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95章 内外转换(十八)

正文 第195章 内外转换(十八)

    “这年可要怎么过啊……”岳琳叹道。一??看书??·1要k?a?n?s?h?u?·cc她和丈夫宋斌一大早在邮政局办完了两笔汇款之后,兜里面只剩下了可怜巴巴的五百块钱。他们两人决定不回老家武汉了,在平均年收入大概一万块的现在,他们回家之后得置办年货,然后大概连回程的火车票都买不起。真的回家过年,从过年后到工资那些天里面,夫妻两人只怕连吃饭钱都没了。

    解决了心头的大事,宋斌觉得对家族尽到了责任,此时也只想让妻子开心些。他笑道:“我们不提家里的事情,我回去之后就做家务。洗衣服、拖地、做饭、包饺子。老婆你辛苦了,今年你就不用张罗,让我来给你服务。”

    “你就吹吧。”岳琳能理解丈夫的情绪,不过对丈夫做家务的能力一点都没有信心。

    “老婆,这次也多亏你的外快。若是没有这笔外快,给家里的钱实在是凑不够。你熬夜熬得眼圈都黑了。”虽然刚说了不谈家里的事情,宋斌还是忍不住提起了和家庭有关的问题。

    “我们学数学的熬夜太正常了,大家一起熬,谁都不比谁好。”说起黑眼圈,岳琳想起一起熬夜的两位来。虽然不至于像熊猫,可两位皇帝家的孩子日子也没有想的那么轻松。提起熊猫来,岳琳突然想起一个去处,“咱们现在去动物园看熊猫吧?”

    民朝的休息日按照中国传统,逢五一休。工作五天,休息一天。闭院基本是在三四两天。逢年过节,动物园是不休息的,这种公共娱乐场所此时正好是赚钱的大好时机。最近南京动物园新来了几对熊猫,报纸上和广播里对熊猫的宣传的力度可不小。即便不能出去购物,看看熊猫也不错。

    去动物园是个付费很少的娱乐活动,宋斌很支持,夫妻两人就手拉着手一起坐公交前往南京动物园。售票处前面人山人海,南京城人口过5oo万。外来的年轻人数量很大,固然有很大一部分人回到老家过年,也有不少人跑到南京过年。除了电影院和戏院这种地方之外,大众娱乐活动大概也就是公园和动物园啦。

    “排队!排队!”安保人员拿着铁皮喇叭喊。醒目的地方贴着巨大的标语,“请您自觉排队!”门口附近的电喇叭里面每隔一段就传出播音员柔美的声音,“请诸位游客购票入场,购票时自觉排队。一?看书ww?w?·1?·cc插队等行为除了影响您的购票度,也会引不必要的争执。为了您和他人的良好游园,请您服从工作人员的指示排队购票。”

    虽然动物园采取了能采取的措施,不过排队本身却只是大城市才能保障的行动。一些看着服装就不是南京本地生活的人民群众总有种种自己的生活习惯。现场秩序实在是无法恭维。好不容易挤着买了两张票,宋斌觉得自己都要挤出汗来。

    有大量人流,自然就有商机。门口划定的售卖区里面各种小吃,零食,花样琳琅满目,吆喝声此起彼伏。宋斌看几乎人人手里都有吃的,女性们手中更是一人一大团巨大的棉花糖。他又挤过去买了两个棉花糖,一大包炒花生。拿着准备回来的时候又觉得有些口渴,再挤回去买了两瓶酸奶。酸奶瓶子可以等回来的时候退钱,瓶子可以带走。

    看丈夫高举着看着体积巨大的一堆东西回来,岳琳的心情也好起来。剪票进门没多久,岳琳就瞅见熟人了。只见韦秀和她男朋友,还有韦睿和另外一个岳琳从来没见过的女生四人也是一人一个棉花糖,手里拎着汽水。看来在这么一个和谐的节日里面,不管是什么出身,大家的想法都差不多。

    大家互相介绍了一下,“我是谁谁的同学”,“我是谁谁的哥哥”,“我是谁谁的爱人”,“我是谁谁的朋友”。动物园也不是公园,在公园里面年轻人都喜欢单独在一起,动物园里面就只是从这里走到那里,走走看看。六人就结伴在这人潮汹涌的动物园里面逛起来。

    帝都动物园修的气派,每隔场馆规模很大。即便如此,方圆几百米的巨大圆形猴山池子周围还是站满了看猴子的群众,各种可食或者不可食的玩意向着猴山里面雨点般飞去。岳琳也受到这气氛的影响,挑了两个大个的花生扔进猴山池子里头。猴子们久经考验,一眼就分辨出什么是能吃的。立刻有两个小猴窜过来捡起花生又赶紧跑回去。不过或许猴王也觉得这花生比较有可吃性,立刻对小猴子吼了几声。一个胆小的小猴子立刻把花生扔给了猴王,自己又去找其他目标。另外一个猴子胆子明显大了不少,它的一只前臂攥住花生,剩下三肢用力,露着红屁股连窜带蹦的跑到了猴王看不到的角落里面躲起来,然后开始吃自己的战利品。

    “哦!哦!”岳琳忍不住高兴的喊了两声。看着猴子们的把戏,更多吃的被扔进了池子里头。一看书?w?ww·1·cc游客们笑,猴子们叫。整个猴山附近洋溢着喜悦的气氛。

    海豹馆就稍显悲伤。门口建起了围栏,围栏旁边竖着巨大的广告,“悲剧!游客胡乱投掷物品,撑死海豹。海豹胃里面充满了不可食垃圾!”下面的小字是讲述这个悲剧故事的来龙去脉,还配了很触目惊心的照片。

    进到海豹馆里面,工作人员吆喝着,“不许向海豹池子里面投掷任何食物!违者罚款!”至少这帮年轻人肯听劝,看着圆滚滚的海豹在大池子里面灵活的游来游去,大家也觉得很可爱。

    大象馆里的大象也不知道是怕冷,或者是怕生。就见两头大象做面壁思过状,屁屁对着一众观众。不管人群里面怎么吆喝,大象依旧稳如泰山般站立在那里。大家顶多看到蒲扇般的耳朵,那标志性的长鼻子就是不给大家看。

    熊猫馆更是人山人海。门口的介绍中把熊猫这生猛凶悍的动物介绍一番。可游客们看到的是几只黑白花的萌物在滚来滚去,那令人觉得想把熊猫搂在怀里的憨态和那种彪悍的体能怎么都联系不到一起。可惜看熊猫的太多,游客分批入内,一拨人只能看十分钟。还没看过瘾,岳琳他们就被撵走了。

    逛了这么一圈,年轻人见识了好多从未见过的动物。大家没想到孔雀居然兴致勃勃的冲着大家展开了屏风,让这帮人明白了孔雀开屏所指的华丽。至于狮子老虎么……,被关起来之后他们也没了兽王的霸气,倒是有些类似大个的猫与狗。

    吃了三轮零食,灌下去几瓶酸奶和汽水。在夕阳下,年轻人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动物园。

    “有一家很好吃的新店,咱们去试试。”韦秀逛的开心,出来之后也没有回家的意思。

    “我爱人说我熬夜熬成了熊猫眼,你现在去店里面,不怕被人当熊猫抓起来么?”岳琳和韦秀开起了玩笑。

    韦秀听完之后笑起来,“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这次就让罪魁祸请吃饭。”

    既然不用自家出钱,妻子也不反对,宋斌自然不充大的。一众人跑去了一家看着门脸不错的饭店,正好有客人离开。年轻人就抢上去占了位置。没多久,香喷喷的起司火锅就端了上来。

    起司火锅是新出现的东西,民朝这些年奶牛饲养量上升很多。虽然中国人普遍乳糖不耐,不过经过加工的奶制品没这个问题,酸奶、奶酪、起司,逐渐开始流行起来。起司火锅就是把起司在锅内加热融化,用叉子插着面包、水果,蘸了厚厚一层起司吃下。这还是冬天,不是水果产季。六个人点了一堆,才花了不到2oo。

    “好便宜啊。”韦睿的女伴忍不住赞道。

    “以后会更便宜。”韦睿稍微卖弄了一下。北美六省广袤的土地上没什么人口,土地采取了轮耕制。养肉牛还有个远程运输问题,养奶牛反倒轻松。新鲜牛奶直接加工成能够长期储藏的奶酪或者起司,哪怕是一年的产量,几万吨的大船一船就给运完了。

    自己一个月工资的六分之一被一顿饭吃光,宋斌实在是觉得大家对“便宜”的标准定义不同。不过起司火锅味道真的不错,如果价钱真的能如韦睿所说变得便宜,这是个不错的消息。宋斌问道:“能便宜到多少呢?”

    “再便宜一半应该没问题吧。如果干得好,便宜到三分之一应该能做到。”韦睿答道。

    “怎么会?”这么好吃的东西再便宜到三分之一,那可就是普通人家能够轻松消费的东西,宋斌对这个说法不太敢相信。三分之一就是6o块,宋斌一个月工资的二十分之一。这种程度的消费对于宋斌来说就不属于令人肝颤的价位。

    “基本的费用,生产一吨和生产十吨根本没区别。可是这个费用投下去之后,给十头奶牛挤奶,给二十头奶牛挤奶,这个成本相差没多少。如果把价格降低到三分之一,可产量提高了十倍。价格这么高,吃的人才有几个。价格一低,吃的人就多了。只要能够卖出去,至少赚三倍的钱。”韦睿最近看问题的角度不同。理论联系实际,加上制度的支持,理解理论就变得很简单。

    “咱们大学学的经济学里面把成本分里面。土地成本、劳动力成本、企业分红、资金成本。对于北美那边,土地没啥成本,企业很多都是国有企业,分红只是个税收,资金靠国家支持。而且在那边国家还提供技术支持,也不用去摸索。国家建的有专门的技术部门。大家去了就是按照规定卖力气,那么一年的收入变成三倍,这有什么不能答应的。”祁睿对北美展很有信心。

    “哪里会这么容易,这等于是不要本钱,只考虑卖力气换钱。”大学有经济学课,宋斌忍不住就质疑起韦睿所说的不靠谱。

    岳琳知道韦睿的出身,她立刻笑道:“大过年的好好吃饭吧,现在不赶紧吃,难道饿着肚子等降价么?你要是想饿,你自己饿。你不要耽误大家吃饱。”

    这话听得大家哈哈大笑,这个话题被跳了过去,吃着好吃的起司火锅,大家就谈着最近的一些乐事,其乐融融的气氛与这个过年的氛围完全一致。

    起司火锅店里有各桌上的酒精炉加热,屋里面暖洋洋的,可这并非是整个长江南岸的常态。长江南岸冬天湿冷,未必就比北方更舒服。特别是武汉,即便道路两边的绿化带里面依旧郁郁葱葱,可彻骨的寒意通过潮湿的空气让人更加难以接受。

    年关马上就要到了,岳琳家里头甚至没生炉子。穿着厚厚的棉袄,岳琳的弟弟岳解放对父亲大声说道:“爹,明天我一定要和大家一起去。”他父亲听了之后大怒,因为冻疮而显得斑驳的手抡起来就冲着儿子打去,儿子身手自然不是老父亲能比的,他往后退了一步,就避开了老爹的耳光。

    不过岳解放也不敢继续留在家里惹老爹生气,他闷声闷气的说了句,“爹,你别管了。这次不把欠下来的工钱要回来,我这个年就不回家啦!”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冲出屋门,消失在黑夜里。

    “你给我回来!”岳解放的父亲边喊边追出门去,可老头子腿脚也不灵便,等他出门,儿子早就跑的无影无踪。

    “你这个不孝子!”在刻骨的寒意里,老爷子对着行人稀少的夜晚道路喊着。

    就在老爷子考虑是不是再继续追下去,老太太跟出来拉住了老爷子。把老伴拽回屋里,老太太低声说道:“老头子。让他去试试又怎么样?锅都要揭不开了,还不让人去找活路么?”

    “你!”面对这个不认同的态度,老爷子怒气勃就要作。可看着屋里面冰冷的铁炉子,看着往年释放温暖,现在却冰冷的锈迹斑斑的铁皮烟囱。老头子斥责的话噎在喉咙里头,怎么都说不出来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ysxiaoshuo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