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85章 内外转换(八)

正文 第185章 内外转换(八)

    “总长阁下,我们不如在东京放一把火……”柳生师长向土方岁三提出了一条建议。

    不等柳生说完,土方岁三怒道:“住嘴!”

    一般来讲,大家都觉得土方岁三是一个很有机谋的人,既然要放弃东京,明治军很可能充分利用东京作为进攻东北地区的基地。放把火烧了东京,让这里变成一片火海并非是难以想象的手段。然而土方岁三根本没有做出任何思考,就断喝制止。柳生心里面一阵遗憾。

    “总长,如果任由明治军占领东京……”柳生继续尝试着劝说。

    “既然我们能够攻下东京,那就一定可以再次攻克东京。而且我们光荣的国防军是以保卫人民为己任,决不允许做出残害百姓的事情。”土方岁三带着极大怒气说道。他出身平民,少年时代经历过很多,对于普通百姓的阶级感情并没有因为成为北海道政权的大人物而有丝毫动摇。

    刚成立虾夷共和国的时候,土方岁三就认为“成立虾夷共和国要彰显的是对抗明治政府的决心,没有理由让百姓们为此受苦”,所以阻止榎本武扬在北海道收取重税的提议。北海道政府能够从幕府余孽转而成为一个基于日本人民的共和国,以土方岁三为首的一众平民出身的骨干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让土方岁三在战场上大杀敌人,他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但是让土方岁三祸害敌对一方的百姓,他也是决不允许。

    担心柳生这类家伙会私下行动,土方岁三让原田左之助统领的师最后撤出东京。“原田,决不允许任何人祸害百姓,你能做到么?”

    原田身高185,在此时的日本人中属于罕见的高个。听了土方岁三的命令,他爽朗的一笑,“总长,遇到捣乱的人,可以砍了么?”

    土方轻哼了一声,“试图放火者,格杀勿论!”

    不过想起原田坚持在东京与明治军决战的立场,他又跟了一句,“你也要按计划撤退。”

    “放心吧,总长。我的肚子已经尝过金属的味道了,我可不想再来一次啦。就算是再来一次,也等我砍下山县有朋的脑袋之后再说。”身材高挑,仪表堂堂,不过这位从新选组时代就被公认为美男子的枪术豪杰说话总有种轻佻的感觉。

    土方只是哼了一声,他早就习惯了原田的轻佻。这厮某种意义上就是个不知轻重的混蛋,曾经因为和人争执,干脆自己玩起了切腹。虽然最后运气好保住了一条命,肚子上却留下一道横切留下的伤疤。所谓“我的肚子已经尝过金属的味道”,指的就是这件混账事。

    然而原田虽然性格急躁,说话轻佻,却意外的很反感欺压弱小。对女性格外的尊重,在选举中,这厮曾经差点以高票当选北海道共和国很重要的“妇女部”主任。并非是因为有人故意要整原田,而是他是真心赞同来自民朝的“男女平等”政策,并且公开宣布支持。导致女性们很希望这位大人物能够出任妇女部主任。若不是原田亲自跑去向妇女代表们恳请,并且推荐他夫人出任妇女部主任,只怕他就会当选啦。

    有这样的一个人断后,土方唯一担心的是这个家伙仰天长啸之后,带着部队去和追上来的明治军拼命。祸害人民的事情他一点都不担心。

    十几万人的撤退是个大行动,土方需要把全部精力都用在指挥调度上,治安工作就交给原田来负责。原田不负使命,每从一个丁目撤离兵力,他都派遣一支小队维持治安,稳定地方百姓情绪。同时弹压那些蠢蠢欲动的势力。不管嘴上多么不正经,原田一点都不敢对自己的责任有丝毫懈怠。大部队中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丝毫的懈怠都会带来很大问题。

    “师长,有人试图在银座抢掠!”部下飞奔进师部的时候,原田刚刚回来。在土方岁三的指挥下,部队选择了轻装出发,凡是不利于长途行军的无用辎重统统放弃。原田干脆就在各个地区把这些东西低价销售,或者送给江户的穷人。非得说有什么深刻的想法倒也不至于,原田只是觉得这些东西在撤退后任由那些流氓争夺,还不如干脆就送给穷人。

    一听有人抢掠银座丁,原田大怒。此时他的部队已经分散在东京,除了维持秩序之外,还有制造北海道军并没有撤离的假象。其实这帮人都准备好了行装,只要一声令下,几个小时之内就能全部撤离东京。

    手头的兵力只剩了一个团,原田干脆自己带领了一个营的部队前去银座。不管是其他部队的士兵还是蠢蠢欲动的地痞流氓们,原田准备痛下杀手予以消灭。

    银座此时家家闭户,户户上门,空荡荡的街道上看不到什么人。就在部队正在试图搜索抢掠者的时候,原田整个人警觉起来。他嗅到了淡淡的血腥味,这不是战场上的味道。战场上更多的是硝烟的味道,血腥味里面还有难以掩盖的人肉散发的味道。一发炮弹下去后尸体基本没有完整的,而且即便被打死,其实出血未必很多。大量死者都是内出血导致的死亡。可此时的血腥味如此浓烈,那是血管被切断之后大量喷出血液才会造成的味道。空荡荡的街道,血腥味。当年在京都与玩天诛的维新志士的感觉不自觉的开始复苏。这让原田整个人本能的昂扬起来。

    “师长,有人被杀,我们的兄弟也受伤了。”前面跑来的士兵对原田喊道,而且经历过战场考验的士兵脸色颇为难看。

    原田也不管那么多,他快步向前。很快就在街道上看到了十几名死者,还有七八名伤者靠在街边的门坐着。受伤的士兵们已经包扎完毕,见到师长来了,连忙介绍着情况,“这些人好像咱们的人化妆之后又带了几个东京的流氓。看样子想放火。我们上去阻止,他们立刻就对我们动手。”

    这话听到了,也知道了,然而原田的注意力大部分却放在那些尸体上。所有尸体都是一刀毙命,下手干净利落。在火枪占据了战场绝对主流的当下,能挥出这样斩击的人已经没多少人。若是没有砍过几十上百的人,是办不到这样事情的。哪怕是所谓的剑豪也不行。这是杀人的斩击,这是通过不断斩杀人类才完善的技法。

    “谁救了你们。”原田头也不回的问道。

    “矮个,红头发”受伤的士兵回忆着。

    “身手很快,看不清楚……”

    “好像脸上有十字伤疤……”有眼神比较好的士兵答道。

    “十字伤疤么?”原田豁然转身追问道。

    伤兵被原田的举动吓了一跳,在原田师长的脸上浮现出来的是他们从所未见的狂喜。在这一瞬,原田看上去整个人都变了。即便他平素里说话轻佻,但是作为师长该有的威严和立于众人之上的风度还是有的。然而在这一瞬,原田看上去仿佛变成了一头因为看到猎物而喜悦的猛兽。

    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眼尖的士兵答道:“好像是有……”

    没等原田说话,跟着原田前来的士兵已经喊道:“那边有人!”

    “把我的长枪给我。”原田对警卫喊道。这些年来原田始终让警卫带着他的长枪,和土方岁三的日本刀相同,长枪也是中国赠送给原田的礼物,不管是枪刃或者枪杆都由极佳材料制成。

    握住长枪,原田把腰间的手枪枪套打开,对着部下喝道:“来几个人跟着我,其他人封锁街道。”

    大量的血喷洒在地上,人踩过之后脚底就会因为沾上血,继而沾上更多东西。在京都与维新志士们的厮杀中原田积累了太多跟踪经验。在别人看来普普通通的道路,他就能看出其中的不同来。

    带领着警卫一路沿着痕迹追下去,原田觉得长久不用之后这技术已经生疏了。他的眼力和判断力远不如年轻时候的敏锐。就在他觉得完全没办法继续的时候,原田看到前面小巷中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是用现在出任北海道警察总监的斋藤一交过手的身影,那是与英年早逝的冲田总司交过手的身影。那个人平平静静的站在小巷里面,虽然低调,却露出如同出鞘利刃般的感觉。

    “你们停下,不要动手。”原田命令警卫止步,他自己手握长枪一步步的向那个身影走去。如同面对老朋友般,原田率先开口了,“好久不见,我以为你已经死在什么为人不知的地方啦。”

    “你们在防备有人火烧东京么?”小巷中的人沉声说道。

    “是的,你杀了那几个混蛋,我真的很感谢呢。”原田爽快的答道。

    “我在这里等你并不是想和你动手。”那人继续表明着立场。

    “我一直想和你动手,现在有这样的机会,我可不想放过。”原田仿佛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师长的身份,用着当年新选组组长的态度大声说道。

    仿佛完全没听到原田挑衅的话,小巷中的人继续沉稳的开口,“你不想知道是谁把你们的情报泄露给明治军的么?”

    原田终于停止了逼近的步伐,北海道军最终决定撤退并非完全是那个叫祁睿的年轻人真的有巨大的说服力,而是因为北海道军自己的确遇到太多的困难。其中之一就是北海道军感觉到自己内部有向明治军通风报信的人员。在进入东京之前,北海道军的情报就没有这个问题。所以北海道军不得不怀疑是内部有人与东京里面的某些人勾结在一起。

    情报不断外泄对部队的威胁太大,在肃清内部叛徒之前,原田也不得不接受了撤退的命令。不管他多想和面前这位十几年前的老冤家动手,身为师长的责任感还是束缚了原田的行动。

    “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原田完全停下脚步,正色问道。对面那位看来还是在为明治政府效力,完全不同的立场下,他并没有告诉原田有关奸细的理由。

    “我并不喜欢德川家,而且我也没想到你们居然会真的对百姓毫不侵害。”对面那人说出了两个理由。然后他就说出了一个名字。原田愕然,这名字显然大大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就在他错愕之际,那个人突然转身消失在街口。原田的卫兵连忙去追,却再也看不到任何人的踪迹。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