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76章 危机扩散(十八)

正文 第176章 危机扩散(十八)

    如果美国与欧洲是呈现狂欢式的震动,民朝就显得非常稳定。自打韦泽都督回到南京之后,民朝能称为热络的大概只有老兄弟们千方百计的想请都督喝酒。然而韦泽都督婉拒了这些邀请,他的理由也很充分,“现在造船业有进展,我对此很关注。”

    民朝造船业发展神速,因为最费时间的“立项”和“论证”的部分得到了空前的简化。造船业有句很揶揄的话,“如果你能理解都督的命令,就立刻执行都督的命令。如果你不能理解都督的命令,就在立刻执行都督的命令中加深对都督命令的理解。”

    每条船造完之后的总结会是要开的,开会内容也鲜见扯皮。大家讨论的内容只有一个,“如何实现都督的要求。”

    这种高压政策理论上一定会带来重大失败,除非下命令的人是绝对不会犯错的大行家。这个本来不可能出现的条件意外得到了满足,于是在都督的命令下,在民朝造船业同志的共同努力下,一飞冲天的局势根本停不下来。

    1886年,凝聚着中国造船业精华的标志性战舰重庆号终于完成了最后的舾装。29000吨,四座三联装380炮塔,纯燃油锅炉,蒸汽轮机。军舰威武雄壮。

    在正式进入海军编列的仪式前,韦泽赶到江南造船厂,情绪饱满的对造舰人员进行了慰问。握手握到手臂发麻,这让韦泽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开始老啦。

    “同志们,这艘军舰在中国造船史上有伟大的意义。这个意义不是因为这艘军舰够大,火力够强。而是在建在过程中,同志们第一次名且告诉我,很多设计因为办不到而无法完成。大家不仅告诉我办不到,更告诉我为什么办不到。当然很多同志会怀疑,办不到有什么好吹的?我也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我并不喜欢听‘办不到’这三个字。我相信绝大多数同志都不喜欢听到这三个字。在这些方面,大家都是一样的。”韦泽情绪饱满,即便是手臂感觉不适,韦泽也仅仅用很轻松的方式把手撑在讲台上。如果让人看到韦泽都督手臂微微发抖,那可就不好了。

    “办不到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做成的时候糊里糊涂,做不成的时候还是糊里糊涂。第二种是知道为什么,建立在大量完成的基础之上,我们才知道为什么我们现在完不成。以我的经验来看,这种明明白白的办不到,就是未来能办到的第一步。这种明明白白的办不到,意味着大家的水平已经提高到能办到的门槛前。只要继续努力,研究、学习、实验。把现在办不到的事情从理论上搞清楚的时候,同志们就会发现,你们可以办到现在办不到的事情!”

    这话如果对能力不足的糊涂蛋讲,估计会让他们越听越迷糊。可船厂的工程师到技术人员没人感到迷糊,相反,有着太多的积累之后,大家对韦泽的话抱以发自内心的热烈掌声和欢呼。

    办不到并不是指这艘军舰没有达到参数标准,而是这艘军舰吨位太大,需要实施的新技术太多。所以江南造船厂发现现有的硬件设施无法按照常规方法完成。譬如龙门吊不够大,譬如焊接用的焊条有很多缺陷。譬如新式的x光探伤仪器在经过大量应用之后发现原本的很多技术有很大缺陷。按照已有的确定工艺,是没办法造出韦泽都督要求的军舰。如果想再建一套新的工艺和标准,就需要对现有造船工艺进行全面修正。这种事情不是简单的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没有一两年,连起码的效果都看不到。

    对造船厂的技术人员和工人来说,没头苍蝇般追随都督的命令几十年,大家心头的那层窗户纸终于被戳破。造船业的积累终于到了“开窍”的程度。这个进步来自于造船业本身,而不是一贯正确的韦泽都督。这种感受对于江南造船厂的同志来说是无比欣喜的。

    韦泽的喜悦同样发自内心。也许有人喜欢什么都不明白,只知道服从命令听指挥的部下,韦泽一点都不喜欢这种局面。五十多岁了,韦泽必须去认真的考虑自己的死亡。如果韦泽的死亡带来的是整个造船业的大混乱,那韦泽就算是死了也会觉得不安心。以前在职业培训的时候,韦泽听到过一句话,“合格的领导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培养出继任者。如果在诸多问题同时出现的局面下,培养出合格的继任者是第一要务。”

    年轻的时候韦泽认为这不过是年长的成功者装模作样的瞎bb。现在他很清楚,这才是经验之谈。既然决定从事了这个事业,那领导者就有义务要为这个事业的健康发展竭尽全力。当然,这是韦泽的个人看法。他也努力的要把自己的认知被更多人接受,可能不能被接受,韦泽其实也做不了主。他自己只能尽力而为。

    重庆号下水仪式搞的很盛大,因为未来五年内,中国海军不会考虑再建造更大的军舰。以后的战列舰都会暂时以重庆号为基础进行大量细节上的改进。狂飙的时代结束了,苦练内功的时代终于开始了。

    下水仪式前,要在船头砸碎两瓶酒。一位普通女性海军军官和一位船厂普通女工承担起这个工作。韦泽不想搞出什么明星人物的噱头,劳动者最光荣的理念必须得到贯彻。因为激动和紧张脸色发红,两位女孩子从韦泽都督手中接过酒瓶,两人先对了对口号,“三……二……一!”两瓶酒以还算可以曲线划在空中划过,在船头上撞得粉碎。

    在参加者震天的“岁岁平安”的祝福声中,船舷与码头相连接的一条条红布被剪断,红布飘落的同时,震天的锣鼓声响了起来。

    在拖船帮助下驶离港口的重庆号很快就会和海上的其他军舰汇合,第一次航行的目的地是日本。民朝海军并不准备去打仗,此次航行的目的只是要彰显自己的存在。

    这种彰显某种意义上有些明珠投暗的味道。对日本人来说,29000吨的战列舰与24000吨的战列舰并无区别,日本海军对上之后的结果都是个死。对于中国来说,此次航行是要完全驱逐英美在东北亚存在的第一步动作。力量对比的天平在军事力量的优势作用下越来越倾向中国的时候,中国没有任何理由停步不前。就如老祖宗所说的,天予弗取反受其咎。

    北上舰队由两艘战列舰和两艘重型巡洋舰组成。刚接近日本太平洋一侧,舰队就收到了一通电报。在东京湾外海,明治政府的海军与北海道海军在激战。有了围观的机会,中国舰队加足马力,直奔交战场所而去。

    此时的日本内战正进行的如火如荼。战争不仅仅在海上打,在陆地上,明治政府军的反攻也开始了。因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诸多师团损失惨重,明治政府军不得不退到京都。局面看似北海道军一片大好。然而翻盘的时候总是发生气球吹到最大程度的时候。

    北海道军做了一个很正常的决定,把重兵放到琵琶湖两岸实施防御。北海道军坚信自己的海军力量胜过明治政府军,只要卡住海上运输,北海道军就可以从容的先消化东部日本。等局面平息之后,再解决日本西部的明治政府军。

    然而两件事超出了北海道军的想象,第一件事无疑是英美的干涉。英国出武器,美国出舰队。明治政府军在西南战争时期完成了军队从士族武装向国民军的转化。京都之后,战线缩短,中央人员密度增加。加上外国援助,明治政府军很快就组建了一支20万人的部队。而北海道军不愿意杀俘虏,就把被俘的明治军给放了。毕竟几万俘虏要吃要喝,也是不小的压力。放了他们之后,其中不少人再次跑到京都,重新加入了明治政府军。

    有武器,有装备,组织体系没有溃散,还有这帮经历过战火的基层士兵。出乎北海道军意料之外,明治政府军很快就实施了反攻。明治天皇早就忘记了东乡平八郎曾经触怒他的事情,现在能够指挥日本海军的军官本就没剩下几个,他不可能再去处置剩余的军官。

    东乡平八郎也没有让明治天皇失望,他制订了一个非常不错的计划。新的日本海军一分为二,一起做出北上的动作。在日本海方向的海军兵力看着较弱。北海道军原本就没有制定拿下京都的打算,所以只能靠指挥官随机应变,先撑过这段时间再说。面对看似弱小的日本海上的舰队,北海道军选择了突袭。

    突袭在最初看似成功,击沉和俘虏了几艘日本小船之后,两艘像样的军舰落荒而逃。北海道军就追了下去。就在濑户内海的入口处,眼看着就要追上并且击沉那两艘军舰。然而剧烈的爆炸在水线之下发生。

    东乡平八郎够狠,他布置了一个水雷阵,自己冒着被炸沉的危险对北海道军实施了诱敌战术。知道水雷的布置,加上运气好,东乡平八郎的坐舰并没有触发水雷。反倒是想抄近路拦住明治海军的北海道军的军舰触雷。几十公斤的烈性炸药在吃水线以下贴着船体爆炸,中国的退役军舰也顶不住。两艘追击的北海道军军舰先后沉没。日本海方向再无能够抵抗明治海军的力量。

    在军舰护航下,明治军在日本海一侧登陆,对北海道军发动猛攻。北海道军不得不后撤,明治军趁势突破琵琶湖一带,直奔东京而去。

    除了外国的干涉之外,北海道军没想到的另外一件事发生了。在整个日本流传起了一个消息,“北海道军的目的是重建德川幕府!”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