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01章 博弈和交换(六)

正文 第201章 博弈和交换(六)

    资讯越发达,只要没有故意制造隔离的制度,整个国家的一体化程度就越高。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武汉的事情影响到的不仅仅是武汉,在南京也有人为其折腾。韦秀在家连吃带睡好几天,刚缓过来劲,她的同学岳琳就跑来找她。

    “韦秀,咱们的同学里面有没有在武汉司法系统里的人。我想托他们打听些事情。”岳琳的问题还算是得体。

    “这个……,我记不得了。”韦秀的生活圈子基本就在南京,大学同学们的感情也就那样子。若是不能保持日常的近距离,很快就淡了。而且韦秀本人对于官位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与关注。身为韦泽的女儿,任何官位都不能让她觉得有什么了不起。这也不完全是因为她的傲慢,她爹韦泽最初不也只是广西百色的一个客家雇佣兵。如果出身和某个阶段的官位代表了必然显达,按照这个理论推导,被满门抄斩的满清贵族此时应该活得无比滋润,而不是像狗一样牵到江边一批批的干掉。以满清的角度来说,被干掉的人中有太多太多龙子凤孙呢。

    除了给了这么一个回答之外,韦秀没有再主动问任何问题,她敏锐的感觉到岳琳是希望动用和司法有关的关系。身为皇帝家的女儿,韦秀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把主意打到她头上来。韦秀从不觉得自己有任何必要让别人把她当枪使。

    岳琳虽然从没和韦秀谈过这等问题,她也能感受到这些。如果岳琳是一个对权力没点正确认知的人,她也没办法和韦秀保持这么久的朋友关系。所以岳琳最后就把自家弟弟被抓的事情给说了,介绍完情况,岳琳问道:“韦秀,这里面的弯弯绕我完全不明白,我举的你比我清楚。你能不能给我支个招,我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到底去找那些领导才能得到准确的回复。”

    表明了自己要亲力亲为解决问题的态度之后,岳琳赶紧补充了一句,“你放心,我决不会说这是你给我指的路。只是我觉得你对此应该比我熟,而且你会给我说实话。我也问了一些别的人,他们不给我说这里面的情况。”

    对同学的这种请求,韦秀并不觉得讨厌。只要不让她被扯进麻烦里头,韦秀也是有同情心的人。讨薪被抓,这种事情怎么看都不是什么滔天大罪,甚至有可以同情的部分在里头呢。

    “你拿本初中政治课本看看,里面有很大一部分就是用来介绍政府机构,以及相应的职权范围。”韦秀给了一个解决办法。

    “那……准么?”岳琳其实很想问的是那里头说的是实话么。

    “写在课本里面的,有什么不准的?”岳琳的语气里面有些不快。她记得一件事,老爹韦泽和人谈工作的时候,走到院子里面说过,“有关国家组织体系必须写的清楚明白,不管别人怎么想,总得让那些愿意相信国家制度的人学到实在是的内容”。因为是送人出去,韦泽才没注意自家女儿正在花丛后面摘花做脑袋上带的花环。学业成绩很好的韦秀学过政治课本之后,在这些年的经历中发现里面讲的的确与老爹说的一样,国家系统的组建模式和权力分配的确是和政治课本中讲的一样。

    岳琳最希望的当然是得到直接把弟弟放出来的结果,不过她知道从韦秀这里不可能得到如此结果。如果韦秀是那种把权力当做自己外衣的人,岳琳就不可能和韦秀做朋友。不管别人怎么看韦秀,岳琳很清楚自己的这位老同学其实是一位内心非常骄傲,甚至有些任性的女子。她不喜欢被人强加什么,又身为皇帝的女儿。韦秀懒得去干太多太多事情,不管是好事或者坏事。

    这种指点聊胜于无,但是岳琳还是听了。同事里面有孩子上初中的,很容易就借到了本初中政治课本。仔细研读了一下,岳琳才发现韦秀的建议并非敷衍了事。整个民朝的国家机构在课本里面讲的清清楚楚,各个机构与部门之间的权力和负责的对象讲述的非常清楚。特别是司法权部分,个人的权力,公检法负责的范围,各种纠纷发生后该去找谁,课本不仅有讲述,还有案例。从其他人那里听到的零零碎碎的内容,在初中政治课本里面讲述的系统而且完整。岳琳忍不住对一起研读的丈夫宋斌说道:“早知道就先读读课本了。当年上政治课的时候,对这些东西我怎么学了就忘呢?”

    “学以致用。你又不是搞这方面工作的,学了就忘很正常。”宋斌宽慰着妻子。

    岳琳心里面很认同丈夫的解释,不过她更关心自己弟弟的事情,她问道:“宋斌,你觉得我弟弟这该属于什么?违反治安条例?还是别的什么性质的事情?”

    “我觉得顶多是个违反治安条例的事情。按里面写,七天以下拘留。我觉得应该没事,估计现在就放出来了。”宋斌嘴上宽慰着妻子,心里面其实也没谱。严打的时候可不太管这些,若是按照课本里面讲的东西,严打是真“严”。很多量刑明显超出法律规定。可政治课本里面也讲了,皇帝韦泽陛下既然获得了人大的授权,那么他发布的有“时效性”严打令,在时效性内优于普通法律。这倒也解决了宋斌一直以来的一个疑问,为啥平时那些混混能够没事,可严打令下达后,他们就要面对惨不忍睹的下场。原来制度上早就有过说明,只是大家从没注意过而已。如果上讲的真的能够落实的话,岳琳的弟弟岳解放也就是个关七天,甚至连关七天都未必的结果。

    当天,岳琳接到了一封家里的来信。就如宋斌所说的,弟弟已经被放了。日期是初三,初七收到了从武汉到南京的快信,这样的结果让岳琳觉得放心下来。事情的确没什么大不了,与严打更是没关系。

    然而到了初八,岳琳再次接到了家里的信,信里面说他弟弟又被带走了。岳琳的父亲恳请岳琳赶紧回家,岳琳毕竟是个大学生,还在京城工作。岳琳的父亲认为自己的女儿肯定比他更知道该怎么应对。

    岳琳坐不住了,她也不知道弟弟二次被抓到底是怎么回事。对于自家弟弟,岳琳有把握,跪倒省政府门口讨薪这种冲动的事情,岳解放能干的出来。可让他干坏事,岳解放是绝对不会。即便谈不上是个嫉恶如仇之辈,岳解放也是个正派人。而且政治课本里面讲的清楚,再次抓人肯定有第二次的理由,要么是案情有突破,要么是查出更严重的问题。可这件事本身清楚明白,这个“更严重”的是什么呢?

    宋斌也没多话,他拿出1000块钱递给岳琳,“拿上吧。”

    “这么多钱哪里来的?”岳琳讶异的问道。

    “我在单位借了700块钱。就凑了这么多。”宋斌答道。

    “这几天你怎么吃饭?”过年的时候夫妻两人没花什么钱,包了顿饺子就完事。倒是二十九那天蹭了韦秀一顿饭,也算是不错的感觉。现在家里只剩了三百多块钱,丈夫借了单位700块钱,加上300,凑了这1000块钱。给宋斌剩下的就那么点零头,靠几十块钱撑半个月,岳琳当然心疼自己丈夫。

    “穷家富路。就算是1000块钱又能干什么呢?你的钱都用来帮我哥哥了,我给家里也写了封信,让他们能帮忙的就帮忙。”宋斌又拿出了一封信交给了岳琳。“本来我也该去,可我要是去了,家里下个月就揭不开锅了。没办法陪你去,我也觉得很不安心。”

    丈夫如此以家庭为重,岳琳觉得极为安慰。上前紧紧抱住丈夫,岳琳柔声说道:“我不在家,你就按时起床,不要迟到早退。别让人扣工资了。”

    “放心,为了去单位混那顿早饭,我一定会起的很早。”宋斌就挑着轻松的话题讲。

    岳琳请了假,赶紧上了去武汉的火车。她就坐在硬座上忍了一天一夜,终于赶回了家。

    进家之后岳琳心里面就难受起来,武汉的房子比岳琳在南京的房子大,但是和南京的房子一比,武汉的房子就是又湿又冷。煤炉没烧,几乎连点热乎气都没有。不管那么多,岳琳先给了父母200块钱,又给了弟弟100块钱,让他赶紧去买煤生火。

    岳琳自己则跑去菜市场买菜做饭,不管什么样的情况,一顿饱饭是干事的起点。在皇帝韦泽家,那位年轻少校要大家吃饭的时候说过“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皇帝还不差饿兵呢!”因为这话实在是应景,心态上很谨慎的岳琳当时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安顿下家里最基本的事情,升起了取暖的炉火,做好了一桌饭菜,甚至给老爷子买了两瓶酒。屋里面也温暖起来,一小盅酒下肚,岳琳觉得血气也上来了。她这才询问起弟弟的事情。老两口其实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老爷子此时反倒生起了儿子的气,“一定是这兔崽子干了什么别的坏事,他不敢给我说。这让官府抓住了。不然这些天怎么就没有放人呢?”

    “姐,我看那些人就是故意想刁难我们。我问了,被抓走的都是领头的兄弟。而且抓人还是交警。”看到姐姐回来,又吃喝了一番的岳建军也敢说些自己的意见了。

    “抓人的是交警?”岳琳讶异起来。在火车上的24小时她也没闲着,政治课本被反复研读了好几遍。交警根本没有抓人的权力,里面写的清清楚楚。这做法大为怪异,岳琳不得不注意起来。

    “你懂个屁!”老爷子立刻骂起了儿子。

    岳建军下意识的往姐姐身边靠了靠,试图反驳老爹,“爹,他们的衣服不一样。警察和交警的衣服不一样。”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ysxiaoshuo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