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02章 吃饭问题的晋级(四)

正文 第102章 吃饭问题的晋级(四)

    在田里里头转了几圈,李维斯终于觉得脚下不是那么虚了。亲手抚摸过稻子和麦子,还被麦芒刺的皮肤微痛。这种微微的刺激让他的精神回到了现实世界。人么,就是这样的生物。痛苦能让人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活着,而幸福总是让人感到虚幻和飘渺。

    终于重回人间之后,李维斯早就忘记了身份,他吆喝道:“老韦,要不要和我一起开镰收割?”

    韦昌荣哈哈大笑,“省省吧,我从小摸的就是枪杆子,可不是锄头杆子。不过我倒是见过我们那边苗人收割时候的样子,他们可是要在田地前先跳一段祈福的舞蹈。恳求上天来年也能给大家更好收成。要不,让我先跳一段,跳完你再割。”

    这番话让一众参与收成的技术人员中不少人哈哈大笑起来,技术人员中有来自陕西等西北地区的年轻人,他笑道:“领导,我们听说我们西北老家以前也是这么干的。”

    有人表示支持,韦昌荣连连点头,“看看!看看!什么叫中华民族,从西北到西南,大家面对收成的时候,都是要先庆祝一下,表示对明年好收成的幸福期待。”

    李维斯根本不想和韦昌荣一起扯淡,他面脸是笑的喝道:“行了,别瞎bb。同志们,准备干活。”

    聪明伶俐的秘书已经找到了适合下地干活的衣服,李维斯也不管有没人在看,反正一众人员都是男的。他把漂亮的制服脱下,换上一身深蓝色的工作服。大家一声吆喝,就开始下地劳动。

    韦昌荣并不是个矫情的人,既然不懂怎么收粮食,他就不去干。拉着韦震和韦坤,韦昌荣问道:“小子,给我老实说。你们爹什么时候立项的?”

    “大哥,我爹四五年前就开始立项。不过这项目最初不是农业项目,是从军工项目里面开始的。”韦震解释着。合成氨项目的要点是高温高压的反应釜,还有高温高压的管道技术。这些是从军工企业的炮钢开始的。火炮炮膛要承受几千度的火药气高温和巨大的压力,这才能把上百上千的公斤的炮弹发射到几千上万米之外。所以韦泽秘密立项之前,没人能想到这项目还有如此妙用。当炮钢技术得到突破之后,后面的问题就顺利成章的进行下去。

    而好种子并不难,难的是让好种子顺利成长的肥沃土壤。好地和烂地之间的价格差距能有十倍之多,就是因为好地能够稳定的维持高产。所以农业部门投资巨大的良种培养,之前选择的都是比较耐不太好环境下的种子。对养料要求高的种子很多,但是都没能普及。

    “合成氨可以直接加工,生产硝酸。大哥,你也知道新式火药对硝酸的需求有多大吧?”韦坤问老行伍出身的韦昌荣。

    韦昌荣当然知道,新式的硝基发she药比黑huo药要好太多太多,问题就在于没有那么多硝酸盐。而且传统制备硝酸工艺里头还需要大量硫酸,这可是耗资巨大。为了满足中国的新式子弹与炮弹,这钱花的可是老鼻子了。可合成氨直接生成氧化氮,经过水吸收生成硝酸。虽然过程中也得用到一定的硫酸来进行处理,不过那个需求量和之前的技术相比,那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军工上的事情,你们自己知道就行了。不是该说的人,你们就什么都不知道。明白了么?”韦昌荣低声对两个弟弟说道。

    韦坤和韦震先是一愣,然后连连点头,他们压低声音说道:“大哥,我爹反复强调过此事。你放心好了。”

    见两个弟弟明白事理,韦昌荣才继续问道:“那这块地上只用了合……”

    韦坤见自家大哥根本没记住名词,他说道:“除了合成氨之外,还有北美的钾肥,还有南海的磷肥,就是那个鸟粪。现在我们从南美也开始大量进口鸟粪,这些供应量没问题。”

    “哦?”韦昌荣来了兴趣,他笑道:“合着咱们中国处处是宝啊。那些地盘还有这等妙用?”

    “还有收割机呢。不过这次大家都不敢用,怕收割机的那点损失影响产量。”韦震看着一众弯着腰撅着腚埋头收割的技术人员和国家总理,用很低的声音说着他的小看法。

    韦昌荣不懂农活,也不干农活。听了这话之后,他看着挥镰猛割的李维斯,连连点头。

    收割是按亩进行的,这方便统计不同田亩的收成。李维斯等不了收完所有的粮食,各收了一亩地,他就开始催促脱粒。

    站在通身大汗用毛巾一个劲擦脑门的初入老年的近秃微胖总理身边,韦昌荣笑道:“这也不知道能收多少斤。”

    “切!没见识!”李维斯给劳动过程中袖手旁观的韦昌荣一个白眼,“谷物计算是按斗来计算的。因为牵扯到干燥,谷物的重量可算不了数。现在就更别说了,若是晒干的谷物有八百斤,刚收获之后里面水份很多,重量超过一千斤也不是啥稀奇事。老韦,你挺聪明一个人,怎么到这时候净说傻话呢?”

    这种抨击根本动不了韦昌荣分毫,韦昌荣笑道:“我从小就是刀头舔血混日子,和你这种大斗进,小斗出的职业商人可不同。”

    “呸!我家从不做粮食买卖。”李维斯也和韦昌荣调侃着。

    轻松愉快的交谈在老战友老伙计之间往来着,也让劳动现场的气氛轻松了不少。

    说归说,到了此时,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那些金灿灿的麦子和稻谷上。麦子和谷粒被仔细的收起来,连麸皮都被仔细收集。等了一阵,称量开始。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现场只有三副算牌劈啪作响的声音。

    计算、复算、核算。每一个人员都算了三次。最终的结果出来了,刚收获的湿粮食的重量都超过了1100斤,按照30%水份计算,完全干燥的亩产量都在八百斤以上。

    没人说话,本该是欢呼的场景却静悄悄的。突然之间,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农业技术人员身子一软,他慢慢弯下腰,竟然坐在了地上。然后一声凄厉的哭喊声从他嘴里发了出来,“老天爷!你终于开眼了!”这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坐在地上竟然嚎啕大哭起来。

    试验田这边的一众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伺候田地尽心无比,虽然收成好,大家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辛劳,那股子喜悦尽暂时没能发作。不过这四十几岁的大叔哭的有点肝肠寸断的意思,让年轻人登时都傻了眼。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都是诧异。有人连忙过去安抚,不过人过去了,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韦昌荣和李维斯虽然不认识这位技术人员,不过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神色中看到了一些戚戚然的表情。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大概能算是民朝的同龄人吧,进入民朝时代之后,饿死已经是一件很震动的事情。现在一个地方说因为营养不了饿死人,地方官是要背负大责任的。但是对一个四十多岁的人来说,他们头二十几极少有没饿过肚子的。而且民朝的“政治贱民法”把那些旧时代的统治者排除在民朝核心体系之外,所以可以说大家都知道吃不饱是什么滋味,那种长久饥饿带来的心理上的恐惧感深深刻在很多的行动中。当然,向大家讲述这种心理状态,以及这种心理状态带来的行动性影响的,也是韦泽陛下同志。

    走到那技术人员面前,韦昌荣蹲下身,拍着那中年汉子的肩头,“老弟,怎么了?你家以前有人因为吃不饱饭……过去了?”

    被触及到的伤心处,那汉子抓住韦昌荣的手,“领导!我家兄弟姐妹五个,四年饥荒,四年打仗,五个人和我父母最后只剩下我一个,还有一个卖给别人的妹妹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活着。看着这粮食,我知道应该高兴……,可是……可是我心里就是堵的很。就差几口粮食,要是能多出这么一亩地的收成,我家就不会死那么多人!呜呜……”

    中年汉子的哭诉让一众年轻人再也没有喜色,他们的确听过太多的这种故事。但是从他们记事开始,生活顶多也就是吃不太饱而已。吃饭和死亡之间的直接联系,大概就是误食了什么有毒的东西。但是他们能感受到的是巨大的悲伤,是这种可怕生活给他们的长辈们带来的深刻的悲伤。

    韦昌荣并没有非得把中年汉子拉起来,他站起身,对着一众年轻人说道:“同志们,我要给大家说的是,这位同志经历过很悲惨的生活。但是,那个时代并不是简单的土地产出高了,大家就有活路。在那时代的满清政府眼里没有人民,人民只是他们榨取财富的工具,而没有被当人看。粮食产出的越多,越会剥夺得一干二净。这里面有产量问题,更多的却是和产量无关的政治问题。”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