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16章 发酵(二)

正文 第216章 发酵(二)

    “继续跟进,把解决办法制度化。”韦秀山并没有简单的沉浸在此次胜利之中。虽然他满脸笑容,但是这种斗争的胜利只是个开始。抓司马平的儿子司马继做个袭击顶多是一次对方自己漏出破绽的针对性动作,时间能够很快把这件事给平息掉。能不能把司马继撵出政府的队伍不是韦秀山在乎的事情,现在的关键是要把司马平撵下台。司马平的下台才意味着事情的胜利。韦秀山并没有小看司马平的意思。

    “朱长山会不会到咱们这边来?”孙明理对于朱长山在最后阶段的表态很是意外,他本以为要花很大力气才能让朱长山让步。

    “他肯定不会站到咱们这边。这次他肯同意分散居住只是因为他也被逼急了。生活上的矛盾和工作上的矛盾凑到一次,那就会闹得不可开交。你总得有一头见不到才行,什么时候都见面,所有矛盾都混到一起,积怨越来越重。朱长山可不会因为你说得有理就会支持你,这家伙也是被逼的没办法才不得不同意你的建议。”韦秀山冷静的分析着发生的事情。

    孙明理这种人嫌狗不待见的单位领导几乎和所有单位都有过冲突,对于这里面的事情并没有很深的了解。大家并不喜欢和他接触。对于韦秀山的判断,孙明理稍微有些不解,他问道:“难道孙明理早就想分散居住区么?”

    “当然了。若不是咱们这边先动手引发司马平表示铁了心要搞大院,你以为朱长山就会那么简单的支持我们么?我是知道他其实一直想把大院拆了,不过他自己若是先提,这不就是显得他这个领导没水平么?”韦秀山说起这话的时候语气里面稍显嘲讽。若不是能够确定朱长山早就想解散大院,韦秀山才不会选择这方面做突破。

    “他就是没水平。”孙明理稍显幸灾乐祸的说道。这次去基层和基层同志们交谈,孙明理发现基层同志对于分开居住的热情极高。特别是经过讨论之后,原本那帮对取消大院兴趣有限的同志都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来。

    “不,这个不怪朱长山。”韦秀山连忙说道。

    “为何?”孙明理没想到韦秀山居然给朱长山开脱起来。

    “都督讲过,随着工业化发展,整个社会的个人与家庭会逐渐进入原子化的状态。所有人都要尽可能的均质化。就是说别人有的,我也想有。这时候社会的思想状态就会进入一个阶段……”韦秀山说道一大半,却没提后面的话。

    孙明理知道韦秀山比较喜欢看韦泽写的书,说真的,那些严肃道毫无情趣,与生活仿佛根本没有任何联系玩意让人看起来就比较头痛。倒是韦泽都督发表的收音机节目倒是更有趣,所以孙明理想到的是用胶片录制的内容,他接过话头,“人民要追求更多的平等和权利?”

    “在这个之前,民众首先就忍不住要摆脱大家长的约束。”韦秀山所说的不是广播里面讲的内容,而是韦泽在文章里面写的内容。

    “摆脱大家长的约束?”孙明理并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都督在高级干部培训的文章里面讲过,随着力量的增加,不管年轻同志能力如何,他们首先都要摆脱父母的控制,按照他们的想法去勾勒世界。就跟大家觉得孩子不听话,这不对。其实孩子不是不听话,而是想用他们生下来就是个独立的人,既然他们独立了,自然就要用学到的技能去解决问题。不管我们身为家长的人认为这种解决办法对不对,可对于孩子来说,他们不是以反对我们为基础,他们只是就要尝试自己独立生活。这是种生物本能。你看那些鸟,总不能一直在窝里。不用父母教育,他们自己就要学着飞。翅膀硬了,他们就飞走了。”韦秀山说的很认真,而听着这话的孙明理有些瞠目结舌,这种看问题的方式超出了日常的理解。

    “这些年轻人不离开家,是因为他们离开之后就无法维持自己现在认为天经地义的生活。他们为什知道呢?是因为他们在家长都不知道的时候就尝试过。就跟原本住大院的同志,他们觉得能搬进大院住,就是进入了新的阶段。摆脱了对父母的依赖与仰仗。但是这个阶段过去之后,谁不想自立门户?谁不想有自己的房子,然后按照自己的意愿来生活?这都是很正常的想法。我看了都督写的东西之后,觉得写的真好。”韦秀山大概讲述了一下他依照韦泽提出的理论做出的判断之后,大大的赞叹了一番。

    孙明理并没有能立刻理解这些,他迟疑了一阵才说道:“都督就是都督,想的问题和我们想的就是不一样。我看着根本是没道理的事情,可按照都督这说法,其实也是道理。”

    “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把都督讲的东西推广开来。你知道刚去世的左宗棠么?”韦秀山的讲述内容跳跃的太大,让孙明理一时跟不上节奏。他想了一阵才说道,“我记得有这个,还发了讣告。”

    “对,就是那个人。你知道左宗棠以前是降将么?那时候我跟着黑政委,在徐州打仗的时候抓到左宗棠的。那时候是满清那边的人把左宗棠绑了送到我们这里。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左宗棠的时候他那个惨样。”说起这个来,韦秀山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降将?”韦泽不用降将,对于旧时代的上层打击的非常凶猛,孙明理完全没想到那个地位甚高的老干部左宗棠居然是降将。他只觉得这就跟煤球里面蹦出个白兔般令人意外。

    对于孙明理的惊讶,韦秀山只是笑笑。其实他很早之前也惊讶过,不过正因为知道左宗棠的出身,韦秀山才能进行反思,“左宗棠能得到都督的称赞和认同,就是因为他在广东的时候写过理论文章,还把都督的理论落实到实践里面。几年内就从一个小处长蹦到了省长。现在我们想扳倒司马平,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都督的理论完全落实到实际工作里面。就跟这次住房问题一样,我们就走群众路线,解决这些问题。司马平管山西这些年,若是按照都督的教诲来看,那几乎没事情不犯错的。此时要做的就是拨乱反正。”

    “司马平只怕要和我斗到底。”孙明理比较年轻,对于老同志的想法还是不能快速理解。

    “就是要他和我们斗。我们执行都督的政策遭到了挫折,把这些工作的经过,心得,成绩,还有反思递上去。你觉得都督会怎么看待和咱们斗到底的司马平。只要都督是真的想把自己的工作推行下去,不把司马平这等拦路虎撤职,工作还怎么干?”韦秀山估计孙明理此时已经能明白自己的想法,就把最终的底牌掀开来。

    孙明理想了好一阵,这才恍然大悟。他连连点头,就差击节叫好啦。原本孙明理认为想掀翻司马平需要抓住司马平的痛脚乃至极大的错误,通过证明司马平有不可饶恕的错误来掀翻他,或者就等着熬到司马平退休。可这种做法有个问题,司马平下台之后,司马平那一派的人可还在,该面对的问题照样不会有改变。韦秀山虽然没有把话说完,孙明理却能理解韦秀山不能出口的那部分内容。若是韦秀山的计划能够成功,在司马平因为不执行韦泽都督的路线而被掀翻的时候,司马平这一派的人都会跟着司马平下台。那才是一场真正的清洗。

    孙明理不吭声了,正因为能够明白这点,他就把韦秀山的想法再理了一遍。原本孙明理觉得韦秀山的确比司马平水平高些,不过高在哪里他却不甚清楚。孙明理甚至觉得韦秀山的水平甚至未必比自己高明。现在孙明理终于承认,韦秀山能当上省长,能够与司马平斗争这么久还能坚持,真的是因为韦秀山有过人之处。

    按照韦秀山的做法,他甚至不用取得压倒性的优势,甚至不用建立惊人的成绩。即便是韦秀山的工作处处碰壁,即便是韦秀山的被司马平一派给整的很惨,可全面胜利已经不是梦。在胜利到来的那一瞬,整个局面都会翻转。如果不是由韦秀山亲自指点,孙明理甚至无法理解这种胜利源自何处。

    然而正是因为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孙明理没办法单纯的乐观起来。身在南京的韦泽都督能够看透其中的局面么?既然之前的那么久都没动作,为何都督要对韦秀山现在的行动而对山西有所动作。

    “哼!”韦秀山哼了一声,“你们这些年轻同志没跟过都督,所以不知道都督到底有多聪明。都督就跟家长教育孩子一样,如果孩子没有需求的时候,他不会贸然动手。而且天下如此之大,要关注的地方如此之多,都督可不会在山西这么一个山高皇帝远的地方浪费力气。你也去过南京,也去过南方。看看在都督眼皮底下的地方如今繁华到什么程度。见识过那些地方之后,你还觉得都督不知道山西这些年毫无进展么?”

    提到南京,提到南方,孙明理心中的疑惑登时就消散了大半。那些地方发展之快变化之大令人敬畏。还有都督曾经待过的广州,坐镇岭南面对南海,更是南方第一大都会。凡是都督所到之处,都以惊人的速度发展起来。与之相比,山西十几年来的变化就如同蜗牛爬一样。能有所进展只是山西执行了中央的命令,靠了中央政策命令以及资金投资才有了变化。

    “我到了这个年纪,功名心反倒是一天比一天强。可年轻的时候虽然有心,却没能耐。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不管成败我都要博一次。就算是我没成功,等拿到退休金的时候总能对自己说。我尽力了。”韦秀山说着单纯的感受,不知道是在给孙明理打气,还是在给自己鼓劲。

    但是领导如此明白的表达了态度,孙明理也横下心来。反正是搏一把,人这辈子总得有点追求吧。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ysxiaoshuo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