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79章 内外转换(二)

正文 第179章 内外转换(二)

    “爹!娘!周新华欺负人!”孙玥对父母只说了一句,眼泪就涌了出来。

    孙玥的父亲孙永平是开国少将,她母亲范秀莲是开国少校。即便不是第一流的军人,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周新华虽然也是少将,和开国老前辈一比,他还真不算啥。

    听女儿哭诉,老两口连忙问起宝贝女儿到底怎么回事。他们当然知道周新华是韦泽的大秘书,平素里也没听说这人是个仗势欺人的家伙。

    “我不过是想帮着都督全一下面子,那周新华就说我思想有问题……”孙玥几乎是抽泣着把发生的事情向爹妈说了一遍。这等时候她能依靠的就不是一个副处级干部的丈夫,而是自己的父母了。上次那件事过去@≌@≌@≌,.↓←.←之后的第二天,周新华就在秘书们的会议上把孙玥训了一顿。孙玥并不觉得自己真的犯下什么错误,韦泽都督有资格豪气干云,可作为手下却不能没有基本眼色。该为都督考虑的事情自然得先考虑好才行。

    周新华对孙玥的想法完全不支持,除了讲了一通大道理之外,还情绪激动的吆喝,“你要是思想上还这么想,那就别干了!”

    好心被当做驴肝肺,好心还为自己惹来祸端,孙玥完全没想到事情居然发展到如此地步。委屈是自然的,更大的情绪则是恐惧。被选为韦泽都督的秘书,那是要过五关斩六将的挑选。孙玥完全想不到万一被撵走,她该如何面对那些对她的成功无比嫉妒的同龄人。更不知道该怎么向父母交代。

    孙少将最初的时候还真以为女儿受了天大的委屈,听完了女儿的哭诉之后,他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指着女儿,孙少将骂道:“连都督都敢糊弄,你好大胆啊!”

    孙玥从小就娇生惯养,哪里被老爹这样骂过。她愣住了。范秀莲见老头子就要大发雷霆,她好歹也是开国功臣,虽然官阶比丈夫低,可两人之间却没有天差地别的等级差距。老太太连忙劝道:“这孩子也是好意。”

    孙少将可一点都不这么觉得,他只是心疼女儿。或者说因为女儿从小到大的表现一直很优秀,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对女儿发火。老伴一劝,他怒气勃发的对老伴嚷道:“好意个屁!就她这样的放到军队里头,谁也不会觉得她是什么好意。居然糊弄到都督头上去了,她以为都督是好糊弄的?她以为下面的人都是傻子不成?”

    孙少将的老伴范少校也是从广西一路走到广州去的,女人家意气风发的走过万里征程,同样获得了开国功臣的荣耀和身份,她自然不可能是什么受气的小媳妇。见丈夫居然对自己发起火来,老太太毫不迟疑的对着老伴怒道:“你在家耍什么横!你真横就去找周新华横去。你是个少将,那小毛孩子也是个少将。少将对少将,这才算是公平吧?冲我们发火,很有面子么?”

    被老伴这么一通抢白,孙少将暂时停顿了一下。不是因为他理屈词穷,而是他没办法立刻在家事与公事之间找到一个平衡。范老太太抢白了丈夫一番,然后转头对露出撒娇表情的女儿严厉的呵斥道:“你逞的是什么能?都督的事情你也敢管?”

    也许是从小就被母亲训斥惯了,孙玥立刻就显得顺从起来。她问道:“娘,那现在怎么办?”

    老太太没有立刻回答。这件事牵扯的人不多,可牵扯到的人地位太高。她也不敢立刻就自己拿出一个什么方案出来。

    孙少将只觉得有些糊涂了。这本来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他女儿本来就做的不对。军中对责任看的非常重,谁的挖的坑,谁就得来填。都督挖了一个坑,都督自己跳下去把坑填了。这本来就是应该的。怎么到了女儿这里就成了都督挖坑别人来填坑?韦泽都督挖的坑,他自然填的了。让别人来填,就算是把命填进去也填不满。要是在战争时期,这么做的人即便侥幸成功,只怕也被人背后打黑枪了。

    现在孙少将最不理解的是,为啥他闺女居然就能想出这等烂办法,而且自以为计的去瞎折腾。若不是牵扯到闺女的前程,孙少将其实心里面还是想为周新华的处置叫声好呢。

    就在此时,老太太定下了主意。“过几天我们的读书会就要开会,我和祁家妹妹说说。看看她能不能从中给说说话。”

    一提起那个打着读书会幌子的“饮酒会”,孙少将就觉得很无语。这个纯女性组成的团体看着没啥,真的折腾起来还颇有能量。在找人抵话,拉近乎上,饮酒会甚至有些手眼通天的意思。孙少将却也没就此发表什么言论,毕竟是自家女儿的前程,他一点都不想让女儿丢了工作。

    想了办法之后,老太太再次转向了女儿孙玥,她语气变得极为严厉,“你现在立刻开始写检讨。不许狡辩,不许给自己一句解释。就是写清楚,你错了,绝不再犯。一会儿给我念念。写完之后,一个字一个字的给我念。别想骗我。”

    孙玥只觉得头大如斗,居然要写检讨。写检讨就是认罪了,认罪了之后岂不是给了周新华开除她的理由了么?只是心里面再抵触,孙玥也不敢杵逆了母亲的意思。在父亲这里,孙玥是任何要求都没有被拒绝过的小公主。在母亲这里,她的身份一直是必须服从的女儿。积威之下,孙玥乖乖的去写检讨了。

    检讨可也不是那么好写的,既然心里面并不服气,写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把这些情绪流露出来。即便被母亲一字一字的逼着改动。孙玥心里面的痛苦只是越来越甚。好不容易拿出了一份完全违心的检讨,孙玥已经心如刀绞。

    等孙玥离开之后,范少校突然长叹口气,“这孩子根本不知道官场的艰难啊。”

    “有什么难的。咱们紧跟着都督过了多少大风大浪,怎么到他们这里就难了。”孙少将不赞成自己老伴的观点。

    范少校眉头紧皱,无奈的说道:“那是你我,咱们这些人都知道要紧跟着都督。可这帮孩子们哪里知道这些。你就看咱们孙玥,她居然把手段耍到都督头上去了。在下面玩这等把戏也许能过,到都督这里玩这把戏,不是找死么?”

    听老伴这么讲,孙永平少将有些意外,“那你还让她写检查,还说要保住她的位置。”

    “我若是不这么做,她能听话么?你平时就知道惯着她,看看都把她惯成什么样子!”范少校怒道。“我让她写检查,那时候虽然已经想给她调个工作,却还想着是不是给她个机会。就看她写检查的时候那种样子,我已经死了这条心。她检查交上去,咱们就给她调工作。不能让她再干下去,继续干下去迟早出事。”

    孙少将面对范少校睿智的发言,暂时不吭声了。他自然心疼女儿,最初的想法和老伴其实一样。不过孙少将是想直接要女儿听话,实际执行中远没有他老伴手法柔和。见到了这做法之后,孙少将很认同他老伴的步骤。这个检讨是必须写,而且一定要写的让周新华认同才行。这就如同在一个部队里惹了祸,再去另外一个部队之前,无论如何都得把这事情给摆平吧。

    如果是自己选择离开,而且与周新华达成了妥协,周新华自然不会乱说什么。不然的话,周新华随便的一句话就能让新单位的领导知道真相。孙玥不是从韦泽都督秘书的职务上求进步,求发展,而是混不下去不得不离开。那时候毁掉的可就是孙玥的所有前程啦。这个检讨必须得有,即便有了也只是其中一步。孙家还得和周新华达成妥协,认了周新华天大的一个人情才行。

    “这些孩子们都怎么想的?”孙永平完全不能理解自己女儿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不是因为她耍这么一个手段,而是因为她耍手段的时候居然完全不看对象。

    “你以为现在下头都是什么好人?”范玉莲叹道,“我们造反的时候就知道当官的孩子都不是好东西,现在看,这和爹妈是不是好人关系还真不大。这些孩子啊,他们见下面的人都是这么办事的,自然觉得这么办合情合理。他们哪里知道都督是什么人物。他们还觉得都督和下面那些人都是一号货色呢。”

    “哎……”这话引发了孙少将的共鸣,天下终于太平了,大家都能吃饱了。可有些事情却与孙少将他们当初的理想完全不同。光复军老兄弟们最初造反大多是混不下去,或者是跟着太平军起义。太平军所说的“有田同种,有钱同花”,这理想的确让他们这些老兄弟们觉得认同。

    后来跟着韦泽都督脱离大杀自家兄弟的太平军,开始了打天下的历程。都督搞土改,发展工业。某种意义上只是让“有田同种,有钱同花”的理想被真正实现了。可这种原本被认为是天堂一样的理想终于出现降临的趋势之时,老兄弟看到的事实并不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世界。这个美好的现状所滋生的只是更多的丑恶,更多的混乱。

    小人们都敢去尝试蒙蔽韦泽都督这样的大英雄大豪杰。即便为了自己女儿的死都不怕,可孙永平不得不承认,他的女儿的确不是好人。

    失望和无力的感觉充斥着开国少将的胸膛,他叹口气,“我们退休吧。反正年纪也差不多了,咱们的上一笔退休金也没花多少。退休之后还会再给这么多钱。咱们到各地逛逛,到处都有老兄弟。我也想着趁着死前再和大家都见一面。都这个年纪了,见一次少一次啊。再说,他们把他们所在的地方吹的跟花一样,我也早就想去看看!”

    范玉莲握住丈夫的手,孙永平觉得妻子的手掌很凉,然后他听到妻子语气幽幽的说道:“我倒不是不想退休。只是这些孩子,我操心啊。”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