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23章 你要掀桌子么?(十三)

正文 第123章 你要掀桌子么?(十三)

    李鸿章李局长的推销并不成功,除了河南信阳这个穷地方对此有那么一点点兴趣之外,其他人对“期货”的看法是……你算老几?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当国内金融业水平极低的时候,李鸿章局长拍着胸脯说,“俺们期货市场有信用”。对方一句“你上级部门是谁?”于是李局长答道:“俺们是外交部下的一个部门,没有特别直属的上司。”若是李局长真认为这等回答能够换取实实在在的信赖,那只能说他做人太甜。

    当然,以李鸿章的聪明不可能不明白这点。在高丽的时候李局长能够呼风唤雨,那也仅仅限于高丽那个穷地方。在国内的时候他一个局长不过是车载斗量,所以李局长也接受了现实,准备等到三会结束之后回到高丽大展拳脚。在部委召开局级以及局级之上干部会议的时候,李局长也抱着参与一下的态度前去赴会。

    作为外交部旗下的部门,李鸿章局长觉得外交部人数好少。别的部委都是占了好大一片地方,外交部就是那么大猫小猫三两只。没等有什么寒暄,会议就开始了。总理李维斯上来就直入主题,“部委必须服从国务院领导,在与各省进行合作的时候要遵守规章制度。不能进行任何没有部委文件允许的私下行动……”

    打仗首先得内部心齐,地方上的那些老功臣们已经开始有效的串联起来,在这几天的会议中他们的步调越来越趋于一致。光复党的财政预算搞了二十几年,现在总算是成了被公认的一个营运核心。大量政府工作人员的工资,地方上由国家主导的教育、医疗、邮政等等都是国家拨款。这已经是一大笔钱支出,足够让中央感到吃力。李维斯明确表示,对于地方要求中央投资地方产业的申请,一概先压下来再说。“如果地方上不能完成中央的安排,这些申请就继续压着。没有说地方上不完成工作,吃着中央的财政拨款后还不干活,反倒一个劲向中央索要好处的道理!”

    李鸿章心里面有些感慨,当年他还在满清干的时候,就是地方的一股势力。那时候中央也有诸多的命令,但是执行不了就是执行不了,李鸿章自然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没想到几十年之后,李鸿章看到的民朝内部也避免不了这种激烈的冲突。当然,李鸿章自己很清楚这两者的冲突完全不是一码事。李鸿章的老爹是和平年的进士,当了很长时间的六部官员。李鸿章因为有些许印象,去查了国家图书馆里面正在整理的大量数据和文献,民朝中央的支出是满清的几十倍以上。如果李鸿章在满清当军阀的时候能有如此支持,李鸿章自信绝对能打得更好些。

    正在想,却听得李维斯声音严厉的说道:“最近的时候我们部委必须坚守秩序。可是有些同志们没有组织性纪律性,和地方上的同志走的太近。还有那么一个局长,上窜下跳的和各省之间做买卖。想做买卖什么时候不能做?非得现在才行不成?”

    李鸿章心里面一阵发虚,既然李维斯直接点出局长二字,想来是和他脱不了干系。幸好李维斯也只是点了一下,没有现在把人揪起来一通痛批。李鸿章担惊受怕的倒也没有真的受到什么影响。

    几乎在李维斯要求的部委们团结一致的同时,省里面的干部也在召开会议,“这次的财政预算在明天就要开始,此次一定要让部委给地方的企业以支持。如果他们不答应,我们各省财政如此困难,上缴的税款就不能按时支付。等我们省的问题解决了,这些税款才能给。”

    有人义愤填膺,“对!就该如此。若是中央政府不管我们死活,我们就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了!”

    有人言简意赅,“没错!”

    各省自己的会议因为大家地位相同,所以就显得松散不少。有不少省的领导没来参加,和部委那种一声令下全部集结的形势很不一样。而且和李维斯那种号令一下,无人敢反驳的局面不同,也有省里面的领导带着担心问道:“若是都督出来问责的话,那我们怎么应对?”

    对这个胆小的看法,会议的挑头者之一湖南省省委书记刘步凡分析道:“现在不是怕都督出来,现在我们怕的是都督不出来,任由李维斯在那里胡搞!若是都督出来,李维斯那家伙颜面何在?颜面不在了,他哪里还有脸能继续干下去。只要沈心能够当了总理,就他部队出身的经历,我们省里面怎么还会在中央里面说不上话?!”

    “可是都督若是要发落人……”有些省级干部对此很是担心。推翻了李维斯,但是自己的官位也受到了影响,大伙对此可是很在意的。

    刘步凡慷慨激昂的说道:“只要让李维斯下台,大家就没什么好怕的。阮司令一定会出来帮大家,顶多是歇几年,还是能出来继续干的么,有什么好怕的?再说,都督顶多发落一个两个,到时候让都督冲我来。我不怕!”

    提到阮希浩阮司令,又有刘步凡这么光棍的态度,省里面的会议倒是统一了不少。毕竟把李维斯为代表的家伙推翻的利益太大,与这样的利益一比,风险倒是小了不少。更何况法不责众,大家现在抱团在一起,就是因为相信韦泽不可能大规模的对省级干部动手。若是一股脑的把十几个省的干部都给撸了,政治上的动荡导致的人人自危的局面是韦泽都承受不了的。抱着这种鱼死网破的态度,一众省里面的头头也做好了自己的准备。

    不过这些人都有点小看韦泽了,不管是省里面的情况,或者是中央部委的会议,很快都有人把情报递了上来。韦泽大概翻看了一下之后,对林阿生说道:“老林,有没有人找你说项来着?”

    林阿生见韦泽根本没有生气的意思,他倒是有些意外,“都督,你也知道我是不和这些混账小子们打交道的。我们司法部门可是没人喜欢。不过都督你不出面来收拾一下么?”

    “收拾谁呢?是省里面的家伙,还是部委里面的家伙?”韦泽反问林阿生。

    林阿生暂时不吭声了,他作为政法委的头头,管公检法,另外还有一个“肃清反革命的特别单位”,在这个时候林阿生敢公然表态,这不是找死么。或者说,就是因为林阿生那种中立,并且只忠于韦泽的立场,他才能够在这个位置上干到现在。但是林阿生除了这个特殊的身份之外,还是革命元勋,他沉默了片刻之后终于开口,“都督,我总觉得现在让他们闹起来不是好事。”

    韦泽摇摇头,“这次的事情里头,省里面的同志的确干的很糟糕,不过我觉得部委也难辞其咎。在立场上这两家半斤八两,没啥区别。铁道部等部门是没办法,这些产业本身就有很大的特殊性。可别的产业最终也这样闹到与地方脱节,难道就是正确选择么?”

    林阿生心里面一震,没忍住,也不想忍住,他问了一句:“都督对李维斯的工作不满意么?”

    “他作为总理,手里面可以使用的手段这么多,最后闹到和地方上僵持到如此地步。这时候我怎么能满意呢?”韦泽也算是能找人说说心里话,所以语气难免激动一些。“而且我看李维斯的意思是要把各省给强压下去,老林你觉得这态度合理么?他堂堂一个总理,怎么能成了部委利益的代言人。他就算是要明着偏向部委,也不能用这种手段么!”

    这种话听着激烈,在办案久了的林阿生眼里却有着另外的意思。思考了片刻,林阿生问道:“都督,你不会是想各打五十大板吧?”

    “各大五十大板能解决问题,我早就打了。他们自己若是不能发现这样的做法没建设性,我说什么都没用。让他们咱们解决问题,只是让这帮人为下一次的死斗做新一轮的准备。问题要解决,脓得出来,而不是憋着生蛆。这样的局面下,他们就得自己先斗一番。不过我是不会允许掀桌子的人出来,不管他们怎么想,我是认为斗争很正常。不正常的是认为斗争可以通过某次分赃会永远消失了。我不会认同分赃会,我更不会认同那种斗争熄灭论。”韦泽给林阿生说了他的想法。

    林阿生忍不住连连点头,他也觉得这帮家伙闹得太过份了。不过韦泽既然还头脑清醒,不认为有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林阿生也很赞同,同时对韦泽忍不住生出点同情。韦泽想做的大概类似于在一锅沸腾的稀粥里面捏出个馒头,这可是需要极大的能力和耐性的工作。至少林阿生自认他是办不到。

    “都督,我始终是支持你的。”林阿生给了一个坚定的精神上支持的表态。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