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04章 博弈和交换(九)

正文 第204章 博弈和交换(九)

    当周正雄向赵四水提出“你觉得我这些年把武汉建设的怎么样”的询问,赵四水第一个想到的不是他所居住的武汉,而是首都南京。+,

    太平天国起义爆发的时候,中国有不到五亿人口。满清覆灭和幼天王洪天富贵降服,翼王石达开带人跑到大西北自立,战乱年代基本结束。那时候中国人口降到了四亿左右,有些省的人口不足700万。

    现在户籍在南京的人口有500万之多,居住在南京的流动人口也有200万之巨。南京的人口就足以和一个人口小省相提并论,其繁华与强大更是居于中国乃至世界之首。宽阔的马路和蜘蛛网一样的公交系统把住宅区、工业区、行政区、商业区有机结合在一起。

    掩映在绿树中的一栋栋楼房组成了住宅小区,每个小区都有幼儿园,每个街区都有小学、初中与高中。公园、医院、邮局、商场、菜市场、电影院、剧院更是不缺。与这些工业化的建筑对应的则是老城区的古代建筑景观。不管是旧时代的建筑改成的博物馆,或者是全新建设的博物馆,让这座城市的文化氛围更显得浓厚。

    700万的人口让这座城市充满活力。从微观角度而言,这座城市有着无数的问题,每个人都可以有抱怨的地方。从宏观角度来看,南京的确向这座城市的居住者们提供了足够量的社会服务,让这座城市的居民享受着中国乃至全世界都首屈一指的方便生活。

    到过这座城市的普通人敬畏它,到过这座城市的有识之士赞美它,想复制这座城市的人仰慕它。工业博览会、商品交易会、艺术展、时装节,每季都会办。不仅中国人对此趋之若鹜,还能看到许多来自万里之外的洋鬼子们的身影。

    几乎所有老兄弟都希望退休之后在南京居住,虽然无法用准确的语言来形容,大家却能感受到这座城市就是与众不同。赵四水早就在南京买了房子,虽然没住几天,虽然工作的地方并不在南京,可他一直认为南京才是他真正应该居住的地方。非得形容的话,居住在南京就居住在时代的先端,这座都城就如韦泽都督一样,代表着最上进,最强大,最繁荣,甚至是最美的东西。

    有关海外的消息这些年在报纸上越来越多了。周四水读过一篇报道,欧洲各国对南京是极尽赞美。如果不是民朝实施无神论的国策,除了禁止传教之外还把南京所有教堂拆了个干净。南京在欧洲大概就不会只被称为“光明之城”,而是会被称为“上帝之城”吧。

    “老周,你把武汉建的不错。”赵四水首先肯定了周正雄这些年的功劳。作为最早期的临时首都,又面向南海,广东省的广州与毗邻的香港市一起成为了岭南以及南海方向的经济中心。迁都到南京之后,从武汉开始到上海结束,整条长江流域几乎同时崛起了好些城市。作为这条长江城市链上非常重要的武汉,这些年在城市规划以及规划实现上的表现确不一般。周正雄作为省委书记,功不可没。

    “老周,你和别人比,我不说什么。你和都督比,我觉得……,你心太大。”赵四水很诚恳的对老伙计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韦泽都督制订了城市规划的基本规范,南京城的建设更是在韦泽都督眼皮底下进行的。不用说别的,就以马路为例,大家本以为最初的道路宽阔到不讲道理,而700万人就能让宽阔的道路变得无比拥挤。

    有了这么宽的道路还堵成这样,大家以为交通拥挤几乎无法可解,而都督建设立交桥的规划又让交通拥堵奇迹般的被化解了。原本宽阔的不像话的街道又为立交桥体系提供了充分的施展空间。身为高级军人,赵四水能断定,都督最初设计的时候就考虑到这些。没有最基础的训练,战场上不顾现实的灵光一现拍脑袋,那就是死路一条。二十年前都督“蛮不讲理”强行规划宽到不像话的街道,甚至专门为之立法,这已经为之后的发展留下了足够的空间。这种前瞻性以及贯彻到底的刚毅绝非常人能及,所以都督的成就和功业也无人能及。

    “我不指望武汉比南京还繁华,我也不觉得我能和都督比。不过现在这个架子已经搭起来了,都走到这份上了,我不会把武汉往旁边一撂不管不问。”周正雄语气认真,这就是他的真心话,“南京那么强,因为南京的工业强。咱们湖北有这么多厂,有南京厂的一半能耐,武汉就不会比南京差太多。南京说到底只是个直辖市,咱们一个省还比不了一个市不成?”

    “现在各个厂的局面你也不是不知道。”赵四水也只能说到这里。闹到工人跑省政府门口讨薪,这已经说明了一切。周正雄的雄心壮志不是错,只是现在总得面对现实吧。南京的工厂可没有搞到这个地步。甚至不用说南京,就算是长江沿岸的安庆、芜湖局面不好,也没搞到这样地步的。

    周正雄给赵四水递了根烟,“老赵,我今天请你来就是要谈谈这件事。我很清楚工厂情况不好,最近我也找了不少人,问了缘由。过去几年里面我们从厂里拿走的钱太多,这些钱用来修建武汉,武汉好了,厂子不行了。不管这些人到底是不是在唬我,不过他们都这么说,我也只能这么听。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紧购买新设备,赶紧培训,抓紧恢复生产。”

    “设备出什么问题了?”赵四水对工业上的事情比周正雄知道的更少,他听说要再投一大笔钱进去,本能的就觉得不对路。那些钢铁的家伙只要不坏,就应该能够正常运行。除非是有人故意搞破坏,或者盗窃工厂的财物,否则放着好好的机器不用,买新的做什么?

    听赵四水和自己的意见相同,周正雄哼了一声,“我问了好多人,他们都说是设备陈旧,精度不足。还有什么效率不高。你看……”周正雄边说边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包东西出来。

    周正雄先把两个钥匙扣递给赵四水。赵四水一看,钥匙扣的外形一样,不过一个钥匙扣加工的非常光洁,另外一个的表面上有比较明显的凹下。单从品相上来说,的确有比较大的分别。

    接下来是最近几年很流行的毛玻璃装饰的发卡,这种比较精致化的产品就更能看出分别来。且不说毛玻璃的颗粒光泽度与颜色,金属卡子部分也有不小的区别。

    其他工业制品一项项的对比放在赵四水面前,若是单看一种,倒也不至于有太大的问题,可两种放到一起比较,双方的差距就明显起来。赵四水不是做生意的,他心里也照样冒出“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的念头来。

    “这些看着不太好的都是咱们湖北当地产的,这些看着不错的,都是外地来的。”周正雄还算坦率的说道。

    赵四水没有立刻说话,他举起毛玻璃发卡比对起来。仔细看了一阵之后,有拿起其他几件一一比对。比对完之后,赵四水皱着眉头说道:“这会不会是工人干活不认真?已经能做到这样的地步,样式,花色都不算差的很多。就差最后这口气没跟上。”

    听赵四水这么说,周正雄脸色看着非常难看,带着万分不满的语气,周正雄恨恨的说道:“是啊!东西做不好,讨薪倒是跑的挺快。”

    听周正雄又提起这茬,赵四水有点不高兴。即便他觉得两种产品决定性的差距并非是样式、材料,而是因为不认真导致的加工不精细。但是赵四水还是不认为扣押讨薪工人有任何正当性。周正雄或许认为工人对工厂产品质量有责任,给他们些惩戒有必要,这是一码事。但是在赵四水看来,这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

    “老赵,工人若是好好生产,东西卖的不错。谁敢拖欠工资,我第一个不答应。工人干的好好的,还不给工资,这么做摆明了是欺负人。我周正雄什么时候是个欺负人的人?咱们认识这么久,你觉得我是这种人么?”周正雄固然要和赵四水搞团结,不过他也是苦出身,这话也是周正雄的心里话。

    “扣他们也不是非得难为那些人,若不扣人,我怕后面跟着都来讨薪。省里到了这个情况,哪里还有钱?现在逼着省里拿钱,就是把我们都给杀了,也拿不出钱来。现在好歹还能维持一个局面,若是都闹起来,局面维持不下,本来能够开工的厂子再一乱,那就更糟糕。我这么说,不知道老赵你能不能理解我一下。”周正雄继续说道。既然赵四水前面说周正雄也得向同志们靠拢一下,主动团结同志一下,周正雄也不准备把所有问题都由他来抗。难处就给赵四水说说么。

    “唉……”赵四水也只能叹口气,他到现在也不后悔自己的决定,不过周正雄的难处也的确存在。

    “到现在说别的也没用,我现在也没办法找都督要钱。若是去了,把湖北的这样子一讲,定然有人要我下台。到了这个年纪,我也顶多再干四年。四年一到我就得退休,干了一辈子,到最后跟狗一样被人撵下去,我不认!”周正雄语气坚定。

    “那你准备怎么办?”赵四水不准备把周正雄撵下台,他问道。

    “想弄到钱,就得对那帮有钱的下手。”周正雄的语气仿佛回到了打击土豪劣绅的年轻时代,“咱们武汉不缺有钱人,开店的,不管是旅店还是饭店,不管是卖东西的,还是搞运输的。都有钱的很呢。这时候就得老赵你配合一下工作,高抬贵手了。”

    赵四水从这话里面听出了些不祥的意思,虽然对有钱人天生就没什么好感,不过赵四水还是担心周正雄会动用什么过激的手段。他连忙问道:“你要干什么?”

    周正雄先是抿了抿嘴,然后脸上带着不能用善意形容的表情说了两个字,“罚款!”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ysxiaoshuo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