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96章 内外转换(十九)

正文 第196章 内外转换(十九)

    七八个小伙在一间小屋里塞着,最初的时候还是情绪激动,不过没多久也就在寒冬里开始有些蔫了。这些小伙都是省里机械厂的工人,最近几个月机械厂基本停工。工资发不下来,退休金发不下来。一群人没了收入,更看不到开工的迹象。心里面的痛楚难以形容。

    负面情绪积累起来,不少工人串联要趁着过年前去堵了厂门闹事。最初的时候大家觉得这想法不错,不过再一想又觉得不妥。倒不是大家怕堵了厂门,而是厂里面本来就没什么人,堵了门又有何用。

    接下来的提议就是去堵厂长的门,可厂长和那些负责的人这几个月受到了空前的关注。人人家里“门庭若市”,去哀求的,去要钱的,没日没夜络绎不绝。最近一段时间里面,这些人家根本看不到人气。大门紧锁,还是从外面上了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找不到负责的人,这些年轻人也感觉抓瞎了。他们对复工已经没有了期待,现在期待的就是赶紧把几个月欠下的工资给要回来。不管如何,先把年过了再说。过完年之后各自找营生去干。找不到人,难道就这么熬过春节不成?

    岳解放紧咬嘴唇,面对一众想不出办法的人,他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咱们厂挂着湖北省机械厂的牌子,咱们就去找省里。”

    没人立刻回答,倒不是大家觉得这可行或者不可行。而是大家从来没想到自己和省里有什么关系。厂子不行了,自然找厂子负责人。跑去找省政府,这明显没有找对对象啊。

    “平常厂长一说就是厂里面是省直辖的企业,就跟国企是国家直属企业。我记得几年前省长还来咱们厂里看过好几次呢。”岳解放寻找着省里和厂里的关系。

    “那时候你还没入厂呢,你怎么就敢说省里和厂里一定有关系?”旁边的兄弟带着些嘲讽的语气说道。

    不过有反对者的时候,大概都有支持者。另外一个兄弟说道:“我记得那次。我也没入厂,那时候我爹在厂里,为了迎接省里的大干部,还加班打扫卫生。那时候我记得老爹他们还说,省长专门说了,咱们机械厂是省里的企业。还有什么别的一些话。”

    有人支持,自然有人跟进。另一个兄弟想起了什么,他连忙说道:“我家墙上还有个报纸,上头记得就是这个。那时候有张照片在上面,我爹作为工人代表还在里面呢。”

    “那就赶紧去把报纸拿来。”岳解放连忙说道。如果有政府的报纸作证,那就不会错。

    终于找到了一个责任人,即便是大家从没想过去招惹的责任人,前方也好像出现了一盏微弱的灯火。屋里面气氛总算是有些热活跃起来。

    单位的房子都很近,去拿报纸的没多久就来了。报纸发黄的厉害,纸质也变得颇脆,好几个地方出现了边缘颇为整齐的不规则孔洞,整片的报纸碎掉后落下来。不过凑在灯下看,一篇报道跃然在头版上,大大的标题写着《省委书记周正雄视察我省机械厂》。这篇稿子倒也中规中矩,先介绍发生了什么,再写一下湖北省机械厂的情况。最后是市场经过,最后喊几句口号。相关介绍把湖北省机械厂与省里的直属关系写的清清楚楚。

    原来机械厂是省里管的,年轻工人们恍然大悟。找到了真正的东家,剩下的方向自然明朗起来。不过这明确的关系让这些年轻人感到畏惧,且不说高高在上的省政府已经超出了年轻人的想象。就说两年前的严打,把那些偷东西的,抢劫的,还有在街上胡作非为的混混打得落花流水。

    那些为非作歹横行街市的家伙们被押着游街示众,关监狱的关监狱,枪毙的枪毙。人民自然是心情愉悦。不过这些也彰显了司法的威力。这年头家庭规模普遍较大,若是家里有四五个男孩,在街上就是不敢招惹的力量。可是在权力面前,这种家庭的力量太弱了。流传的比较广的一个新闻是,兄弟五人被枪毙四人,唯一没死的倒不是因为政府不可以判死刑。判决书上写着,如果连这个都杀了,对他们的父母太说不过去。所以这个犯罪行为比较少的被判处死缓两年。如果在两年里面再没有悔改,到时间之后就要杀了。

    那帮横行街面的人和兄弟团伙被杀的落花流水,那些在斗殴中敢动刀子的家伙被绳捆索绑,背后插着一个高高的牌子。在卡车上游街示众的时候,大家看到的都是一张张带着恐惧的脸,哪里还有他们没被抓之前的凶悍。

    连这些人在政府面前都跟狗一样,岳解放这些普通百姓们又怎么敢去对抗省政府。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么?

    一片沉寂之时,拿来报纸的兄弟突然喊道:“你们看这个!”

    也不管大家没精打采的模样,那兄弟大声念道:“圣上在政府工作会议上做出指示,在企业管理权转移之后,不允许出现拖欠工人工资的事情。企业归各省管理,各省政府都必须对这些事情负责。”

    念完之后大家一时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那兄弟仿佛抓到救命稻草般喊道:“圣上说了,咱们这种省里直属的企业要是发不出工资,省里必须负责。这不是咱们说的,这是圣上说的!”

    屋里面再次沉寂下来,不过这次却不是那种绝望的沉默,而是大家看到了新的靠山时的悸动。在这些普通民众看来,圣上所说的一切都是省里必须听的。更何况圣上明确所说的内容正是给老百姓撑腰的话。这可不是传言,而是省里报纸明确刊登的话。难道省里敢伪造圣旨么?没人敢相信这个!在现在的情况下,也没人愿意相信这个。

    一众青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所有的情绪准备都已经完成,可这关键的一步却没人敢先突破。岳解放咬咬牙,恨恨的说道:“厂长没良心,我们就去找省里求情。请他们无论如何按照圣上所说的,把欠咱们的工资给咱们。拿了钱之后咱们就和厂里面没了干系,井水不犯河水。所以想把钱要回来的,就跟我去。”

    有人还在畏惧,有人也豁出去了。一位叫周立文的兄弟跟着说道:“我们不是去闹事的,我们是去求着省里把厂里欠我们的工作发下来而已。怕什么,我们又没干坏事。难道我们被人欠钱的就成了坏人不成?说坏人,厂长他们才是坏人。”

    把这个好人坏人分清楚了,其他不敢去的兄弟也有了勇气。是啊,大家本来老老实实在厂里上班,若不是厂里欠下大家的工资,谁敢去找省政府的麻烦。现在真的是活不下去了,大家才去哀求,这与那些被镇压的坏人完全不同。

    年轻人很容易就产生群体意见,更不用说此时大家的想法完全一致。于是这几个年轻人立刻分头去联系其他说好去厂里堵门的工人。报纸也被拿去给大家说道理。

    这一晚上折腾还挺有效果,因为有关本厂的事情。这份报纸以及其他报纸被找出来不少。反正大家也都到了无法承受的时期。年长的人不肯参加,但是年轻人们却没有这般“老成持重”。

    第二天,原本说好的三百多人只到了一百多。见到人少,大家不觉得大为泄气。倒是周立文喊道:“咱们人多,人家定然觉得咱们是去闹事的。人少,反倒是不会让人家觉得咱们有什么恶意。”

    政府严打的时候重点打击团伙犯罪,报纸上说的清楚。若是个人犯罪,那就正常判。若是团伙犯罪,立刻罪加一等。经过周立文这么一解释,人少反倒是对大家讨要工资有利的选择了。

    这件事在大年初三送到韦泽面前的文件中是这么叙述的,“……上百讨薪工人大年三十上午到了湖北省政府面前,大家一起跪在门口,打起了‘请政府惩处坏人厂长,请政府按照圣上的命令,帮着还我们工资’,引发了大量群众围观……”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ysxiaoshuo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