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57章 对外扩散(十一)

正文 第157章 对外扩散(十一)

    摘自一本日记

    4月22日

    “……明治军与北海道军在白河口的战斗规模不断扩大,到了4月22日,已经有三个明治军师团集结在白河口一带,试图攻破北海道军在白河口的防线。,光复军军事教科书上反复强调,集结优势兵力,打大仗,打歼灭战。根据我的观察,明治政府军好像只是想利用大量部队来夺取白河城。如果光复军有如此数量的军队,早就派遣少量部队牵制正面的敌人,派遣精锐部队绕到敌人背后实施进攻。当然,北海道军对此早有准备,不过我没听到太多有关侧翼遭遇敌人进攻的情报……”

    4月28日

    “……在连续好几天无意义的对峙之后,我觉得很烦躁。北海道军如此固守的态度也不符合他们的需要,好歹北海道军掌握了纵队发动进攻的基本战术,明治军或许是害怕遭到侧翼袭击,所以营地配置上比较注意。不过这种配置并不能有效防御更大机动范围的运动战。北海道军如果携带足够的罐头,完全有机会以一个团甚至一个师进行大纵深的穿插机动,从后方发动进攻。我向部队领导提出了问题,领导让我要沉得住气……”

    4月30日

    “……领导知道的高级别情报比我多。北海道军利用海军优势攻克了新泻港,一个军的部队以急行军的速度先向东南绕到明治军背后,然后继续南下,杀进了群马山区,出现在白河口的三个明治军背后。明治军被白河口的北海道军迟缓的行动迷惑,在准备仓皇逃窜的时候突然遭到合围。给北海道军制定作战计划的肯定有光复军的人……”

    5月2日

    “……包围歼灭战结束了,三个明治军师团基本无人逃脱。不过根据其他同志看到的情况,好像长州和萨摩地区的俘虏被北海道军统统枪决。据说在十几年前的戊辰战争中,北海道军和这两个地区的人结下了极深的仇恨……”

    5月4日

    “……北海道军群情激奋,有不少人喊出火烧江户的口号。现在前线的七万部队,火炮口径最大的75毫米,想用这样的兵力和火力功课至少有五万人防御的东京,我觉得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若是在东京城下受阻,明治军援军蜂拥而来。之前的所有胜利都等于打了水漂,不过围点打援倒也是个不错的办法。但是兵力劣势与外线作战的困难必须考虑在内……”

    5月6日

    “……北海道军上层炸了窝,据说东京的明治政府把一众旧幕府上层给抓了起来,还处决了前会津藩藩主松平容保。好像公开的消息说,这是对北海道军处决长州和萨摩藩籍官兵的报复行动。这种行动起到的效果是,连原本比较稳重的北海道军指挥官都开始嚷嚷火烧东京了……”

    5月8日

    “……北海道军的海军开始向东京进发,据说要炮击东京。观察团讨论之后认为,如果这是一次为了报复发动的军事行动,意义不是没有,却很有限。如果这是为了诱使明治军海军前来和北海道军决战,倒是个不错的办法。领导让我们也反思一件事,接下来战争的发展到底是控制日本东北为目的,还是按照战前计划,大量摧毁明治政府兵力,为以后的决战做准备。战争中的指挥官最重要的素质就是坚定。开战前,我的想法还是最初的控制日本东北,随着战争的进行,各种新情况越来越多,各种有利结果越来越多。歼灭了四个明治军师团,击沉了三艘明治军军舰,一切局面都让我觉得扩大战果是容易事……”

    5月9日

    “……再次去军医院看了一番,心里面感觉非常难受。身为军人,我对自己反复说,这是我应该习惯的景象。但是看着那些被伤痛折磨的士兵,我怎么都没办法习惯。我父亲说过,自己受伤其实要比看别人受伤更轻松。因为自己受伤很唯物,看别人受伤,那些伤痛都是我们自己在脑海里面想象出来的。唯心领域的东西往往比唯物领域的东西更可怕。想到了父亲的教诲,努力排除了内心想象的非自己的感受,我意外的感觉心里面好受了不少。

    然而每次想起父亲,我都感觉很困惑。这并不是因为他强大的力量,我父亲从来不会去故弄玄虚。就如我军也曾经有过短暂的排队枪毙的时代,也有过纵队简单进攻的时期。现在的三人战斗小组的基本战术,学习过,训练过,现在看了真正的战场,很多以前的迷惑都得以解开。回到部队之后,我已经有了很多训练的新思路。

    让我困惑的是我自己对父亲的态度。整个军中很多人是指望军队吃饭,也有更多是完全效忠我父亲。我发觉我好像是里面唯一一个不愿意考虑我父亲的存在,只想效忠于军队,只想效忠于国家的人。与真实存在的国家和军队相比,我父亲的那种‘存在感’好像是更加真实的存在。

    在南京的时候,就在我父亲生活的城市,我觉得大家都在正常的生活。骂骂污染,抱怨一下拥挤,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可离开南京,离开南京越远,我就觉得我父亲就越被凸显出来。在战场上,所发生的一切都在证明我父亲是正确的、正确的、正确的!

    身为他的儿子,我好像就是没能继承这一点。这距离好像就是那一步,可那一步就如天涯海角一样迈不过去。或许,我应该老老实实的问问他……”

    5月11日

    “……战局发生了很大变化,明治政府在日本西南的四个师团调集到了群马山南部的平原地带。观察团内部也发生了激烈的争论,该不该突然穿过群马山区对这个四个师团发动进攻,把他们全部歼灭。能做到的话那自然是最好,明治政府军被歼灭八个师团之后自然是元气大伤,他们再也没有能力发动对日本东北部的进攻。

    选择主动出击,北海道军左翼就会出现一个几十公里宽的薄弱地带。在东京的近卫师团和集结的另外三个师团如果从这里冲进来,就可能切断北海道军的后路,在山区作战,进攻一方居于天然的劣势。

    如果对这四个师团视而不见,大概就要陷入一场长期对峙的局面中去。很讨厌……”

    5月15日

    “……炮击东京的海军没有遇到任何抵抗,明治政府就是任由轰击。北海道军毕竟不愿意做的太过,明治政府本来就已经宣传说北海道军是逆贼,真的把天皇皇宫给轰平了,政治上未必有利。更重要的是北海道军炮弹供应有限,125炮弹别说把东京轰平,轰塌几十座像点样的建筑物大概就到了极限。而明治海军军舰突然出现在津轻海峡附近,虽然他们只是稍微骚扰一下之后立刻选择撤退,对北海道军的心理影响也非常大。

    北海道军号称动员了30万军队,实际上能够投入真正意义野战的不过12万。留点部队在北海道,再有些部队在日本东北地区。第一线的9万部队已经是所有精锐所在。战争刚开打没多久,兵力就处于捉襟见肘的地步。我事前完全没想到有这种可能……”

    5月17日

    “……北海道军终于决定先歼灭对面的四个师团,不过大家开始怀疑几天的耽搁之后敌人会不会有更多援军赶到。我现在突然有点明白我和我父亲差距在哪里了。我父亲或许是正确的,不过在最终正确结果出现之前,他勇敢的挑起了决断的责任。而我在做任何决断之前,都忍不住会认为只有结果正确才叫正确。这是我父亲反复告诫我多次的问题,我也自以为自己明白了。真的面对不可知的未来,我还是怂了……”

    5月19日

    “……和大家担心的差不多,试图越过群马山脉进击平原敌人的部队遭到了激烈抵抗。已知的番号不再是四个师团,而是七个师团。同时在东京方向的监视体系发现,东京的明治军集团蠢蠢欲动,大有趁机出动的意愿。战役顷刻就从战斗变成了决战的架势。不过我倒是觉得‘人死球朝上,不死乱晃荡’,搏一把就博一把,我对北海道军的训练和战术水平更有信心。

    观察团召集了会议,会议上领导要求我们静下心,具体分析敌我对比,作为一个假设的参谋部进行纸面推演工作。就当下的局面制定一套战斗计划出来。

    和同志们一起工作讨论,我差点忘记写日记。之所以赶紧写几笔,是因为我想起父亲的一句话。我们必须相信组织,依靠组织。如果让我一个人下决断,我的极限大概就是鼓起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并不真正清楚的‘无知者的勇气’,下达一个自我陶醉在‘我愿意承担结果’的命令吧……”

    5月21日

    “……四万后备军种地抵达前线,承接起了监视东京集团,并且保障后勤的任务。

    在南部的战斗中,战况有利……”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