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20章 你要掀桌子么?(十)

正文 第120章 你要掀桌子么?(十)

    左宗棠扛着锄头在社区绿化带的花园里面领着七八个老年、中年、青年忙活着农活,这位“今亮”退休之后也逐渐全退了。现在的爱好是去国家大图书馆看书,剩下的就是在专职“回忆录”整理人员的帮助下写自己的回忆录。另外的重要工作就是种花。

    虽然不属于退休的开国功臣,不过左宗棠本来也不缺钱,而且退休公职人员买房受照顾。他就充分利用公积金在带暖气的社区买了套复式房。房子属于地下半层(车库)+上下两套复式(四层),楼上天台半层的上等社区。老左喜欢高处,退休之后的印章也用上了“湘上农人”的称号。既然是农人,就得用锄头。除了把自家顶楼变成了花园之外,他在社区里面的绿地上也花了不少心思。雅人就是雅人,左宗棠把社区里面的露天花园和温室花园弄得真心精致,奇花异草,香气扑鼻。  r  vvv,↗.¤¢.⊥/>

    让“今亮”烦恼的大概只有那群混账小毛头乱采折花草,不过到他这个年纪,呵斥一下是有的,告家长也未必不常见。作为业委会的常任委员,老左也召开会议对此进行讨论、教育。不过这些事情远不到让他真正生气的地步,都这年纪了,小孩子胡闹不算啥嘞。难道左宗棠年轻的时候就没摘采过花草么?现在和以前的区别就在于就是城市中出现了很明显的“公共财产”概念,而“今亮”对公共财产,特别是对他投注心血免费建设的公共财产很认真。

    “我认为物业费的事情是很有必要的,社会提供的公共服务最终全面取代私人家族提供的服务是大势所趋。旧时代的仆役就是有钱人家用来为自家提供物业以及生活照顾服务,那个评书《红楼梦》里面贾家的大观园为何那么多人都愿意去,不就是那里面的物业和生活服务很全面么?”一面干活,老左一面还和其他人说着他对物业的看法。

    “可是我总觉得这钱花的不值啊,我们自己能干的事情,为何要请别人来干?”旁边一位看着也是退休干部的人提出自己的看法。

    面对这种非常具备代表性的看法,老左慢条斯理的阐述着自己的看法,“我们现在看不上物业的服务,那是因为我们觉得物业的服务不专业。可我们要购买物业的服务,就是因为物业的服务比我们专业。就如这温室和花草的事情,就我们当下的水平,大家觉得物业给的那点维护资金能让我们满意么?”

    人只要一说实话,就很容易得到大家的认同。这群不愁吃不愁喝的园艺爱好者们思忖片刻,都忍不住哈哈大笑。的确,就现在给社区绿化区维护人员的那点薪水,这些人无论如何都不会接受。若是拿了那点钱,干这么认真的活儿,对他们来说简直是一种侮辱。

    看大家的意见逐渐统一,左宗棠拄着锄柄,有些感慨的说道:“虽然说劳动最光荣,只有分工不同,没有地位不同。不过人人心里面都有一杆秤,在专业人士眼里,定价自然有定价的道理。这事情是开不得玩笑的。”

    老年和中年觉得这话大有拨云见日的感觉,然而青年人倒是真心热爱园艺工作,至少是真心愿意提高自己的园艺水平。其中带头的青年笑道:“左省长,若不是我们头听说您这边有经验,让我们来学,我们可没机会见识这么多好花。不过您要是能把这话给我们头说说,让他给我们涨涨工资就好了。”

    这话其实也就是凑趣加抱怨,然而左宗棠这些年已经很少读四书五经或者是其他古书,现在他读的最多的就是翻译的马叔、恩叔,以及欧洲哲学大家的著作。听到年轻人抱怨薪水低,左宗棠说道:“想让涨工资,总得有一个为何涨工资的理由。除了你自己要专业,能够对劳动成本进行核算,对利润进行核算之外,你还要弄明白,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分配制……”

    “左省长……”一声亲切爽朗的喊声远远传来,打断了左宗棠的话。一众人扭头一看,明显是一辆公务员用车停在不远处,一位身材清瘦,相貌俊朗的老干部下了车,边喊边向左宗棠这边走来。

    公务员用车在这等高档社区并不少见,这个社区里面虽然没有现任官员,可能住高档社区的人和官场的联络非常密切。所以众人对车里出来的李鸿章李局长的职务没什么兴趣,这又不是满清时代,你当官只是说成为了统治阶级的一员,在政治上有力量,不过这等力量再也没有必须带给所谓礼数上的要求。私人见面上,不鸟你就不鸟你了。在京城,在天子脚下,有过省级干部进京,前呼后拥试图开道的。然后那位就写了好几份深刻检查,并且通报批评。

    让大家在意的是李鸿章那令人大生好感的容貌,以及他的风度气质。一看就是有地位有身份的文化人,虽然大家都知道左宗棠是有真文化,是有真才干的能人,不过在这个社区里头,左宗棠更大的作用在于恐吓乱破坏公共财物的毛头小子。“今亮”未必就是对孩子最不宽容的一位,不过他狮鼻阔口的容貌,对于混账小子们的威慑力在这个社区里面无人能及。

    一见到李鸿章,左宗棠的心里面就不太爽。他不喜欢李鸿章,不仅是因为双方的出身经历差别太大,也不仅是因为李鸿章那种做人态度的让左宗棠不爽。每次见到李鸿章,都让左宗棠忍不住回想起他自己的出身。

    身为降将,能混到以省部级实权干部退休,这算是很不错的事情了。左宗棠并不是那种会对过去不断懊悔,认为人生能有更好选择的人。但是,左宗棠也有左宗棠的遗憾,他后悔的是自己的眼界与判断能力太过于低下,居然没看透韦泽的雄才大略。这倒不是说左宗棠觉得如何历史重来一番的话,他就会从满清那边主动转投韦泽。左宗棠输给韦泽输的浑浑噩噩,这是他一辈子都觉得有些抬不起头。只是这些负面情绪远不到让左宗棠撵人的程度,他还是请李鸿章到家里面坐。

    此时已经进入供暖时期,江南按照道理是很温暖的地方,不过长江沿岸城市冬天都是湿冷,比北方的干冷更加难受。南方上等社区的标志就是有暖气,屋里面二十多度,湿度适宜,感觉非常舒服。

    李鸿章在左宗棠家楼顶的温室中坐下,看着一众布置精致的花草,他笑道:“左省长,你可是会享福啊。”

    左宗棠对自家温室非常满意,听了李鸿章的赞美后自信的一笑。清洗茶壶,把茶叶倒在培养兰花的茶叶培养基上,然后左宗棠冲泡了茶。一来一往之间,微微有些泥土芳香的空气中又增添了茶叶的香气。

    李鸿章品了一口茶,然后叹道:“我一直想在高丽建起这样的社区,可一算账才发现事情不对头。光是那些房子倒不算什么,费钱的是城市配套设施。建起一个这等社区的花费,和新建一座小城竟然没什么区别。经历此事之后,我才真正明白国家积累的重要。”

    这是很正经的感叹,左宗棠完全能理解。他当广东省长的时候搞了不少基础建设,然后他才明白了那些肉眼看不到的地方所要花费的财力物力远胜表面上的光鲜亮丽。一个简单的城市上下水体系,就能轻松的花掉一半以上的财政预算。广东还是老牌工业地区,加上韦泽超前的规划能力,左宗棠只需要在早就准备好的空地上施工。复杂的土地归属权问题早已经解决,施工单位只需要在留好的空地上施工即可。即便如此,现在备受称赞,被称为能够与南京和上海相媲美的城市配套设施也让广东的财政大大吃紧一番。至于还是农业国的穷高丽,这等好事想都别想。

    对李鸿章的感叹,左宗棠没说什么。他有些怀疑李鸿章是想在高丽搞个大工程,想来请教自己。

    见左宗棠不吭声,李鸿章也没办法按照他挑起话头的想法引左宗棠说话,所以李鸿章干脆把来意挑明,“左兄,兄弟我此来的目的是想问问,你觉得是在部委干好,还是去省里干更好?”

    “哪种好的标准?”左宗棠问。

    这个问题直指核心,李鸿章面对明白人也只能更坦率一些,“左兄,我是羡慕你的很。以前要高退休制度,我还觉得你就是陛下用来做法的例子。可左兄你接着不断升官,退休的时候就是正部级待遇。我现在还不过是个局长。若是再不能升迁,这一两年之后我就得退了。现在若是到省里去,我有可能再升半级,那时候我就能多干四年。有左兄你珠玉在前,我对民朝政府很有信心,不过我德薄才浅,只怕是不会被政府看重。所以此事我很是犹豫,却也找不到别人说话,只能到左兄这里求个指点。”

    听到这话,左宗棠冷笑一声,“鸿章,你比你老师聪明,你比你老师能干。就我来看,你哪一点都在你老师之上。不过我却认为你不如你老师,还不如很多。你老师才具、气量其实很平平,却有一点为常人不及,你老师坚定。一条路走到黑。所以未来的历史书上定然会大骂你老师是满清的死忠走狗。对你却不会有什么记录和评价,即便是有,顶多是作为别人的注脚而存在。你若是觉得有什么是好。我就告诉你,只要站的稳,哪里都是好。”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