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77章 危机扩散(十九)

正文 第177章 危机扩散(十九)

    “土方总长,我们难道真的有重建幕府的打算么?”梅川师长带着谨慎的表情提出了一个问题。

    土方岁三对这个问题只感到了疲惫,最近半个月来有太多人问过这个问题。北海道上层早就决定抛开过去的一切包袱轻装前进,德川幕府只是昨日黄花,并非今日的问题。不过明治政府杀了他们最痛恨的会津藩藩主松平容保之后,却在撤出东京的时候把德川家与一众幕府老臣扔在东京。这帮人欢天喜地的迎接了北海道军的来临。有关重建幕府的流言不知不觉就开始在北海道军控制的地区流行起来。

    “我们说过太多次,德川幕府依然已经覆灭,再重建就毫无意义。”陆军总长土方岁三带着严肃的表情告诉梅川师长。送走了梅川师长,土方岁三觉得事情大大不对头,他下令军中政委们前来开会。

    “诸位,有关德川幕府复辟的事情,你们遇到了多少?”土方提出了这个问题。

    政委们互相看了看,他们负责军中的思想政治工作,理论上这种问题是归政委们管理。可北海道军的体制是从光复军移植过来的,光复军是党领军,北海道军把政治工作当成一个门类。北海道军的政委是隶属于军部的一个下属单位,而不是光复军里面那种政委是军队一把手的局面。比较起来讲,光复党是光复军的核心,带头人。北海道的政委是被雇佣来靠做政治工作混饭吃的。既然是来混饭的,那就得来揣摩一下上意,政委们并不清楚陆军总长土方岁三到底是什么态度。

    可土方不说话,下面的这帮政委等了一阵之后,不得不出来说话了。“土方总长,最近士兵们情绪不太稳定。很多人觉得我们辛辛苦苦卖命,最后只是让德川家再次复兴,这不是大家原本的想法。”

    “军中有些人好像私下在和德川家以及德川幕府的幕臣私下联络。最近不少德川那边的人想加入我们的军队。”

    “我们还听说因为总长你一直没去拜访德川家,好像德川家不太高兴的样子。”

    ……

    日本人还有这个好处,干事比较较真。例如一句比较流行的日本话就说道,“当老鼠也要当最好的那一只”。虽然制度上有问题,这种较真的劲头却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制度带来的缺陷。

    土方岁三的脸色越来越冷峻,因为战争的问题,土方岁三并没有精力放到最近的思想工作上。实际上对于思想工作,土方觉得很麻烦。他也参加过中国军队的思想工作会议,被会议上进行的繁琐内容给骇住了。在土方岁三看来,中国军队既然如此强大,想来纪律要比日本军队强太多。没想到作为重头戏的思想工作上,中国政委们要面对太多太多的意见。很多意见在土方看来根本就不是作为士兵应该提出的。

    例如,我们为什么要到日本来打仗?土方认为长官命令下达之后,那就必须来!

    例如,日本的民风好怪。好吧,土方认为觉得怪不怪是自己的个人问题,拿出来在最高长官这里讲,这才是无比怪异的选择。

    还有关于生活的问题,甚至有告状的问题。军事一把手,理论上是全军的执掌者,是一个无比严厉的父亲形象。而中国的政委反倒充当起类似母亲的角色啦。

    有了这种经历,土方对中国的政委制度就没了全盘引进的意思。当然,日本人在抄袭的时候态度很端正,政委不是军队的统领,可中国政委们的做事方法,日本政委也得全部学会。

    现在看,土方觉得这个决定太英明了。如果日本政委还是用那种日本的传统专制做事风格,士兵们是不会和政委说说实话的。为了能够保证政委的这个权限,土方自己可是顶着极大压力呢。

    “你们回去之后立刻召开会议,告诉士兵们,我们绝无重建德川幕府的打算。我也会通告全军,谁也不要有这样的错误想法。”土方果断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很快,北海道军全军上下就得知了他们的土方总长的意思。也就是那时候之后,北海道军的局面就开始恶化起来。

    明治军的部队以兵力优势重夺战场攻势,明治海军在击沉了两艘北海道军主力军舰之后,很快就控制住了日本海的海上优势。10月份的时候,对北海道军控制的新泻发动了猛攻。

    10月22日,又海陆并进,对东京发动了进攻。土方不得不命令舰队应战,力求重创明治军的海军力量,重夺战场优势。也就是在这一天,土方得知激烈交战的海域边缘出现了中国舰队的身影。中国人来帮忙啦!土方岁三心中一喜。没想到傍晚时分,看了几个小时海战的中国海军居然撤退了。

    北海道军士气受到很大打击,明治海军则是士气大振。

    中国海军撤退的理由很简单,新式军舰的炮塔出了问题。强行把三联装炮塔装到军舰上本来就是不可能完成的工作。中国造船人员发挥了智慧,硬是实现了嘟嘟的嘱托。不过实现之后几个月,炮塔的结构强度不足的问题总爆发了。这次舰队炮台并没有开炮的打算,而是准备移动炮口进行瞄准,结果四座炮塔里面三座都出了问题。自家炮塔出了问题,大家只能先回国内解决。对中国来说,本来就没有参战的意思。如果北海道军感到挫折,只能说北海道军想的太多。

    第二天,双反更没有再战。东乡平八郎接到了一份情报。在22日的战斗中,北海道海军中有三艘军舰遭到比较重的损伤。所以北海道海军的三艘军舰暂时在东京湾内休整,没有受伤的军舰则在外海。

    “请问这个消息准确么?”东乡平八郎将信将疑的问道。以这么快的时间得到了如此准确的消息,这不符合东乡所知的明治政府军的效率。

    “消息千真万确。”传递情报的是东乡的老上司,海军大臣山本权兵卫。

    “阁下,这事关战争的胜负。如果这消息不准确,海军就不能根据这个情报进行调动。”东乡不得不再次强调。

    看到年轻的东乡如此重视,山本也没有忽悠的意思。他压低声音说道:“这是旧幕府那边传来的消息。北海道军已经声明,他们不会让幕府复辟。觉得走投无路的旧幕府里面有人想让北海道军跟着他们一起下地狱。”

    身为日本人,东乡立刻就明白了这话的意思所在。在心中生出的是对这种旧时代残渣的极大不屑的同时,东乡也对这次撤出东京的行动指挥者很是佩服。很多人对明治政府仓皇撤出东京并不认同,海军出身的东乡则认为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如果精锐部队在东京被消耗殆尽,以后根本就没有反击的本钱啦。

    现在看,撤出东京不仅是战略上的上佳选择,从政治上还给北海道军埋下了一个大陷阱。北海道军虽然强悍,整体实力还是不如明治军。北海道军拉拢盟友几乎是必然,此时日本会被认为是北海道军的盟友,大概只有德川幕府的那群人。北海道军果断的宣布与德川幕府脱离关系,这做法挺好。只是太晚了。如果他们在出兵之前就做出这样的宣告,就不会有现在的问题。可再返回头来看,北海道军出兵之前根本没有打下东京的意思呢。战术发展超出战略预期之后,出现混乱是必然的。

    “既然如此,我就会按照这个消息来办。”东乡果断的答道。

    “你……”山本权兵卫对自己的部下很欣赏,所以他本想对这个消息再稍微质疑一下,可山本权兵卫还是忍住了。东乡平八郎不是一个轻信的人,即便是有这样的局面,他也会选择应有的防备。若是此时山本权兵卫再来句,“这消息的可信度也得怀疑”,那就是准备推脱责任的做法。山本权兵卫要做的就是扛起责任,让这些年轻的优势将士们去尽情施展吧。

    23日清早,东京湾外海上驶来了几乎是全军集结的明治军海军。负责警戒的北海道军的小船立刻去传递消息。明治军海军并没有试图深入,而是在军舰掩护下在东京湾内开始布雷。东乡平八郎也是豁出去了,水雷固然昂贵,可是分割敌人兵力的机会稍纵即逝。

    北海道军的军舰数量居于劣势,却能靠坚实的装甲与先进的火炮与明治海军对抗。双方的交战中明治海军占不到丝毫上风。能把北海道海军一分为二的话,明治军的海军就可以用绝对优势的数量来弥补质量的不足。海战才真的有胜利的可能。与这种胜利相比,这点水雷的费用倒是微不足道。

    布雷行动进行了四个多小时,中午时分,除了东京湾内部出现了军舰的身影之外,外海上的警戒圈内也传来了敌人从外海前来的消息。

    下令把最后的水雷尽快扔进海里。东乡平八郎对舰长下令,“升起z字旗!”

    舰长愣了愣,却没有去质疑。他只是问道:“旗语用什么?”

    东乡微微吁了口气,一字一句的说道:“皇国兴废在此一战,各员一同奋励努力。”

    不用多讲,所有明治海军都知道这是决战的命令。心脏的跳动顿时激烈起来,平稳的呼吸也转为粗重。舰长并没有完全沉浸在决死一战的兴奋中,他转过头对着通讯官大声喊道:“升z字旗!旗语,皇国兴废在此一战,各员一同奋励努力!”

    很快,明治海军的旗舰上桅杆上的信号旗飘扬起来,十艘军舰调转方向,烟囱中喷涂着浓浓的黑烟,迎着来自外海方向的三艘北海道军军舰而去。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