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33章 更正确的选择(四)

正文 第133章 更正确的选择(四)

    “随着未来几年内一部分人退休,对现在中央委员会人数比例进行调整,你觉得会遇到多大的问题。军队上层的士气会不会受到打击?”韦泽向韦昌荣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至少从韦昌荣的表情上来看,他并没有被这个问题给唬住,想来应该是很早就有所准备。

    权力结构的大变从来不是那么轻松的问题,汉朝十常侍与外戚同归于尽的互相杀戮,让东汉的体制发生了局面,朱元璋为了改变权力结构大杀功臣。这都是普通人耳熟能详的内容,若是从历史书上来看的话,每朝每代的斗争都意味着鲜血。或者来自内部的主动,或者来自外部的介入。想不流血就改变权力结构,至少到现在还没出现过。类似不流血的大概有所谓“杯酒释兵权”,即便被吹嘘成那般模样,民间还有《打龙袍》的戏曲,著名的一段就是“喝醉酒误斩了郑贤弟”。

    “只要他们能退下去,不再是中央委员会委员,这个事情就能办成。”韦昌荣很有把握的对自家四叔说道。韦昌荣所讲的不是这帮人的官职,而是他们在权力体系中的身份。哪怕是身为军委副主席,只要不是中央委员会的成员,那就仅仅是一个军委副主席而已。而一个某总部的副司令,只要是中央委员,就能决定国家的未来大计。这是权力体系决定的事情。

    如果韦泽搞的是封建皇权,一切决定权最终由皇帝所有,那么韦泽或许可以不考虑这些。几道圣旨下去,就等着激烈的反弹。熬过这段艰难时间之后,等着以后出现各种穿凿附会的文学作品出来就行。

    如果韦泽和那帮没用的独裁者一样,搞的是假民主真封建独裁,他就并不需要一个稳定的制度,更不需要这个制度里面的人事稳定。当韦泽搞起民主制度的时候,他就不得不去考虑有关制度稳定性的问题。

    韦泽慢慢的点头,韦昌荣的说法基本符合他在21世纪的听闻。权力的轮换交替指的是人员的加入、晋升、退休。但是一旦剥夺了某个单位权力,例如大幅度缩减军队在中央委员会里面的席位,那就意味着降低了军队在国家的发言权。这就不是人事问题,而是权力斗争的问题。这是很伤士气的事情,这也是很容易引发激烈反弹的事情。

    “四叔,你何不趁着当下的机会做些调整呢?”韦昌荣忍不住问道。此时中央委员会里头斗争激烈,各方都拼命的拉拢势力。若是韦泽想在里头介入,有太多的理由和大把的机会。

    韦泽摇摇头,“我不喜欢死非其罪的做法。”政zhi斗争中牵扯着无比单纯的利益,可政治最怕的就是把根本的利益向别人说清楚。韦泽可以坦然自若的说,我追求的是整个中国的利益,因为他也是这么干的。胡成何要是就近期的事情做出发言,他总不可能说,“老子我很久之前就看李维斯不爽啦!”他总得找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一找理由,就得说瞎话。

    所以在政治上的杀戮,基本都会出现“死非其罪”的问题。比较起来,秦桧杀岳飞之后,遇到韩世忠质问。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心情,或许是秦桧懒得对此进行解释,或许是秦桧要吓退韩世忠,一句“莫须有”,倒也真的成就了岳王爷爷的名声。

    “如果四叔你想把事情说明白,还真得让沈心回来重掌政治部呢。”韦昌荣觉得自己开始能够完全理解韦泽对沈心的任用。平心而论,大家对沈心的评价挺高,沈心的能力也足以承担起总理这个位置。问题就在于,沈心若是当了这个总理,那就是在强化军队对政治的影响,而不是如韦泽所想的这样,实现取消军人干政的大计。

    “人事部把这次的关把好,我不想弄到局面动荡。”韦泽也很是无奈。他并不反对有过从军经历的人成为政府人员,他也不反对有过从军经历的人成为人大代表甚至是光复党中央委员,他只是反对军队在中央委员会里面拥有的大量固定席次。把席次比例降低到4%以下,而不是现在的14%还多,很多事情就很容解决了。没有这固定的14%以上的比例,省里面还会有胆量和总理掰腕子掰到如此地步不成?

    “既然是这样,四叔你准备先和谁谈呢?”韦昌荣开始提及更加现实的操作问题。

    “你觉得胡成何怎么样?”韦泽只能从最近要退休的这帮人入手。

    “那也得等这次的事情有个结果才行吧。”韦昌荣操纵具体的人事安排之时是非常轻车熟路的。

    此次的事情明显没有那么简单就能结束。在头两天的发言中,所有人还能比较就事论事。在接下来的发言里面,双方的重点就从阐述自己的立场变成了对对方的否定。特别是造反各省自己建设的计划被拿出来之后,立刻引起了部委的激烈批评。

    江西倒也罢了,吕定生被韦泽当头一棒之后,做事比较低调。更重要的是,吕定生曾经因为提出过填平鄱阳湖这样不靠谱的计划,也算是知道了一些厉害。被大力抨击的代表就是安徽省的计划,安徽提出了一个运河计划,试图变水灾为水利。

    部委里面对嗤之以鼻,“安徽省的水利问题是黄河改道前几百年的泥沙淤积问题,都督北伐的时候在徐州渡口写了‘黄河故道,沧海桑田’的话没多久,黄河改道北上,这样一来,安徽才有了能够改变灾情的基础。安徽的问题不是先发展水利,而是先消除几百年泥沙淤积造成的危害。想发展水利,就好好经营安徽的长江段。”

    部委把安徽的情况向中央委员做着解释,对安徽的计划也忍不住小小的嘲讽了一下。

    “部委那帮人为了不让我们通过,连都督都给扯出来了!安徽的事情轮不到他们指手画脚!”等这番讨论结束之后,安徽的代表在下面有些暴跳如雷的意思。“韦泽一语黄河动”是这些年里头非常流行的段子,而且这个段子还是事实。大批当事人还都在世,包括徐州渡口的船工,以及下令把韦泽这逆贼的字铲掉的文书,嘲笑韦泽字丑的满清官方与民间的记述也都在。

    都督一句话就能让黄河改道,这无疑增加的是政权的神圣性,增加的是民朝受命于天的神圣气氛。所以这玩意被部委拿来抨击安徽地方看不清形势,地方部委当然不高兴。

    “要不我们干脆就直接推动罢免李维斯的决议,大家觉得如何?”有些省里头的代表耐不住此时的不爽,提出看似简明的做法。

    “这样的投票,会有多少人同意,多少人反对?都督到底是什么意思?”立刻有人反对。

    “是啊,都督到现在为止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我心里面没底。如果万一都督不想让李维斯下台,而是想让李维斯明年下台,那我们现在这么干,都督一句话就能推翻。”心里面觉得没谱的人也有一些。

    韦泽都督一句话下来就能决定总理的任免,这是谁都相信的事情。与此同类的事情就是韦泽一句话就能决定省里面干部的任免。

    当然,这帮省里的干部并不知道韦泽都督现在考虑的事情远比他们这些事情要大的多,占据了14%比例的军队出身的中央委员才是韦泽要削减的对象。所以韦泽必须闭口不言,他要是敢说出口,现在这点人事斗争能在顷刻间就变成微不足道的小事了。

    正因为不知道韦泽的想法,所以此次斗争无疑还是1885年底的政治风暴的核心所在。而所有人都在等着看韦泽本人在此次会议上的决定。

    “如果说直接提出罢免李维斯的提议,中央委员会审议不通过,那此类提案是没办法再提。咱们好歹得能够让这个罢免提议进入投票阶段,别在第一时间里面就被否定了才好。除非咱们能够挖出李维斯的一些秘密,让李维斯根本不适合当总理的问题整个出来才好!”到了这种时候,很多以前不敢说的话此时也终于被提出来。如果在公事上不能扳倒李维斯,那最好就在私事上扳倒李维斯。

    “李维斯这小子有什么私事的把柄么?”省里面的干部对此并不太了解。这几年部委和省里面的矛盾越来越激化,想找到李维斯的把柄并非是那么容易。

    “他是不是有女人?违反了纪律规定?”有人提出了这么一个说法。想抓问题,找女人的问题是最容易的。只是这个提议并没有什么热情的相应,有些省的头头甚至别开了视线。

    “他有没有收受贿赂?”这是另外的建议。这个问题也很难被说明白,大家没做功课。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么,如果别的时候还能以风闻来说事。面对一群中央委员的时候还采取如此做法,那就是自取其辱了。

    “怎么才能把李维斯这小子给打掉呢?”省里面的干部们眉头紧皱。

    ps:今天只有一章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