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84章 内外转换(七)

正文 第184章 内外转换(七)

    土方岁三都忘记了“很有说服力”和“完全不靠谱”这两种感觉上次同时出现在自己心中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打仗不谈兵力部署,不谈前线后方,而是用数个多元多次方程式的联动计算体系。

    北海道完全学习中国,包括教育体系也一样。多元多次方程式里面平方、开放、开平方,还有其他几种计算模式,土方岁三也大概有个概念。然而积分,多重积分,求趋势,这样的高等数学在他看来就犹如鬼画符。

    年轻中国军人拿出的“力量曲线”从推导结果来看比较符合北海道军的战局发展,但是这种纯数学模式的计算方法难以让土方岁三接受,更不用说是其他日本将领。那帮主张在东京与明治军决战的将领对此完全不能接受,包括那些认为需要撤退的将领也不觉得这些莫名其妙的数字就是他们撤退的理由。

    听的人不能接受,讲的人其实不一定就彻底信服。就如光复军历史上的理论突破一样,先行者韦泽有盲目支持者,却没有太多理性支持者。负责讲述的年轻中级军官都不是混资历的菜鸟,他们的战斗经验同样丰富。冷冰冰的数字和复杂的数学模型的确可以从大方向上作出评估与判断,但是战争是人类之间的互动。若是不谈战争的恐惧或者奋战时必然燃起的热血,战争也就不存在了。数学的方式基于理性与严谨的基础之上,数学的方式却没办法将“情绪”这个在战争中不可避免的重要参数可靠的量化。

    看着一众对于数学计算并没信服感的众人,祁睿很想给自家老爹辩解几句。哪怕是出于对老爹的敬爱,或者是面对一众人不支持的态度,祁睿就自然而然的生出要护卫自己父亲的冲动,这不是能用数学来分析的东西,而是完全的感情。

    “我国皇帝陛下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我想这点已经是诸位都很清楚的事情。中国自古以来就讲究战略,称为为庙算。作为中华文化的继承者,我国皇帝陛下将其发展丰富为现在大家看到的这些计算方式。我最初接触这些东西的时候也有过怀疑,我自己也打过仗,不依靠这些东西的时候我也能打胜仗。但是我现在的想法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们到底是该怀疑这种方法是否可靠,还是应该怀疑我们自己的能力低,所以考虑战略问题的时候没有能力立刻理解这种方法的先进性与可靠性呢?”

    为自己的父亲辩护,对于祁睿来说是很少见的事情。父亲在自己儿子眼中未必是一个很讨人喜欢的角色。接受规矩,承认权威,男性本能的就不喜欢这些。而父亲无疑从最初开始就是规矩的制定者,权威的拥有者。哪怕明知道自家老爹是正确的,祁睿的情绪里面不情不愿的比例也相当大。

    接受自家老爹的安排,“韦睿”就得变“祁睿”。接受自家老爹的安排,在别人大谈自家父亲如何了不起的时候,祁睿就只能多谈谈他已经退休的“大学老师”出身的母亲。祁睿对此早就不爽的很了,堂堂中华民朝皇帝韦泽的长子,成绩优秀,身材高挑,相貌不错。单靠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到哪里都被人看好。对别人顺理成章的事情,在祁睿这里就变得不能触及。

    现在要求众人接受韦泽的权威性之前,祁睿自己首先就必须接受老爹韦泽的权威性。但是在这一瞬间,祁睿觉得自己的心态也变化了。既然一定要追随和支持自己的老爹,不情不愿毫无意义。祁睿也快30了,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他也知道老爹所做的一切都是要保护儿子祁睿,而不是要故意刁难他。就如这些冰冷的数学模型目的不是要让战争变得无情,而是要让决定战争发展的指挥官们能更加理性的看透所面对的局面。

    “每一个战争的命令都将决定成千上万参战者的生死,错误的命令会让我方出现大量不该有的伤亡。我一直认为任何指挥官在下达命令之前,都是希望胜利,希望自己一方的损失能够降低到最少。这点我从不怀疑。但是空有想法,没有可靠的方法,任何命令的结果与最初的想法可能大相径庭,甚至是截然相反。当现在当时几乎是最强军人的韦泽陛下根据他个人经验提出一个想法的时候,我们到底是先选择去追随,还是因为我们自己感觉不习惯,所以本能的去选择怀疑。这是一个态度问题。到底是韦泽陛下更强,还是我们更强。可否把这件事先弄明白?”当自我认知终于得到了定位之后,祁睿发现曾经让他觉得害羞、抵触,甚至是不满的东西荡然一空。在表达态度的时候,他竟然有了属于自己的思路。

    人的名树的影,如果祁睿只是一个劲的说“数学算法就是好啊就是好”,在座的众人大概能不反唇相讥就已经是很客气的做法。现在祁睿直接问众人,觉得是自己能干,还是韦泽更能干。这还真触及到了问题的关键。要不要服从韦泽皇帝陛下提出的方法,对于光复军来说不是问题。对于身为外国人的北海道军就是一个大问题。

    祁睿也在自己思想变化之后立刻明白了这些。心里面恍然大悟,自然就拿出了应对方法。祁睿继续说道:“北海道军的诸位,你们有自己的管理系统,并不需要服从我国皇帝陛下的命令。而我要说的是,我国军队之所以战无不胜,就是完全贯彻了韦泽大元帅陛下的领导。现在我们来这里并非是要求诸位服从我国皇帝陛下的指挥,作为友方,我们是来支援诸位的。到底是接受一个明显更善战者的善意支持,或者是坚持自己的理念,按照自己的想法来作战,这是贵方的内政。我们现在只是提供这样的支持而已,并没有强迫诸位接受的打算。不过作为军人,我必须要说,现在可供诸位做出决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不管你们最后怎么决定,一旦开始下雪,北海道军那时候再日本东北,就得选择在东北实施防御作战。北海道军那时候在东京,就得选择在东京地区与明治军进行战争。不作出选择也等于是一种选择。”

    韦泽教育祁睿的时候说过,“实话说实,瞎话说瞎”。现在祁睿就把面对的实情撂在桌面上。不管北海道军的将领怎么想,光复军这边的众人都微微点头。不选择本身也是一种选择,从战略上讲,可供选择调整的时间从来不是漫长的。一旦开始下雪,选择期就已经结束。不选择就是放弃了战略主动权,自己都放弃了,剩下的就只有等着敌人来收拾自己。

    土方岁三看向祁睿的目光里面郑重了不少,这个不到30岁的年轻中国军人还有自己的稚嫩。从地位上讲,一个少校在两百多万人数的中国军队里面车载斗量。可他在战略观点上的认真与可靠程度还真有些出人意料呢。

    “我们会再考虑一下。”土方岁三很巧妙的下了逐客令。北海道军就战略方向做出最终决定的时候,光复军是不适合明着掺乎进来的。

    光复军代表们出来的时候没说什么,从领导到同志全部不言不语,这做法让祁睿觉得心里面有些发虚。难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不成?错到让同志们都不愿意去批评不成?但是反思之后,他也找不到自己错在哪里。就如祁睿认为“何指挥官在下达命令之前,都是希望胜利,希望自己一方的损失能够降低到最少”一样。祁睿扪心自问,他所做的一切判断都是他自己现在能拿出的最高水平,或许以后他成长起来,会发现比这更好的选择,可那是虚无缥缈的未来。就现在来说,祁睿已经尽力了。

    “如果你当时真的问心无愧,那么你要做的就是把事情放下。任何事情的发展都不是我们能够预料的,听天命,尽人事”。感到困惑的时候,自家老爹的教导不由自主的出现在祁睿心中。摆脱了对老爹逆反情绪之后,祁睿很自然的选择了按照自家老爹的教导来做事。他在心里面完全放下这些无聊的烦恼。身为军人的工作很多,有太多工作等着祁睿要做。最现实的就是,他回到办公室之后需要把自己在工作时候翻出来的文件完全放回原位,别看这是个小事,其实也要花不少时间。

    之后的两天里面大家很少主动和祁睿说话,即便说话也完全是工作上的交接。对于祁睿不自觉间完全主导了此次与北海道军商谈的行动,同级的人没吭声,领导也没发表意见。

    两天后,北海道军派人请光复军派遣人员去谈事情。领导去了没多久就回来了,他把一众同志召集起来说道:“北海道军决定撤回东北。”

    不少人都是一惊,祁睿倒是长长松了口气。这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让祁睿自己都很讶异,决定了几十万规模战争的走向的发展,在祁睿以前的想象中本该是令人激动的大事。可祁睿的感觉是“好不容易解决了啊!”

    “很多困难是真正存在的,不过更多困难都是我们自己想象出来的。分清现实和想象远比我们自己想象的更复杂。”如果是以前,祁睿即便是想起这话,也会用批判的角度去“发现”这话和现实的不同。现在他没了这种思路,因为祁睿感觉自己明白了老爹韦泽和他的不同。

    老爹韦泽就是中华民朝的皇帝,老爹韦泽就是中华光复党的主席,老爹韦泽就是光复军军委主席。而祁睿以前一直没弄明白,祁睿就是祁睿。弄明白了自己就是自己的现在,祁睿发现现实中充满了祁睿要做的事情。任何人每天都只有24小时,想在这个时间里面完成当天的工作,以祁睿当下的能力来说,他是真的干不完呢。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