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24章 你要掀桌子么?(十四)

正文 第124章 你要掀桌子么?(十四)

    “老刘,这么拖下去也不是办法。你看能不能好好谈谈。”伍绍祖对此次表面上领头的刘步凡商量着事情。

    刘步凡的头摇如同拨浪鼓一样,“没的谈,到了这时候还谈什么呢?该谈的都谈过了!你回去告诉李维斯,要么他就答应省里面的要求。要么,就到全会上见!”

    听完了伍绍祖带回来的消息,李维斯脸色阴晴不定。以往的政府工作会议少则十天,多则三个礼拜,在这个时间段里头一定能够拿出整体方案出来。1885年年底的会议转眼就开了两个礼拜,莫说整体方案,就连基本共识都没有。按照这样的局面自行发展,政府工作会议会期超过一个月看来没有压力。即便是双方现在就能达成妥协,按照正常的流程来走,也得有十几天的工作时间。若是继续这么拖下去,整个会期完全无法达成最终结论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不仅是伍绍祖,其他几个和省里面关系素来还行的部委干部带回来的消息也都一样。到了这个时候,李维斯咬咬牙,恨恨的说道:“他们既然要到全会上闹,我就陪他们到中央委员会上!大不了在委员会上讲不通道理,我不干了!再说,到时候还不一定谁不干了呢!”

    做了这样的决定之后,李维斯立刻下令,“今年政府工作会议到此为止,提报中央,准备开始全会吧!”

    三会名称分别是中华民朝中央政府年度工作会议,中华光复党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中华民朝全国人民代biao大会。从会期安排上,政府会议先开,总结今年,计划明年。政府把这两项内容交到接下来召开的光复党中央全会上,作为全会的重要内容进行讨论。光复党的会议讨论完,就是人大会议。人大主要是这帮来自基层的代表们提出今年的问题,领会中央明年的重点事项,还有确定解决问题的对口单位。

    政府、执政党、人大,这三者每年一次的会议从1869年宣布中华民朝正式建国到现在已经正式召开了15次。这正在召开的第16次政府工作会议算是创造了内部恶斗的新篇章。

    李维斯一发狠,部委心里面就有些惴惴。看着部委不安的神色,李维斯鼓动道:“大家不用担心,这段时间都督一直不出来,到了中央委员会议上,都督肯定要出来。既然都督出来了,那什么都有结果了!咱们和省里正好在都督面前把话说清楚。都督出来说话,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这话也有一定道理,当韦泽出来说话的时候,怕也没用了。三十几年来,除了极少数的情况之外,都督韦泽的决定就是最终决定。

    “咱们是不是再努力和省里谈谈?如果到了中央委员会议上,这事情就没法再谈。”李新还是忍不住提出了建议。

    “李部长,你要是想找省里谈,我也不阻止你。不过我是觉得没希望了。省里不就是想把事情捅到委员会上么!到了委员会上,他们有人帮么!”李维斯直接把话挑明。

    省里面和部委闹,某种意义上来说仅仅是一众负责干活的在闹,那帮大佬们只能背后操作。到了光复党的中央委员会上,那帮大佬本身就是中央委员,他们就要赤膊上阵啦。

    李新暂时不吭声了。他经常出国,对国外很了解。光复党中央委员会组织结构有点类似外国的上议院。各省都是铁打不动的党、政、各一个名额,各个部委也都有自己的名额。民朝五十省共有一百名光复党中央委员名额。各部委每个部委只有一个名额,两边加起来的名额不到三百多名中央委员的一半。政府只是中央委员会的一部分而已,三百多名中央委员会则涵盖了民朝党、政、军的全部。

    在政府工作上面,李维斯他们是中央政府,理论上地位高一级。到了全国委员会上,所有人都是委员,一人一票,理论上并不存在谁高谁低的问题。大家的关系就变成了裸的派系关系。

    “现在就通知各省,如果他们两天内不能通过中央政府的提议,此次政府工作会议就到此为止。我们到中央委员会上见!”李维斯正式发布了命令。

    这个消息通过正式文件很快就传递到了各省代表手上。一部分省里的代表为之愕然,他们本以为李维斯要和省里面进行长时间的对抗和博弈,所以抱着看热闹不怕事情大的心态,这些人想多看看虚实。有这种心态的人大部分是没资格参加光复党中央委员会议的家伙,虽然大家不是奥运选手,不过身在官场,重在掺和的态度是个最起码的本能。现在李维斯把协商的大门一关,不仅让问题在没有全面爆炸的局面下就此冻结。也让很多人失去了对此事的发言权。

    这个举动的魄力让不少人感觉自己得去重新认识一下李维斯,这位民朝总理干事的决断的确超出大家的想象。一旦矛盾交给了光复党全国委员会来处理,这帮敢和总理打太极拳的家伙们就只能对光复党全国委员会的决定乖乖听命。不是没人敢反对过全国委员会的正式决议,但是敢和全国委员会唱对台戏的家伙没一个有好下场的。李维斯如此果断的将自己的命运交给了全国委员会来决定,地方上的很多人想不服气都不行。

    刘步凡也没有想到李维斯居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和那些重在掺和的家伙不同,刘步凡立刻把省里面这次大闹的核心成员找来商议。

    吕定春态度强硬的说道:“我们不能让他如愿!现在交上去的话算什么,他李维斯这是要逃避责任啊。”

    嘴上说的漂亮,核心的省级干部其实知道在最初的算计里面是要把这次政府工作报告会议拖到完全超期,而且要超期到全面影响了之后的两次会议的程度。那时候就能充分的形成一个李维斯办事无能的印象,这样冗长的会议中李维斯定然会想尽办法压服省里,这种强硬手段必然导致李维斯本人形象进一步受损。反正政府部门里面国务院地位高过省里,大家对身居弱势地位的人通常都会有一点同情的感觉。

    现在李维斯不仅没有中计,反倒果断的把矛盾交给了中央委员会,这与省里面最初的计划就完全不同了。中央委员会里面很大一部分人对省里或者支持部委并没有特别的支持,省里本来是准备在冗长会期里面搞臭李维斯,制造出一个用职权压人,却被下面顽强抵抗的无能兼残暴的形象。以这种形象去削弱李维斯在中央委员会中的影响。

    “我坚决反对李维斯这么干!”周正雄强烈表达着自己的不满,“李维斯得向大家做出一个解释。政府工作会议还没结束,他就敢自作主张的说完事就完事?我们要向他问个清楚!”

    一众省长和省委书记都同意这个建议,当天,他们就去找了李维斯。李维斯闭门不见,居然让秘书把一众人给打法了。不过李维斯的反应也很快,当天下午,所有参加政府工作会议的成员都接到了一份新的补充说明文件,“根据第0005c00109号人大决议,总理有权力决定何时结束政府会议,并且把政府会议内容上交给光复党全国委员会审议。”

    “这个什么狗屎000500109号人大决议是李维斯从哪里翻出来的?!”一众铁了心要斗争到底的省级干部们都是大怒。

    民朝对命名很有规章,这也是韦泽都督拿出来的东西。一看名字就能知道这个决议的出处。人大决议,只要是识字的都能理解。0005是指民朝5年,c是分类,表明这是与政府有关的内容,00109号则是这个决议的编号。

    想查到李维斯是不是说瞎话很容易,这些决议内容在国家政策资料室里面都有记录,在人大资料室也能清楚的查到。这一查还真的就查出来了,果然有这么一个决议,在附注上也有说明,“此决议并没有被终止”。

    名义上讲,人大是法统所在。问题是这个法统也没被太放在心里,人大被授予的实权仅仅是来自民间的监察权。韦泽的安排很简单,政府要解决人民的问题,人大上要谈清楚的核心就是“出了问题去找谁”。政府恢弘设想,人民党的政治企图,这些对人民来说都是吃饱之后才偶尔有心情谈论的内容。人民真正关心的是,“出了事情之后我去找谁!”

    在这样的局面下,中央对人大很无所谓了,省里面对人大是恨之入骨。因为人大看着没权,可是韦都督本人一直以来始终是人大代表之一,也就是说当人大拿出一个个有关对省里面“不解决问题”的质疑,韦都督是亲耳听到的。中央无所谓了,他们管的部委事情本来就不多。和这帮人联络的都是一群目的明确的办事之人。省里面要面对繁杂的事物,他们承受起来相当辛苦。更何况省里面对权力的普遍看法是“我说什么你们听什么就好,哪里来这么多废话!”

    现在李维斯从国家权力机关找到了办事的明确理由,还充分打乱了省里面的谋划。加上李维斯借助的还是省里面最讨厌的人大的力量,双重的不爽造成了一加一之上的愤怒。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