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51章 对外扩散(五)

正文 第151章 对外扩散(五)

    “我等在高丽最赚钱的是铅矿,听说国内对蓄电池的需求大增,铅不愁卖。其次就是铜矿,也不愁卖。铁矿基本赚不到钱,却好开采。积少成多吧……”

    “人民币在高丽发行的很顺利,在高丽主要城镇都设了银行网点。高丽人对人民币的需求越来越大……”

    “我们的粮价比高丽低很多,原本以为高丽这穷地方粮价低。没想到用人民币计价,高丽当地粮价比我们国内高出去几倍。怪不得这地方穷,吃饭都吃不起啊!”

    ……

    在视察途中见到很多,回到汉城,严复总算能把各部门大量汇报与实¢¢¢,∞.☆.↙际情况联系起来。虽然严复还是有很多地方并不理解,例如严复暂时没搞明白为何高丽这穷地方的粮价比中国高出去几倍。既然挣得少,自然是买不起粮食。按照道理,粮价在这种局面下会越来越便宜,而不是越来越高。

    对这个疑问,新任汉城银行与平壤银行实质上的总行长谷大河答道:“高丽地主的粮食不能对日本出售,那个什么大院君又要当地地主们按量交粮。高丽地主只能把粮食价格抬高。他们又不是我们民朝,民朝正要全面废除农业税,粮食自然是卖的越多赚的越多。你把价钱抬高,谁肯买你的粮食。”

    这个解释虽然有些过于简单,内在的逻辑关系稍显高深,严复倒也听明白了。他对谷大河有些佩服,这家伙以前是某个省的银行高层,这次奉命一起到高丽来。严复出去视察,谷大河留在汉城交接任务。没想到他对高丽的看法已经如此深入了。

    “高丽的社会矛盾怎么样?”严复询问了谷大河这个根本性问题。

    “多少年没见过私有土地,我也不知道高丽的局面到了何等地步。”谷大河答得率直。

    民朝搞土地国有政策,在建国之初挟百战之威,均分土地使用权又满足了人民对土地的渴望。不过之后的这些年中,韦泽可没有满足于这些。土地国有化的伟大意义每年都在宣传,“耕者有其田”的另一面就是“不耕者无地”,韦泽毫不留情的指出了这个问题。

    任何明确理念十年二十年的宣传下去,总是能洗脑般的给大家深刻印象。至少民朝上层已经很清楚,土地只是一种生产资料,再也没有了小农时代可以当做财富的功能。谁敢推动以土地私有买卖来牟利,那就等着被韦都督砍头吧。

    所以谷大河的回答虽然让大家觉得有些类似推脱责任,却很奇妙的有种说服力。以民朝的标准的确不容易判断高丽这种体制下的危机问题。

    谷大河却没有一味的推脱,他继续说道:“高丽人一旦用了人民币,有了我们建设的银行体系,他们的劳动价值终于有了一种稳定的衡量标准。只要有这样的衡量标准,他们的日子就不会太难过。”

    “这是为什么?”袁慰亭急忙问道。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关银行和国家民生的关系,之前的银行负责人从来不会进行此类的沟通,终于来自京城的大人物肯说这些道理,袁慰亭是绝不会放过的。

    “有了一个能够稳定衡量劳动力的等价交换物,就有了统一标准。高丽人以后不用考虑怎么用他们手里的东西进行易物贸易,更不用考虑用手里的东西交换金银之类的财富货币。只要让他们有了能够挣人民币的途径,他们就能够用人民币买到他们想要的几乎所有东西。一切关系都变得简单了,加上提供产品的来源又不再限于高丽,他们的日子自然不会难过。”谷大河解释着。

    没等袁慰亭再说什么,谷大河继续说道:“不过按照咱们国内的经验,高丽的手工业者的日子可不会好过。”

    说这话的时候谷大河语气里面有些愤愤,这倒不是他对高丽人有什么意见,而是让谷大河想起了自己的经历。身为央行行长王明山的妹夫,谷大河本来是前途似锦,至少大家和他自己都认为会前程似锦。可是谷大河偏偏卷进了省里向银行借款的问题,钱收不回来,眼瞅着就要大难临头。好在王明山也没有真的抛弃自己的妹夫,一纸调令就把谷大河送到了高丽这鬼地方。暂时不用考虑去为根本收不回来的债务烦恼。

    痛定思痛,谷大河觉得根据他受到的培训,民朝省里的局面颇为类似高丽的局面,省里画地为牢、固步自封,搞起了封建时代的那套。不过是把原本的小农经济手工业规模扩大了很多倍而已。若是真的只有小农的手工作坊的规模,破产之后大概还能去出卖劳动力当个无产者。省里工厂投资甚大,更是欠了一屁股的债务,想破产而不能。

    且不论谷大河的情绪发源点,这番话还是有真知灼见。一众人忍不住微微点头,对于高级金融人才的分析颇为佩服。

    大概的基本情况稍微汇总理顺了一番,严复开始针对他自己的工作做了表态,“这个会开的很好,倒不是解决了什么问题,而是让同志们知道了我们在面对什么。在这个时候,我要提的是内部的民主讨论制度。当然,这是我们中国人的民主,和高丽人无关。”

    这话在办事处上层会议中引发了一阵笑声,在所有人看来这简直是废话,高丽人和中国人没什么共同基础。人以类聚,物以群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如此简单的道理根本不用过多考虑。

    面对这种轻松的反应,严复神色镇定,“在我们办事处这个体系内部,我们是不是要讲民主呢?我们和高丽人之间没民主可讲,不过我们是不是因为这样就要对高丽人无所不用其极呢?”

    韦泽给严复的指示中强调了这两个内容,既然现在民朝把全世界其他国家统统消灭的可能性不大,现在开始尝试确立底线也就变得有必要了。

    “我出身海军,跟着舰队到过很多地方。那些地方的百姓们对于外来的殖民者们并不是没有反抗。高丽不久前就有过激烈反抗,反抗的对象之一还是他们几千年的邻居日本。都督有令,我们在高丽谋取的是中国的利益,所以横征暴敛并非我们的选择。我们就算是要聚敛,也聚敛的是高丽的劳动力。”严复认真的说道。

    一众人里面基本没几个能听明白这到底意味着什么,能听明白的也不想立刻发言。严复最后说道:“都督的意思我也未必完全明白,所以这就需要通过咱们内部的讨论、学习,一点点的领会都督的意思。所以我以党委书记的名义提出要求,以后驻高丽办公室的组织体系要建立,要强化。这个不是讨论,这个是命令!”

    不等其他人说话,袁慰亭和王士珍几乎同时说道:“我们服从组织的命令!”

    李鸿章用稍显复杂的眼神看着立刻靠拢组织的袁慰亭和王士珍,心里面一阵翻腾。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