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11章 你要掀桌子么?(一)

正文 第111章 你要掀桌子么?(一)

    三会的第一会就是政府工作报告,第二会是光复党全国代表会议,第三会则是全国人大会议。1885年的三会第一会就引发了激烈的对抗。

    李维斯对去年的工作做了总结,整体经济数据大概还好,不过国务院总理认真的提出有关取消农业税的问题。“就调查的情况来看,一部分省份对取消农业税态度消极,对取消农业税和义务教育挂钩的问题更是执行的很糟糕。中央的决议在地方上的执行不容打折扣,这是纪律,也是秩序。如果地方不能执行中央政府的决定,那就是失职……”

    “那中央不管地方死活,又算是什么?”一声好喊从中间靠左的位置传了出来。一众人都扭头看去,却见喊话的是江西省省长吕定春。稀稀落落的叫好声与鼓掌声在一些席位上响起,虽然人不多,却也表达了一部分意思。

    吕定春既然说话,也不藏着掖着,他站起身大声对台上的李维斯继续喊道:“中央在经济上只管部委,只管国有企业。地方上的企业根本得不到扶持,中央对此为何一直不肯说话。反倒是揪着地方上的工作说事,这不公平。”

    李维斯知道这次会议上只怕是要出事,没想到这么快就出了问题。他事前也有些准备,对于吕定春的问题,李维斯说道:“对于义务教育的财政支出,中央已经如数拨款。就中央检查的结果中,这部分拨款被截留了不少,江西省截留的大概得有最起码三成吧。吕省长,你不说话我还得去找你谈这个问题。你现在说了,我就请你先坐下。等政府报告结束之后,咱们好好谈谈这个问题。”

    这也是李维斯准备的杀招之一,乱收费是各省都有的问题,拿出来的话打击面太大。不过义务教育的拨款问题却是行得正的大事,截留义务教育款是大事,完全调查起来之后足以撸了吕定春的官帽。居高临下的看着吕定春,李维斯摆摆手,“现在你坐下吧。和江西有关的问题我们是一定要谈的,到了谈的时候你想避开也避不开。”

    吕定春也是豁上了身家要当这个出头鸟,此时哪里肯退让,他不仅不坐,反倒是用更大声音喊道:“中央根本不管地方上的死活,根本不管地方上的发展,只管国有企业。所谓的逐渐退出,也只是把那些赚不到钱的行业扔给地方承担,我这边是截留了一些款子,可这些款子都是用在挽救省里面的企业上。省里面的事情这么多,要钱根本要不到。难道就只有部委是国家的亲儿子,我们省里面的企业都是后娘养的不成?各位兄弟们,把我吕定生罢免了不算什么,罢免了我吕定生之后,后面又该罢免谁了?我江西省被收拾一通,下一个又该轮到收拾谁了?你们就不想想么?”

    很多话不是想说不想说,而是敢说不敢说。吕定春这摆明是豁出去了,把现在各省遇到的最大问题都给挑明。中央政府的拨款的确到位,用处和计划也算是合理。可是在近十年以来,随着国有企业退出很多产业,省里面曾经无比热情的争夺着这些产业。而最近几年,很多产业在互相之间的竞争中问题极大。就如吕定春所言,剥离的国有企业都是那些技术含量低,利润很低或者利润总体规模不大的产业,各省一窝蜂的挤进这些产业里头,只要有丝毫的经营不善,立刻就出问题。各省很多截留的钱都用在挽救自己省直属的企业上了。

    吕定春把话挑明了,各省主官也清楚,若是让李维斯轻轻松松把吕定春干掉,那其他人以后再也没机会来解决这些问题。湖南省委书记刘步凡也腾的站起身,“我觉得吕省长说的有道理,现在不是国家拨钱的问题,而是太多省级企业经营不善,中央政府根本不管我们省级企业的死活。中央政府除了批评我们之外,的确没有拿出任何实际的办法。这些省级企业都是各省那么多钱投资进去的,不能让这些钱打了水漂。”

    两个省的领导干部起来了,李维斯也并没有感到特别的压力。现在民朝五十省,站起来的不过是二十五分之一,百分之四。李维斯继续说道:“按照计划,经济问题会在之后进行专门讨论。你们现在就蹦起来说这些,这是要把这个问题提前讨论么?”

    “我们就是要提前讨论这个问题!”吕定春梗着脖子喊道。

    “很好!”有麦克风,李维斯声音比吕定春大出去好几倍,“现在投票,决定此次会议是按照原先的计划进行,还是先讨论省里面的经济问题的。准备投票吧!”

    投票结果让吕定春大出意料之外,政府会议50个省每个省派遣5名代表,中央政府50名代表。300人的无记名投票,3张废票,194人赞同按照原先的流程继续会议,97人赞成先讨论各省经济问题。6票弃权。以简单半数决定的投票中,认为应该按照旧有流程的接近三分之二。支持吕定春和刘步凡的不到三分之一。

    吕定春与刘步凡两人也知道此时虽然鼓起了一些支持者,可这些支持者并没有占优势。三分之二支持李维斯的票数中,排除掉中央政府的50票,还有150人左右,达到此次会议半数的省级人员支持李维斯。这种力量对比实在是有些悬殊。他们也只能暂时继续听下去。

    这消息传得飞快,一个多小时之后,消息就到了韦泽这里。韦泽忍不住微微叹口气,斗争的激烈程度虽然比他想的要低些,可斗争也已经到了如此地步。这次的事情是不会善了的。

    果然,政府会议结束之后,立刻就有好多人来求见韦泽。韦泽毫不犹豫的把这帮人见面的的请求都给推掉了。省里面的事情若是先捅到韦泽这里来解决,李维斯是不用干了。哪怕是韦泽的态度和李维斯一样,也没什么不同。

    阮希浩跑来见韦泽,韦泽倒是见了。阮希浩激动的说道:“都督,现在事情闹到这么大,你总得出来说句话吧。”

    哪怕是明知道阮希浩在里头起了大作用,韦泽也得装作不知道的模样。他坦率的说道:“按照制度,我不管各省与国务院之间的争端。一旦我出马,那李维斯就不用干了。他还干什么啊?决定权已经不在他手里了。”

    阮希浩知道韦泽是个明白人,却没想到韦泽在此事上的态度竟然是如此强烈的支持李维斯。的确,韦泽出面调停李维斯与各省矛盾的话,那意味着李维斯无论如何都要很快下台。可韦泽不出面调停的话,按照制度,李维斯就是各省的上级,他完全可以用强硬手腕来弹压地方上的事情。例如,他可以免去很多省长,并且提出免去省委书记。那时候,抓着党务的韦泽就可以表示同意或者不同意。韦泽同意和不同意已经不重要,只要韦泽支持现在政府的上下级关系,那李维斯就处于不败之地了。千夫所指无疾而终,这是个说法,那也得是千夫能指到李维斯才行。李维斯已经不可能再连任总理,他在这最后一个任期还有什么好怕的。

    到了此时,阮希浩也只能继续往下干。他说道:“都督,到了此时你总得出来说个话吧!”

    韦泽点点头,“希浩,你从我第一次到梧州,在吴家镇的时候就跟着我,到现在三十几年了。我们一起打仗,工作,你对我办事也见过很多了。应该说,对我是有一定了解的。”

    听韦泽提起过去,阮希浩有些安心又有些心焦。的确,他对韦泽有比较深的了解,所以深知韦泽的力量与能耐。别的不说,韦泽并非是一个容易被骗的人,而且阮希浩也不得不承认,哪怕韦泽是看着某些时候走了些曲线,可总是能最终证明韦泽在解决问题的时候走的是当时最直的选择。所以阮希浩从来没有能够欺骗韦泽的自信。

    韦泽继续说道:“咱们这些兄弟们既然当了兄弟,做了同志,那这辈子就是兄弟,就是同志。相处起来注定有矛盾,也一定会有很多看不上对方,甚至觉得对方对不起自己的时候。在这种时候到底是桌子一掀,兄弟不做了。那是说这些矛盾的起因是因为出现了一些问题,我们要好好坐下来解决问题。我这个人呢几十年来都是这样,我不主张掀翻了桌子,兄弟和同志不做了。我从来都是主张要解决问题。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不能出来,我出来了就说明这桌子得重新来过。你觉得呢?”

    听了韦泽的话,阮希浩突然想起一段话。那段话是谁说的,他一时也记不清楚,那话的大意是引用了西游记的话,二师兄遇到困难,在大家争论不休几乎谈不下去的时候,就会做出“散伙散伙,大师兄回花果山称王,沙师弟回流沙河吃人,我回高老庄回家看浑家。把白马卖了,买口棺材给师父送终”的发言。而韦泽都督这一生从来不会这么做。

    现在看,这话真没说错。阮希浩他们是要掀桌子把李维斯干下去,然后拿出一套新体系来替代旧的。而韦泽无论如何是不会答应这么干的。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