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66章 危机扩散(八)

正文 第166章 危机扩散(八)

    领导的处置高效的很,培训课程安排在工作结束之后的时间里面。除了白天要继续大量不熟练的工作之外,年轻军人们还得花费大量时间进行学习。

    李延年在这个过程中心情复杂,他发现自己积累起来如何“求人”的技巧正在被祁睿快速学去。想求人就得让被求的人高兴。想让人高兴可不是容易事,例如帮着老师擦黑板,例如给老师打水。例如给老师的凳子进行调整。在李延年的经验中,别看这些都是小事,对于个人的影响远比看起来要大的多。

    别看祁睿不吭不哈,当李延年把自己的技巧给用上之后,这位公子哥很快就学到了其中的精髓。而且祁睿明显避开了李延年已经插手的部分,祁睿就在开关窗户,调整热水壶等方面上做出了调整。但是在让老师讲课更舒适的角度来看,祁睿的做法与李延年如出一辙。

    如果仅仅是这点,李延年还不会有太大的感觉。祁睿毕竟是学,是在李延年后面的。在学习的过程中,李延年很快就发现祁睿的特色。他总把老师头一天讲的东西应用在第二天,第二天听课的时候又把当天遇到的问题以及自己解决的思路向老师提问。

    相同的工作遇到的问题都差不多,祁睿采取这种温故而知新的模式,老师讲起来就能有非常强的针对性。同学们听起来也感同身受。这一来一往,教课效率大大提高。祁睿带头这么干,同学们也跟着这种步调走。工作当中遇到的核心问题就从不会,逐渐变成了能否更好调整自己的心态来面对这种需要耐性的工作。

    接下来,早上的早操,10点钟开始的20分钟运动,午休,下午的中间运动,都在祁睿带领下被充分利用起来。工作当中积累起来的烦躁经过一阵有效的运动之后消失了,大家对运动的认知都加深了不少。

    李延年的心里面固然对祁睿很佩服,不过一种对立的情绪有增无减。按照李延年的经历,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拉进和老师的关系。老师更多的讲解能让李延年得到比旁人更多的感受,老师针对李延年的点拨让他能有拨云见日的提升。

    祁睿的做法无疑充满了公子哥的作派,那些珍贵的点拨被普及给了每一个人。李延年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但是李延年感到了“危机”。以往被老师的重视不见了。

    军人不是文官,统计类工作要干,日常的训练也不能少。技术进步明显,这个工作组就调整成了半天工作,半天训练的模式。李延年对祁睿的不满再次加深了。祁睿的训练模式明显和其他人不同。例如仰卧起坐,别人一般都是整个上身全部抬起,上半身坐直之后继续向前俯身,头碰到膝盖。祁睿两只手拽着毛巾的一头,毛巾中部兜着脖子,只是让上半身稍稍离开地面。这种模式并非离经叛道,不过军队都喜欢更强有力的做派,这种模式现在很多基层不再是主流。

    “投机份子!”李延年心里面给祁睿下了个定义。

    投机份子都是很奸猾的家伙,当祁睿在所有训练项目都用很有效率的办法完成之后,李延年认为祁睿这就是偷懒。凭什么别人挥汗如雨,这位公子哥就神定气闲从容不迫。等到刺杀训练开始,李延年就觉得来了机会,刺杀是李延年最精通的项目。在他所在的部队里面,论起刺杀水平,他是公认的第一,军事标兵。每次军里面的演示中,李延年都会被选中。在这个领域,他终于有机会好好的让这位公子哥知道厉害了。

    分组的时候李延年选择了和祁睿一组,穿好防刺服,李延年和祁睿两人拿起了训练用木棒。两根木棒按照规定稍稍相交,李延年就发现事情不对头。身为刺刀术的精英,仅仅这么一碰就能感觉到太多东西。李延年发现祁睿的力量绝不在他之下,对于力量的控制水平高到了李延年前所未见的地步。

    刺杀练到极高水平的时候,大家往往用“刺刀跟活了一样”进行形容。这是行家里手才能体会的东西,上了刺刀的步枪在手中可以划出各种灵巧的线路,仿佛那不再是坚硬的木头与金属的组合物,而是一种能够随意变化的武器。

    木棒仅仅一碰,李延年就觉得从木棒接触的部分感受到的是对方双脚仿佛长在了大地一样的感觉。来不及多想,一声令下,训练就开始了。

    其他捉对厮杀的军人们的木棒碰撞声接连响起,李延年与祁睿这一对的木棒之间并没有太多的碰撞声。两人的刺杀动作不断变化,点到为止。并非两人互相客气,在一个动作准备开始前,两人都看到对方不仅做好了破解的准备,还有反击的路数。两人当然不肯中了敌人的圈套,立刻进行调整。一方的调整带来了对方的应对变化,试探与反试探接连不断。

    刺杀作训员脸都微微发红,身为行家,他没想到在训练场上居然能出现如此高水平的对战。他再也不去管别人,屏息凝神的看着这一对的模拟战。

    李延年心中大惊,他从没想到能在公子哥中遇到如此对手。刺杀是一门苦功夫,需要成年累月的训练。入伍以来,李延年早就习惯了每天练习。十几年来枪不离手,这才造就出他今天的成就。一个肤色比较白皙的公子哥也会十几年的苦练么?李延年认为这是无稽之谈。

    紧盯着祁睿的动作,李延年准备拼了。刺刀战与刺刀训练根本不同,在到处是敌人的战场上,若是他们两人这么长时间纠缠,只怕后面已经有对方的战友挺着刺刀从背后刺过来了。光复军的三人刺刀小组讲究的就是互相保护。即便是单对单的刺刀训练,李延年也没有想把时间拖到失去实战意义的长度。

    就在此时,祁睿居然率先动手了。他手中的木棒再无任何花哨,随着突然发动的箭步,祁睿手中的木棒以惊人的速度刺向李延年的胸口。李延年毫不迟疑的也先祁睿胸口刺去。咚的一生,祁睿的木棒前端已经顶在了李延年的胸口。

    随着撞击感,李延年突然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不仅是因为祁睿的木棒率先刺中了他,祁睿沉肩滑步,很巧妙的避开了李延年本以为至少能够同归于尽的一刺。

    引以为傲的刺杀术居然输的这么彻底,支撑李延年的支柱仿佛塌了。输给了一位公子哥的事实,让李延年只觉得万念俱灰,整个世界仿佛没了道理。

    “啪啪……”“好!”刺杀术作训员一面忘情的鼓掌,一面大声叫好。如此精彩的刺杀战多年未见,光复军里面越来越重视武器。风气向着“炮口越多越正义,炮管越粗越民主”的路数上玩命狂奔。刺刀战已经被认为是最后时候的手段。为此觉得世风不古的作训员看到远超以往水平的刺刀战实战,感动的几乎要热泪盈眶。

    若是战场上的光复军能够拥有这等水准的刺刀刺杀术,敌人定然会被打的溃不成军。如果作训员看过21世纪的日本动画,只怕他会兴奋的高喊,“徒手拆高达啦!”

    不管对战双方的心情,作训员,学员们都为这无比精彩的对战高声喝彩。之后的发展很容易想象,为了能够让学员们学习更强的刺刀技巧,李延年与祁睿再次进行了多次演练。有这两个活教材,作训员让他们两个把整套刺刀刺杀术从头演练到尾。他从步法,姿势,发力方式,详细讲述一番。

    其他学员一一和祁睿与李延年过招,然后他们深刻体会到了这两位刺刀高手的威力。同样的招式,同样的技法,在两人手中恰恰能展现出招式与技法的本质。并非是技法不管用,而是大家根本就没有理解透这些技法的本质。

    得以充分展现刺刀战深邃内容的作训员嗓子都有点喊哑了,一众学员都练得大汗淋漓,开始休息的时候,作训员兴奋的问李延年,“李学员,你练了多久刺刀?”

    李延年运动了这么长时间,心情也舒缓了不少。他答道:“十五年。”

    “祁学员,你练了多久?”作训员转头问从容不迫做着运动后充分舒展的祁睿。

    祁睿想了想答道:“我是从连枪术开始的,从那时候算的话,我练了二十二年。”

    “门里出身啊!”作训员恍然大悟。

    即便是大量运动之后情绪不容易剧烈波动,李延年心中也是大震。祁睿比他多练了七年,这很好的解释了李延年失败的原因。可一位公子哥居然能吃得了这样的苦,这件事情本身让李延年觉得世界好怪异。

    为了能够摆脱下层的身份,李延年不得不用汗水铺路。祁睿这样的公子哥又是基于什么样的理由才坚持下来?难道他也有需要用汗水和辛苦铺路才能达成的目标么?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