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89章 内外转换(十二)

正文 第189章 内外转换(十二)

    “我去看了,给咱们的评定都是优等。”李延年在众人收拾回国行装的时候对诸位同伴讲了他得知的消息。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领导固然已经告知大家,他对大家的评价很高,而且年轻同志们的工作表现也不用赘述。但是呢,这种类似“实习”的工作评价的确关乎同志们的成绩。出来这一趟的收获并非没有代价,他们损失了正常的在中级培训班内的时间。如果不能有“优秀”的评价,这趟就等于是亏了。在此行的时候,一众学员本来就带着学习的书籍。他们并不希望此次的时间被浪费掉。

    “祁睿,想来你的功劳是最大的。”李延年忍不住开了个“玩笑”。

    “哈哈!我们当兵是来打仗的,又不是学着当说客的。这功劳没多大用。战场上比的难道是谁的嘴会说不成?”祁睿爽朗的笑答这个挺敏感的问题。

    对聪明人来说,有些话稍微提一句就行了。既然祁睿的回答无懈可击,任何多余的话都只能表现自己的心虚而已。大家高高兴兴手拉着手上了回国的大船,船上讨论最多的是,赶上回国过春节,这个假期会怎么样呢?

    汽笛一响,大船开动。望着日本的土地上,祁睿觉得再也没有回来的兴趣。马晓明那句“既然他们没有这样的制度性保障,靠个人是没用的”,给祁睿打开了一片全新的天地。民朝的强大在这句话里面展现无遗,国家制度性的保证推动社会发展,只要有这种愿望的人就存在了机会。每个人大概都有想改变自己命运的愿望,民朝正是因此而蓬勃兴起。身为大好男儿,祁睿怀着急切的心情试图回到民朝追逐属于自己的世界。至于未来日本的功劳么,祁睿认为浪费的时间远远抵不上他的所得。就让别的同志来得到这些吧。

    打着中国国旗的轮船并没有遭到明治海军的阻拦,即便是日本海中远远出现了明治政府军舰的影子,明治海军也没有靠过来。这帮中级军人也没觉得这有啥不可理解的,过份刺激中国没任何意义。北海道海军大概没办法让日本明治政府的沿海风声鹤唳,光复军海军则有充分的能力办到。不仅还能搞定日本沿海,登陆日本也不是什么艰苦的工作。既然如此,明治政府也没理由故意自寻死路。

    回到南京的路上,一众人都开始努力看书,恶补这些天损失的时间。在新年之前,他们回到了南京。一回到南京,祁睿就买了份报纸,报纸头条上的内容居然不是庆祝“三会”胜利闭幕,而是韦泽陛下将带领政治局以及中央委员会成员前去给退休老同志拜年的新闻。

    学校里面的消息喜忧参半。令这帮学员们感到安心的是中级班并不准备搞统一笔试考卷。让这帮学员们不爽的他们有论文要交。初六开课后第一件事就是交论文,算起来还有将近一个月。时间上并不算太紧迫,不过若是想回家过年,这可就得挤出充分时间来解决问题。

    祁睿立刻就投入论文撰写工作上,他的课题方向已经确定,之前遇到的问题是选择范围。是选择以铁路为主卡车为辅的论断模式。还是选择以他爹韦泽提出的全新战场侦查手段为基础的新式模式。

    这个问题此时已经不再困扰祁睿,日本之行让祁睿有很大变化。那些违心的东西减少之后,祁睿发现两个内容其实都可以写。就他眼下的情况,这两个课题其实都很大,他准备把论文涉及范围缩小,变成了他曾经亲自操作过的铁路与卡车之间配合。以这个为基础,在论文里面延伸出两个应用方向,一个是以铁路为主卡车为辅的应用,另一个则是未来新式侦查手段下的纯卡车机动模式。

    在祁睿看来,这个选择的最大好处是“实话说实,瞎话说瞎”。在卡车帮助下修铁路是他亲自干过的工作,其中的细节和规律,应用的数据都很翔实。论文改改就能拿出去当实际执行方案,这已经让他立于不败之地。基于这个干货基础之上的两个应用设想,祁睿就可以空对空,所有现阶段无法掌握的内容都可以一笔带过,专门讲述对这种未来应用的设想。

    有了方向之后,祁睿发现自己最初学到的统计学应用起了大作用。大量数据经过统计,最后拿出根据数据推导出来的方程式就行。建立数学模型虽然不是祁睿的长项,可他妹妹是学这个的。把妹妹拖来搞这个,大概是最可靠的的办法。

    以往回家的时候祁睿觉得要面对太多人际关系,既然过了和弟弟妹妹之间无忧无虑疯跑的年龄,有些事情自然就变得怪异起来。虽然老爹韦泽从来不说继承人的事情,但是韦泽的儿子们都想过继承大位的事情。身为竞争者,大家的想法自然不单纯。祁睿其实并不太喜欢回家。此次的情况就不同了,他的目的很明确。甚至连妹妹要是“刁难”祁睿,到底能出多少钱来“收买”妹妹,祁睿都有了心理底线。准备充分之后,祁睿坦率的回家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上的改变,祁睿觉得父母和弟弟妹妹看他的眼神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吃饭的时候,祁睿也没了要说什么的困惑,他静静的吃饭,有人问他的时候他也实话说实的回答。被问到最近有什么打算的时候,祁睿答道:“先把论文写完,过了中级培训。所以我想请韦秀帮我个忙。”

    这话一出,除了韦泽还在坦然自若的吃饭之外,其他人都停下筷子。祁睿看着眼中颇有疑虑的妹妹韦秀,微笑着说道:“求你帮我个忙,做个数学模型。”

    听了大哥的话,韦秀皱起了眉头,“哥,数学模型可不好做,这东西我可不一定能做好。”

    “你要是觉得做不好,这没什么。我时间紧,你能否推荐一个你认为在这方面有能力的人。告诉对方,不会让他白干。我付钱。”祁睿坦然陈述着他所做的准备。

    “切!这等事还用付钱么?”韦震对大哥祁睿的说法有些不以为然。其他几个兄弟的神色里面大概偏向韦震的比较多些。不过其他兄弟都没说什么。

    挺大哥说给钱,韦秀的眉头舒展了不少。她继续问道:“你准备给多少?”

    “按现在日工资的两倍,三倍。只要他能在规定时间拿出东西来。都可以。”祁睿说的率直。他现在非常赞同老爹韦泽的一句话,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是难事。怕的不是这个钱,怕的是在规定时间里面解决不了问题。

    “有钱了!你有钱啦!说,今年要给我买什么礼物!”韦秀欢喜的先要给自己留下一份。

    “你要什么,我先给你打个白条行不行?”祁睿可不敢乱许愿,自家妹妹若是狮子大开口,搞不好就要侵占他付钱给人的预算。

    “小气!”韦秀能敲大哥一笔,她立刻选择先把大哥逼到墙角再说。

    “我这个预算有限。你是我妹妹,我敢先欠着你的,分期付款呗。该给别人的钱,我可不敢欠。”祁睿说的坦率。他突然觉得很开心,以前复杂的关系他总觉得不太能理顺。现在这些东西已经没那么难了。

    韦秀根本没有自告奋勇揽下哥哥的买卖,她简单问了祁睿的模型问题。眼珠一转,她就想出了人选。“我有个到公交系统的同学,她的专业对口。至于能力么,我只能说她在学校的时候数学建模从来都是第一。就是不知道军队里头的交通会不会比公交系统复杂。”

    亲眼见到了南京复杂的公交体系,祁睿笑道:“你觉得几十条路的系统和几条线的能比么?如果你的同学参加过这种复杂系统建设,肯定没问题。不过咱说清楚,如果他没这方面的实际工作经验,咱们就赶紧找有经验的。你可以让你同学帮着问问,他们单位有没有这方面的专家。”

    “我一会儿给她打电话。”韦秀得到明确的发包条件,也很顺畅的找到怎么办的步骤。

    “你要是对他这么有信心,让他晚上来一趟呗。”祁睿表面上看着镇定,其实心里面也挺着急的。

    “人家一个女孩子,大半夜来咱们家干啥?”韦秀有点奇怪的说道。说完之后她立刻意识到了要点,“哥,我这个同学是个女的。”

    听了这话,祁红意眼睛一亮。听到和韦秀年龄差不多的女孩,当老娘的自然而然的就会起反应。韦秀还是很聪明的,她笑道:“哥,你可别乱想。人家都结婚了。”

    一听这话,祁红意叹口气,“韦睿,你妹妹这年龄的孩子都结婚了。你这当哥哥的赶紧结婚。你是家里老大,你不结婚,弟弟妹妹也不好意思啊。”

    “别。谁愿意结婚,我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好。不愿意结婚也没什么不好。”沉默吃饭的韦泽横插一杠子。

    “就是你这么惯着他,韦睿才跟野马一样跑。”祁红意不乐意了,“韦睿的大哥韦昌荣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都有了。就算是年龄差的多,韦睿的侄子侄女都生孩子了。也没见他们耽误工作。”

    这种事情上韦泽也没准备和自家老婆强辩,女性从来不讨厌当母亲,这是她们dna里面的本能。而且祁红意的小心思韦泽更不想去戳破,即便不是马上就要过年了,有些事情也是别去触及的好。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