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82章 内外转换(五)

正文 第182章 内外转换(五)

    除了祁睿之外,其他的学员都是第一次去日本。※〓要看△〓书.书1_k︿a书n□s_h︿u.让祁睿有点嫉妒的是,出的途中大家有大量的资料和照片用来介绍日本的局面,其中很多还是祁睿他们去的那次收集到的内容。这些精挑细选出来的年轻军人们和之前那些相比,勤学好问。对于有过到日本经验的祁睿,他们根本没有放过。

    理解能力,抓住问题关键的能力,都让祁睿生出强烈的危机感。这让祁睿忍不住暗自感叹,天下不是没有豪杰,只是有没有机会遇到这帮人。真遇到这帮人的时候,祁睿才觉得这帮人实在是够生猛,一种自卑的情绪油然而生。

    不过他毕竟是老爹韦泽教育出来的人,祁睿也开始自我调整。大家此行的目的是帮助北海道军稳住阵脚,不要导致崩盘的局面。如果这件事完成了,大家都能得到奖赏。若是因为羡慕嫉妒而干出单纯因为利益拖后腿的事情,以这帮人的聪明,大家怎么可能不知道?

    以坦荡态度合作就能都得到好处,以阴暗的心思去做事,就会导致恶果。何去何从没有讨论的必要。调整好了心态,祁睿倒也稳住了心神。他也认识到,自己真的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如果之前没有嫉妒,只是因为祁睿自觉的比别人更强,没有嫉妒的理由。可不是他真的如自己所想的那样,道德上越了低级趣味。

    老爹韦泽面对豪杰的时候又是怎么选择的呢?强者面对弱者的时候自有宽容心,可面对强者的时候,面对时时刻刻刻看到自己不足的局面,除了学习别人的优点之外,又该怎么调整自己的心态?祁睿以前没这种需求,所以也从没请教过这方面的问题。他现在非常想弄明白这个问题。

    和这帮优秀的人在一起,时间过得飞快。※△要看书.□1 ̄k书a看n书shu.大家都深知准备的重要性,前期大量准备消耗掉了在船上渡过的时间。军舰在仙台停泊,小船把这帮人送上岸的时候,祁睿心里面更多的是忐忑。船上的准备不等于具体战况,亲自抵达战场,迎面而来会是什么消息。他根本无法想像。

    东京湾被明治军海军布设很多水雷,以北海道军现在舰队实力,他们不愿意去冒险。部队就走6路南下。民朝国内建起达的铁路网,几百公里的长途行军是作为训练科目存在,真的战争期间自然能坐火车就坐火车。靠两条腿行军颇为辛苦,日本的道路也不适合用卡车。祁睿的精力大部分都消耗在行军上,埋头走路的时候,他也会考虑卡车在军事上的应用可能。一条几百公里的行动路线上哪怕只有一个让卡车无法通行的关隘,整个车队就要抓瞎。他老爹韦泽所说的情报无疑是最大的要点。内线作战与外线作战的差距太大,一支强有力的工兵队伍是机动作战的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行军、休息、吃饭、睡觉、继续行军。军人大展拳脚的场所是战场,在抵达他们绽放自己专业能力的场所之前,先要经历的就是艰苦的行军。踏进战场意味着面对死亡的恐惧,前往战场还要历经辛苦。这就是战争的现状。和祁睿他们同行的还有日本士兵,祁睿他们的沉默更多的是这些人的自我修养。有口气多暖暖肚子,无疑是最有利的选择。日本士兵们神色凝重,甚至露出明显的不安。战争对他们来说更现实,也更残酷。

    经过三天的跋涉,队伍终于抵达会津藩。祁睿他们没有停留,而是继续前进。这次倒是有马骑了,不过前面的道路上就不那么安全,明治军在上百公里的战线上和北海道军胶着,大家控制的山区犬牙交错,谁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

    之后两天的路程上,远处的枪炮声成了家常便饭。△〓壹看书〓△.祁睿看到其他同志的脸上神色始终是阴沉,他自己也觉得心头如有千斤巨石。行军途中,祁睿突然想起他的父辈们据说在战争中也能有说有笑。当年他听到的时候还觉得战场就是如此,等他真的在战场穿行的时候,什么叫做笑,为什么要笑。祁睿完全找不到任何理由。那种欢愉的情绪和战场格格不入,他现在完全怀疑那些老家伙们就是在吹牛。战场上谁能笑得出来呢?

    隆隆炮声中,一众人终于抵达了东京。日本的都在祁睿看来大概是扩大了很多倍的县城。低矮的房屋,窄小的街道。非得说的话,甚至不如北海道的府札幌。札幌好歹是中国帮助设计的,宽阔的街道,街道两边的五层楼房组成的生活区也有个中国二线城市的模样。

    北海道军在军部旁边给中国代表团安排了一个院落,很快就有之前的中国观察团成员过来给大家介绍情况。“冬季大雪季节马上就要到了,现在的选择只剩两个。要么和明治军决一死战,要么就推倒东北山区固守。两个决定里面哪个都不好下,山区看着好守,但是过冬的装备大概还没准备好。而且明治海军奸猾无比,极力骚扰运输线。北海道军倒是比较倾向在东京决战。”

    大概介绍了情况之后,就轮到这帮年轻人说话了。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稍微有些迟疑。

    “我……现在……”祁睿和李延年几乎同时开口,然后同时闭嘴。

    “你先说。”领导让早了半秒吭声的李延年先提出看法。

    “如果在山区防御的准备不够充分,守在东京的准备就已经充分了么?我听说没什么船只敢通过海路给东京运输物资。”李延年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祁睿心里面一阵失望,他的问题和这个差不多。既然李延年先说了,祁睿接下来就没什么好说的。是不是找出些和李延年不同的思路?祁睿忍不住冒出这么一个念头。不过片刻后他就给否决了。大家都是行家,没话找话会被一眼看穿。既然如此,那就老实的承认自己的看法与李延年一样就好了。

    “北海道军觉得可以用吃水浅的船只运输物资,这样的话触雷的几率就会大大降低。”领导解释了当下的情况。看来北海道军真的不想放弃到手的东京。

    李延年听了这个说法,他也暂时沉默下来。

    “祁睿,你怎么看?”领导让祁睿言。

    “我的想法和李延年同志一样,国内认为北海道军还是退回山区更好。东北这边是他们认为比较可靠的地区。东京只是一个争夺区。如果冬天在这里打仗,就要承担起市民的粮食供应,这是很招人痛恨的事情。既然如此,东京就是个包袱,丢给明治军或许更好。”祁睿说了自己的想法,前半段是他原本的想法。可后半段不由自主的就出来了。光复军对于人民的情绪很重视,这种想法并不稀奇。

    领导也没有特别的反应,看来他在这些方面上早就尝试过说服了。沉默片刻之后,领导说道:“现在北海道军觉得自己还能打下去,认为丢失东京对他们的声望影响很大。所以战局未必有利的时候,他们还是希望坚持……”

    “如果我们告诉他们,这是陛下的命令。这些人会接受么?”马晓明开口问道。

    “陛下并没有这样的要求。”领导答道。

    “那我们就向陛下报,请陛下下达这个命令。如果我们经过调查研究,认为撤退势在必行。那就请陛下帮我们达成目的吧。”马晓明并没有因为要劳烦韦泽就有丝毫退缩。

    看着领导沉思的模样,祁睿心里面更受震动。他觉得自己是韦泽的儿子已经够敢作敢当,没想到在年轻一辈里面能够果断下决定的人有的是。从军事角度来看,这个决定并不能算错。只要中国的代表团的确可以经过调查之后做出判断,自然可以要求韦泽来做接下来的安排。只是从来没人敢这么干净利落的提出这样的解决办法。

    “其他部门下令不行么?”李延年看来也被这个建议骇住了,他连忙问。

    “如果其他部门下令能行,也可以考虑让其他部门下令。不过我觉得若是咱们的军委下令,只怕北海道军未必肯听。即便听了,也会提出诸多要求。陛下下令,他们一定会先服从。从解决问题的角度来看,这样最快。”马晓明爽快的答道。

    “在东京决战一定打不赢么?”钱大多也表了意见。

    “几十万人已经在这一小块地方上打了几个月,能赢早就赢了。现在已经打成了烂仗,到东京的6路运输线咱们刚走过,这条线很难支撑大规模作战,海上运输线又被卡着。东京已经是个大包袱。赶紧变外线作战为内线作战才是最好的选择吧?”马晓明继续陈述着自己的想法。

    祁睿在这些天的相处中现马晓明是个非常能看透问题关键的一个人,平素虽然不太爱说话,一说话总能说道点子上,现在他的看法无疑直指问题核心。背着包袱打烂仗,是一种极为不负责任的态度。不管坚持这么做的人到底是基于何种看似非这么做不可的想法,错的事情就是错的。

    想到这里,祁睿说道:“要么我们再和北海道军的总指挥官好好谈一次吧。”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