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87章 内外转换(十)

正文 第187章 内外转换(十)

    下雪了。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空飘落,有些落在地上之后没多久就融化成了水滴浸润着大地,有些则落在早就被寒风冻的冰冷的草叶或者树枝上,逐渐积累出一层冰雪时日的洁白来。雪下的越久,白色越多。黑色的道路在这白色的世界中愈发清晰起来。

    “八嘎!”乃木希典脸色发白的一脚踢飞脚边的一个午餐肉罐头盒,冲着北方的山口骂道。山口方向空无一人,通往山口方向的道路两边的火堆已经熄灭,黑色的木炭,尚未完全烧完的木柴已经盖了一层冰与雪的混合物,冷冰冰的毫无热度。北海道军吃的空空的罐头盒零散的分布在柴堆旁边,天知道他们已经离开这里有多久。

    “师团长阁下,我们还要追么?”参谋长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而且空气中若有若无的午餐肉的香气让他还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在计划中,明治军绕过一条山间小道直插这里,大概能堵住上万北海道军的退路。然而北海道军跑的跟兔子一样,他们连续两天两夜竟然好像根本就没有休息,只是一个劲的撤退。

    和北海道军打仗,明治军最大的感受倒不是对方的战斗力有多强悍,而是他们的装备太好。从虾夷共和国时代,北海道军的装备就比明治军强。最初是北海道军的橡胶鞋对明治军的草鞋。现在明治军终于普及了橡胶底的行军鞋,可北海道军则普及了内衬羊毛的橡胶底的军靴。乃木希典与参谋长脚上穿的就是缴获的这种中腰军靴,亲自体会之后,两人都感受到这种装备在冬季行军能力上的巨大优势。

    除了鞋之外,北海道军的羊毛绒衣轻便保暖,“劳动布”的军装耐磨耐操。人人一件军大衣,一个厚实的棉帽。配合了羊毛绒衣绒裤,北海道的“牲口们”可以随时往冬季冰冷的大地上一躺就睡,醒了继续开拔。明治军则只能背着沉重的被子,睡觉的几个人挤在一起。

    休息不好,体力自然会受到影响。即便日本有精神至上的传统,可现实世界是一个物质第一性的世界。精神力可以在嘴上随便吹,也可以在吃饱穿暖之时用来激励自己一下。在又冷又累的时候,肾上腺分泌都会受到极大影响滴。

    除了休息,重要的还有进食。午餐肉罐头、水果罐头、行军水壶,这些在明治军眼中昂贵到奢侈的玩意保证北海道军的伙食供应。明治军的官兵吃的是饭团,而且只有冰冷的饭团。北海道军把铁皮罐头往火堆里一放,水壶放在火堆旁边,不用多久就可以吃顿热乎的。吃完之后稍事休息,暖洋洋的继续前进。

    一点点的差距积攒起来,让计划中能够早半天截断北海道军退路的完美围歼计划变成了笑话。乃木希典的愤怒发自内心,日本自古就是个食草民族,北海道军现在的做派难道不觉得愧对先人么?

    即便身为敌对方的北海道军做出如此人神共愤的举动,乃木希典还保持了起码的理性。他下令不要再追,先稳住阵地,防备北海道军杀个回马枪。而且部队经过长时间的行军也已经很累,赶紧让大家休息一下,至少喝上点热水才是正经。

    命令一下,明治军就开始行动起来。看到部下们在避开军官视线的情况下争抢着空荡荡的午餐肉盒子,乃木希典只能装备没看到。因为有些缴获的缘故,乃木希典自己也吃过这种军用口粮。有肉味,却也不全是肉。配合了盐分十足的香浓调料,和刚蒸出来的饭团简直是绝配。再有北海道的鱼肉罐头,中国的黄桃罐头与烈酒的话,甚至能在军中撑起酒宴了。

    普通士兵们打扫战场的时候,先抢夺的自然是舒适的军靴,其次就是这种罐头。低级军官们则想方设法的把这两种东西归为己有,给上司送礼的时候,这两样东西是最实惠的。士兵没办法,只能把空铁盒收集起来烧水。有点肉味总比没肉味强得多。

    乃木希典知道为了这些东西,明治军里面甚至闹出过人命。对于士兵这不体面的做法,他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装作没看见。

    其实北海道军的断后部队也被乃木希典的出现吓了一跳。撤退很辛苦,这需要指挥官的果断,以及部队的凝聚力。即便是吃得好,穿得暖,没日没夜的赶路对于部队也是巨大挑战。本以为通过急行军把明治军远远甩在后方,突然发现如果行动稍有迟缓,就要遭到明治军的侧袭。后怕的感觉是难免的。

    不过好歹完整的撤出了部队,这种后怕也只是后怕。长州与萨摩藩为主的明治军在十几年前的戊辰战争中对东北地区的百姓干了太多民怨极大的事情。十几年来整个东北地区对明治政府都没有丝毫新任感。此次北海道军以北海道为基础,又盘踞在东北地区,双方各占据了可靠的基本盘。三千多万人口的日本分成了2000多万的明治政府和1000多万的北海道政府,力量对比开始进入势均力敌的阶段。力量的均衡意味着内战开始进入相持阶段。

    光复军的派遣人员也明白这些,领导告知众人,成功撤退的报告已经打给了军委。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放下这些想法,看看能否帮助北海道军完成日本东北的防御体系。

    政委说道:“毕竟北海道军十几年没有回到这里,民意反对明治政府,不等于民意就会支持北海道政府。单纯的从民意来讲,停止战争,好好生活,这才是日本东北民众真正需要的东西。”

    这些老生常谈的内容并没有让大部分年轻军人有太大兴趣,祁睿倒是对政委的话深感兴趣。日本东北民众希望赶走明治政府之后再也不用打仗,再也不用遭到兵灾。这种想法固然稍显幼稚,然而这个出发点并没错误。当下要做的就是在思想上把投入战争和胜利之后的好日子联系起来。

    不过转念一想,祁睿觉得这又未免太艰难。相持局面已经达成,想这么稳稳当当的将日本一分为二,明治政府与北海道政府都不会答应。内战需要分出高低上下,至少也得打到双方已经没有血可以继续流为止。中国内战结束才20年,当年长江流域死了几千万,西北死了几千万,淮河流域,云贵广西的人口损失也有千万之众。超过一亿人口在战争中死去,难道光复军就停步不前了么?

    “我倒是觉得在冬季可以组织一些反攻,下雪天的确阻碍军事行动,不过下雪天也让明治政府军那边的调动遇到问题。只要能够抓住机会,围点打援其实是不错的选择。”马晓明看来没有对战争的反思,他以单纯的军人角度提出了建议。

    有人带头,这些年轻的中级军官们立刻活跃起来。钱大多一面微微点头,一面把地图铺开。“撤回东北之前,北海道军在东京是主军,东京湾的布雷让北海道军遭受不小的扼制。现在明治军是主军,我倒是觉得北海道军可以在东京湾布雷。不仅是东京,包括濑户内海一带也可以去逛逛。北海道军的军舰吨位大,航程远。实施海上骚扰,足以让明治军的内部动荡。后腰上被人用枪顶着,这种感觉可不会好。”

    “那倒也未必,关键是这个成本。跑这么远如果没有重大战果,只能让明治军濑户内海附近的船队更小心而已。不过我赞成在东京湾实施骚扰。”李延年立刻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大家都投入进来,祁睿也没理由沉浸在对战争的反思中。他定了定神,就有了自己的思路。“明治政府此次会不会从京都迁回东京还是个问题。东京此时不稳,而且冬季迁都遇到的麻烦远比其他季节要多得多。东京打了这么久的仗,粮食供应也是个问题。我不觉得明治政府有能力在短期内完成粮食供应。没有粮食,他们难道时刻准备着弹压饥民么?留在京都就没这个问题,先稳定住东京的局面,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或者收获季节之后再回东京也不迟。”

    “呵呵!”马晓峰冷笑一声,“就日本的现状,他们还能有什么粮食收获?收获的粮食大多都会被征用做军粮。咱们内战的时候,陛下为了满足粮食需求,开辟了越南和暹罗的粮食供应线,这才让作为后方的东南诸省,以及集结了工业的沿海城市粮食不缺。我对那个战略佩服的五体投地,在战争的同时还能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人民自然觉得那仗打得好。北海道可能还好些,他们好歹有粮食供应基地,还有我们的廉价粮食供应。他们只要干好作为中转站的工作,就不缺购买粮食的钱。明治政府这边可就只能吃他们自己。若是希望等到粮食平息的局面,我只怕他们等不到。”

    祁睿一直觉得自己已经算是很有眼光的军人,可与同辈的优秀者们一谈话,他不得不认识到。天下的豪杰从来没有匮乏过呢。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