发展,一些地方上的经济更糟糕起来。韦泽看的清楚,靠地方上现在的手段大概是没办法解决这种深层问题的。老兄弟们一退休,韦泽就可以大刀阔斧的开始推行他的想法,对老兄弟要客气,可对于新一波的小兄弟可就没有这种投鼠忌器的担忧。

    在韦泽看来,迁都的目的就在于让中央与这帮老兄弟更远的脱离。南京如此繁华,又是江南温柔乡的代表。韦泽不相信那帮老兄弟真的肯离开南京到以前妖魔鬼怪的巢窟居住。在一个全新的京城,全新的一众人员,自然可以树立起更新的组织模式。

    心里怎么想是一码事,韦泽所说的则是冠冕堂皇的理由,“现在北方发展的不是很快,迁都能够让北方发展的更快更好。成何,你觉得我会不会义无反顾的去做?”

    这个说法若是别人这么说,无疑是自吹自擂的典范。可韦泽说出来的时候,胡成何真的没有反对的意思。既然承认生产力是推动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推动民朝生产力发展的基点无疑就是韦泽。那么多惊天动地的东西一个个问世,让中国成了现在的强大国家。韦泽要推动国家发展的态度在大家看来是一贯的。

    “都督,你去了,把我们扔在南京算什么?我们也要跟着你一起去。”胡成何连忙说道。

    “我又不是去了之后不回来。我记得你以前还赞成过以广州为首都呢。”韦泽笑道。

    “现在看广州就是比不了南京。”胡成何说的斩钉截铁。

    韦泽大大的点点头,“不光广州比不了南京,北京也比不了南京。我去那边是工作,稳住局面之后我还会回来。北方那些省经济发展的不行,不去督促一下能行么?上次我去视察,去了没多久就因为事情被叫回来。那次之后我就想,不能再那样啦。这次迁都就是要把北方的工作搞好。现在交通这么发达,通讯也不难。放心,我会经常回来和咱们老兄弟聚聚。老兄弟们想我了,到北京去逛逛,看看北京的模样。我也会请大家在北京喝酒。”

    听韦泽把话说的跟串门一样,胡成何也真感觉去趟北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这种感觉没能维持多久,胡成何就想起事情不对头。南京的确太好,可最好的莫过于南京是京城,是权力的核心。如果韦泽迁都北京,南京转眼就沦落成了一个普通的繁华都市。这不是繁华程度的问题,而是一个地位的问题。

    所以胡成何继续劝道:“都督,你要是觉得北方的同志干的不好,多叫回来训一通。多让他们汇报情况,何苦要整个搬家到北京呢?”

    韦泽连连摆手,“什么叫做整个搬家到北京?只是办公搬到北京去,太多的地方根本不会搬。成何,你这想的未免太稀奇。国家大图书馆这么几百万册书我怎么可能搬走呢?国家档案馆我怎么可能搬走呢?搬走能麻烦死。太多的部委都不可能搬走。但是北方的局面你也不是不知道,不去那边亲自看着,我心里面着急啊。”

    “要是都督去,我也去。”胡成何知道在道理上是没办法说服韦泽的,所以他坚持着自己的看法。

    “那就先让我去打前阵,这么多人住,还有当地的调整都是问题。这些搞定之后你们就来。”韦泽一本正经的说着根本不可能实现的话。可这些也不是韦泽胡诌,国家机关,国务院这么近十万的人员搬家到北京,北京非得大兴土木不可。大兴土木自然不可能先捡着那帮退休老同志的住房建设,短期内不可能让老兄弟们住的舒服。

    好不容易把胡成何劝走,对接下来老兄弟们的拜访,韦泽也耐心的说服。这事情从3月开始,喧闹到4月才终于暂时平息下来。老兄弟们知道不会立刻迁都,而且不会“永久迁都”,北京不过是一个临时的都城。这心情总算是稳定不少。

    京城这么一闹,消息扩散的更快。淮河以北的老兄弟们也接到了消息,对这么一个大事,老兄弟们的心情可就大不相同啦。既然都督明确的说了,认为北方经济发展的不够快。哪怕没有点名,这也意味着都督对北方的不是很满意,甚至是很不满意。

    虽然韦泽并没有蛮干,给各省都发了《促进北方开发纲要》,纲要中不批评,不点名。只是从整个局面上来分析为何北方经济发展没有这么快。岭南有广州,长江流域有一众城市,而北方缺乏带动经济的核心城市。韦泽都督有指点方遒的信心,认为迁都北京之后可以就近进行产业布局。这总算是让大家稍感安心。但是这话里面也透露出一个态度,就是韦泽都督不认为其他各省有能力开发出引领经济发展的核心城市。老兄弟们对此还是生出一种不算强的挫败感。

    这件事在国内的影响不小,却远没有动摇国家的意思。以当下铁路网的建设水平,北京到南京不是以前那种超出大多数人想象的距离。坐火车坐船几天就能到,电报不过一天时间,无线电更是几分钟内就可以完成一条消息传递消息的事情。通讯以及交通工具的革命让中国上层对距离的感受大不相同。

    英国《泰晤士报》在北京有专职记者,这些记者在其他国家的地位几乎等同于英国第二使馆,可在中国的地位不过是一家外国报纸的记者而已。泰晤士报记者们对自己的地位也没有特别的抱怨,某种意义上也托了《泰晤士报》的福,把人口超过七亿,繁华远胜欧洲的中国介绍给欧洲读者,现在欧洲能读懂报纸的人普遍认为中国是一个实力超过英国的大国。这么一个独霸西太平洋的大国在本土不鸟泰晤士报的记者,在欧洲人看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别说泰晤士报的记者,中国对英国不也说打就打,打了就打了。

    所以在《泰晤士报》将中国迁都的消息传到欧洲之后,所有人关注的都是这个消息,而不是泰晤士报记者在中国的地位。

    一次迁都就要越过上千公里的距离,大部分欧洲国家国境最远的距离也没能到这样的水平。而这次迁都还仅仅是把中国首都从长江流域迁到北方的内部移动而已。北京距离最近的欧洲国家还有万里之遥。中国的幅员辽阔让欧洲读者通过《泰晤士报》相当专业的介绍有了个深切的感受。

    让欧洲更在乎的不仅仅是这么一个上千公里的迁都,而是中国执政者的坚定意志。为了发展中国北方经济,中国大皇帝陛下亲自带队迁都。《泰晤士报》里面介绍了中国几大重要的经济区,岭南经济区已经非常活跃,长江流域更是繁花似锦,当中国北方也能因为此次迁都而发展起来的话,中国的力量只会更加强大。

    为了发展经济而不辞劳苦的中国大皇帝,让欧洲一直没有降温的中国热更上层楼。很多欧洲能读懂报纸的读者公开或者腹诽,“俺们国家的皇帝(国王)(总统)都在为国家干啥呢?”

    借了这件事的噱头,议员塞西尔?罗得斯再次开始鼓吹他那套东西,“为了使联合王国4,000万居民避免内战,我们这些殖民主义政治家应当占领新的领土,来安置过剩的人口,为工厂和矿山出产的商品找到新的销售地区。我常常说,……要是你不希望发生内战,你就应当成为帝guo主义者。”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ysxiaoshuo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